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打工旅行记│渔村生活

首页 / 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 / NZWHV体验与分享 / 新西兰打工旅行记│渔村生活


如果幸福感能更浓烈,这篇文章的笔墨重点应当落在渔村生活种种细节里。比如海钓时收获满满的蓝鳕鱼,等食的皇家信天翁,退潮后裸露岩石上密密麻麻的青口。但时常在我脑海里滚动的真实想法是”海子这个骗子,我绝对被他骗了”。我在面朝大海的房子里住了三个月,房前开满了不同的花,然而并没有时常感受到幸福。大概是太多的时间耗在了餐厅的工作,以及恢复体力的睡眠里。混合在闲暇时间里的是身体的疲惫手指的疼,就算是把屋后的樱桃李摘下熬成果酱,也难以缓解苟且生活的倦怠之意。生存还是生活,这是个问题。


晨光下的Boulder

渔村的名字叫Moeraki,距著名景点Moeraki boulders五分钟车程,每天我会沿着海岸线路过一个房车营地,一个旅馆,一个酒馆,最后到达我工作的餐厅。这张合照是最后一天结束工作后拍摄的,照片里溢出的笑容虽并不能代表这是个快乐和谐的团队,但在这里的成长经历也是无可替代的。


每个人丰富的性格特征给这三个月添了不少堵,就比如中间这位银发的老奶奶,这家店的主人Fleur,在我和香港姑娘Pearl离开的前一夜当着众人的面,送了我两离别礼物以示感谢,然而在第二天发最后一次薪水的时候,以我们两没打扫房间为由,扣了我们每人一百刀的所谓”清洁费”。而事实是我们在走之前里里外外打扫了清洁,当我发短信质问时,她编造了一个理由来解释扣钱的原因,但在我拆穿后不做任何回应。


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一个勤劳的商人,善于营销且洞悉人性。年过七旬还勤勉经营自己的事业,精明算计也是她商人人格的一部分。只可惜在相处的后期我仅能感受到一具腐朽的身躯穿梭在她精心设计的楼房里,无时不散发着伪善与贪婪的气息。当客人在吃饭时发现食物有问题时,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询问服务生客人是亚洲人欧洲人还是本地人。


还有在工作中面对中国客人与外国客人完全不同的饮食文化差异,我跟另外一个德国女生的冲突碰撞也是不断,不过好在最后她们也了解了中国客人不仅是有喝热水用筷子的习惯,还喜欢菜一起上,大家一起分菜吃,如果上了一部分菜,别的菜迟迟不上就会一直催,这跟外国人前菜吃完后慢慢上主菜是完全不一样的节奏。


当端在手里的食物,由最初的新鲜和兴趣变成了流动的食欲,当充满格调的餐厅变成了包裹贪婪和欲望的玩具,当和蔼勤劳的餐厅主人变成了一具腐朽的走肉时。虽然工作劳累,但也感受到自己经历了同千寻一样的成长,同样的一个声音从大海深处传来,如海浪拍打礁石般的重复着”不要忘记自己的名字”。于是我决定离开,到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在餐厅工作的最后一天我提前结束了工作,拿起相机站在角落里,这一次不再像初次到来时专注于餐厅的装修和格调,也不再把镜头对准每一道精心摆放的食物,而是以一个服务员的角度,记录下了这一天的某些时刻。















不知道在看完这些照片后,你们是否感受到了站在餐厅角落的我所想要传递的感受。我希望这是一个开始,一个山水江湖的开始。在结束这份工作后的第三天我又意外顺利的开始了在三文鱼农场的工作,也有了相对充裕的时间继续我一人一车的半流浪生活。


而我想要分享的也还在继续。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