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达尔文地狱辣椒农场集二签,结果竟然…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去了达尔文地狱辣椒农场集二签,结果竟然…

对同一个境况可以有截然不同的叙述,重要的是每个人都不要拒绝给出自己的那份记录。看到这句话促使我写下这篇文章以分享自己在达尔文辣椒农场集二签的经历。

2019211日,我的二签正式集满了。总的来说,这段时间过的快乐且知足。这期间我甚至不想看刚来农场第一天设置的Days Matter集二签倒计时软件,因为还没离开农场如今就已经开始怀念农场的一切了,我真心希望在农场的时间可以过的慢一些。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坚持下来。连老板Ian都说,达尔文的雨季,市场的淡季,能坚持下来确实了不起。谁说不是呢?还有像小孩的脸一样说变就变的天气,所有这些客观的外部环境加一块跟旺季相比确实不太乐观,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究其原因,我想也许就是这个农场的魔力所在吧!

农场之我见

我是跟国内的小伙伴一起来澳洲打工度假的。有些小伙伴把目标定为赚钱,最好是周薪破千,这种工作一般都是许多人挤着投简历,竞争比较激烈,而我跟小伙伴的想法不谋而合,那就是1. 我俩都特想体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场生活;2.只为集二签,薪水其次,能高当然最好但是不强求,我们清楚计件的薪水比较可控,看是快手还是慢手,多劳多得。我们想着第一份工作先集二签,集满后再接着体验其他的城市和工作。

跟大多数WHVER一样,在出发前我们就在寻找二签工作机会,无意中在二签群里得知辣椒场招人,二话不说就先联系了正在那边集二签的小伙伴了解详细情况,事无巨细地问了些问题,之所以这么小心谨慎是因为我俩都希望做出的选择是正确的,最好能一步到位,尽量规避任何可预见的风险,毕竟临时换地区或者找工作都太麻烦且耗时。确认好比较关注的信息后思量再三最终联系了老板并且特地说明我俩不怕苦不怕累确定去达尔文辣椒农场。

就在我们决定后不久,在公众号看到一篇名为操蛋的达尔文黑心辣椒农场!可别来这集二签!的文章。讲真,看完后心里确实有点忐忑,一方面是第一站定为达尔文是早就确定的事儿,而且机票早已经提前买好,另一方面是文章里有太多值得考量的点。我认为每个人的看法不尽相同,即便大家有着相同的经历,每个人的体验感受不同,故事版本也独一无二,一千个人眼里一千个哈姆雷特。怀着这样的心态,我来到了农场。

初来不适应

不得不提的是,那篇文章提到的有些点都很客观,其实有尝试找关于这个农场的其他介绍,奈何没有更多。刚来的前两周我是处在崩溃的边缘疯狂试探着的状态,为什么这么说呢?并不是因为这边环境真的到了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而是由于我自己刚开始不适应户外的工作环境逐渐产生了一些负面的情绪,比如天气炎热长痱子了,老腰酸疼,最主要的是担心摘的不够多会不会达不到二签要求啥的,总之整个人非常之浮躁。刚来的第一天见人都是大大的笑脸,到后面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直到表情变的很严肃,尽管我想尽力隐藏并消化自己的坏情绪,努力适应新的工作环境,但表情还有肢体语言却是藏不住的抗拒,我就像只敏感多疑且攻击性极强的母狮子,见谁都想给一爪子,我现在回想起自己当初的表现就像是对这个农场和农场主的一种无声的控诉,当然这种控诉对农场或农场主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因为谁也没有拿刀架脖子上逼着我来,我不明白是我已经先入为主的受到来之前看到那篇文章对于农场和农场主的描述的影响,还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总之我对这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恶意,我自私的觉得是这里的一切让我产生了这样糟糕的情绪,使我变成让人讨厌的模样。我甚至期待着一些不愉快的事儿发生,那样的话我好借口离开这,我还同时在网上投递了别的工作的简历,那几天我一直在等着不愉快的事儿的导火索或者其他工作的offer,可是,一直没能等到这样的契机。

