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Whv工伤理赔4000刀,半年拉锯战!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澳洲Whv工伤理赔4000刀,半年拉锯战!

2017年9月出发来澳洲打工度假前就在微信上认识了S,但是我们直到18年6月才在达尔文见面。

她因为在爱丽丝泉的工伤来达尔文(北领地唯一好点的医院在首府,虽然跟其他大城市还是没法比)看医生,停留了1个月。期间,我们时不时约出去聊天和闲逛,从头到尾听完她工伤理赔,和老板,Worksafe, 保险公司的沟通过程,佩服她的毅力。

历时近半年,先期S自己先垫付了3000刀,收据99张,写给雇主qbe和work safe的邮件上百封,最终成功理赔医疗费,误工费等共4000刀(不含达尔文医院手术时QBE保险公司直接付费)的经历!

由于文章较长但是比较幽默易读的,请大家多些耐心哦!

S的话

在国外我们不惹事,但事来了也不要怕。以为背包客待一两年就走了,能拖则拖,特别是对英文不好又爱大事化小的华人背包客糊弄瞒骗,我是领教了。看人下菜,专拣软柿子捏,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但自己不放弃和”敌人”死磕到底,我相信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希望我的”以身试法”可以给你带来一点帮助或启发,愿19年我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平安健康。啰嗦一句,英语不好在土澳真的寸步难行!!


时间线

  • 4.20 做housekeeping时右手不幸被天花板上正在运转的吊扇打到。
  • 4.22 在房东的强烈建议下,由室友兼同事AU陪同去了Alice Springs唯一的医院,被告知食指掌骨骨折。预约了4.25和专科医生会面,后被无脑的医院无理由强行推迟到4.30。

    特别提醒:工作中受伤千万不要自己觉得没事就算了,很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这期间开始联系Worksafe

  • 4.30 拍X光,医生说我的情况变糟了,而且起了很多疹子。医生说安排手术的话可能会感染,所以在等一周看看。

开始跟QBE保险公司沟通。

从开始不回复到5.4同意安排去达尔文手术,之后又推迟,反复”拉锯”沟通后,终于确定5.11当周可以去达尔文,告知待5天。

由于手背疹子的情况基本好了,预约了5月2日复诊,医生居然说,骨折在澳洲不是大事,一般都让它自己长好。

  • 5.14 下班后晚上飞到达尔文,5.15 和医生(还是印度人)见面。
  • 5.16 手术。从确诊骨折后24天才手术。这两次都有翻译陪同。
  • 5.18 出院。
  • 5.24 跟保险公司多次沟通,对理赔误工费,打车费一直存在争议,对方算得少且态度强硬。误工费在Worksafe的帮助下,总算达成一致。打车费在自己的努力下对方妥协了。但是保险公司又变卦。
  • 7.20 申请调解。

    特别提醒:其实可以早先就申请调解的,会节省很多时间。

  • 8.08 Worksafe替保险公司和我作调解。
  • 8.30 误工费在老板和保险公司互相推诿中也坎坷的在10月底拿到,到这里历时半年的扯皮才算真真正正完完整整的画上句号。

被诊断食指掌骨骨折

今年4月20号做housekeeping时右手不幸被天花板上正在运转的吊扇打到。当时血流了不少,并且马上肿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太慌张,抑或耐痛度比较高,并不觉得多疼。找到老板——一个60多岁的OZ老爷爷——也是我们这家Motel的经理做了杀菌止血的紧急处理,我就十分心大的去做第二份工作了——Golf Club的Kitchhand。众所周知,土澳高昂的医药费让我不敢去医院检查,即使当时买的有BUPA保险。

一天后,我的房东——也是亚超的老板娘Chloe夫妇——得知我的情况时,强烈建议去医院,并且安慰我这是工伤,医药费由雇主负责。所以第二天(22/4)下班后我的室友兼同事AU陪我去了Alice Springs唯一的医院。由于当天是周日,门诊已经下班,我们也不知道有After hours的存在,所以只得去了急诊。当时护士让填一份身份信息单,然后就要交509刀的费用,这个数字直接让我当场就想扭头回家。好在缴费处的一位亚洲面孔的工作人员很好心的打电话给我老板确认之后他会报销,我才安心。

