Vincent的新西兰打工度假的经验

首页 / 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 / NZWHV体验与分享 / Vincent的新西兰打工度假的经验

我叫Vincent,是一名英语老师,毕业后从事英语教育行业若干年,后辞职骑行江西省内,杭州,拉萨等地,后去新西兰打工度假,回国开了个青年旅舍。

201210月到2013年的5月,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现在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验吧,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Whver Mina-纽国工作攻略篇

Mina,23岁,女,新西兰whver,我们初识于Te puke奇异果园!

以下是Mina同学和大家分享的找工作的心得,让我们顶礼膜拜Mina同学吧!!

分享一些我在新西兰working holiday 找工作的心得体会。

总的来说,很多东西都跟运气有关。但这并不代表不需要准备和努力。

1 现在的网络世界这么发达,大部分我们想要的资讯都可以通过上网找到。

关于新西兰working holiday的论坛

1)中文论坛

主要有台湾背包客栈(http://WWW.backpacker.com.tw)、新西兰天维网的求职招聘论坛(http://www.skykiwi.com)

2)新西兰工作网站

我比较多在看的有

Trademe.co.nz(新西兰主要二手交易服务网站,但也有少量工作资讯)

6 d4 [# i4 _# W; p1 ohttp://www.seek.co.nz(新西兰最大的工作网站,记得当年在上面发了很多简历,但没有任何回复= =

http://www.backpackerboard.co.nz 新西兰BBH的官方网站,因为大部分是给背包客住的,所以网站上也有一些相关的季节工作资讯

http://www.worknewzealand.org.nz 专门找工作的网站,分类比较齐全。

http://www.seasonalwork.co.nz 专门找季节性工作的网站,新西兰80%的农场果园季节工都是由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背包客来做的。

2 就我所知的信息,大致介绍下新西兰各种水果的工作季节、农场工作、一些大工厂的分布。

1Kiwifruit

分布:

北岛主要在Bay of Plenty ,Te Puke 是新西兰奇异果之乡。

南岛主要在Nelson大区的Motueka

季节:

*要首先声明的是,因为气候每年都不一样,所以每年果园的季节也会略微不一样。(下同)

11月初开始剪枝采花选果等户外工作;

次年1月果子基本成熟,会陆续选果摘果

2月左右包装厂(packhouse)开始包装

季节很长,大概有大半年

Tips

去各个城市的Isiteinformation center)拿当地的果园分布图。上门填表询问。证明你人已在当地,随时待命。

大部分的包装厂会将招聘季节员工的工作交给中介做,所以就要尽快上网找资讯,网络报名。

2Cheery

分布:主要南岛Cormwell

季节:12月底-2月中

主要的几家樱桃厂:

45 South

Mr.John’s

Summer fruit

Central Cheery

Tips

关注网上动态,各大樱桃厂基本是在9月底或10月初开放网络申请。申请到了,会在短期内给你通知。

3)苹果

分布:北岛主要在Hastings

Ps Napier Hastings是果园包装厂大镇!有各种苹果,草莓,蓝莓,树莓,南瓜,洋葱,百合花etc,还有罐头厂,蔬菜厂,工作机会很多。但与此同时,背包客也很多= =。留一个印度大工头的电话,Jas 021611685

南岛主要在Motueka (可以去Isite拿果园地图)

季节:2月底-6

4) Talley’s seafood factory

分布:北岛南岛一些主要港口都有工厂,总部在Motueka

季节:mussel一年四季都有,hoki季节在冬天 6月至9月初(大量需要人)

Tips

Talley’s网站上查各厂分布,可以打电话咨询,最好是上门填表。

5Sealord 海鲜工厂

分布:总部在Nelson

季节:hoki季节在冬天 6月至9月初(大量需要人)

Tips

Nelson地区工作的中介(Advanced Peronnel :035480849),先去中介预约填表,很大比例的人会被安排去各大工厂上班。

6Hellers APMAkokiFreshchoiseZealandia等基督城的肉厂、加工厂、包装厂

地点:基督城

季节:基本一年四季都有,临近圣诞节那段时间会比较需要人。

Tips

有朋友的建议是,隔三差五上门去烦HR,虽然有点贱,但还是蛮有效果的,混个脸熟。最好每次都找个借口去,譬如,第一次填申请表,第二次交护照复印件,第三次交CV,最好不要第四次了= =

当然除了以上那些资讯,新西兰还要很多工作可以选择,譬如餐厅,咖啡厅,Takeaway shop,建筑,装修,housekeeping等其他非季节性的工作,如果你英文好有自信,或许还可以去应聘办公室工作,如果你有专长,尽管发挥你所能,寻找更多的机会和经历。

这一年,我在餐厅做过服务生,在Takeaway shop给人点过餐,在奇异果园拔树枝,在百合花厂拨百合头,丢了两天南瓜把手腕丢出肌腱炎,包了三个半月的苹果和奇异果,在大冬天的冰库切了近三个月的鱼,和番茄温室的大大小小的番茄翻滚了一个月。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其中有辛酸,有抱怨,有情绪,但总体算来是顺利的,而且快乐跟轻松。因为我始终相信,勤劳一点,一定会受到很多赏识和眷顾。

最后很想分享《阿甘正传》最后的那段话。

I don’t know if we each have a destiny or if we’re all just floating around accidental-like on a breeze.But I think maybe it’s both,maybe both get happening at the same time.