渐入佳境

时间渐渐推移着前进,当我在农场待到第二周差不多快结束时,我发现了一些变化。尽管我不愿承认,但是我确实比刚来时手速快了,在天气最热的那段日子里Ian每天上午雷打不动的去田里给我们送冰饮解暑,每天早晨在厨房吃早餐的时候Ian会默默地关注着我们每个人当天的心情状态,如果不开心了,会先帮我们解决情绪问题再工作,我记得有一次跟小伙伴闹别扭,他驱车载着我去了三十公里外的商店买咖啡,其实有更近的商店,他一路上听我说话并开导我。有人说他性格古怪,的确,他会前脚抱怨我们晚开工,说我们不能一视同仁像尊重国内的老板那样尊重他,后脚开车去买一大盒冰淇淋来分给大家吃,并且告诉我们真的不希望这个农场没有笑脸。

记得我们刚到农场时,其他的小伙伴告诉我们,私底下大家称Ian为小灰灰,称Angel为小红红,一方面是夫妇俩能听懂中文的老板和老板娘,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用代称,另一方面是Ian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他会想法设法给我们大家谋福利,由于夫妇俩负责管理农场的事情不同,但他会在力所能及的最大限度上照顾员工,所以称他小灰灰最形象不过。他是典型的西方思维,认为快乐高于一切,快乐比赚钱重要的多,所有这些从小伙伴口中得知的对Ian的描述我最初是十分嗤之以鼻的,因为来之前看过的那篇文章,我持中立态度。我打心眼里更相信自己的感觉,好或不好,一切回归于自己的感官,让事实来评判。

农场真的有魔力

没能等到逃离的契机,小红红去越南度假了。之前有小伙伴戏称小红红在农场的时候是Working,小红红出门度假的时候我们就是Holiday。小灰灰鼓励我们走出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而不是整天待在室内。走出去也许会收获不一样的体验不一样的回忆,待在房间可能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我记得那天下午提早收工后,小灰灰带我们去隔壁邻居家喂牛,与其说是牛,感觉更像马,邻居是独居,花了6个月的时间亲手建了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白天干活,晚上睡车里,在草坪上的浴缸里洗澡,很难想象这样生活6个月是种怎样的体验,我更无从得知像对待亲人一样养着一群动物是什么感觉,我只是觉得如果我经历了同样的事儿,我会感觉非常自豪。那天我们围着篝火聊天、喝酒,喂牛吃面包,在别处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正如小灰灰说的,不管是现在摘辣椒或是像之前在国内做的事儿都是工作,都是我们不得不做的事儿,可是要过怎样的生活却由自己决定,只要是自己梦想中的生活,就挺好。我不记得那天自己展颜微笑了多少次,但我知道这是进农场两周以来最开心的一天。我更不知道老板会如此在意他的员工是否快乐,一个跟你无亲无故的人关心着大家的喜怒哀乐,我觉得这个太私人了,非常不可思议。有的时候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笑还会担心会不会误会自己不真诚,之前有小伙伴说他是钢铁直男大叔不了解女生,可见鬼的是他的心思细腻的可怕,如果他感觉不对会再次确认你是不是真的没事,用他的话说是:我不了解对方,所以我只能从对方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来读懂一些信息,不能完全猜对,但是八九不离十。到后来只要我听到他开着Buggy的声音就已经开始预习微笑了,我本意是希望他离我远一些,不想他担心太多有的没的,还不能让员工有情绪了?笑不笑也要管,是不是管太宽了?可是后来笑着笑着感觉自己真的就逐渐改变心态了。从那以后我的感官开始不由自主地主观化了,我真心觉得快乐,以至于会让我忘记酷热难耐的天气,忘记枯燥乏味了无生趣的采摘工作,忘记额头和脖子上恼人的痱子,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儿,只记得仰头喝水时眼前湛蓝无比的天空和白云,成群结伴的天鹅在头顶飞过时耳边响起的银铃般的叫声,坐着树前摘果子时不经意地抬头并与对面觅食的袋鼠对视的惊喜,不怕生的天鹅在身边一米处大摇大摆地走动觅食的场景,经常造访洗手间的Peter,会叫的壁虎,偶尔发现在树间穿梭的小蜥蜴,叫声像鸭子一样的癞蛤蟆,早晨六点多种像夕阳一般的朝阳,雨后巨大且明丽的双彩虹,挂满一整片夜空的繁星….跟小灰灰家人玩UNO以及达尔文版的大富翁游戏,圣诞节平安夜以及跨年夜晚上打Cricket, 第一次开Quebikebush的湖边拍大月亮的倒影,在农场开着Buggy追着鸟….