顺便吐槽一下急诊的费用真贵啊,分别是急诊800多,半急诊509,还有最便宜的300多,我本来想选这个,但貌似背包客的身份不能享有(由于时隔太久加上英文不好,有些数字和信息不是十分确切)。在等待医生的时候被要求吃了两粒药,接着拍了x光,然后才见到了医生。他询问了我的情况和受伤过程,然后遗憾的告诉我食指掌骨骨折,并且骨科的专业医生目前不在,他拍了片子的照片和骨科医生沟通,然后说给我预约了下周三(25/4)和专科医生会面。

当时的我是懵的,大脑拒绝接受骨折这个事实,感觉跟做梦一样不真实。医生填了两张单子,说把这个给你雇主。后来我才知道这两份证明开启了我和保险公司你来我往斗智斗勇的撕X岁月。

当时医生建议我休息两周在工作,我怕会因此失业。医生很同情说那写成你不能使用右手,这样你的雇主会安排一些简单的只用左手的工作。现在想来那会不了解澳洲工伤理赔的自己真是个大撒B。医生重新给伤口贴了纱布,把食指和中指用绷带缠在一起,给我开了止痛药和消炎药就让我回家了。我问不用石膏固定吗,不用做手术吗,他表示要专科医生看了才能做下一步处理,他也不能帮助我更多。就这样我懵懵懂懂的结束了澳洲第一次医院之旅。





回到sharehouse,室友们表达了关心然后让我咨询fairwork,大家都对工伤理赔一无所知,这里要感谢Melody和欣欣提供的fairwork的信息。一到周一我就给fairwork打了电话,他们告诉我这事归worksafe管,给了我该部门的电话1800019115。我用翻译电话131450打过去,工作人员说他们没有合作,无法提供免费翻译服务。所以我只得硬着头皮自己打过去,说明了情况,因为我的英文太烂了,我们改为邮件沟通。

北领地官网:

http://www.worksafe.nt.gov.au/Pages/default.aspx。

这里要说明一下每个州都有自己的worksafe部门,小伙伴如有需要可自行google州名+worksafe。这里要给西澳点赞,因为人家的官网有中文。当然我希望谁都不要用到这个知识点。

当时看到附件里一个14页的指导和8页的需要我和雇主共同完成的文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但和后期那些破事相比,这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当我把医院的收据和这些文件给我老板时,他看到509直接脱口Bloody Hell!!然后给医院打电话问怎么这么贵,当时我很惭愧,因为雇主对我还是不错的,感觉自己工作上拖了后腿还要害雇主破费。但如果你也面临这种状况,请不要这样想,的确是工作环境存在隐患,那不是你的错,并且白工雇主是必须给雇员缴纳工伤保险的,这些费用会由雇主的保险公司承担,所以请大胆的行使自己的权益。

那份8页的文件我写的部分由AU代笔,等我和老板都填好扫描发给他的保险公司大概已经周三了。而周一我又接到一个让人十分窝火的电话——来自医院的门诊部门——说能不能把我的预约推迟到下周,因为医生周三不上班。我说不上班为啥给我预约周三,那边支支吾吾说可能急诊部门不是很清楚医生的工作时间。我要求给我预约上本周的,我不想等。结果对方表示不可能,这周已经预约满了。

说是商量,其实就是通知你没得商量,你得为他们的智商欠费买单。无奈我英文不好,也无法据理力争,只得改到下个周一(30/4)。在这一周里,我继续工作,有时不注意还是会用到右手,而最早急诊医生给我打的绷带已经松了。