我不知道我们每个人是不是都有一个命运,还是我们的生命中只有偶然,随风飘扬。但我觉得或许二者都有吧,或许两者都在同时发生着。

非常感谢Mina的分享,Mina本人现在还在新西兰,一月份即将回国!大家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和她交流,这里暂时不方便透露Mina美女的联系方式,大家如果想要,我可以帮忙去问问Mina是否方便给!

(Mina就在今天的封面图片里哟,大家来猜猜哪个是她吧!!)

Vincent-纽国working holiday有关工作分享

Vincent 工作分享

其实,Mina已经给大家分享了很多关于找工作的经验和心得。我这里不一一重复啦,我稍微分享一点自己的工作经历吧!

说老实话,在我去新西兰之前,我对新西兰这个国家知道的少之甚少,仅仅知道奥克兰是最大城市,惠灵顿是首都,知道一些动物和水果的名称,拿着lonely planet翻了几页,知道有毛利人的存在。

20121018日,我们从广州出发,在新加坡中转,最后19号上午到达奥克兰国际机场。下飞机时,我的银行卡里只有3000人民币。朋友Alex事先有联系一些人过来接机,于是我们被顺利地接到了奥克兰某区的一家BBH。所以BBH就是和国内的一些青旅客栈差不多。但是在新西兰,BBH要比YHA多的多,所以建议可以办一张BBH的会员卡,每次住宿可以省到几纽币。

我们在这家BBH预定了一个礼拜的房间,Alex好像稍微少一点,五天吧,因为他事先有联系南岛的工作!这几天,我们想在奥克兰试试工作!我跑遍了Queens Street 还有市区几条大街的几乎所有店,加上放劳工假,我机会一无所获。来新西兰之前,我很肯定的是,我一定可以找到工作!而这几天的找工作,让我开始有点动摇,我在想,是不是我的定位错了?我应该先去一些农业比较发达的小镇,而不是在奥克兰这样的大都市呢?

五天后离开奥克兰的AlexTauranga的小镇Te puke找到了一份奇异果果园剪枝的工作。于是问我是不是也愿意过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决定去了!于是,我获得了自己第一份工作!交完房租,我的身上还剩16纽币!

这里温馨提示一下,在找工作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不要忘记了,那就是办电话卡,银行卡,还有税号!大家如果对于这些手续的办理有任何问题,可以回复我,我回将大家的问题统一做解答。

好吧,来说说我的第二份高薪的工作吧!第一份工作,人民币大概65每小时,第二份工作的话,大概人民币125每小时,在Whver能找到的工作里面已经管事高薪了。

奇异果的工作,我大概干了一个多月。我们每天的工作时剪枝,到了后期是采花。剪枝的工钱是每小时13.5纽币,这种情况下,我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后期的采花,着实是让人着急,一公斤的话税前大概7纽币,每天工作八个小时,我们能采到的花也不过10KG左右,所以,我们的工资一天大约是70纽币,有时还没有。加之采花受天气影响也比较大,所以相比剪枝的时候,我们的工资有了比较大幅度的下降。

上图准备去采花啦,哈哈

上图我们去采花的工具!!我要装满它们!!

在果园的刚开始,我手无寸铁,后来老板给发了小剪刀,最后发了大剪刀还给个桶!你们知道这都是干嘛用的吗?

在这个时候,我的好朋友阿钟,即将回国!而就在回国的前几周,阿钟接到了一个中介的电话!原来,这个是阿钟在奥克兰的时候联系过的一个工作中介。他告诉阿钟,te puke的肉厂即将开工,工资待遇不错,问他想不想做。阿钟说自己要回国了,于是把我介绍给了他!于是,我就这样得到了第二份工作。当然,由于是中介,我们每人交了大概60纽币的中介费,其实和后期的收入比起来,这点根本算不了什么。

相对于很多whver来说,我并没有可以拿来作为谈资的工作经历。但是这两份工作,也让我学到了一些东西。

首先,我想说的是,一定要吃的了苦,出来就是为了体验,不要再拿出那些大少爷大小姐的脾气了。在新西兰,没有人替你买单!

第二点,我想说的是,要懂得感恩!有的时候,朋友的不经意的帮忙,可能就会给你带来很好的运气。但是,这并不是无缘无故就让你得来的运气!所以,一定要感谢那些给你细微帮助的朋友们。

其他,我还没想好!

最后,我只想说,The rule of attraction is real, I do mean it!你心向美好和单纯,那么你的世界就会充满美好和单纯!

加油吧同学们!

在新西兰做果农,做工人

其实新西兰的工作并不是很难找,只要你愿意吃苦,懂得感恩,基本都能找到工作,不至于饿死。今天给大家分享几个我在那边工作时,留下的几个工头的号码,大家只要关注文森特小站的公共账号,回复关键词工头电话即可查看!

