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的最后两个月,于异国的过去这两年。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在澳洲的最后两个月,于异国的过去这两年。


前文回顾:无论流浪到哪,终究不过生活一场

在那段时间里,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在某个下午乘着一辆出租车从高高的大楼之间驶过,头顶上是紫红与玫瑰红混杂的天空;我开始嚎啕大哭,因为我已经有了我想要的一切,我知道以后再也不会如此快乐了。”(菲兹杰拉德)

自从搬到BRUNSWICK的新家,在那之后的生活,基本上都是重复的。一周五天咖啡馆和家的两点一线,休息的两天,就约朋友刷咖啡馆逛街压马路。故事的转折要从我的签证差不多剩下两个月的时候开始。

因为和老板经理的关系都很好,加上经理说他过段时间也要回国度假一段时间,日期和我离职差不多时候(打工度假签证限制,每个人在同一家店最多只能做半年)。所以我和他们说,我只能做到十月初,让他们开始准备招人顶替我的位置。

当时,我是以为他们会给我留着全职位置到十月。但没想到,在九月初,我们找到了一个还不错的人(之前面试了N个人都不满意)。然后,第二周,经理居然就给我安排了两天半的工时,安排完了才和我说。美其名曰,让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其他事。但是这样一来,就完全把我的计划打乱了。

我当时心里一阵窝火,只是也没当面说什么。因为在这之前,其实还面试到了另一个很不错的人,当时经理就是和他说因为我还在,可能最开始的几周没有那么多工时。没想到这次居然变成了这样。

回来的路上,越想越气,就打电话取消了周末半天的排班,这样我还有可能找一些周末两天的兼职来做,补贴一些开支。但就因为这样,到了下一周,经理居然只给我排了一天?我直接就怒了,我说你在开玩笑吗?那我辞职好了。然后我就失业了。

之前的计划是,工作到十月,这样我签证就剩下一个月,还可以很悠闲的玩最后一轮,可能把东海岸和中部未实现的环澳计划完成。但现在剩下两个月,墨尔本花销又很大,加上我的房子之前也和他们说要租到十一月左右,不好退掉。签证时间太短,也不好找工作。整个处境就很尴尬。


因为之前在Back-up Barista的网站申请了账号,但一直在店里做全职,也没机会申请过。所以,失业之后,它成了我暂时的唯一指望。每天看到有岗位空缺的信息传来,都会马上申请,但很少得到机会。也有在Facebook的咖啡师小组发应聘帖,但基本都是对方知道我签证只剩下两个月后就没回复了(我也不想撒谎)。

第一次做Back-up是一家在Dandenong的店。当时申请的时候,我在厨房做饭,没仔细看就回了。等收到通知才发现原来离我家那么远。但是也不好拒绝,就只能去了。心里想着,能赚一点是一点吧。

因为真的很远,要坐电车,再转火车,从我家过去一个多小时,早上七点左右的班,我五点就得起,加上有时候又很冷,真的是很痛苦!

那家店的老板是越南裔,在澳洲出生,很年轻,除了早上和中午附近上班族集中来买咖啡和午餐之后,他的店也是很闲,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和我聊天。可以看出他非常喜欢咖啡,用的机器设备都是最顶级的,只是现在生意真的不好做。

因为聊得很愉快,所以,之后他又让我去上了几次班,有时候一周两次,也正好解决了我的房租困扰,基本收支平衡。但是后来我说要去乌鲁鲁玩,加上马上快要回国,就没去了。

还有一次的经历是在国会大厦边上的一家快餐连锁咖啡馆,不过他们转账给我的时候,少打了一个小时的钱,现在还没补给我。(所以,如果有做这个的朋友,和他们说只接受现金结款。)

我总共也就做了三家店,因为后来又有了其他的工作。第三家也在国会大厦边上,叫Mr. Tod。店员基本上都是中国人,而且特别可爱,我非常喜欢他们团队,他们也经常需要Back-up人员。

所以,后来再次看到他们的消息我就立马申请,并且说我之前去过,就秒回了我。那天结束的时候,他们还问我,下周能来吗,我说下周的这个时候我就在飞机上了,不然真的很想去他们家上班。

这就是我简短的Back-up Barista生涯。这种工作其实也蛮好玩的,可以接触不同的人,尝试不同的机器,而且工资也不错,只是不稳定,机会也不会非常多,有兴趣的可以注册申请试一试。


