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经验|初到土澳北境——达尔文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生活经验|初到土澳北境——达尔文


Darwin Habour

向西出海便是浩瀚无垠的印度洋



14th July,抵达达尔文的当天晚上,在机场的长椅下度过。不远处是和我们一样当晚下机席地而卧的Backpakers,机场大厅门外一片漆黑,最早通往市区的公交车始发要到早上6点,那是5个小时之后,一切未知的明天。

入境之前大致做过各个首府城市的攻略,达尔文曾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微博上Mark了好几篇WHVer的日志,都是关于达尔文的,大致的印象就是人少,地方小,最重要的是时薪高,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随便找份工都是15刀/h起”,这点对于俩月前还在墨尔本中餐馆打10块钱一小时黑工的我来说有着巨大的诱惑力,那时候就每天幻想着哪一天能够来北领地,轻松赚取高时薪。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真的身临其境。

5个小时之后,门外的天空渐露曙光,我们收拾好行李出门,正式踏入这个土澳边疆的小城市。早晨6点,太阳尚未升起,昨夜清凉的空气还未散去,气温方面并没有过分纠结,真正纠结的,是坐在公交车上,道路两旁连续二十分钟方圆多少公里内外的渺无人烟。






抵达的第一天上午,City市中心,干净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说说达尔文。

整个达尔文主城区结构大致分为三个版块(说主城区,不包括Palmerston),机场南侧从Stuart Park向南到最南端的Waterfront三面环海的是City,达尔文的核心地带。机场以北是以Casuarina购物中心为核心的副城区,两者之间隔着占整个市区面积三分之一的达尔文机场,或者你可以说,整个达尔文也就是三个机场大小。南北城区由一条Bagot Road连接,从Casuarina片区最北端的Tiwi或Lyons到City最南的Waterfront,开车不超过半个小时,全城人口只有10万人左右,就是这样一个天高地远人烟稀少的小地方。

我和媳妇儿都是喜欢打提前量的人,这次的住宿本来也打算和墨尔本一样如法炮制,先定好房子,以便落地后能直接拎包入住。但网上可供选择的房源少之又少,亿忆网上更是连达尔文的版块都压根儿没有,没来之前一直纳闷,然而落了地,瞬间就明白了,整个达尔文到处是大片的空地,本来就没几间房子,何来房源出租。

下了公交车,跟着导航,终于找到媳妇儿上学的达尔文大学门口的那一刻,望着空无一人的校园,内心宛如我当年第一眼看到我的大学校门的那一瞬间,心理建设的工程量格外浩大。

地方小,所以什么都少,又所以找什么都难。

刚来的头几天,真是焦头烂额,没房子,住宿找不到,没商圈,工作找不到,网上基本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参考信息,所有的事情都要顶着大太阳身体力行地扫街去办。不仅如此,七八月份正值南半球冬季,在达尔文而言则是一年气候最佳的旱季,于是全澳想集二签的背包客都如潮水般涌进达尔文这个小水洼里来,头先还说街上连个人毛都见不到,结果到YHA青年旅社一看人全都在这里屯着呢。都不说租不到房子的事儿,就连临时下榻的YHA,因为没及时续房,当晚被告知下周一之前的床位都订满了,第二天活活被赶到对面另外一家youth Shack来。




Youth Shack的厨房天台,和庭院中心的公共泳池。

找房子找房子,花两天时间刷遍了达尔文所有的房屋中介,未果,上Flatmate,未果,上Gumtree,未果……房租心理底线从最开始的150刀/Week一路上涨,到180,再到200,再到230,再到250……最后终于到别管多少钱是个房子接受Couple能先住进去就行,总比俩人住青年旅社一天60块一周420要强。在Youth Shack耗了三天之后,终于在Facebook上约到这家位于Nakara每周240,距达尔文大学步行15分钟的房子,也就是我们现在入住的这家,一咬牙一跺脚,厚着脸皮跟房东阿姐商量不给押金只交一周租金先住着,住宿这一头算是暂时解决了。

于是开始了惶惶不可终日只出不进的日子。

每周240的房租交着,可我的工作却还连个影也没见着。Facebook上一早加了十几个本地工作交流群,群里发消息的一水儿是全球各地来的哭着喊着找工的背包客,有会花式调酒的有会开叉车的,有英国本土来英语满级的有具备十年以上相关经验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各个都能把我比成战五渣,但是这些大神级的牛人,居!然!特!么!的!都!找!不!到!工!作!