2012-12-11

从十月份到新西兰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总体来说,对这段旅程还是非常的满意。

1027日正式来到Te puke的果园工作。从刚开始的摘水枝,到后面的剪零叶,再到后面的采花和剪公树。这些经历,让我非常的难忘,我很喜欢。

工头David,人很好,幽默,善良。和他一起做工,总是感到非常的欢乐,最重要的一点是每次休息也很长。15分钟的休息,他能让我们休到30分钟,哈哈。

在这里还有一群非常欢乐的朋友,他们使我在这里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每天欢声笑语。当然,这和我理想的working holiday还有些差距,但这也是必须经历的,缘分注定的事情。感谢你们。

前天,我发信息给David,辞了果园的工作。我为这样的辞职方式深感惭愧,觉得很对不起David

之后我们联系到了一份工作,实在新西兰最大的肉厂affco上班。但是我们不是直接联系这家公司,而是通过一个中间人,类似于中介的人,叫John。他收了我们每人60纽币的中介费,于是我交出了人生第一笔中介费。这样,我们的工作也顺利拿下。

通过公司的introduction, 尿检,视力测试等众多程序,我们定于明天上午八点开始上班。工资和岗位要等明天才可以确定。

Te puke的一个多月里,我买了一台电脑,买了一辆自行车,第一次到海里游泳,还是在南太平洋,第一次吃那么多贝类海鲜,认识了很多朋友。而每一次接触新的朋友,我都要花很久的时间才可以熟,甚至有很多人,刚开始会令我非常的讨厌。对于很多人,我没有多少的耐性,我不喜欢一大群人一起行动。每次我讨厌别人的时候,我就开始讨厌自己。我在想,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我讨厌那么多人身上的那么多的特质,这些特质应该是我自己的一种反射吧,所以我自己也有这样的特质。然后我开始反省,觉得自己真的是有这样的特质。我一直想着独处,于是,我封闭自己,少了朋友。这也许是一种错误的做法。既然我已经出来,那么我应该敞开胸怀,接受一切人和事,喜欢的,不喜欢的,不是吗?这才是旅行的意义呀

旅游这个词,我开始的时候非常讨厌,以为就是报个团,坐上大巴车,然后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尿尿,回家睡觉,啥也不知道。曾经,我以为旅行是一个很高级,很时尚,很崇高的一个词,尤其在进藏的那段时间。然而,人是会变的。我现在都不好意思说旅行这个词了。这是一个很虚幻的词,是一个被无数人夸大和美化后的词,是一个使人可以打着幌子逃避现实的词。真正理解它的人,根本没几个。背包客,越来越多,关于旅行的书越来越多,装逼的人也越来越多,傻逼也越来越多

又偶尔发个牢骚。

其实我过的很好。

201210

16号晚,在Alex叔叔和爸爸的陪送下,我们到达了广州白云机场。

因为是凌晨一点二十的飞机,加上第一次坐国际航班,所以我们去的比较早。

17号上午五点四十左右,我们到达新加坡樟宜机场。开始以为出不去,但是由于我们打印了自己的行程单,所以到过海关的时候还是可以通过的。边检的警察给我们的PASSVisit Pass, 话说我们可以在新加坡呆四天。

将行李寄存后,我们等到了Alex的朋友,在他的陪同下,我们来了个新加坡半天游。

晚上7点坐上了新加坡到奥克兰的飞机。

18号新西兰时间十点,到达奥克兰,在yaping之家住下。一个人到了到了南半球的陌生国度,心情有点失落,需要自我调节!

(上图奥克兰国际机场)

1019

先说下自己办银行卡的经历吧。

我们到了新西兰的第一天,也就是1018号,在Apple的帮忙下,到了Queen Street的一家ASB办理银行卡号。(个人建议,目前可以办ANZ澳新银行,上海有的,这样以后带钱回国等等事宜都比较容易处理)

一进银行,到了柜台找到工作人员,一个非常美丽的姑娘,和我们说了一大推,压根没有听懂。她给了我们一张纸条,让我们写上我们的电话,住址等信息。然后讲了一堆,我们直接蒙了,Alex直接说,Could you find a person who speaks Chinese?

信息包括 NameAddressPhone No., Verbal password…这个VP非常的重要。

尼玛呀,真不好意思再说自己是英语老师了,跑到这里,简直就是个傻逼。

然后找到了一个中国职员,帮我们搞定了一切。

一张普通的ASB的卡,上面有卡号,这个当场会给你

一个写着FASTnet 网银的卡号,这个在打电话给客服的时候她会问你

还有一个写着账号的卡,这个卡号是我们工作时打工资的账号

另外,还有一张借记卡debit card,这个一般是在五个工作日内办下来。

这个debit card Visa卡,可以用来网上消费,买机票等。不管是那个银行,这个还是比较建议用!

之后要取消Fastnet卡里收费的项目,就是那个statement,所谓的账单吧。

打那个0800的电话,然后会进入人工服务,随后工作人员会对你身份进行核对,通常会问你的Verbal password 还有你网银的登陆账号,确认无误后会接入电脑语音,然后获得一个临时密码,听这个密码时候是有点费劲的。用笔记下,然后登陆ASB的网站,开始取消里面的statement, statement stopper…接下来,你看着办吧。

今天办税号,去的是一个叫Manukau City 的地方,到了那一站后一个westfield 购物中心,穿过它,笔直穿过,就可以看到了,忘记长什么样了。但是你会看到Inland Revenue, IRD Number就是税号啦,IRD- Inland Revenue Department 就是税务中心吧应该。

在这里办,只需要填好申请表格,加上自己的护照就好了。

如果你是去postshop邮局的话,就要驾照。

一般是要两周的时间,但是如果你说你急着找工作的话,可能会快点。

Manukau City 转了一会,坐近两个小时的车子到了City …

在新西兰,随处可见中国人,公车上,餐馆,大街真的感觉中国人要占领全世界了。(完)

未完,待续!