我再次去到急诊想让医生给我再包一下,结果还要再交509,否则无法见到医生。那一刻很崩溃,明明自己没有错,预约却被拖延,只是想包一下手指却要交509这样的天文数字。我把这些想法一股脑倒给前台的印度护士小哥,他也很无奈,说在这里总是优先那些更严重的伤患,你只是骨折,所以可以延后处理。然后告诉我包手指可以找GP(诊所)。正巧这时旁边一个叫Carol的白人女护士听到了我的遭遇,找来一个里面是柔软衬垫的金属条帮我固定了食指和中指。她同情并抱歉的告诉我她只是护士,不能帮我更多。当时我想如果真的有天使存在,它在人间的形象就是这样的吧,所以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她的名字。

沟通去达尔文手术

挨到30号,先去门诊部前台报了姓名生日,被要求缴406问诊费及再做一次X光。拍片子时又说上次急诊的113.8片子钱没交。

把这些事情搞好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以上。因为英语差,当时我请Chloe陪我看诊,然而我们返回门诊那里连医生的面都没见到,他的助手说医生有事先走了(这两个都是印度人)。他给医生打了电话问怎么安排我的事情,医生说看过我的片子了,最新的片子来看情况变糟了,但是我的手现在起了很多疹子(可能是绷带捂的,很痒,也怪我自己手贱挠破了),安排手术的话可能会感染,所以在等一周看看。

我当时有问能不能保守治疗,打石膏之类的,然后助手说医生让我下周(11/5)再来,其他他也做不了主,就打发我们走了。然后有人带着我去做固定,但所谓的固定也不是石膏,而是像手套一样的东西。这东西本来时固定手腕骨折的,手腕和手掌部分是硬的,手背部分是软的,再加上我手特别小,所以这玩意对我比较鸡肋。我问有没有针对我这种情况的固定,他们表示没有,后来我把AS所有药店跑过来,也没找到适合我的固定器。



     



这期间我终于接到了叫做QBE的保险公司的电话,他并不是我雇主的保险公司,也是合作关系。澳洲有五大保险公司专门处理工伤业务,QBE就是其中一家。他们先派了一个台湾人Rosalie和我沟通,告知我的Claim Number和Case Manager。以后再去医院就直接报Claim NO,这样账单会直接寄给保险公司。我想让她负责我的案子,毕竟可以讲中文,但是不行她是悉尼公司的,我属于达尔文公司,不过她可以帮我翻译。

没到11号我手背疹子的情况基本好了,我赶紧预约了5月2日复诊,看能不能提前安排手术。

因为当时听说有个中国背包客在布里斯班出车祸,锁骨断了一根。医生没做手术让它自行生长,结果长歪了。他求助大使馆,最后起诉医生,终于做了手术,却要付出把长歪的骨头切断重新接起来的代价,更不要提中间耗费的大量时间和精力。

我始终认为这种固定不靠谱,而且我感觉第二次片子骨头错位比之前严重。但医生否认要安排手术这件事情,说助手转达加上Chloe翻译不准确造成了误会。可是我明确的记得当时有追问过手术的事情,因为最初我是想保守治疗的。我特别后悔当初没有录音,那边也不像国内有问诊病历有据可查。而由于我没有预约,护士礼貌的请我出去。出来我就去相关部门找我病历,还是因为语言问题,工作人员不清楚我到底想要什么,给了我一个从几十到几百刀不等的价目表让我选。我要自己的病历还要交钱真是匪夷所思,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你有医生的说明可以免费。

我想让这笔费用由QBE报销,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只得不了了之。3号我给Rosaline写了一封邮件要求去其他医院或者回国治疗,4号我的Case Mananger Jay回复会安排我去达尔文手术。有个朋友建议我带本地人一起去比较好,所以11号我请Bruce——Chloe老公——陪我复诊。

医生去掉手套还说谁让你带这个的,我内心吐槽不是你让的么。然后摸摸看看也不让我拍X光,就说我恢复良好,不需要手术也不需要固定。我当时觉得这会不会太草率,又提起上次他说让做手术的事情。结果医生跟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跟Bruce抱怨我英语差听不懂还乱猜测,说他行医20年经验丰富,说手上有很多纤细的神经,做手术风险大等等。Bruce开玩笑问你多大年纪,因为你看起来也就30岁,却已经行医20年了。总之他觉得我没问题,让我放宽心,以后也不用来了。我还是不放心,就自己去影像科要求拍片子,但他们要求必须有医生的说明。

