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WHV:谁说老外不干涉你的私生活???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澳洲WHV:谁说老外不干涉你的私生活???


在此之前,我一直很向往和老外做室友的生活。

特别羡慕可以住在homestay的留学生,融入当地家庭生活,享受24小时全天候英文陪聊服务,品尝西方美食,近距离观察西方人生活习性,不时来个跨国文化交流,让你的英文水平嗖嗖往上窜,简直就是一个免费的华尔街啊!

直到我们搬进这个家…

之前说到凯恩斯的房子又贵又破,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一个性价比极高的房子,相比于拥挤的sharehouse,这里有了点家的模样。

客厅

N先生的复古书桌


别致小后院


照片墙


静谧小角落

看房的时候,N先生把洗手间地上的水拖干了才请我们进去的,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在经历了泰国室友把垫脚布扔进洗衣机事件后,我们对这个干净的房子和干净的室友满意到了极点。



洗手间里摆放着N先生和Arthur的合照

整个房子干净利落只有四间房,来自英国的二房东N先生和他来自法国的伴侣M小姐take下整个房子,再把另外三间往外出租。

我们的另一个室友是来自法国的小哥X,2/3的脸被络腮胡遮住,所以三周了,我们还没看清他的长相。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自我介绍:hi我是你的新roommate,N先生赶紧纠正我,是housemate。

哦,关于我们的housemate,严格一点说,还有Clippy和Arthur,国籍不详。


前房客留下的Clippy

就介样,我们开启了和歪果仁”尬生活”的篇章。

N先生,自由职业,生意人。我们到现在也没明白他的工作到底是什么,总之每天在家捣鼓这捣鼓那,他手上有多少项目我们不知道,但他的车库里停着一辆宝马和一艘船,我们知道。

M小姐,潜水教练。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爱好种植;深度环保主义者。

法国小哥X,厨师一枚。每天半夜一身酒气地回家,把自行车往铁柱上一靠,发出丁零当啷的响声,由此向全屋人报备平安。爱好做饭,做饭的时候喜欢哼着小曲儿,每天有20小时处于磕药般的自嗨状态。

和老外一起住最大的好处就是,对话隐私得到100%的保护。我们可以当着别人的面肆无忌惮地聊天,享受属于民族的私人空间。

像以英语为母语的英法室友就无法体验这种快感,有一次M小姐和N先生吵架,我们要是发挥考试时的三成功力就能听个一清二楚。

我认为N先生是个”讲究”人,是因为每次他洗完澡都会把浴室拖一遍,所以我每次洗完澡都会小心翼翼地把下水道口的头发清理干净。

第一次和纯西方人共处一屋檐,从个人卫生到生活习惯,我们处处都得小心谨慎,尽量保持干净整洁,毕竟,我们现在是整个中国,乃至亚洲地区的形象代表。

更重要的是,全屋只有我一人红发,要低调。

直到后来我们发现,中西文化对于”干净”的理解有着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

论洗衣

起初,我们看见门口晾着皱巴巴的内裤,和同等程度褶皱的袜子,我们就知道他们是把所有衣物扔进洗衣机一起洗的。

我告诉自己,每个硬币都有两面,小忍怡情。

我们买了一大瓶消毒水,每次洗衣服狠狠放两瓶盖。

我以为我找到了完美的破解方案,直到我们在洗衣机里发现了浴室的夹着各种毛发的拖布..

论虫害

我一直以为,见到蟑螂一拖鞋拍死的第一反应是全球共识,直到我的外国室友解锁了新的处理方式——放生。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纪哥响彻云霄的尖叫划破了清晨的宁静,原来是家里出现了一只蟑螂。

热心的M小姐一个健步上前,一个矫健的身影闪过,迅速用手里的容器扣住了蟑螂,蟑螂被关进”雷峰塔”里,我定睛一看,卧槽!那不是喝水的玻璃杯么!!!!