最近我们的粉丝也越来越多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有很多朋友对我们的文章也很有兴趣,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御厨,壳子人,Rachel,志军,七晗,Y等等同学都对我们表示了喜欢!!感谢大家!另外,也感谢Mina美女的稿子,希望有更多更多的朋友,可以来和我们分享你们的旅行经历,让我们共同成长!看大家的文章也如同自己到当地旅行了一把,正如一句话说的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如果我们暂时被生活所迫,那么就让我们的灵魂先走在路上吧!

有一种兴奋叫失而复得!

有一种兴奋叫做失而复得

神奇的一天,我的Mania 和她的Pokata失而复得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简直不敢相信。当最坏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接下来转机就会出现。

早晨八点出门,很开心的去搭车前往Able Tasman National Park 徒步。二十分钟左右,搭到第一辆车,依旧在半路被丢下。但是算是十分幸运了,走了五分钟,搭到了第二辆车。是一对开着面包车的德国妹和英国妹子。她们开车环游纽西兰,南岛的旅程即将结束,今天也就是来国家公园看看而已。路上我们一直聊天,Nico问到我项链的故事,我很开心的和她们介绍。一路都很愉快,她们特地把我送到我去的目的地,而后才去她们的目的地。

在她们丢下我后,我开始徒步。走上徒步路线不到半个小时,我发现我的项链不见了。我来回走了两遍都没有发现我的项链,所以,我猜想,应该丢在了德国妹子和英国妹子的车上了。于是我开始回想所有关于他们的线索。然而,我能记起来的就是,他们的国家,刚旅行完南岛,今天会去Kaiteriteri,而名字,我都已经记不清了。于是,我绞尽脑汁,想要怎么联系上她们。于是我想到了她们的下一站,随机努力搭车前往,但是车辆很少,大部分是来国家公园的,而回去的超少。我等了两个小时左右才到了Kaiteriteri,希望可以找到她们。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的。当然,这一次的寻找未果。

于是,我尝试回去国家公园。我想,如果她们今天离开Motueka的话,那么她们可能会在下午回来找我,而我要做的就是在停车场等。随后,我就搭车往回走,去往国家公园。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路,才被捡起。此时,12点半。到国家公园时,快一点。于是我一直等呀等呀,等到快三点,觉得可能未果啦。很失望的搭车回镇上。我想,接下来的唯一希望就是上网,通过facebook来找他们。我想到了我的德国朋友,我给他发信息,问他德国的背包客喜欢用什么网站,facebook上用那个小组的最多等等。我也到想英国的朋友求助。

就在我失望的要搭车回镇上的时候,我看到手机上有一封未读邮件。初步查看,是wwoof的邮件。觉得,估计又是被拒绝的吧。可是等我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名字。Nico and Cami.邮件的内容翻译如下:

Vincent

我们是早上给你搭顺风车的那对姑娘,你的项链好像丢在我们的车上了。我们现在在镇上,我的电话是邮箱是

Cami and Nico

我大笑,差点眼泪都笑出来了。我的项链,失而复得了。于是我立马打电话给她们,她们把项链送到了我住的背包客栈。为了答谢她们我决定请他们吃晚饭。

这样,我就像一个笑开了话的傻逼。心情好了,好运就来了很顺利的搭到一辆车。是位毛利大妈和一个美国小伙子。毛利大妈的名字叫Ranuiy, 美国小伙子的名字叫Justin。美国小伙子也是来旅行的,半路搭车被毛利大妈捡起。毛利大妈开车带他到处看看。我也跟走走运了,跟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叫做Split Apple的地方。海上有一个像劈开的苹果的石头,沙滩很美,有些人在水里游泳。真想跳下去,可是没有带泳裤。

随后,我们就送美国小伙子去搭车回nelson
毛利大妈非常的热心,一直在找人带他回去。但是最后由于我们晚到,毛利大妈要找的人都回家了。而后,我们把美国小伙送到路边自己搭车。

我和毛利大妈说我可以给他们做中国菜。于是分头行动,毛利大妈回家,我去找德国妹和英国妹。
见到她们两个的时候超级开心,就告诉他们我们晚上要吃中国菜,要去countdown 买东西。路上她们告诉我,她们如何找到我的。

她们和我一样,完全没有头绪,唯一知道的是我住在镇上,叫Vincent,来自China。她们还想在网上Post东西,可是不知道上哪个网站。于是她们就写了一个很到的牌子,Vincent From China, We have you Necklace!!!! 然后她们把车子停在明显的地方,等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不过如果真是这样,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

而后她们想到我有wwoof 过,于是她们开始上wwoof的网站搜我。她们先搜Vincent,无果。后来搜China,然后一个个的看。当看到有个人说just call me Vincent的时候,她们知道那个就是我。但是她们没有账号,是找不到我的联系方式的。然后庆幸的是德国妹妹的朋友曾经给过德国妹一个wwoof的账号,于是她们登陆进去查看我的联系方式,发了一份邮件给我,希望我早早的收到。20分钟后,我就看到了,于是打电话给她们

