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达尔文到珀斯——山河大海,是我们期待的模样(一)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从达尔文到珀斯——山河大海,是我们期待的模样(一)

从8月5号,离开达尔文开始,大概就在构思这一次的游记到底该如何写,一直到现在,9月18号,离开珀斯去阿德莱德的飞机上,依旧一头雾水,不知道该如何记录这在路上的40天。


从红土地走到黄土地,看了瀑布,去了峡谷,体验了温泉,岩石上行走,冷水里穿梭,看了美丽的珊瑚,感受了满是贝壳的沙滩,和鲸鲨游泳,给海豚准备食物,看过漫天的星空,还有划过的太空望远镜。


吃了好多不属于旅行路上的食物,辣子鸡,饺子,羊肉泡馍,大盘鸡和馅饼。


或许本就不是一场旅行,而是一场生活,就像这一年一样,本就不是一场逃离或是远行,本就另一种生活。 


过去的几年,我离开家,在上海读书,工作。或是到处出差,或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都是一种生活方式;而这一年,也依旧是一种生活方式。

或许同银行卡里澳币的余额一样,几天后离开澳洲的时候,我的working holiday就该结束了,只有照片,回忆,或是每天醒来还会痛的手不断地提醒着过去这几个月的经历,其他的都是过去了。


四个人,一辆车,带着所有的家当,备足了柴米油盐,咖啡和茶,榨菜和老干妈,蜡烛和开瓶器,弯弯转转,走了近八千公里。特别喜欢用弯弯转转这个词,毕竟达尔文到珀斯的距离只有四千多公里。


朋友说,你好幸运啊,可以找到西海岸的Road Trip。我想我也是幸运的吧,可以和花儿姐姐,媛姐一起Road Trip离开达尔文,如果是我一个人离开,我想我大概会哭的稀里哗啦。


写于9月18日,

从珀斯到阿德莱德飞机上。


北领地


在北领地生活了三个月的我们,曾一度以为大概我们出不去北领地了。

从达尔文出发,到进入西澳,我们用了六天,大概没有人像我们这样慢吧。

虽然我们的计划也是慢慢来,但是总是有各种各样bug的存在,比如提车要很久,比如我们不能走土路。

达尔文附近有两个著名国家公园,Litchfield和Kakadu,Litchfield适合玩水,Kakadu看鳄鱼和原住民的石头画。

离开达尔文已经是下午,第一天晚上住在Litchfield附近的一个小镇Bachelor, 其实说是一个小镇,人口也少的可怜,毕竟澳洲也是地大物博。

在澳洲露营真的超级方便,稍微能称之为镇或是村的地方基本都有露营地,甚至荒郊野岭也有免费露营地。

出发的第一天,仪式感总是足足,猪排羊排,满满的肉食。


Bachelor的营地有超美的星空,其实一路的星空都很美很美。

大家坐在一起看星星, 看星轨,火星是金黄色的,超级明亮;第一次抬头看到了的最亮的星是木星;织女星一闪一闪的,隔着银河对面的是牛郎星,原来一切和传说的一样。也是第一次看到了移动中的卫星,知道原来可以查询天空此刻划过何种卫星;还有不经意间看到的流星,开心的大喊,虽然忘记了许愿,还是开心的一塌糊涂。


