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人物记ㅣ独居的老人们

首页 / 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 / NZWHV体验与分享 / 新西兰人物记ㅣ独居的老人们

Peter是我在新西兰的第一个朋友,尽管年龄相差四十多岁,但是并不阻碍我们吃着羊排火锅谈天说地。也正是因为他,我目光所及的地方不再只是脚下的胡萝卜和南岛的自然风光。但是这篇文章要讲的并不是他,而是通过他认识的其他老人们。


Eric是独自生活的残疾老人,房子坐落在公路边一处没落的小镇上,进屋后能感受到壁炉炭火传来的热量,一扫冬日的阴冷郁气。让我难以置信的是他的房间竟如此干净整洁,温暖明亮。房间预留了足够的空间便于自己移动轮椅,他所坐的位置,抬眼就能看见窗外翠绿葱郁的树木。



壁炉上方挂着的鹿头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告诉我这是他在山里捕获的猎物,在得知我对钓鱼也有兴趣的时候,给我展示了他周末刚钓的三文鱼,然后打开谷歌地球跟我讲钓鱼的好地方以及用怎样的鱼饵。



打猎、钓鱼,这些活动都是他自己开车去的,车子是专门为腿部残疾的人设计的,它会自动放下侧面的门,方便轮椅移动进入车辆内部,后面的空间是一张自己加进去的单人床。跟大多数的居民一样,车库里堆满了各式工具,Eric也会自己动手修理小部件。





值得一提的还有他随时保持警惕的狗,亮着眼珠子留意着房子周围的异动,跟Eric互动的时候又温柔异常,去院子去车库的时候形影不离跟随他左右。





Eric在二十岁因为一场车祸失去左腿后,支撑他生活的经济来源于新西兰意外伤害赔偿局(Accident Compensation Corporation 简称ACC),新西兰政府认为在发生事故后,当事人之间为追究过失而起诉打官司十分耗时又耗钱。不但会影响到受伤者专心恢复健康,而且打官司会很快消耗个人与社会的资源,而即使最后打赢官司,过错方也可能没有钱赔偿,所以,本着高效和以人为本的原则,新西兰政府的ACC赔偿制度应运而生。

ACC赔偿制度为所有在其境内的自然人,无论是新西兰本地的居民,或是工作签证、学生签证的持有人,亦或是短期来访的国际游客或商务人士,只要入境新西兰,都提供全天候24小时、全面的、不追究过失的意外伤害保险。

国家的经济支持能够让Eric有尊严的活下去,但在我看来金钱仅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在返程的路上,我问Peter:”Eric是否因为失去左腿,而时常抑郁低落?”Peter说:”他早已接受了这一切。”而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Eric的生活现状早已作出了回答。他有接受现实的智慧,选择了把仅有的资源,用在自己所热爱的一切上,并能时常感受到自己被需要。




Jane是另外一位独自生活的老人。她的农场有十匹小矮马、几十只鸡,家里还有三只狗。全凭她一人之力保持着家里的温馨有序,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清瘦的老人,生活简单,却充满了生机和力量。






Jane日常生活的乐趣就是训练她的小矮马转圈、上树桩。她告诉我结束一天的护士工作后,回到家里照顾马,脑子里什么都不用想,是最平静愉快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她省下一笔钱去很多国家旅行,而现在连去车程四小时的地方都提不起兴致,只想待在农场里和她的动物在一起。



她有一段失败的婚姻,独自一人带着三个孩子来到这里抚养他们长大,孩子们各自成家后她生活的重心就是马,在她童年时期带给她无限宽慰,真正能触动她灵魂的马。照片里看似美好的生活,其中的辛苦也只有当事人最明了。这样生活的老人也给我带来莫大的鼓舞,当你走过万水千山找到真正触动你灵魂的存在,你还会畏惧辛劳和困难矫情地说自己不行吗?



Gazzi和他的猫咪在这个正在改装的巴士里,生活一年多了。曾经在铁路工作的他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开着自己设计的房车环岛旅行。




在给我讲述房车的设计时,他的眼里闪烁着光芒。改装完成后,这将是一辆能满足所有基本生活需求的房车。他对这辆车的改装有着近乎完美的要求,因此需要做的工作越来越多,耗时也越来越长。旁人觉得他永远无法将这辆车开出工厂,而他却始终饱含热情,白胡子闪闪发亮。





在得知我也有辆露营车且每天睡车里后,他立马找来了蓄电池、电线和灯泡,花了半小时不到的时间,做了两盏车内用的灯送给我,还在做的过程中跟我讲解制作方法,强调两根线所要连接的不同地方。当开启开关灯泡点亮后,我惊喜地向他道谢,他笑笑说:”不用谢,这不就是世界运行的方式嘛。”








和三位老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足够珍贵。和他们的短暂相处也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本书《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其中的一段话我想分享给大家,作为文章的结束。

“完成自己的天命是人类无可推卸的义务,万物皆为一物。当你想要某件东西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合力助你实现愿望。不要丢弃天命,不要放弃使命,更不要辜负生命。”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