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打工度假,肉厂血腥屠宰房初体验,惊!

首页 / 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 / NZWHV体验与分享 / 新西兰打工度假,肉厂血腥屠宰房初体验,惊!


前情提要

5月11日

5月19日

6月3日~5日

6月29日

7月23日

7月25日

入境纽西兰

开始采橘工作

北岛北旅行

开始温室工作

Waipu萤火虫洞旅行

找到肉厂工作

冬季是打工度假者很难找工作的时候,绝大部分季节工都已经停工,只有少数vineyard葡萄园还有一些辛苦的户外工作。被冬天的橘子虐待至惨的我实在不想再在冬季做户外工,幸运的是温室工作结束后的第三天就找到了接续的下一份工作——「高薪」的肉厂工作。而当时的我对工作类型是「来者不拒」的。因为都是未来几乎没有可能再去从事的行业,任何工作都可以试一试。

在陶波看完日出后,回到民宿收拾行李,十点钟从陶波出发,驱车往四号公路的终点Wanganui。为什么来Wanganui?这座小城本身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完全是工作牵着我们走。所幸的是,Wanganui是个住着就感觉舒服,离开后也甚是想念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一生都难得遇见几个。好不容易见着一个,就好好珍惜吧!


陶波开车到Wanganui需要三个小时,原本打算中间随便找个镇子吃午饭。结果一路上都是山路,所经过的村庄也见不到任何商业形态。离开山路之后不远就能看见不少居民区,Wanganui这座城就建在Wanganui河的入海口旁边。

Haere Mai Ki Wanganui

一个硕大的广告牌矗立在河边,一整句话都是看不太懂的语言,不过大体能猜出这是「欢迎来到Wanganui」的意思。越往城里走,越能见到更多这样的毛利语招牌。当你发现自己周边的语言文字变得不一样的时候,会有一种来到另一个国家的错觉。毛利语也是纽西兰的官方语言之一,只是很可惜,英语实在太过强势,许多毛利小孩都不会讲毛利语了。

(这一种类似的问题,在全世界都存在着。学习两种语言毕竟要耗费更多精力,而本民族语言并不能带来经济上的利益,所以国内的少数民族开始不学自己的语言,南方各方言也在慢慢消失。我个人当然希望这世界是「百花齐放」的,但谁也扭转不了时代的巨轮,未来这星球上的语言只会越来越少。)

肉厂的中介Terry为我们预定的住宿位于42B Campbell Street,我原以为这是一个专门提供公寓出租的地方,结果到达之后才发现是间青年旅舍。把车停好,进门,前台是一个中年白人女性,向她问询:

「Hi! Terry booked the accommodation for us.」

「Hi. But he said there would be three people?」

「The other one hasn’t come yet? I think he’ll come later.」

「Alright. Your room number is 25. You three will be staying in this room and no others will come.」

说完便带我们参观旅舍的各地方,厨房、餐厅、TV Room兼游戏室,我们的房间就紧挨这这个游戏室。进门一看,是一个狭窄的四人间。谈不上有多好,但比之前住的Happy Dayz实在好太多啦!

把行李卸下,到Wanganui街上找点东西吃,顺便看看这座城市到底怎么样。出乎意料的是,这座城市真漂亮——





主街都是两三层矮矮的平房,但却色彩斑斓,甚是可爱,颇有欧洲的风格。后来10月底见到南下途径Wanganui的小七,她说「在新西兰待了这么久,来到Wanganui才有一些『国外』的感觉」。是呀,新西兰很多地方建筑物都长得平平淡淡,很少有这么可爱的。

回到旅舍,见到将要同去肉厂工作的另两位女生Kristen和Jiaying。肉厂这次总共招了五个华人,还剩下一个没有到。稍晚一些的时候见到中介Terry,原本他说下午两点见面,结果硬生生拖到八点。早知道也就没有必要那么早来到Wanganui了,还能在陶波和朋友待久一点时间呢!

