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魔戒远征军,展开骑士之梦

首页 / 新西兰银蕨签证 / 新西兰SFV体验与分享 / 加入魔戒远征军,展开骑士之梦

zotzil2002


「那里的湖水很美,

透明的碧绿色、宝蓝色在阳光的折射下,无声无息地融合变换著,


水底细石清晰可见。


夏日温暖的和风吹呀吹,散发出阵阵森林香气,


周围耸立著高山,山顶洒满糖霜般的皓皓白雪,


翠绿的植物在山坡、在地表蔓延开来……

真不愧是Paradise~人间天堂呀。」


Paradise,

位于皇后镇北方约40分钟车程的一个小镇,

地如其名,风景美得像天堂。


搭配照片,对照Hanson的解说,

我彷佛也加入魔戒远征军的行列、跌入了那段美好时光,

精采的骑士之梦在眼前以180度的转轴悠悠展开。


前往格林诺奇(Glenorchy)马场的路上,走走停停,

因为风景如画,

很少有人能抵挡诱惑,不下来拍拍照。


也因此,

真正抵达格林诺奇,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格林诺奇,

电影「魔戒」中,白衣巫师萨鲁曼统治的艾辛格(Isengard)、

森林精灵女王统治的罗斯洛利安(Lothlorien)、

还有亚玟公主带著哈比人一路逃离戒灵追捕的拍摄场景所在地。


第一眼印象,就是,天然。

绿色的原野遍地,仅有少少几间屋舍点缀其中,

给人的感觉,些许荒凉,

却又心旷神怡。


Monwell是个好孩子

抵达马场后,

美女教练先教导大家如何骑马、如何让马听话、以及行进过程中该注意的事情。


然后,

就是大家期待的关键了──和自己的马儿见面。

一匹匹的马儿来到眼前,教练一一介绍了牠们的姓名。

接下来,就是赶紧和马儿培养感情罗。


与我配对的马儿,名字叫作Monwell,

教练说这是她第二喜欢的马,

是个好孩子,脾气不错,习惯跟在马老大后面。


「习惯跟在马老大后面呀,那牠是副班长罗!?呵呵~」

「一开始听,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整路走完,再回头想想这句话,就觉得有些意思了。」

Hanson神秘地笑了笑。


「因为啊,

牠一整路都紧靠著前面马老大的屁股,妨碍人家走路,

马老大被惹火了,不耐烦地踢脚警告牠。

Monwell似乎被警告吓到了,差点失控!

连带的,我也被Monwell的脱序行为吓到啦。」

「看来调皮的Monwell想当班长呢!哈哈~」


其实,

Monwell绝对不是乖乖牌,应该算是很难搞吧!

牠时常走著走著就晃到旁边去,

好几次,更是无预警的暴冲,一下子飞了出去,

害我要快点儿把牠给拉回来。

一心想要窜位的牠,

不时故意去顶马老大的屁股,

有时还很夸张地直接跑到马老大前面,

弄得我很紧张。


「好有活力的马儿呀!」Monwell不受驯服的姿态,呼之欲出。

「只要牠一做出奇怪的事,我就猛拉缰绳,

觉察到这个现象的Monwell也开始有些不满,

后来牠索性不冲了,换成边走边吃。

一路走来,只要看到想吃的,非得停下来咬个两口才肯走,

而且特别爱吃树上的叶子,

大概知道牠拉扯叶子之后,树枝会弹到我身上吧!?」

Hanson无奈地摇头苦笑。


「这一趟走来,其实还满轻松的,

不太需要认路、控马,

因为马儿会自动跟著马老大走,

只要能够随机应变马儿临时出的考题就好。

只是,一路上几乎没有休息,更别说下马了,

顶著大大的太阳,又没有办法喝水,

到最后,真的是饥热交迫的处境啊。」


「原来天气太好也是美丽的错误?

这么说来,阴天是最好的罗,只可惜无法选择天气啊。」


「除却这些,这次骑马的经验,很棒!

奔驰的路径,是一片广大的原野,

中途,骑到溪流旁边,近距离欣赏空灵的湖泊。

接著,穿梭在原野中,

所经之地,小溪、草丛、疏林,远至湖泊、山岳、雪峰,

彷佛置身在奇幻世界里,


这样的景色,是之前未曾想过、见过的。

其中一景,就是邪恶巫师萨鲁曼统治的艾辛格,

虽然看到的实景与电影不尽相同,

却给了我许多想象空间。」


「嗯。」我点头同意。

「电影里的场景通常经过剪接、后制,

所以,实际所见还要再加上丰富的联想力,

才能看穿导演镜头下的私房景点喔。」


「如果,换上一套中世纪服装,

肩背弓箭,腰佩长剑,驰骋在这片原野,

可堪是置身在电影的魔幻世界里了。


这样一片原野,给人无限幻想。

能够骑马散步其中,而不是在栅栏里,

我想,以后很难有这样的经验了吧。」


「我边沉浸在魔戒的天地里,

边努力与坏坏马儿Monwell沟通,

还要顶著艳阳,任凭口干舌燥与大腿酸痛,

两个小时后,终于抵达终点站──Dart Stables的另一个马场。

呼~不需再原路骑回原点。」


「呵,看来『骑士真的很忙』。很丰富的一段魔戒远征呢!」


「是啊。我和Monwell共同完成的旅程。

现在想想,

Monwell也很辛苦,要背著这么重的我,我实在不该抱怨什么了。」

Hanson搔搔头,带著感情地,

对著照片里桀傲不驯的马儿说:「谢谢你哪,Monwell。」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