我的关注点从小强转移到了玻璃杯,M小姐微笑地告诉我,没关系,我会洗干净的。

紧接着,她把雷峰塔里的”小生灵”拿到外面,放生了…放生了…生了…了…并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家里有蟑螂会很”干净”,因为蟑螂会吃掉人吃剩的食物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买了私人专用的玻璃杯。

论垃圾

我一直以为,做完饭后清理垃圾桶是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基本礼节。

直到M小姐善意地提醒我们,你们不用每天倒垃圾啊,一星期扔一次就够了!

在澳洲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垃圾是要进行严格分类的,分为普通生活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垃圾车一星期来一次,家家户户提前一天把两个大垃圾桶推到路边,等着垃圾车挨个清理门户。

听起来挺合理也很环保,然而,你有没有想过,垃圾一星期倒一次意味着什么?

我原来没思考过这个深奥的哲学问题,直到我听说小四在家里的垃圾桶里发现了蛆…

小四吓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N先生闻讯赶来,淡定地把这些小生命清理掉,并表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啦,他们吃的臭乳酪放久了也会生长出这些小东西,吃之前赶出去就好啦!赶出去就好啦!赶出去就好啦!


卧槽!你以为你在养蚕宝宝吗???

现在我们每次做饭,都会用一个小塑料袋把食物垃圾装起来,直接丢进外面的垃圾桶…但自从发现蛆后,至今我也没敢去扔垃圾。

论环保

M小姐是个深度环保主义者,前面说了。

有一次我们不小心把饮料瓶丢进普通垃圾箱里,被M小姐发现捡了出来,并义正言辞地告诉我们:这种瓶底带三角标的都是可回收垃圾,应该丢进回收垃圾箱。

M小姐还是个废物利用行家。

她收集所有瓶瓶罐罐,也号召我们把用完的瓶子罐头留下来——种植物!家里前院后院全是以各种瓶罐为盆栽的植物幼苗,有一部分还是水培,所以家里的小飞虫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飞翔。




如果你把牛油果吃剩下的种子留下来送给她,她会很高兴。

有一次纪哥帮她在垃圾桶里掏不小心丢掉的牛油果种子,为了表达谢意,她将那株牛油果命名为Rubbish Dany。


在环保这件事上,我们是认同的,但我们也有不兼容的时候。

我一直认为,环保是一场以宣扬二次利用为主旋律的行动,环保袋代替一次性塑料袋,自带餐具代替一次性餐具,公交车代替私家车,淘米水浇花,洗菜水冲厕所等等,是在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情况下,将原本消耗的重复利用起来,就像出门顺手绕个路买菜一样自然而然。

但真正的环保主义者的思路,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

他们的环保理念,是以「无为」为核心的佛系环保思路,无为,即不做。

M小姐和我关于”用水”进行过一次灵魂深处的交流,她认为我们20分钟的洗澡时间too long,两天一次的洗衣频率too often。

我解释说,因为我们都在餐厅工作,身上难免会有油烟的味道,不得不勤洗衣服。

她说,你知道我在海里工作,工作服会有海腥味,但我也会持续穿,一星期洗一次衣服,足够了!就像浇花也没必要每天浇啊,一周一次完全o鸡巴k!我理解女孩子都希望自己身上好闻,但这对水资源是极大的浪费。

我想起了驰名世界的法国香水的起源故事。



我没有告诉她,我们亚洲人自带体香的秘诀,就是连内衣外衣睡衣日常衣服工作服都要分开洗呢。

论洗澡

说到洗澡,我们屋子里的人非常默契地分为”晨间沐浴”和”夜间沐浴”两大阵营,东方选手永远在晚上上床前洗澡,西方选手的洗澡时间永远在早晨,不论前一天ta是经历了厨房的油烟,还是享受了咸涩海盐的爱抚。

这是我们无法理解的,正如他们不能理解洗20分钟的澡能洗出什么花样来。

Anyway,不管他们喷香水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这样分配的好处非常明显,那就是浴室永远不会有繁忙时段。

在和老外同居的日子里,尽管我们遭遇了很多超越理解能力的cultural shock,但他们人都非常友好热心,就比方说…啊趁M小姐出门我得赶紧去洗个30分钟的澡今天的推送要匆忙结尾了朋友们下期再会!

对,结束了!


小象 | 图文

公众号:纪小象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显示 2 评论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