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群里招人的信息寥寥无几,偶尔出来一条招人的不管啥待遇马上下面Comment就开始码队。在墨尔本的时候真心没觉得找工作是个难事,满大街中餐馆清洁公司托底,最不济也能找个时薪10块钱管两顿饭的餐馆先干着。到达尔文没这事儿了,屈指可数的中餐馆家家满员,扫街投简历十家有九家经理笑呵呵说”Not now, but you can leave me your resume, I’ll call you once we gota vacancy.”就这样我背着打好的30份简历,顶着30度+的高温和烈日,说着磕磕巴巴的英语,两天之内刷遍了Casuarina, CBD, 机场和Palmerston所有看起来可能有机会的餐厅和旅馆,接着所有发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

来到澳洲第一次感受到难以为继的生存压力,而压力还远不止于此。







Waterfront的海。

压力远不止于此。

买车的事是来达尔文之前就计划好的,当时的说法是在澳洲有车才有职业竞争力,于是到了达尔文无论如何先买一辆能代步的车。先在Stuart Park一带试着逛了两家二手车行,一进门满脸胡茬子的看门大爷一脸敦厚地向我致意”Hello”,然后开始如数家珍地向我介绍外面车场里各型各款的宝贝,最终当我试探性地说出”Do we have anything cheaper? Like……under  5000?”的时候,大爷脸上的笑容在一秒钟之内收住,果决地回了我一个”Nope”之后,再没看我一眼。

好吧,虽然盛传私人卖家不靠谱,但也似乎是我唯一的选择了。上了Gumtree,一天之内约了三家试车,第一辆2000刀的Nissan,试车开到半路熄火,出局。第二辆3200刀1995年Camry和第三辆3600刀2005年Corolla,着实令我纠结了一番,先上网查资料比数据,又跟两个卖家来回砍价,两边各让了400刀。打电话问国内开车贴行懂车的小四儿和墨尔本的前任老板Bruce,两个老司机不约而同一致主张我买年份近的Corolla,哪怕多花几百块钱。最终3200刀,我把车龄12年21.5万公里数的Corolla美美地开回了家。



这是交车当天,我把车泊在家门口时的样子,心里那个百感交集啊,我终于有第一辆属于自己的车了!第二天一早,我就上车管所把车注册成了我的名字。

然后——


这是当天下午时的样子……

买辆车24小时之内就能把车头给撞掉了,毫不夸张地说,当时我想到了死……

具体怎么撞的我在这里就不展开了,总之这是我决意埋藏一世的终生之耻。

我把前脸挂着,跌跌撞撞把车开回昨天提车的车场,找到正蹲在地上忙活生意的南美胖子场主Bibek。

“Hello, Bibek, I’m back.”

“Hello buddy, how’s it going?”

“Yeah……I kinda just got my first crash……”

Bibek一个激灵瞬间愣住,回身难以置信地瞪圆了双眼问我:”……You crushed your car?!!”

“Yeah……”

“Shit! Dude……”

我上午刚过完户,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给车上保险。Bibek简单询问了一下状况,知道没有第三方责任之后,看了看我的车,说问题不大,答应周末之前给我把脸修好灯换了,顺便把买之前就坏着的后视镜换了,再给我换俩新胎,回头问我要700大洋。我抱着他大腿哭着说”No, brother! Mercy me! You rob me 700 dollars my wife’s gonna kill me!”

Bibek看我实在可怜,装模作样地打了两个电话,最后跟我说”400, fix the light, new mirror, two new tyres, deal or not, it’s upto you man.”