见到Terry,我们的问题就集中爆发了:

「我们进去之后到底是做什么呀?」

「时薪到底是多少呀?」

「工时是多长?」

「买肉有没有员工价呀?」

这些东西,想必也是你很想了解的吧?Terry说他也不清楚我们的职位是怎么样,时薪是$18以上。然后这也是Terry第一次和这间公司合作,希望我们可以至少工作到十月中,以给他更多的反馈信息。

而到晚上十点,另一名男生才抵达。原来可以迟到这么久的啊!约定好明天早上五个人乘坐同一台车到工厂报道。在Wanganui的第一天还算过得顺利。


上午十点,Terry开车带我们去工厂。从市中心出发,绕到河边,再一直开了很久,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停下,掉头,望着我们说:「走错路了。」地图上显示9分钟的路程,开成了近半个小时。

到达之后Terry把我们带到会议室坐下,吩咐我们等候安排:「你们算很幸运的啦,还能坐在里面等,门外其他人都要站在外面等。」大门外的其他人原来是同一批入职的新员工,本地人,但他们要站在门外「等候差遣」。

一位穿着白色工服的人走进会议室,开始自我介绍:「Hello everyone! My name is Errol.」随后介绍了当天的流程:毒品测试(Drug Test,验尿)→厂长Troy的介绍→入职培训。

华人中「吸毒」的应该比较少吧?我们自然全数通过了测试。一切都很顺利,Errol的英文也比较容易听懂。工厂的老大Troy随后赶到,他来介绍AFFCO Imlay这间工厂。声音比较低沉,我只捕捉到了这些信息——

「AFFCO在北岛有九间厂,南岛两间厂。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叫AFFCO IMLAY,是历史最悠久的一个。Imlay可以追溯到1915年,已经有逾百年的历史。但最后一栋楼在2004年被拆了。在Imlay处理的动物有羊及小牛(Bobby calf),生产的过程是屠宰—冷冻—剔骨—切肉—包装(Slaughter-Chilling-Boning-Cutting-Packaging)。出口的国家含欧洲、北美、中国及中东等地。」

Troy欢迎我们到来之后便离开了,未来在AFFCO工作的日子里再也没有见过他本人。这时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以为induction即将结束了,结果Errol问了一句:

「Have you guys had lunch already?」

「Nope…」

「You’d better eat something. The induction will last four hours.」

「Four hours!」

「Did you drive here?」

「Yes? But I think we can handle that.」

为了不想给他们造成麻烦,我们还是决定不吃东西,坚持到induction结束。Errol把我们带离了会议室,进入厂房三楼的另一间稍大的房间,里面有若干白板画出了牛、羊的不同部位——这里应该是专门用来培训员工的。

「Would you like some coffee, or tea? I guess you love tea!」Errol问我们。

(你们想要一些咖啡,还是茶?我猜想你们喜欢茶。)

「No. I love coffee.」不止我一个人这样回答,几乎所有人都不太喜欢茶。

「Oh. I didn’t know Chinese love coffee. I thought you would love tea… Stereotype」

(Oh,我不知道华人喜欢咖啡,我以为你们喜欢茶…刻板印象)

从咖啡机「按」出一人一杯咖啡后,Induction就正式开始了。每人分发了两份厚厚的资料,一本是合同,另一本是入职培训手册。之前做的季节工的入职培训内容都只是一页纸,这个实在太夸张了。

而Errol呢,就开始从合同第一页开始,逐行、逐段、逐页地介绍里面所有的内容。怪不得Induction要持续四个小时,原来这么繁杂呀!

合同的内容只是照本宣科就可以了,告诉我们工时,工资的组成部分及计算方法。工资自然是我们最关心的内容,工资是由 基本工资 + 生产奖金(Production Bonus)+ 补贴 组成的。而具体的算法呢?则有三整页A4纸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字——每种动物、每份工作内容的收入都是不一样的。Lamb、Mutton、Bobby Calf各占一页。其中截取部分内容如下:


你看得懂吗?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三页纸的内容都是这样密密麻麻的数字。工资到底是多少成为了一个「谜」。

补贴则有$7.7夜班补贴,3%的「Schedule A Bonus」(别问我是什么,我不知道)。如果当天工作时间跨越了下午六点,则有2%的Shift Bonus。就是说,如果上夜班的话,补贴会多很多。

介绍完合同内容之后,就要开始签合同了。填写自己的个人信息,勾选员工类型:New Employee、Seasonal Employee或是Casual Employee,我们都属于第一类:New Employee。之后签名。这下就正式成为这里的员工了……


培训间隙

而培训手册的内容,Errol就介绍得很详细。还会时不时询问我们是否理解,感觉就像雅思口语、听力培训一样。Errol将原文读一遍给我们听,然后向我们提问:

Violation of any following rules may be sufficient grounds for immediate dismissal and in some cases referral to the Police:

……

Sexual or racial harassment of any person on Company premises

……

「Jacky, can you tell me what do you think the “racial harassment” is?」

「You Chinese pig!」我答道。众人爆笑。

Section 3 Attendance/Absence

Where an employee is unable to attend work on a particular day and no notice has been given to the supervisor, they must notify their supervisor – as soon as practicable, when you know you are not going to turn up for work within 15 minutes of your shift commencing.