我又跑到town center上一家诊所让医生开了条子,诊所的医生表示骨折在澳洲不是大事,一般都让它自己长好。赶回医院,匆匆拍了X光人家就下班了。从3号到11号期间,我不断发邮件询问Jay达尔文预约的情况,有时回复我她也在等,有时被无视。终于在11号我彻底失去耐心,让室友Cici帮忙写了一封措辞比较严厉的邮件,由于当天是周五,只能又熬过一个周末,周一一拿到片子,我马上让国内的朋友拿三次的片子找医生看,自己也在网上挂了专家号咨询。结论是前期没有固定好,现在可以正位后石膏固定,或者手术内部固定。而此刻Jay终于回复我确认本周可以在达尔文手术。



这位不靠谱的经理给我办的第一件不靠谱的事就是告诉我只需要在达尔文待五天,所以轻装简行的我当得知要在那里待一个月只能强颜欢笑。14日下班后晚上飞到达尔文,15日和医生(还是印度人)见面,16日手术(从确诊骨折后24天,在天朝是无法想象的),这两次都有翻译陪同,是个80多的马来老爷爷。18出院。在我从全麻状态醒过来特别孤单失落的时候,感谢AU在电话里陪我度过那个难过的夜晚。不仅限于此,在我受伤不能骑摩托车时,是她载我上班,而我当时还有一份Golf Club Kitchenhand工作,也是她接送我,还有做饭给我吃,以及生活上的各种琐事。不能用右手其实跟残疾差不多,你会发现日常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你都搞不定,那种挫败感和无力感真的糟糕透了。所以我很感激,遇到AU这样一个朋友是我的福气和运气。

说回达尔文,保险公司安排我入驻在H Hotel,每天我有55刀的额度用来吃饭和购买必需品,不能累计,如果我在hotel里的餐厅用餐,直接记在QBE账上,反之我则需要自掏腰包在保存好收据用于报销。我每周要去一个叫做IPAR的康复中心复健两次,Jay说打车报我的Claim NO就不会收费。可当我把Claim NO告诉司机,司机说还是要收费,但我可以凭收据向保险公司索赔。

在5月4号我知道Jay的电邮地址时,就第一时间把之前急诊门诊x光等收据发了过去,在达尔文的每天我也会把当天可以报销的收据拍照发给Jay,她对此无反应。当我多次问起何时能拿到爱丽丝泉医疗费用的报销时,她在22号才告诉我要把所有收据发到另外一个部门的邮箱。然后就是本文的重头戏了——误工费。毕竟因为受伤我的工时大大减少,甚至达尔文这一个月0工时。要计算你的误工费能拿多少,首先要知道平均周薪(Normal Weekly Earnings),低于NEW的金额都是可以索赔的。

5月18就发给我雇主的平均周薪,Jay在我多次追问下24号才告知我金额。当时我有两份工作,一个是工作13周的housekeeping,一个是工作三周的kitchenhand,所有的PAYSLIP我很早以前就发给她了。在我的理解里NWE是housekeeping总收入除13加kitchenhand总收入除3之和。不要嫌我啰嗦,因为Jay算的数额比我housekeeping一份工的还要少。追问之下才知道她的算法是两份工作总收入除16。我被她清奇的思路弄得非常无语,而且她态度很强硬说这就是澳洲政府的规定。还好当时在达尔文遇到的同胞Allen、Scott和Jane给了我很多帮助,他们让我向Jay索要政府的公文。

在我看到NT WorkSafe对于NEW的规定时(可在NT WorkSafe官网下载normal-weekly-earnings-bulletin),Jay还在向哄小孩一样糊弄我,我都怀疑她作为专业负责工伤保险公司的经理是否有读过政府的相关文件。但通过第6条规定可知其他的工作低于6周是得不到赔偿的。担心自己理解的不对,我又给worksafe打了电话,因为英文不好,结结巴巴把工作人员Geoff都带磕巴了,我俩很费劲的把NWE捋清楚几乎用了一个钟头,我很感谢对方的耐心,在挂断电话那一刻有种大脑缺氧的感觉, 但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