买完东西,我们就去毛利大妈家。大妈家没有电,没有水,我是点着蜡烛做完饭的,好在味道还可以。

做饭和吃饭过程中,毛利大妈一直在和我们聊天,太多太多了,关于她的育子良方,和老公的浪漫史,毛利的历史,文化。点着蜡烛吃饭,聊天,还真是很有情调,很温馨。

因为我之前在北岛骑行的时候,有了解一下毛利的文化,所以一直想去Marae 看看,但是有一直没有机会。于是我和毛利大妈提到说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毛利大妈是被我的中国菜贿赂了,加上被我的诚心感动了吧,决定带我去,而且不带还不行,我一定要去,哈哈哈。

所以,明天早上,我们要去marae

一个人旅行,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是我喜欢一个人的原因。虽然偶感孤独,但是这些精彩的故事,支持着我继续前行。加油吧孩子。

第一次在新西兰看日出

其实,应该是我记性好吧,每一年的大事,每一个月的历程,对于我来说,都可以记得清清楚楚。假如不是我的记性好,那就是说明我的生活过的很充实,让我很难忘记。这样的一年,充满了欢笑和泪水,走完了20多年都没走过的路,体验了20多年从没有过的生活

2013年一月一日的凌晨四点十分,我和几个朋友从Te puke出发,驾车到Mt. Maunganui,准备迎接新年的第一道曙光。

当我们到达Mt. M.脚下的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渐渐的亮起,可以看见云层已经被阳光染红。我在想,是我们要迟到了吧?于是加快脚步。第一次爬Mt. M.的时候我们用了一个多小时。而这次,我爬到山顶只用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Roy Arail随后赶上,由于阿静身体不适,Steven和她,并没有爬到山顶。

终于在5点半左右的时候,到达了山顶。此时的山顶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待那第一道曙光的出现了。看着远处的天空,红色的光晕越来越明显,海面也被染成了红色。城市的灯光,和红的的天空形成对比,使得此时的景色看起来那么的和谐美好沙滩边两座小岛,一直在我们的视线和镜头中,因为他们,广阔的大海,显得不再那么单调。

慢慢的,太阳开始露出了头角,可能是因为云层太厚,我们并没有看到太阳一点点升起的样子。在云层中间,有一道缝隙,通过这缝隙,我们可以得知,太阳其实已经升起,大家在祈祷云层快快散开。

说来奇怪,此时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白色上升的线条,越来越高,越来越长,但是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感觉和火箭发射似得

南边慢慢的飘来了一片乌云,真是很讨厌。好在太阳比较努力,他知道,有很多人都在等待他的出现。有人说,不要因为日落夺走了你生命中的又一天而难过,因为日出,会给与你另外一个新的开始。

终于,在近六点的时候,太阳出来,天空大亮。13年的第一道曙光洒落在身上,那么温暖对着阳光,我和Roy 都虔诚的许下了心愿,希望在接下来的2013,我们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旅行处处充满惊喜

今天分享的日记是2013324日,那一天我去了新西兰的最东部,看到了East Island和灯塔!

很开心,终于可以再次上路了。昨夜好好的睡了一觉,但是早晨起来发现居然在下雨我祈祷呀,不能下雨呀,我可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啦,哈哈。

稍稍的等了一会,终于雨过天晴,天气大好。于是吃过早餐,准备好一切准备出发。临行前和Jodi打了个招呼,依旧是那么的冷漠。好吧,估计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吧。837分,出发。从Hicks bay Te Araroa并不是很艰难,大概十几公里的路程,基本是在下坡。来到Te Araroa当然是要去East Cape的。

骑行一个小时左右,到达Te Araroa, 打听了下East Cape的距离。某小店的店员告诉我,大概27公里,但是路比较好,没那么多上上下下。于是我相信啦,并且我相信,有条路绕过East Cape 通往Gisborne,知道我骑上了这条路,到了Light house的地方,我才发现,我错了。

整条公路,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们到雅江那天的路程,石子路,颠簸,根本骑不快。好在左手边就是南太平洋,可以看到美丽的海景,还可以看到远处的hicks bay

骑行近两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灯塔所在地。这是新西兰最东边的地方,再往东就是一个叫做east island的小岛,这是新西兰最东边的小岛。在East Cape,你可以看到全世界最早的日出。不过这一次我们有赶上日出,而是抓到了最早太阳的尾巴,稍稍的沐浴了一下最早的阳光。

Light house 坐落在一个山头,有大概700个阶梯,一般需要25分钟。由于自行车没有锁,我不得不把自己的所有家当扛在身上,爬到山顶去见灯塔。有时候我想,自行车不重要,被偷了就算了,我还可以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放弃骑行了。于是我把自行车随便放在山脚下的某个地方,就前往灯塔所在的山头。

终于,在1111分的时候,我爬上了山顶,见到了灯塔,此时,已有两队老年夫妇登顶拍照。稍微攀谈了一会,就彼此告别了。而我,坐在山顶吃了个午餐,也下了山。

这算是世界的最东角了吧,我很庆幸自己今天的选择。但当我发现我需要原路返回的时候,我就在为今天的路线担心。本来计划到Ruatoria的,但是由于去East Cape来回就有54公里,费时大概4个小时,回到Te Araroa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于是,打算取消原先的计划,打算赶到TikitikiTe Araroa to Tikitiki24公里的路程,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24公里的路程也花了我2个半小时。整整24公里,各种爬坡,哥哥几次推车,几次想搭车了。

生活其实也很像踩单车,当你上坡到一定的地方时,下坡就来了。所以,乐极生悲这样的词,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人不可能一直处在欢乐和上升的状态,得意时莫忘形。爬完这该死的24公里,到达了Tiktiki,住宿一晚要120纽币,这不是抢劫吗?没有办法,得继续前行,前方19公里,有一个小镇,听说有住宿。

就这样,我又开始继续赶路….骑行了十公里,感觉路况还好,没有那么多的上坡,大多时候是平坦或者缓坡。可是此时的我已经体力透支,有些骑不动了,于是停下来休息,补充能量。

就在我吃完一个Pie,准备吃苹果的时候,一个白色的面包车停了下来,走出来一位慈祥的大叔,问我需不需要帮助,要不要搭个顺风车我顿时精神来了,说好。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的所有装备扛后车厢….

