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海岸,许多故事在这里交织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澳洲东海岸,许多故事在这里交织

两个月前的故事

在凯恩斯工作两个月后,攒够了一些钱,并且为了避开凯恩斯炎热的夏天,计划开始南下公路旅行。


在背包客组里发布了征人讯息后,很快就有一个德国女生联系我,不过我们都没有车,所以打算一起租一部车再征一个人一起share油费。

后来第一次和Farida(德国女生)通过电话,听闻很多朋友公路旅行前临时被放鸽子的惨痛经历,我第一句话就跟她说”我没有plan B,所以拜托不要放我鸽子!


第一次通话相当愉快,我觉得我挺喜欢这个女生,温和又简单。但因为她那时在墨尔本工作,所以我们无法见面讨论出行前的一些细节,所以订车还有tour plan这些基本都是电话完成的。

这次的公路旅行真正让我见识到德国人做事严谨认真而且有计划又有条理。在我把沿路要住的hostel都订完后,她也把一路上所有的tour还有车也租下来,我只需要往里面补充想要去的地方就好。

所以总体来说,我们的行程非常的casual,几乎算是一路上听各个local的建议来探索好玩的地方的。


最后其实还真的发生了一件被放鸽子事件,Farida找到了一个英国女生和我们同行,结果就在我们要出行前两天她放了我们鸽子(导致我现在对英国人印象不算太好),所幸最后临行前我们这次的第三个小伙伴,还是一个德国男生Bjornd临时加入我们。

原来他计划和另外两个人sailing去香港,后来因为在凯恩斯出海各种晕船(因此被我们嘲笑)而暂时放弃,改变计划和我们一起road trip。


我们这次为期半个月的公路旅行从Cairns出发,第一天到了北边的道德拉斯港还有一个动植物栖息地再到最北的苦难角,第二天开始南下,沿途经过Mission Beach,Innisfail山,还有Airlie Beach继续南下到Townsvile,再从Airlie Beach出发到白日梦岛,再到Agnes Water,Hervey Bay,从那里出发到frazer island,最后南下到布里斯班。

在行前一个德国男生(全世界的背包客我相信百分之六十都被德国人占领 🙂 )送给我一个煤气炉,这样我们就可以直接在沿途生火做饭,西方人在旅行时候花的钱大部分都是在tour上,他们对吃的穿的还有住的基本算是零需求(所以我这一路都在吃素)。

第一天我们先去Coles买了一些吃的还有小锅子。我和Farida在买锅子的时候Bjornd就呆在车上,我问Farida他怎么不一起上来她说因为这样可以免付停车钱,如果有人来就可以直接把车开走,所以第一天大概就知道他们多么节俭了 🙂


买好了吃的我们先从Cairns北上到道格拉斯港,一路上都是美丽的海滩,所以我们时不时会停车下来直接躺倒在海滩上,这就是为什么会黑八度。

我还和Farida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说她在亚洲旅行的时候很烦,因为所有的防晒霜都是可以让人变白的,但是欧美人觉得如果晒成古铜色才能代表你去过很多地方,holiday玩得很爽。(于是在我盲目的相信了她的话后,他们俩叫我印第安人)


后来在i-Site问了staff后,他们推荐了当地一个很美的热带雨林保护基地,参观了各种各样的鸟类,还喂食了袋鼠。

我很喜欢他们这里对动物的参观方式,他们建立了一个类似动物原来家园的地方,给人类设置了一个限定区域,在这个区域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到动物,以至于Bjornd差点被一只蛮横大鸟袭击。


最美的地方是我们最后去的苦难角,杳无人烟,只有一大片像是世界尽头的海滩,还有一大片很原始的丛林。

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丛林旁边生火做饭,太阳下山后很快就天黑,他们俩都竟然有自带的头灯,然后时不时丛林里还有窸窸窣窣野生动物穿过的声音,Farida说可能是蛇,我觉得是大兔子之类。但我们都没敢手电筒去照,不停大笑着壮胆。

这一路南下开过的地方有海还有大片大片的稻田作伴,那天晚上路过一片稻田他们突然停车,打开车门发现满天都是繁星,在一望无际的稻田上空,当时大家的惊叹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还有不得不说的是我们这一趟的伙食。

每天中午的午餐都可以很简易的用面包加各种奇怪的酱解决,里面再加一些生的红椒还有西红柿就是午饭了。而且所有的蔬菜从来都不洗(oh my),没有切菜板就直接放在脏桌子上切着吃,不过这么多天下来我也完全习惯了并且觉得很方便…晚餐通常比较好,可以吃到米饭然后加一些番茄酱。

不过完全没有吃肉我竟然还胖了…


印象最深的是每一次出海到一个又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我觉得这才是东海岸旅行的意义吧,每个海岛都有着它们自己的故事。

最美的是当时我们去白日梦岛上,因为自然形成的纯白色海滩和蓝绿色大海交错在一起的地方,我们的海盗船长说这里是澳洲最美的海岛了。

那天的sailing也超级有趣,所有人都坐在甲板上,白天可以日光浴喝咖啡,然后面前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待船只抛锚后大家再乘坐皮筏艇前往海岛。每个海岛上都有一片它们自己的热带雨林,游完泳后还可以继续去hiking…


其中在Mission Beach那天最酷的是我和Bjornd自己租了一艘小船sailing去到了一个岛上,叫Dunk Island,因为他有航海执照。

我跟Bjornd说我们就跟两个野人一样,像鲁滨逊,不过他比我更像,因为他还有一堆的长胡子。也是在那天皮肤完全被晒伤,接下来的road trip遇到的所有人都会说”oh my god,what happen to your back?