Geoff还给我发邮件说如果不满意QBE可以申请NT WorkSafe调解。说实话因为从小受的教育是以和为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想闹到最后大家都尴尬,所以调解这个选项直接被我忽略了。25我发邮件告诉她NT WorkSafe也认为你的算法是错的,请在检查一下。28号Jay发了新的误工费给我。这次的数额和我自己算的只差几刀,我以为这件事就算是解决了。






接下来就是追着保险公司要医疗费、达尔文期间吃饭打车的报销和误工费。先说医疗费,Jay说已经寄到我在爱丽丝泉住址,给了我三串号码。我以为那是快递单号,查了却未果,又再次去问才解释清楚是支票号,并且前两张5月就寄走了,而在我如此积极追问的情况下都过了快一个月才告诉我,我不知道QBE内部是沟通不畅效率太低,还是她单方面无视我的需求。请室友帮忙留意,都说没见过我的信件。6月13从达尔文返回,我请Chloe帮我通话Jay看怎么解决,最后协商Jay通知银行取消兑付,14号发给我一个表格让我填好要报销的内容和金额,审核后直接银行转账我。直到7月5号我才收到这笔钱。

再说达尔文的报销,Jay先说不能报销我打车费,我当时就蒙了,这一周至少坐4次出租,400多刀呢。她的理由是我在打电话预约时就要跟工作人员报Claim NO,这样下车的时候就不用付钱,而我的小票不能证明我是否去了复健中心。

我当时特别生气,一件一件,弄错误工费我都没跟你计较,我说你邮件里只说了打车用Claim NO可以免费,并没有讲具体用法;其次我每次给你传出租车小票的照片你也没表示有问题;最后你可以核实收据的日期是否和复健的相同。最终她让步了。

接着她表示你发的收据太多我得捋一捋,我实在是怕了她了赶紧整理了两个excel表格,一个是吃饭,一个是打车,7月5号发了过去。6号她回复下周要休假,16号回来就处理。那天正好是周五,我发现每次都会碰到周末,好事多磨吧,我也不能不让人休假。当天下午她还发邮件安排我去达尔文复检的事宜,11号我发邮件告诉她医生预约的8月复检日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也没放在心上。


最后说误工费,Jay说这个钱是雇主给,不要找保险公司要。所以老板对第二次结果不满意,毕竟多了150刀。我跟他解释了原由,如实相告不需要赔我kitchenhand的误工费,并给他看了官方文件。结果他说QBE给的说法完全不是这样,Jay依然坚持这是两份工资的误工费。我直接跟老板吐槽如果两份工,你需要支付我一千多刀。他也很生气,写邮件怼了保险公司一顿。

但此时我们有了分歧,由于payslip都是从周三算到下周二,老板认为从7/2到24/4是11周,而我认为从12/2(这是我实际第一天上班的时间)到22/4是10周。我们先存疑看QBE怎么回复,结果没把我气死。6月29Jay的第三次计算是从7/2到15/5总共14周,所以最新NEW变成了的770。

由于官方文件写的”It is based on the worker’s gross remuneration immediately before they first became entitled to compensation.”我发邮件问Geoff怎么界定first entieled to compensation的时间?他的回复是你因工伤第一次看医生的时间,或因工伤导致不能正常工作且有医疗证明的时间,以这两个选项中较早的时间为准。所以既不是我受伤的20/4,也不是在达尔文而不能工作的15/5,而是第一次去急诊的时间即4月22。

而且根据NEW第8条,如果计算方法有争议时,要最大限度保护索赔者权益。15号我把Geoff的邮件截图发给Jay,请她再次计算我的误工费。到了16号,我想人家刚上班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不联系我也正常。18号我发邮件希望当天能得到回复,否则只好找WorkSafe调解了,依然无果。