最后的两个月,有三个比较特别的体验,Back-up Barista的经历算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也是让我特别惊喜的地方,就是加入到了一个新团队,而且是一个超级大家庭。

因为那时候我基本每天都在等Back-up Barista的消息,但很少申请得到,竞争太激烈了。也有在网上不停的找兼职,最后有一家非常缺人,所以不介意我只能做两个月,叫我去面试,说是每周可以上五天,但不是全天的工时,不过可以让我不用为开支烦恼,就是离我家也有点距离。

同一时期,有一个人在Facebook的小组里发布了Melbourne Royal Show的职位空缺信息,是连续11天的工作,工资蛮好的,也叫我去面试。

我在权衡一番之后,很纠结的把赌注压在了第二个上面,也就意味着,要么得到那个工作,要么后面一个多月,基本要只出不入了。

当时去MCG面试的,当天那边有一个比赛。面试的地方是一个移动餐车,只卖甜甜圈和咖啡,还有一些饮料。那天面试的时间点,特别冷清,基本没客人,也看不出我什么水平。不过我确切的被告知,我得到了那份工作,也领了员工个人信息表什么的,说到时候怎么报道之类的。

当时就很开心,觉得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不过,就在准备上班的前两天,忽然收到短信,对方说她搞错了,多招了人,可能我没办法去上班了,不过,如果临时有需求,我有空的话,希望可以去帮忙。

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就和上次经理让我一周工作一天是一样的心态,觉得他们太不靠谱了,临时变卦,过河拆桥!而且还说那些客套话,有什么用!

不过,我并没有立即回复,而是过了一会儿,等情绪稳定下来,再好声好气的回到,”可以,有需要再找我。”

也没真的抱希望吧,就是单纯的觉得大家都挺不容易的,即使以后不见面,也没必要给彼此一个不好的印象。结果,就因为这冷静的举动,让我后来又重新得到了机会。当天晚上她又发短信给我,说有人家里临时有事不能上班,问我可不可以去顶班。我当然选择去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


墨尔本皇家秀,其实类似于农业展览会,每个州的首府每年都会举办皇家秀,只是地名换了,而且在时间上有所不同。

我的工作不是那种大会组织人员,因为里面还有很多游乐设施和美食摊位,我算是在摊位上工作的编外人员。因为那个老板在里面有七八个摊位点,每个摊位的员工每天都需要有一定的休息时间,一天1-3次不等,每次15或30分钟,我就负责和另一个同事在不同的摊位点巡班,让他们可以休息。

工作相比于他们,一天站在同一个摊位可能十几个小时的轻松很多,在摊位间走动的时候,还可以看看秀场各个区域的情况,感觉挺好玩的。不过我也是等到最后一天结束了,才一个人去挑战了高空旋转秋千,差点没把自己吓死在上面。

就这样,在那几天里,我认识了二三十个可爱的新朋友。当时因为我已经找到国内的工作,定了机票准备回国,就以为是最后一次和他们见面。

皇家秀结束之后,我们还一起吃散伙饭。那天吃到很晚,我们从店里聊到店外,从店外聊到车站。所幸要升温了,晚上走在街上也不觉得冷。说了很多次的再见,也给了彼此很多的拥抱。路上大家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去,最后剩下你独自一人。



但是可能是和他们的缘分未尽吧,后来因为国内工作的入职时间推迟了,我就改签了机票,几乎待到签证到期的最后一天。改签的当天,老板Rachel刚好问我,他们要准备去企鹅岛的摩托车赛,但是缺人手,问我能不能去。所以我改了机票,她可开心了。

那两天在企鹅岛的经历也很特别。我一到的时候,好多人都特别激动,因为他们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有个妹纸直接挂我身上了(她对谁都很热情就是了)。他们对我的态度是远远超出我的预期的,没想到短短相处几天,自己却这么受他们欢迎。

白天我们就一早去赛场上班,忙起来,一天可能打了2000杯咖啡。晚上,我们二三十人睡在同一栋房子里,一起吃饭喝酒玩游戏,特别像校园时期的夏令营,特别的开心。





在那之后,离开墨尔本之前,我和他们还一起参加了墨尔本的赛马节,不过那个就不是特别好玩了。虽然有个客人居然是我之前那家店的常客,还认出我来了,夸我咖啡做得好,算是一个插曲吧。

然后有个甜心同事知道我不能参加赛马节最后一天的工作(我前一天的飞机),就组织大家一起吃了最后一顿饭,连我最爱的Jeanie也来了。皇家秀,我就是每天和她待在一起,不过上次聚餐她生病了没来,这次也是她这几年和他们工作以来的第一次。