「Kiwis are very smart. They asked for sick leave but actually they went shopping. They don’t go to work on Monday or Friday so that they can have a three-day holiday. So asking for any sick leaves on Monday or Friday will require you a doctor report. 」Errol说到。

(纽西兰人很聪明,他们请病假但其实去购物,他们周一或周五请病假,以凑成一个三天的假期。所以如果需要在周一或周五请病假,你需要提交医生报告。)

Section 4 Drug Policy

As part of the Substance Abuse Policy, the company is going to commence random drug testing on a weekly basis which will involve all departments.

「Gladly that all of you passed the drug test. Do you know the pass rate of kiwis?」Errol问我们。

(很高兴你们都通过了毒品测试,你们知道纽西兰人的通过率是多少吗?)

「About 2 or 3 of five?」

(大约五个人中两三个?)

「No. 1 of 5. Or less than 1.」

(不,五个人只有一个能通过,甚至一个也没有。)

「The new generation of kiwi is very lazy and non-competitive. The plant manager wants to try different people so we hired you guys. You are the first foreign employees of AFFCO Imlay.」Errol补充。

(纽西兰人的新一代非常的懒惰、缺乏竞争力。厂长希望能测试不同的人所以我们雇用了你们。你们是AFFCO Imlay的第一批外国员工。)

原来是拿我们做小白鼠呀~怪不得在肉厂生产的淡季,也要把我们招进来。原来是为了为旺季做铺垫,视情况以便在旺季招聘更多的华人。

培训手册还有很多内容,暂时不一一介绍了。其中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如果他人有看起来危险的行为,都需要报告给主管」,而不是当他人做错了什么事情之后,再报告给主管。因为肉厂里面大多都是操作机器或刀具的工作,如果一件事做错了,可能后果已不堪设想。


厂内的标语——如果看起来不安全,报告(主管)!

介绍完整本培训手册后,Errol带我们领取了工作鞋、工作服,然后则是——参观厂房!先是Slaughter屠宰部门。

现代化的屠宰房是什么样的?没有接触过的人可能完全无法想像。动物倒挂在一根轨道上缓慢移动,操作的员工站在轨道两侧工作,一人只操作动物的一个部位。


屠宰房流水线

流水线看似很长,但大体可以分为两大部分:剥羊皮和摘内脏,每个人只负责很少的工作内容。以剥羊皮为例:

羊被宰杀之后 →

四个人轮流剔下前腿及胸部毛 →

两人用齿轮分别割下左右肩膀及上腹部毛  →

用手拔下肩部毛  →

割开下腹部毛  →

两人分别用棒剔下左右侧腹部毛  →

机器剥下背部毛  →

机器将毛完全剥除、运走

图片左侧被围栏围起来的机器是一根巨大的机械手臂,用于将羊皮剥下。整个产房最大的噪声也是来源于此,看着它就觉得很「渗人」,听着这机械的声音,会感到「恐惧」。单是剥羊皮的工作,就需要十个人加两台机器完成,顿时感觉自己只是这个世界运转过程中的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螺丝钉」。这世界的运行方式,就是这样的呀!

……看到这整个场景的我是震惊的。这也似乎是我人生第一次亲眼见到流水线的工作,每个人重复只做一件事,站在台上如「表演」一般。惊讶的情绪充满脑海,以至于脑海中没有空间再思考别的事情。

「Any job without a knife will be your job.」Errol提醒我们。

大部分工作都是需要操作刀的,目测不操作刀的只有摘除内脏,手拔羊毛,清洗羊身,吸除脂肪,还有一个人拿着一根棒在羊身后不知道在干什么。Errol指着那个人问我们:

「Did you see him holding a knife?」

「No.」

「That could be your job.」

诶?可能是做这个?那还行呀。这个工作看起来比较简单、不是很血腥。

最后则走入最血腥的宰羊的地方,羊杀完之后要排大约五分钟的血。地上不止是「血迹」,而是「血流成河」。参观完屠宰房之后,Errol问我们:「Is that an eye-opener?」

「Yes…」

随后参观切肉部门。因为要保证肉的新鲜,切肉部温度较低,产线也比较简单,大体只是切肉和包装而已,远没有屠宰房那么血腥。操作员的手速相当地快,手臂、手腕都有保护措施,毕竟一不小心很容易切到自己。而我们同样不会从事操作刀的工作。

结束完厂房参观,Errol告诉我们屠宰部门有两个空缺,切肉部门有三个空缺。女士优先,两名女生都选择了切肉部门,另一名单独的男生为了不分开我跟Dylan于是也去了切肉部门。留下我和Dylan只能「被选择」进入屠宰房工作。Anyway为这份工作都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不论干多久都还是尝试一下吧!