稍微了解后,才知道,刚刚其实我有看到这辆面包车停在路边。由于当时没人,我以为是辆被抛弃的破车。还曾幻想里面会不会冲出两个人来抢劫哈哈。在新西兰骑行的路上,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出来少数过往的车辆。

大叔问我到哪,我告诉他Ruatoria,他说他就住在那,可以载我过去。然后说我可以住他家,他的院子里有个Caravan…哇,真是太幸运了。

于是我提议,晚上给大叔和他的家人做顿饭,但是报答他。

大叔家有9个孩子,三个参军,几个在澳大利亚,还有两个女儿在身边,一个结婚了,有两个孩子,另一个在读书。名字都很难记,所以,就不说名字了。但这是一个非常有爱的家庭,你可以感觉到家里的幸福和温暖。大些的女儿带着两个小孙女常来大叔家的店里玩,小些的孙女特别可爱,总喜欢和我玩,还喜欢在我拍照的时候突然出现在镜头前,哈哈。

大叔两口子和这些孩子都相处的很好,让我实在羡慕。

晚饭过后,我们稍稍聊了一会,就回到了大叔的住处。因为店里曾发生过盗窃,所以,大妈和女儿住在店里。回到住处,大叔就开始和我介绍他的宝贝啦。大叔有个小小的爱好,就是用各种骨头雕刻各种玩意儿。牛骨头,马骨头,最牛逼的是大叔有很多鲸鱼骨头,牙齿等等。他说,院子里埋了好几头鲸鱼呢。而且院子里还摆放着鲸鱼某些部位的骨头,哈哈。

大叔曾经在学校教过carving,所以算得上是个老师。在小小的工作室,和我介绍着自己的各种手工作品,各种收藏宝贝,教我毛利语,告诉我她女儿名字的故事,还说明天教我雕刻哈哈,我明天就要自己雕刻一样东西啦,好激动哦。

晚安,幸运的游子。

开始后的时候,我们各自挑了一块骨头,很普通的牛骨头。第一个步骤,是设计。于是我们用铅笔开始在上面画出大致的图形。第二个步骤,就是用小锯子锯掉周围多余的骨头。这个步骤哦花了比较长的时间,因为锯子和骨头都很小,加上我是新手,第一次操作有点小笨。虽然我有个木匠老爸,可是一点没得到真传。好像在国内的孩子,只有读书才有出息吧?想想大叔吧,一个农民,业余时间用骨头,木头和石头搞些雕刻,作品都陈列到大英帝国博物馆了,自己还不忘每天到农场干干活。大叔说,他不是以此为生,只一种爱好,有人想买,自然会来买,没必要到处去卖。

之后,是第三个步骤,用机器抹去多余的骨头,大致打磨出基本形状。这个我也花了比较多的时间,因为这个作品的弧度不好掌握。第四个步骤,就是用砂纸打磨啦。打磨光滑后,就是第五个步骤啦,那就是抛光。这些步骤我都做的还不错,于是突然想在上面写上点什么,以后可以送给那个重要的人。大叔对我不是很放心,觉得我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做好的东西,不能因为刻字就毁了。就这样,之后刻字这样精细的活都是大叔帮忙完成的….近四个小时,我为ta做了一个Kopata(tear drop). 毛利女人用来做项链或者耳坠。大叔说,如果我真心想送给自己最重要的人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要戴着它,即便洗澡时也可以戴着。在John的观念里,你送给对方东西的时候,并不是送去一个礼物,或者是你觉得好看的东西而已。你应该送去所有的爱,和祝福,包括你自己。长久的佩戴这块骨头,它会因为佩戴者的身体而发生变化,有的甚至会变成橙色。因为这样长期佩戴,骨头不仅仅可以获得佩戴者的力量,甚至可以获得spirit…而此时,当你把它送给那个人的时候,你不仅仅是给一件礼物,你是把自己都给了ta

作品完成了,我也该告辞了,大叔也去农场了。临行前,大叔拿出一本visitor’s book,叫我写点东西。翻开这本笔记本,里面是各种大叔捡的背包客,骑行者,还有那些有名的骑行者寄来的附有自己照片的报纸,杂志。大叔其实也是个健将,每天都参加类似铁人三项的运动。终于还是要告别了….

出门后,骑行的路并不算艰辛。相比昨天,要平缓的多,骑行26公里,到达Te puia Springs, 稍微补充了点食物,休息会继续出发。从Te Puia Springs 到目的地,只有十公里左右。

当我到达Tokomaru Bay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即使广阔的南太平洋….使我顿时激动不已。找到背包客栈后,就狂奔沙滩….

