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度假:在澳洲浪,而不是流浪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打工度假:在澳洲浪,而不是流浪

留胡子、扎辫子,相信很多90后的父母都不会接受自己的孩子是这幅打扮,江河的父母也一样。

除夕当天,家人在国内接通他微信视频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胡子那么长,赶紧刮了吧!还没等到他拜年问好,父母就又唠叨了一句:头发那么长,赶紧剪了吧!

江河,来自四川泸州,于201712月开启了自己的打工度假之旅。

这个三月,是他在澳洲的第15个月。


自己与自己相处

当很多人在为WHV而绞尽脑汁地说服父母时,江河已经来到了南半球的这片大洲。准确一点来说,是他来了后父母才知道。

江河出生在一个传统家庭,亲子关系严肃、情感沟通较少。从小到大,父母对他的关心也只是钱够不够好好学习别惹事。他的上下学没人接送过,一向是自己去、自己回。从上初中开始,江河就学会了独立。15岁升高中时,他没有任何长辈的陪同,自己攥着一万多块的择校费,在办公室间来来回回地找人签字办手续。高考结束后,他的志愿填报也是自己做主,没有家人的参与。

英语专业出身的江河,对欧美文化的长期学习和接触让他的思想逐渐西化,也让他原本就异常独立的个性更加浓烈,很多决定都不再寻求父母的建议。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格格不入,这在当今国内主流价值观的体系下是不被认可的。但他并不在意:人要对自己负责,要对自己的选择及其可能带来的后果负责,自己跟自己的关系优先于自己跟他人的关系,我也一直在学习怎么和自己、和这个世界相处。


酒杯湾 By江河

不给旅行做计划

胆肥、心大,这是他对自己的形容。

来澳洲前,他没有任何计划和准备地跨上了一辆摩托车,沿着317国道去了西藏和云南,一个人,一个多月,一万多公里。

318国道的风景俊美、供给充足和配套完善相比,317国道鲜有人涉足,有时一整天都见不到人,沿途设施更是少得可怜,但他偏偏就选择了这么一条别人都不走的路。

悉尼阿德莱德凯恩斯汤斯维尔布里斯班霍巴特墨尔本,这是他在澳洲的旅行轨迹,几个州际之间的穿梭他依然跨着摩托——纯即兴、不做攻略、想到了就去,跟当初环越滇藏一样。

他在汤斯维尔做过六个月的肉厂,在霍巴特做过两个月的餐厅。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时,也接过一些建筑工地、搭拆会场的零散小活。


201811月底,他来到了塔州,花了2000澳元入手了一辆04手动款尼桑X-TRAIL。因为当时的房子不好找,他索性过上了房车生活,每天都睡在车里。洗澡去付费的浴室、上网去图书馆、衣服脏了去洗衣房,生活的必需物资他都可以利用正常的途径获得。

就这样,他白天在餐厅打工,晚上下班后开着他的房车,想去哪就去哪、想睡哪就睡哪。


在塔州的每一天,他都伴着朝阳、晚霞、星辰和大海作息。别人都说塔州是好山好水好无聊,但他不觉得:我认为塔州挺好,一点都不无聊。

用镜头观察世界

江河的性格有些含蓄和内敛,跟陌生人打交道时,他会不好意思,时常避免跟对方有直接的眼神接触。

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相机里发现了一些别人的表情瞬间,这是他不曾直视对方而遗落掉的生活细节,他像得到了巨大的收获一般欣慰不已:摄影解决了我的问题,镜头会代替我的眼睛。

作为一个纯粹的摄影爱好者,他不分风景和人物的随便拍,周围没有摄友,他技巧的学习全靠自我钻研,两年里花费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他现在的随身装备由奥林巴斯EM-10 MARK 2换成了索尼A7一代,除了额外配置的3个镜头外,他还有一台大疆Mavic 2 Pro无人机。


在霍巴特的业余时间,他每天都在拍照片,早上拍朝霞、黄昏拍日落、夜晚拍星空。为了拍出一张自己满意的日出,他可以连续每天四点多爬起来架着相机。

到大洋路上的第一晚,他完全没有睡觉,自己开着车到处转,在路上偶遇的那些狐狸、鹿、企鹅和鸟,都成为了他用镜头代替双眼所记录下的惊喜。

对江河而言,按下快门只是摄影的第一步,挑选照片才让他真正地犯难。就好比他前不久拍下的两千多张照片,他要反复地放大、逐一地对比,仔细又耐心地归类出哪些是技术上拍得好的、哪些是主观上自己喜欢的、哪些是经过后期可以完善的。


By江河

辞去餐厅的工作前,老板请他为店内的环境和菜品拍了一组照片,他赚得了自己在摄影生涯中的第一桶金。由此,他在观望和考察以摄影谋生的可能。

结合自己游走了大半个澳洲的经历,他希望能够开拓一些城市的淡季市场,从事个性化、定制化的旅拍服务。他以塔州举例说:这里的冬天没人来,但是只有冬天才能看到震撼的极光和浪漫的雪景。


霍巴特 · 晚霞 By江河

浪,值得

江河不认同自己在流浪,他喜欢把自己说成在。想法天马行空、行动随心任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无论发生什么都能承担,这是他所理解的,这也是他的生活方式与态度。

他很喜欢、也很享受自己目前的,但是为了填上的坑,他最近在大洋路的尽头——维州西部第一大镇Warrnambool的肉厂打工。很不幸,当地对夜宿车辆管制严格,如果想继续睡在车里,他必须开到距肉厂往返50多公里的一处房车营地。所以,他割舍了以天为盖地为庐的夜宿习惯,在两个月后第一次住进了久违的出租房屋。


海滩 By江河

如果说,江河在来澳洲之前没有明确的目的,只是想来看看这个世界,那么他现在不一样了。他喜欢这里的阳光毒辣、喜欢这里的海天一色、喜欢这里的户外消遣、喜欢这里的乡野生灵,他想暂时留下来,他想要集三签。

澳洲会是你的终点吗?

不确定。

他计划在澳洲生活几年后换个地方,也许是东南亚、也许是欧美,以自己理想的方式生活几年后再换一个地方,再换一个地方,再换一个地方。就像江河这一个名字一样,或激流、或徐缓,或奔腾、或滚淌,可汇、可支,无源、无尽。


圣海伦斯 · 日出 By江河

▍江河摄影作品


汤斯维尔 · 城堡山 · 朝霞


圣海伦斯 · 日出


大洋路


大洋路




霍巴特 · 圣光


塔斯曼大桥 · 灯火初上


布里斯班 ·


埃迪斯通 · 灯塔


摇篮山 · 星轨


火焰湾 · 星空


小明 | 图文

公众号:小明在哪里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