早晨6:45生产线就要开工了。早早五个人一同出发来到厂房,换好工作服。7:30之前要到餐厅等候主管到来。在工厂内的楼梯、走廊会迎面经过其他工友,他们明显对我们「非常感兴趣」:

「Hey bro!」

「First time first time」

「Hey my mate」

「We’ve got some Chinese here!」

被这样「众星捧月」般地关注有一些不自在。似笑非笑地终于走到餐厅,等候supervisor。本期待能来一个像之前温室的主管Roota那么强壮的男人,结果来了一个身材不高,也没有很热情主动的中年人。

「My name is Pio. What’s your name?」

「Jacky」

「And you?」

「Pong.」

Pio把我俩带回屠宰房之后,厂房内又是一阵欢呼。我俩被领到「摘内脏」的地方,Pio把Dylan叫上去。我还有些窃喜呢,因为可以「远离内脏」。结果Dylan短暂「上台」几秒钟之后,又被叫走了,另一名主管Ma让我上台操作。该来的总会来的。

「Jacky, this is Hata. Hata, this is Jacky.」Ma向我俩介绍彼此。

第一份工作内容来啦:摘羊肾

用手把羊肾给摘除下来,并且需要尽可能地取下所有内脏脂肪。手指呈一个钩子的形状,从脂肪的最上端向里用力,尽可能地取下脂肪和肾,然后丢入后方的传送带上。

Hata向我演示了几遍,然后则让我操作,这份工作内容简单。15分钟之后,Hata把我到传送带后方,割养肾

左手抓住羊肾,右手用一把特制的刀把羊肾割开。这个工作比较考验技巧,但顺手之后变得非常容易。关键在于左手要抓紧、固定住羊肾。一整天下来这项工作内容也很熟练了。

Hata看到我差不多掌握工作内容之后,就开始跟我聊天了起来。先当然是互问对方个人信息啦:

「Are you from Auckland?」

「No. I’m from China.」

「Your family moved here?」

「No. Only I came.」

「Ah… Are you on a visa?」

「Yes.」

奥克兰是纽西兰最大的华人聚集地,Hata以为我是从奥克兰过来的。得知我是用签证过来的「正儿八经」外国人,竟然还有点惊讶。

「Does Hong Kong belong to China?」

「Yes… and no at the same time. It belongs to China but it’s more like a city-state with their own laws and border.」这样的回答应该会比较照顾一起工作的另一个香港人的感受(虽然他当时也不在我身边),不过Hata并没有听懂我所谓的「同时属于和不属于China」是什么意思,于是又问我:

「Is Hong Kong the capital of China?」

「No!!!! The capital is Beijing!」

工作了大约两小时就到了第一个休息时间,还算挺开心,走到餐厅和Dylan碰面:

「你去做什么了?」

「插羊的屁股。」

「啊?在哪里?」

「最前面。」

「你有没有做别的?跟别人轮换之类的?」

「没有诶。一整天都在插屁股。」

「你有没有跟他说你不想干这个?」

「说了,但是没用。」

原来前一天看到的比较轻松的、拿一根棒棒的工作是捅羊的屁股!感觉应是整个屠宰房中「最恶心」的工作了!庆幸自己没有被安排去那里。

第二段的工作中,主管再让之前的员工教会我用机器吸除羊脂,及用水枪喷羊的身体。我的工作内容就在摘羊肾→吸羊脂→割养肾→冲洗羊中轮换,每15分钟换一次工作内容。完成一个周期刚好一小时。这样安排的好处是不会让工作太乏味,也便于活动不同的肌肉,不至于酸疼。从雇主的角度来看,就是要「榨干」我们所有的劳动力。当然有许多人是心甘情愿被压榨的,比如说正在肉厂工作的我们。

到午饭时间,Dylan就明确表示「自己实在不想干了」,「想离职」。我因为得到了一个全英文的工作环境,且时薪较高的工作就打算留下来一段时间。工作的第一周几乎没有吃任何肉类食物,感觉要变成素食主义者。不过随后的日子里,也就慢慢地对这些「血腥场面」见怪不怪了,饮食也恢复成之前的样子。

由此,甚至可以联想到为何战争如此血腥暴力,但人们依旧前仆后继。当身边所有人都疯了,自己的价值观发生改变也是毫不意外的事情。

先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试试看吧!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误)善始善终是一个好习惯。如果未来还有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工作,想想这些肉厂的经历,应该能得到许多安慰呢。

嘉奇 | 作者

公众号:奇旅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