据客栈的人说,Tokomaru Bay,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前是个非常繁华的小镇,居民有5000多人,有四个银行,而现今,却只有500左右,取钱只能去某个小超市的自动取款机取。

今天遇到两个毛利大妈,但是直觉告诉我来者不善。本来她们是要带我参观Marae的,但是由于我感觉很奇怪,就放弃了此次机会。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遇到的人有点不对劲。好吧,不管怎样,过了就过了。

哦,今天遇到一个小姑娘,居然直接从Opotiki骑行到了Toko, 全程240多公里,而且大部分为山路的情况下,她八个半小时就可以骑行到这里,真是了让我佩服不已….

农场挤牛奶初体验

第一个换宿的日子

阳光明媚的一天,我没有出门,距离我离开NZ还有五天,也就是圣诞节那天。花了一早上时间把这一年三个月的照片都整理了一遍,期间忍住了很多次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回忆很庞大,很沉重,我讨厌那个发明照片的人,如果单单靠脑袋,根本没办法记住那么多,而照片这玩意的存在,就是用来唤起我们过往的记忆的。

2012927-20131225日,一年三个月整。我做了很多工作,也去了很多地方,而最让我怀念和无法割舍的,是我换宿的那些日子以及和当地人一起生活的时光。那些可以算是我与别的working holiday 的人不一样的地方,也是我现在似乎比别人更舍不得离开这里的理由。

从北岛到南岛,我在4个城市换宿过,和8个不同的kiwi家庭生活了三个多月。我给每个人寄了圣诞卡片,感谢他们带给我的美好时光和温暖的回忆。

农场挤牛奶初体验

第一个换宿的农场在北岛Whakatane,那是20121015号的事,那时候我刚到新西兰,刚被一个可怕的TakeawayFire掉,而其实我也因为那一周非人的工作而早想不干了。其实说起来,那是我通过沙发客找到的主人,但由于我什么也不懂,没有认清新西兰这整个国家都是个农村的事实,最近的杂货店走路要半小时。我什么食物都没带,吃主人的东西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就每天傍晚帮他挤牛奶。农场挤牛奶比较先进,千万不要以为是用手,不然400头奶牛挤完得残疾吧。

大概步骤是赶牛——把牛关到固定区域——排队进来挤奶——挤完用喷雾消毒奶头——排队出去——牛自由活动——清洗牛便便。农场的牛都训练有素,我们开着摩托车一出现,它们就知道要去放奶了,慢悠悠地走去挤奶区,排队进来,屁股对着机器,消毒完铁门一开,就自动出去。牛们很随意,想便便的时候噼里啪啦就便了,由于它们的随性,我被便便喷到很多次,温温的,臭味中带着一股奶香……说来那个工作不难,但因为牛的奶头不能一直挂着那个机器,所以我们动作都要很快,看没奶了就要马上卸掉机器,然后马上消毒,一趟下来也非常累。最后还要把地上的牛便便全部冲掉。那场面非常壮观,眼见着便便跟水一起飞舞,还时不时有几道彩虹出现。每次挤完奶都是夕阳西下的时刻,那时候光线最柔和,宽阔的农场让人觉得非常放松,好像回到了牛耕时期,内心都是原始最简单的满足。

主人Paul是个很害羞的中年男子,一个人住,继承父母的农场,工作非常努力,早上4点起来挤牛奶,一天两次。基本没什么娱乐。晚上吃完饭我们一起聊天,那时候我英文很差,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很有耐心,慢慢听我说。他带我去参加朋友们的party,说我是他捡来的小朋友,他的朋友们也都很有耐心,不会嫌弃我英文不好,都慢慢跟我说话。最后一天,他让我坐在大铲车的铲子里,跟他逛了一圈他的农场。要离开的前一晚我喝醉了,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他,说这是我的第一次农场体验,感激让我体验到的一切。他说,Really sweet letter you wrote.All the best on your remaining stay in NZ.

与猎人爷爷的一周

第二个换宿农场是在Opotiki一个完全没有信号的深山里。那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我带着一个香港女生一起从我们工作的Te puke 搭便车一路极其顺利地到了OpotikiBarry开车来镇上载我们,带我们去超市,问我们有没有喜欢吃的食物,然后带我们去便利店,打开冰箱说,姑娘们,选一个冰激凌吃。那一刻我一直记得,觉得他就是我爷爷,特别亲切。到了农场,果然一点儿信号都没有,我们把自己的床铺好,吃完晚餐,因为夏时令的关系,晚上九点了天还亮得跟什么似的。Barry说一会儿他老婆,跟老婆他妈会过来跟我们一起倒数新年。是的,我的2013年的第一天,是在一个完全没有信号的深山里和三个加起来年纪超过200岁的老人一起度过的。我们开香槟倒数,我送了中国结给他们。我们比中国时间早了5个小时跨到了2013年。

第二天我们去山上喂牛,站在Barry改装的Truck后斗上感觉无比刺激。那整座山的路都是他修的,漫山遍野的牛羊和野鹿野猪。其实说换宿,他根本也没什么事需要别人帮忙的,他只是需要陪伴,一直一个人和一条狗住在山里,大多时候还是很寂寞的。他年轻的时候开了一家Fishing and Hunting 公司,也接受猎人来他的农场打猎。新年第一天,我们帮忙大扫除,冰箱里有无数野猪肉,鹿肉,羊肉,牛肉,目测应该一年也吃不完。清理好卫生,还有美味的甜点下午茶,我们坐在走廊吹风喝茶聊天,心旷神怡。午餐基本是吐司抹果酱,cheesebutter,晚餐基本是烤肉,马铃薯泥和蔬菜,这是典型的kiwi家庭饮食,很胖。晚餐后,就是喂猪,捡鸡蛋,运柴火。一天很简单,很充实。