日常天空
随便一拍都是一帧画卷


朝阳


Double full rainbow


澳洲的壁虎逮到猎物后会高兴地尖叫


在邻居家


邻居自己建的房子


喂牛面包


落在窗户外边的蝴蝶


Peter几乎每天必来,但自从装修了厕所后很少见了


嗯有天是在Peter的注视下洗澡的..奇特的体验哈哈


老司机Peter被加拿大女孩当场擒住,继装修后首次


两只小袋鼠在打架。袋鼠基本在雨后出现


现在有热水咯!猜猜谁是第一个用toilet的幸运儿🤣


近在咫尺的天鹅,no offence,外观像鸭子..


bush湖边拍大月亮倒影,苹果相机夜拍一言难尽


厨房客厅里的圣诞树


达尔文市版的大富翁


每个人都有圣诞礼物🎁


圣诞平安夜Ian邀请我们跟他家人一起共度晚餐


邻居带我们去公园玩儿


近三个月前我种的木瓜树再过12周就可以采果了


我们种的辣椒苗


经历过播种辣椒种子,浇水,发芽长大,真的神奇


吃了三个月的木瓜讲真有点吃够了,甜蜜的负担


小红红教大家做的酱,下半辈子就指着它蘸饺子了


我们准备的年夜饭。酒水和一些大菜是Ian准备的

文化差异真实存在

我现在还记得刚来农场时小伙伴善意提醒我千万不要跟小灰灰或小红红有不同的意见,就是不要与其争论或者试图反驳他们,他们说啥就是啥。我心想这不是霸权主义吗?还不让我们说自己的想法,这样跟奴隶有什么差别?简直是不可理喻。后来轮到我得到额外的工作机会(摘辣椒是主要的工作,但是每个人都会得到额外的工作机会来增加收入,比如去Market送货,摘木瓜,开Tractor,打药,种辣椒苗木瓜苗等等),就是这次机会,我看到了有别于其他人眼中的事实。那一次我跟小灰灰一起去Market送货,因为往返时间有三个多小时,那是我来农场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跟他聊天,第一次有那么大段时间的英语输出机会。我记得那天在车上他问了数不清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来澳洲打工度假,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澳洲打工度假结束后我会在哪,未来的五年计划和十年计划,来澳洲一个月以来的感想,在国内做的工作,如果他去到中国有什么地方推荐他去体验,会如何介绍中国的风土人情等等,我记得那天早晨我们是凌晨五点四十左右出发,我仿佛感觉一睁眼就被猛地扔进雅思口语考场的节奏,我对他抛出来的一个个问题应接不暇,同时我也问了他一些我比较好奇的事儿,比如澳洲人早晨喝啤酒聊天就像咱们国内喝早茶一般,还有比较严肃的话题比如达尔文被盗走的一代,他直言不讳的跟我说自己的想法,还介绍自己看过毛泽东的自传包括毛泽东写的书。我那天知道他对中国是非常感兴趣的。期间我们短暂地停留并在麦当劳解决早餐,结束后我自觉的想把盘子收好放在收纳架上,他出言阻止我,我表示不解,他解释说把盘子留在桌上让工作人员来收,这样的话麦当劳会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去聘请员工来做这件事,更多的工作机会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儿,我突然明白他宁可去排队花更多时间而不是去自助机器上点餐的原因。他站在员工的角度考虑事情,经过这件事儿后,我更加深以为然。也许他看似固执的坚持某件事的背后有我们并不知道的原因。

我们有过大大小小几次争论,让我对他所有说的话都点头赞同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不认同我会礼貌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有次他带我们去Tarven喝酒吃东西,席间他说道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在大城市生活,人又多,走在路上比肩接踵的老费劲儿,他还开玩笑地说有次在餐馆吃个饭胳膊肘都伸展不开,放眼望去全是高楼大厦,路上总是塞车,生活在郊区就不一样了,空气清新,可以与动物亲密接触更加接近大自然,这才是生活。我接着说,你说的没错,但是,我话还没说完他突然笑着就来句,每次跟你说点什么你总是有But,我听了也不生气,然后接着说,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大城市有大城市的优点,虽然少了亲近大自然的机会,可不管是逛商场采购东西都更方便,生活更加便利,对某些人来说这也是理想生活,他听后也没有再说什么。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能因为别人跟你的价值观不同就感觉不快乐,更不要强迫自己去认同跟自己不一样的价值观。有争论是好事,这样只会增进彼此间的了解。