而且在这次旅行中我发现了欧美背包客非常非常厉害的生存能力,Bjornd有很强的方向感,还可以凭天象判断方向(震惊脸),所以在这次sailing我也学会了开船,掌舵,以及抛锚。


在Franzer Island旅行的时候我们认识了一个黎巴嫩女孩Maora,她比我还小一岁,一个人holiday来到澳洲,在黎巴嫩除了是个职业赛马手以外还是个数位科技研究者,简直不能更酷了!

那天晚上我们在Agelas Water河边的菜地上生火做饭也邀请了她一起。我们玩了很多很多有意思的游戏,我还在众人瞩目下在大马路上跳了Sasa还有奇怪的钢管舞。

还有一个超级好玩的游戏,套了一堆大家的秘密(欧美人的尺度大到什么程度呢?Farida一直觉得我们不可能没有3p过 🙂 )


我的旅行伙伴都有着超级多有意思的故事和经历,每次都让我觉得我的二十多年人生像是被狗给吃了。

最后Maora送给我们一张画像,就像每段她的旅程她都会用画画的方式记录下来一样,所有人都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大家一起喝酒聊天压马路,看满天繁星还有流星划过的时刻。


Bjornd说他这次计划半年的holiday本来是要和在一起七年的女友一起完成的,但是他们最后分手了因为他的女友想要更independent…

但他还是想要把这段他们说好的旅行完成,所以在纠结很久后他还是决定我们的公路旅行结束后他和另一个意大利人和法国人一起开法国人的船去香港,法国人最后要自己开着船回到欧洲。


他们的人生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电影里才会发生的故事,就连他们曾经被持枪抢劫都被说的很轻透不足挂齿…

每次听他说女友的故事都觉得很心酸,因为Bjornd在德国做着很好的工作,薪水简直都是我想象不到的高薪,但是他却选择最最省钱的穷游方式。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这是他女朋友一开始选择的旅行方式,而且相比起住饭店住很好的旅馆,他却觉得住车里睡帐篷住在hostel才是最贴近旅行的方式,更有趣。


我们这一路的hostel,住过最好的是只有我们三个人的房间,还有冰箱,那天我们觉得自己超幸运。

最差的是只有很小很小空间的房间,房间里还有堆满一地的其他背包客的乱七八糟的行李,晚上甚至没有关门。但是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可以住在空间比较大的十六人的大通铺房间里。

有时候房间没有人的话我会教Bjornd弹吉他,然后我们三个还成功创作了一首歌。


他们俩会经常在吃完晚餐后在星空下教我跳Sasa舞(我的舞蹈以及运动细胞实在是太差了,所以叫我跳舞就像是在看我jumping一样)。

Farida是个舞蹈细胞超好的女生,每次看她跳舞都很开心,最后我们到达布里斯班的晚上他们俩在布里斯班的公园跳Sasa,吸引了一堆小朋友,她们还过来问他们俩什么时候要结婚,哈哈哈。


Farida算是我继阿思后又遇见的一个很聊得来的”灵魂伴侣”吧。

有天晚上我们在hostel的bar里聊天,她说她去过了很多很多地方,每次好不容易把想玩的地方都去了,又多出了那么多想要看的地方,她笑着,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大啊?

她在墨尔本工作了半年,攒了很多钱,去日本旅行了一个月,又去东南亚待了三个月,然后公路旅行完还会去新西兰。

工作的时候很疯狂,但是旅行的时候为了去更多想去的地方永远都会选择最接地气最节俭的方式。


Couch surfing对他们来说像是日常,因此Farida也认识了无数个全世界各地的朋友。他们甚至交换住宿,她说有一个巴西的朋友曾经在她的房间住过三个月,在她还在美国交流的时候。

但这也和西方人的思想观念不同有关吧,亚洲人会因为顾忌couch surfing的安全性,但是欧美人好像几乎不存在女性自保的想法,甚至有时候觉得正好还可以借机Y炮…

不同文化交织的感觉非常非常的有趣。因此后来我们在嘲笑对方口头禅的时候,他们说我永远在说of course。

因为Bjornd每次问Chinsese巴拉巴拉我都”当然阿还用问吗”,他就”Why of course? “


这是我第一次公路旅行,也是被一群疯狂的欧洲人push做了一堆疯狂事的一次旅行,他们说他们也是第一次和另外几个人黏在一起这么久…

Anyway,最后分别的时候实在是太不舍了,只是我们在路上都似乎学会了把分别说得很轻,拥抱了过后某一天还会见面。

他们经常因为要证明自己在德国的城市更美更好争很久,然后各种给我看图片(实在是很美)。最后他们邀请我去德国,说我可以先去Bjornd的城市然后再一起开车去Farida的家里过圣诞。更坚定了我要努力申请申根签的欲望…以及攒钱…


东海岸的太平洋好像看成了习惯

还有那么多的海岛

但是没有几个故事

可以像这条海岸线那样

密密麻麻地交织并且产生碰撞

我的朋友们,祝好


阿绵 | 作者

公众号:绵鸭环球记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