去了Litchfield的两个瀑布,Florence和Wangi。

有些相像,都是大大的湖和远方的瀑布。Florence人很多,第一眼看到的时候,突然脑海出现了”下饺子”这个词。


弱爆了的自己不敢在踩不到底的地方游泳,还是无法到瀑布下面去,只能在近岸处自我玩耍,看着她们三个游去瀑布,但在远处看着蓝天,瀑布还有彩虹,感觉超级惬意,热爱。

除了适合玩水,Litchfield的另一大特点大概就是蚊子多吧,腿上,脚上,无一处幸免。

去Katherine的路上经过AdelaideRiver的二战墓地,达尔文作为二战的唯一战场,但其实东到Townsview,西到Exmouth,都遭到了扫射。


凯瑟琳和想象的完全不同,和国内也完全不同,不是大澡堂,甚至连洗澡换衣服的地方都不大有。温泉的上游有一个很深的洞,或许是温泉的出水口,或许洞的另外一头是别有洞天。


路上经常会碰到超大的公路货车,速度超快,每次擦肩而过的时候总觉得我们的车要被吹走。

第四天夜宿Numiluk国家公园,靠近Edith Fall。住在一片森林之中,像极了吸血鬼日记中每次Damon出现时的森林。



每个营地都能碰到超可爱的人,大概是因为走西线的人不多,东方面孔更是不多,所以大家都特别的友好,希望我们在澳洲可以被温柔的对待。在Safari的Gina,在TimberCreek的隔壁大叔,先是来问我们哪里来,吃什么,是日本人吗?我们说,不中国人,他还表示不好意思。在我们抹黑做饭的时候特地过来帮我们开灯,说希望我们在澳洲可以被好好对待,让我们喜欢这里,聊接下来的行程,竟然惊人的一致,聊到西澳不能带的东西,蔬菜水果,坚果和蜂蜜,原来肉类都是可以的,只要加工过的就都可以了。


西澳初始

出发的第六天,我们终于进了西澳,一个名字实在太棒的地方,Kununurra。

沿着公路不停地开,道路两边都是树林,不茂盛,不翠绿,竟是觉得荒芜和不真实,或许这里每一处都是世界的尽头。


到西澳,时间突然就多出来了一个半小时,竟是满满的惊喜。澳洲的时区太多,每一次移动,都要享受着时间被偷走和被恩赐。

不知道为什么,夜幕降临的时候开车总让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的时候,期望许多年后的样子。

往车后看过去,无尽的晚霞光辉,美丽的很可爱。


去了皮划艇,喜欢就那么静静地漂在那里聊天,瞎扯八扯,这是许多年以前,我对费瓦湖的期望啊。


营地在一个湖边,晚到的我们依旧有东西吃,有酒可以喝,总是喝一杯喝开心了,然后再继续喝,成为一个酒鬼,嗯,很棒了。


在小镇Hidden Valley多停留的一天,小镇很小,随便走走就逛遍了,周六的小镇基本下午所有店铺都关了门,这里的周末似乎就真的是Family Day。

天气超级干燥,灰尘很大,虽然不妨碍这里蓝天和漫天的星空,但是依旧干燥上火,口腔溃疡。

去距离营地较近的山顶看了日落,好久没有看到来自陆地的日落了。每一次误入原住民社区,内心总是慌慌的。



从Hidden Valley出发,目的地是Halls Creek,路途遇到封路,前方有森林火灾,只能在途中的免费营地凑合一夜,生活总是这么猝不及防。

夜晚的风超级大,三个人睡在帐篷里特别怕被风吹走。

我们在免费的营地,没电没水,靠着车里的存水,做了手擀面,人生啊,只要你想,怕是都可以吧。



从Halls Creek 到FitzroyCrossing再到Broome,基本都是处于疯狂赶路的模式,终于到了Broome,终于有了大海的方向。

虽然是西澳,过着西澳时间,但其实一切都和北领地好像,石头都是那种光秃秃的,有些棱角的;这里的天空很低,南十字星就在比地平面高一点点的地方;这里每天最先出现的星星,或者是火星,或者是土星,或者是金星;这里的银河真的和照片一样,超级多的星星;这里的夜晚,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看到了划过的流星。

 

小镇Broome

很多人爱Broome,这里有澳洲最美的沙滩之一Cable Beach,这里气候宜人,这里是很多WHVer集二签的选择。


在Broome美美的吃个Brunch,店里打咖啡的小哥很帅,咖啡的花也很美。


在海边悠闲地躺着坐着。


去Cable Beach看日落,惊艳,比达尔文的日落还要美,岩石,骆驼,沙滩,日落,真的是难以形容的美。



去夜市选择自己喜欢的吃吃喝喝。

见了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认识了新朋友,吃了火锅,真的是太幸福。

在Broome住了两天青旅,实在太想念睡帐篷的日子。


走到了Broome,

算是一个分界线,

正式来到海边,

接下里的一段时间都是大海,大海。

娇娇 | 作者

公众号:于娇娇的碎碎念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将澳打君”设为星标

不错过每份whv资讯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