还有一次说好下午四点收工开始BBQ派对,我们四点收工后坐在寝室门口一边聊天一边等着,期间他走过来跟我们开玩笑说谁想第一个洗热水澡的,我还举手说我。然后我们继续聊着天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仍然没有动静,突然就看到他提拎着浴袍准备去洗澡,看上去有点不开心的样子,我们几个仍然继续侃着大山,他洗完出来走了几步然后回头终于说,看上去大家好像很累的样子,我看BBQ要不改天吧,大家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听后互相面面相觑一脸不解,加拿大女生也有点懵逼了,突然就想知道哪里不对。然后另一个小伙伴再次去跟他确认下,原来小灰灰以为我们很累一直待在寝室门口,然后我们解释说我们是在寝室门口等他通知,我们以为他没准备好啥的,他说我们可以去厨房或者办BBQ的院子里等着,最后BBQ还是照常进行了,大家也玩儿的很开心。这样的小误会如果不是主动去沟通了解我们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取消的原因。

还有一些因为开玩笑或者说话习惯引起的误会不一一列举,只要坚信对方没有恶意就可以解决大部分误解。澳洲人特别喜欢开玩笑。我记得圣诞节前夕晚餐后小灰灰一家五口互相赠送礼物的场景,小灰灰对大家说,你们知道吗,在澳洲一般先给75岁以上的老人送礼物,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轮完一圈回来可能老人撑不过那个时候就嗝屁了……我听后下巴都惊下来了,也不敢笑,急忙去看小灰灰妈妈什么反应,只见她老人家笑的合不拢嘴并且攥着拳头作势去捶小灰灰胸口。假如这是在中国,大年三十儿晚上开这样的玩笑估计会从祖籍里除名吧……我其实特别讨厌每发生一件事儿的时候就拿同样的情况来与中国做对比,国情不同文化背景思维方式不一样,同样的事儿其实没有可比性。这些经历告诉我不玻璃心,包容大方,一切都不是问题。

相对即将来的小伙伴的话

小灰灰之前跟我说,有不少背包客称他是Foreigner,他哭笑不得地说,我在我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农场,对方说我是老外,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说我还能愉快地跟对方聊天吗?我心想虽然我不至于称他是老外,毕竟我进入了新的国度,我应该才是老外,但是我也犯过类似地因为思维没转换到位的错误。我在国内大学念的是商务英语专业,加上小学初中高中英语学习,学了十几年英语,我刚来农场时曾如此拒绝过当地人的邀请:“Sorry, I don’t want to…” 咱们课本里早几百年前就教过的那些句式早已抛到九霄云外:“I would love to…, but I have to…Thank you”

我身边申请打工度假签证的小伙伴年龄最小的是21岁,最大的是30岁,对于大多数小伙伴而言,这是第一次要这么长时间的待在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我们在中文环境生活了从2130年不等的时间,突然迎来全新的转变,一定的时间过渡是必然的,如果不能转变自己的思维很难愉快地度过接下去一两年的生活。所以,来之前多了解这边的文化历史对自己在异国他乡的生活是有利无害的。我来澳洲之前看完了列国志澳大利亚篇,虽然我不记得大多数的点,可是我后来在跟小灰灰或者其他当地人聊天时能略知一二,继续尬聊下去。不用担心自己的英语水平不够,因为你最终会发现,你会是个非常好的倾听者,对方会喜欢跟你聊天的,等时间一长熟悉当地发音以后,听力能力上去了,愉快滴聊天不再是个梦想。之前农场来了个柬埔寨的同事(不是WHV),她不会说英文,只会高棉语,我们用谷歌翻译器和肢体语言也愉快地交流了一个星期,所以只要愿意去做,一切不是难事。

另外给决定去辣椒农场一些在行李准备上的非常重要的小建议:

1.
宽松的长裤

会让你的腿远离蚊虫叮咬,比药管用,我庆幸自己带了一条非常宽松的运动长裤,类似下边这样的(找不到原款的图了,颜色是鹅黄色的)强烈建议带个两三件换洗,既轻便又舒适,买浅色噢!