我们要离开农场的前一天,终于实现了骑马的梦想!先是去山上找到马,把马套好拴在车上牵回来,那三匹一黑一棕一百,黑马是Barry的坐骑,白马的大孙女的,棕马是小孙女的。把马牵回家后就开始套马鞍,马们很不高兴要被陌生人骑,我们坐上去后一直晃脑袋表示抗议,被Barry揍了一下后才变乖。Barry教我们简单的马术,左转右转,齐步走,跑步和停下。我试了一下,感觉可以完全可以适应和控制小棕,非常兴奋,骑着它跟着大黑马绕着山上走了一大圈。白马很不配合,一直乱跑乱跳,把我的同伴吓坏了。之前骑马都是有个人在前面牵着,自己就只是坐在上面拍照,那次是真的自己在骑马,自己控制马的方向和速度,跳水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飞起来了,但一点也没有害怕,马跑起来的时候,我跟着它的节奏摇动,根本不会被甩出去。那第一次骑马的经历,真的会终身难忘,而且至今一直在期待能有机会再骑一次。

最后两天的换宿是在Barry城里的家,为他的大孙女办21岁生日party,在新西兰,21岁生日是很重要的成人礼,一般都会有个大party庆祝。每个人都是盛装打扮,我们还被要求一定要穿裙子。第一次参加那么大的party,有点小紧张。来参加的人都自带酒水,因为我们是爷爷带来的,所以辈份比较高,可以喝果汁= =喝着喝着就开始吃东西,主要是肉,和肉,还有肉。开玩笑的啦,还有水果和沙拉,以及永远少不了的马铃薯泥……吃一半的时候,寿星的父母敲酒杯表示要说话,那场面太感人了,我听不懂,大概是说很不容易把女儿拉扯大,几岁几岁做了什么事,几岁几岁离家什么的,反正我看大家都哭了所以我也哭了。我想到我21岁那时候,没有party,但在杭州见到了人生第一场雪,还在酒吧里被驻唱歌手唱了一首生日歌。然后觉得人家21岁可真成熟,party上竟然有人猜我12岁是情何以堪啊。然后就是疯了一般地喝酒啊跳舞啊,爷爷也疯了,喝醉了不带我们回家睡觉,我们都困死了,最后终于到了放孔明灯的阶段(对,孔明灯打入世界了),放飞后,大家就散了。

Kiwi们的娱乐大概就是party,年轻人们都很疯狂,不顾一切就是为了开心,他们很少烦恼,想法很简单,工作也很简单,而且只要有工作,就会过得很好,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工作,不管是做清洁还是摘果子。这是人少的国家的好处,工作也就那几种,公平指数很高,努力基本都有回报。我那时候没觉得,但现在我越发觉得,自己适合在这样的坏境里生活,因为我不争不抢,也不会熬夜不会投资理财,在简单的环境里大概会过得比较舒服一点吧。

换宿的农场在北岛Whakatane,那是20121015号的事,那时候我刚到新西兰,刚被一个可怕的TakeawayFire掉,而其实我也因为那一周非人的工作而早想不干了。其实说起来,那是我通过沙发客找到的主人,但由于我什么也不懂,没有认清新西兰这整个国家都是个农村的事实,最近的杂货店走路要半小时。我什么食物都没带,吃主人的东西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就每天傍晚帮他挤牛奶。农场挤牛奶比较先进,千万不要以为是用手,不然400头奶牛挤完得残疾吧。

大概步骤是赶牛——把牛关到固定区域——排队进来挤奶——挤完用喷雾消毒奶头——排队出去——牛自由活动——清洗牛便便。农场的牛都训练有素,我们开着摩托车一出现,它们就知道要去放奶了,慢悠悠地走去挤奶区,排队进来,屁股对着机器,消毒完铁门一开,就自动出去。牛们很随意,想便便的时候噼里啪啦就便了,由于它们的随性,我被便便喷到很多次,温温的,臭味中带着一股奶香……说来那个工作不难,但因为牛的奶头不能一直挂着那个机器,所以我们动作都要很快,看没奶了就要马上卸掉机器,然后马上消毒,一趟下来也非常累。最后还要把地上的牛便便全部冲掉。那场面非常壮观,眼见着便便跟水一起飞舞,还时不时有几道彩虹出现。每次挤完奶都是夕阳西下的时刻,那时候光线最柔和,宽阔的农场让人觉得非常放松,好像回到了牛耕时期,内心都是原始最简单的满足。

主人Paul是个很害羞的中年男子,一个人住,继承父母的农场,工作非常努力,早上4点起来挤牛奶,一天两次。基本没什么娱乐。晚上吃完饭我们一起聊天,那时候我英文很差,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很有耐心,慢慢听我说。他带我去参加朋友们的party,说我是他捡来的小朋友,他的朋友们也都很有耐心,不会嫌弃我英文不好,都慢慢跟我说话。最后一天,他让我坐在大铲车的铲子里,跟他逛了一圈他的农场。要离开的前一晚我喝醉了,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他,说这是我的第一次农场体验,感激让我体验到的一切。他说,Really sweet letter you wrote.All the best on your remaining stay in NZ.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