想到发生的这一切,和Jay这种无视的态度,在室友花花的鼓励下,20号我申请了调解,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还不如早早接受Geoff的建议,也许之后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这里简单聊一下有三种情况可以发起调解:1对理赔结果有争议;2减少或取消正在支付的赔偿;3因索赔引起的新问题或纠纷。前两种索赔者有90天的申请时效,后一种无时间限制。

WorkSafe会指定一个非该机构的人作为调解者,并把双方提供的相关材料发给调解者,最后由他安排协商会议(索赔者可以要求提供翻译)和给出结论。如果索赔者对结论不满,有28天时间向Work Health Court上诉。

更多细节可以去WorkSafe官网下载mediation-process-for-workers-compensation查看。






24号我再次发邮件给Jay,还是没有任何回复。26 WorkSafe发来受理邮件,需要我进一步补充证明材料。27号我致电QBE,得到Jay辞职的消息,我质问为何她即不通知我,也没有新经理联系我,你们的职业操守呢?对方表示自己只是个接线员,不清楚具体细节。

这里我反思如果在20号之前打电话是否就不用调解,可是没有如果。我担心听力差,特意让对方电邮我新经理Leanna的email地址。当天和8月6号发邮件给新经理继续讨要达尔文的报销,未回复。后来无意中点开垃圾箱发现这两封都被退件了,说是无效地址。所以没事查查垃圾箱说不定有意外惊喜。然后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名字眼熟,一翻WorkSafe发给我的调解材料,Claims manager的名字赫然是Leanne。到这里我真是哭笑不得了,看来我和QBE八字犯冲,连这种概率极低的无脑错误都会被我碰上,我十分怀疑对方是不是成心的。而且我还发现对方很无耻的没有提第二次也是最多的NEW,我赶紧添加新的材料和time sheet,以证明我第一天上班确实是12/2。







这里保险公司又搞了个乌龙,8月8号Leanne发邮件给我和调解员Tony说重新计算了我的NEW是886,和Jay第二次发给我的差不多,问是否符合我的计算。我答复是的。Tony也乐得做和事老,说既然达成一致了那就取消10号的会议吧?我同意,但QBE没有回复。9号下午Leanne再次群发我、Tony和Michaela(可能是她的上司)说根据NEW第6条blablabla我无权获得第二份工作赔偿,而我总共工作11周。

合着姐姐你现在才明白啊,可惜身体没开发到那个程度,否则我真想把眼珠翻到后脑勺。这个新经理也不多做点功课,看看我和Jay的往来邮件。我直接把Geffo的邮件截图和NEW第8条甩过去,漂亮的扳回一城。10号(又是星期五)Michaela群发邮件说她们才意识到12/2是我第一天上班时间,同意我10周的观点。就算你们不看我发给Jay的邮件,也应该看看我传的材料吧,里边有time sheet啊,关键这都是共享的!此时距离开会没多久了,所以会议照旧。电话里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个80多的爷爷,没想到他又成了我的翻译,可见达尔文多缺中文口译员,无偿给大家提供个工作信息哈哈。

因为已经达成一致,所以会议过程很轻松。Tony问我还有什么要求吗,我赶紧说达尔文的报销什么时候给,Michaela(Leanne没有参加电话会议)表示不会晚于下周五。至此关于误工费的计算终于告一段落,挂上电话后我紧紧拥抱了花花,觉得自己这一路特别不易,没有比这更纠结更狗血更曲折的胜利了,还好有朋友们的襄助和鼓励以及雇主的配合,让漂泊海外的我不是孤军奋战!



 


以为这样我和保险公司的扯皮就结束了吗,我当时还就天真的以为结束了呢。说好的8月17前给我报销达尔文的花销,在我邮件和电话的不断追讨下8月30才给我。而误工费在老板和保险公司互相推诿中也坎坷的在10月底拿到,到这里历时半年的扯皮才算真真正正完完整整的画上句号。


S | 作者

公众号:澳新间隔年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