2.Ubra小背心

农场这边会提供长袖的防晒上衣,里边还要穿上自己的私人衣服,但是穿Bra然后再加一件T恤会让你热爆炸的,我觉得这是我长痱子的根本原因,所以建议穿有海绵的小背心,类似Ubra的那种内衣,还不用另外洗Bra,既凉快又省事。推荐买浅色。黑色等深色吸热不推荐噢。



3.折叠水桶

可以洗衣服泡脚的水桶,我是在群里看到别的小伙伴分享的,绝对的好物!我每天都会用。每天洗完澡后顺便洗下自己的衣服贼啦方便!可以折叠的,不占地儿!


4.一体式的纯棉内胆睡袋

我买的主要是隔离床垫和被子的,非常轻便,洗起来也不费事儿,看图可能会更直观一些。折叠起来大概像一本书一样的大小,不占空间。


5. 防晒霜

非常有必要多备几瓶防晒霜。相信大家都知道澳洲的防晒霜是防晒伤不防晒黑的。我来的时候带了一瓶90毫升的安耐晒金瓶,现在二签结束了,用的差不多了,我用东西特别费,应该多带几瓶这个不用贴图了吧,多带点就行了……

6.遮阳帽

渔夫帽我觉得必不可少。任何可以遮住整个头部的帽子都可以,这可是户外工作呢,最近来的加拿大女孩戴的鸭舌帽,耳朵都晒脱皮了……

结语

人真的是一种奇妙的生物,正如我们来之前希望作出的每个选择都是正确的一样,但其实所谓的正确与否谁来定义呢?一路走来,我深刻的体会到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正确的选择,只要下定决心去做这件事,那就用尽全力把做出的选择变正确。跟着自己的想法走,轻松一点,结果既不会让人感到后悔,又能让人有所收获。想太多了,反而给自己各种设限,处处是阻碍。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千万别问别人建议,也不值得给人提建议,你的精彩经历我未必能复制,我遇到的糟心事儿你也未必会碰到,冷暖只有自知,一切自说自话,看各自的缘分,各有各的精彩。

有很多人离开了自己的舒适区会变得没有安全感、消极且悲观,正如我刚开始来到辣椒农场一样,我是刚出自己的舒适区,而且我的反应比其他人大得多,觉得经历新的事物就像是突然被海浪横推硬拽的带到陌生的沙滩上,但存一颗平常心,也许能见到不一样的风景。就在除夕那天,小灰灰终于对我说,我刚来的前两周给他的感觉像是要杀了他一般,他很想叫我走人,他非常不开心,他觉得待在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农场每天要看我的臭脸他感到很不痛快,也不高兴看到我,我无力反驳,因为他说的那是大实话。

我也记得刚来农场不久时我妈跟我微信视频聊天,那个时候我还处在低气压状态,我妈跟我说你晒黑了,看起来也不快乐并问我后悔吗?以我报喜不报忧记吃不记打的性格,我记得自己当时斩钉截铁地告诉我妈说我不后悔,那么多人坚持下来了,她们能做到为什么我不行。现在我想换个回答,我有点后悔自己出来的太晚,经历的太晚,如果可以的话趁着年轻早点出来经历,不同文化间的交流有冲突是必然且不可避免的,但只要怀着包容的心态互相尊重一定能收获成长。我也后悔自己刚来的前两周很不快乐,我隐藏不了真实的情绪,所以我决定在农场多待几天再离开,毕竟这是我当前特别想也是唯一能做的不给自己留遗憾的事儿。就当是给自己集二签的经历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谢谢看到这的朋友,这就是我的集二签经历,写的像流水账,非常感谢你的宝贵时间。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最后分享一句话与大家共勉,Stay true to yourself, the world is better place with your smile. ^_^

P.S.:如文中提到的,分享这篇文章的初衷是记录自己集二签的经历。这确实不是什么声名远扬的五星级农场,我认为这是一家接地气的家庭式中大型私营农场。

如果看完文章对辣椒农场工作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关注作者本人公众号后在后台回复辣椒农场作者会把农场主的联系方式推给大家。祝好~


小马何 | 图文

公众号:小马何在澳洲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评论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