就这样,买车花了3200,搞价省下来的400刀原封不动地给了Bibek,加上过户和保险,小5000刀填进去了,卡里的存款飞速减少,而工作的事还是一筹莫展。






否极泰来,多亏媳妇儿脑子比我灵光,转机在这个时候出现。

媳妇儿说,既然Hospitality相关工作难找,那就还是试试我的老本行平面设计吧,有经验有作品,设计方向的简历做个英文版出来,作品集好好收拾一下,把当地的设计公司刷一遍,说不定能有机会。

你吩咐,我照办。

两天的Walk in,从南向北15份平面设计师简历发出去,果然收到了一个周三面试的电话,机会难得,面试之前我就打定主意,只要是白工,不讲条件,干什么我都答应。

面试如约进行,对方是位于City的一家名叫Colemans Printing的印刷公司,负责人Meg满面春风地带我参观了整个Office办公区和印刷厂房,了解了我的大致情况后,先谈定了两周的试用期,职位是Signage Assistant,和平面设计擦着一丢丢边,隶属Pre-Press部门,说白了就跟国内广告店印刷厂里的小工一个意思,主要工作内容就是负责操作机器和软件打印出图,顺带覆膜裱板打扣框边啥的,税前时薪23.23/h,每周标准工作时间37.5小时,打税打Super,次日开始上工。

这尼玛真是量身定制啊!老子刚毕业那两年就是干这个的,原以为两年的广告店从业经验这辈子再用不着了,结果一点没糟践,转一大圈儿今天到南半球又用上了。这算是我到澳洲以来找到的最好的一份工作,算半蓝半白领,全英文办公环境,领导同事全是鬼佬,有自己的办公桌和电脑,免费吹空调喝咖啡,关键是以后还有往自己本专业转行的机会,比端盘子打扫卫生摘果子之类的工作可强太多了。

这一切都得由衷地感谢我的媳妇儿,感谢我的媳妇儿,谢我的媳妇儿,我的媳妇儿,的媳妇儿,媳妇儿,妇儿。



公司大门和我的办公桌,以及我的午餐盒。

达尔文落地第三周,开始有钱进账了。每天7点钟起床洗漱吃早餐,8点钟开车出门,20分钟到公司,8点半开始一天的工作,下午4点半准时下班,回家两人一起准备晚饭,饭后一起去海边散步或者步行去Casuarina购物……终于脱离了入不敷出忧心忡忡的Survive模式,开启了正常的Life模式。

这个时候,才开始有心情欣赏海平线上日落,并开始约着这段时间新认识的小伙伴,一起组团开车到Litchifield National Park野餐郊游。










Casuarina Coastal Reserve的落日,从家里步行只要15分钟。









Litchifield National Park一日游,是名副其实的一日游,游泳的游,下了水,并且在这帮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坚持不懈的怂恿下,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跳水。

说起游泳,作为土澳最小的首府城市,达尔文当地特色的除了一年酸爽到头的烈日和30+的高温之外,就是随处可见的阿宝和免费游泳池。泳池这种在国内来讲属于中高端稀缺资源的东西,在达尔文几乎可以说是寻常人家的基本标配,我们现在租住的小屋,隔墙窗外院子里就是几十见方的游泳池,不过房东阿姐不常打理,池子不干净,所以我们也不曾下水。

至于”阿宝”,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是达尔文当地的原住民,英文叫”Aboriginal”,台湾背包客取英文首字母将之称为”阿宝”。阿宝啊,怎么说呢,不想显得种族歧视或者怎样,但第一次在公交车上领教到传说中的那股体味,还是成功刷新了我三十年来的人生观的,至于其他,也不多说了。

当然最值得说的,还是新公司的一帮新同事,我的新直属上司,脾气倔强对人又特好的秃顶老头Danny,以及和他相爱相杀的宿敌客户经理Daragh,还有印刷车间里热心助人的夫妻Brendon和Carly……如果我顺利通过这两周的试用期,下个月我再细细地说他们的事情。

本月个人税后收入747.17刀,长达两周半的撂荒期,刷新历史新低。

但买了车,找到了很好很正经的,能发挥所长的白工工作,并且英语水平,尤其是口语,有了迅猛提升。

下个月会好很多。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