那天也是我在墨尔本的最后一天,白天我还和他们一起上班。总之,在墨尔本的最后一段时光里,可以遇到这些人,真的很开心啦。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就是,后来我又回到原来的那家店去上班了。最开始是有天一大早,他们的兼职咖啡师迟到,老板娘给我发信息,让我去顶替了一天。后来那个孩子又迟到了,就直接被开除。然后老板问我能不能一周上两天,让另一个全职的咖啡师可以休息,直到他们找到新人,我说好。

其实我和他们的关系没有闹僵。对于经理,也只有在最后排班的事情上,有些疙瘩,可以理解他的做法,但是不原谅,因为我觉得他可以用更好的处理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后来回来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共事了一阵子,也相处很愉快。

重新回去上班的感觉很奇妙,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但又说不出来为什么,可能更轻松了吧。另外一个是,一些常客看我回来,也特别惊喜。只是每次我们都会聊到我什么时候走,聊我之后回国的工作和生活。然后每周他们见到我也还是都要问,”你怎么还在这里啊。”没有特意和一些常客说再见,现在他们应该知道我是真的离开了吧。


在澳洲的最后,还实现了一个心愿,就是去了乌鲁鲁。说实话,在去澳洲之前,我对那里是一无所知的,唯一知道的就是乌鲁鲁,我就是想去看看那块大石头,结果没想到一拖就拖了快两年。不过还好,总算在离开之前去了。

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像之前那样在网上找驴友,自驾游。我就在YHA的官网定了三天的旅行团,去了国王峡谷、风之谷和乌鲁鲁。三个地方都和电影有关,也是很奇妙。

Kings Canyon是因为《沙漠妖姬》,影片近结尾,他们也是爬到了国王峡谷的顶部(据说本来剧组想爬乌鲁鲁来着)。Vally of the winds,宫崎骏把这一特殊地貌用到了电影《风之谷》中。Uluru的话,是看了日本的电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相约来这个世界的中心,可最后只有一个人来了。

因为这些,这趟旅程又多了更多的意义。而且更奇妙的是,我去的那三天,每天晚上都下雨,连落日都看不成。不过这也让白天的徒步变得不那么煎熬了。




关于乌鲁鲁,去之前还真就觉得它是一块大石头,没什么特别的。关于爬不爬的问题,我不扯谎,去之前还是抱着一丝余念,想要试一试的。不过等到了之后,才知道什么叫”近乡情怯”,居然有点不敢多看它一眼。

最开始的匆匆一面还没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不真实。等绕着它走完一圈,近看了它的细节,感觉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乌鲁鲁。它的周围比我想象中的丰富。也有绿树成荫,鸟鸣清脆,还有雨水滋润形成的水塘倒影。

而最深刻的印象还是觉得它太美了,太不可思议了。每次多看它一眼,心中都是同样的感慨。远远的看,它就是一块石头,等真的走近它,才相信它的力量,明白为什么原住民会把它尊为神。

而且绕了一圈你会发现,岩石表面基本都是近乎垂直的光滑斜面,完全没有任何辅助点让人攀爬,哪怕是人造的锁链,那个看着也是凶险。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所以深信或许这都是一种警示,它在形成之初就已经告诉我们,这不是用来爬的。

导游说,他愿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那里,每次都看不够,都能看到不一样的美。我也是想要再去的,所以我特别羡慕。羡慕那些看到落日的,看到暴雨的,看到闪电的,看到彩虹的。虽然红土地上,东西真的很少,但是,你会热爱它,会感受到它的力量。

如果没去乌鲁鲁,可能澳洲这两年会有遗憾,但最后去成了,也就觉得还好。虽然墨尔本咖啡馆打卡100家的计划,最后差了几家没有完成。




之前第一年结束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总结。有些人说期待等我第二年结束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感受。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我具体得到了什么。就像我之前说的,旅行的意义有时候是需要时间去沉淀的,它不会当下就显现出来。

很多人以为我这两年都在旅行,但其实我旅行的时间特别少,加起来可能也就两个月不到,其他时间我都在上班,对我而言,我就是换了一个又一个城市生活,仅此而已。

不可否认的是,这两年的生活,让我改变了很多,特别是性格上,或者对待事物的看法上。

记得刚去的时候,对于他们之间彼此打招呼要互问HOW ARE YOU特别不习惯,经常不是忘了回答,就是忘了要回问对方。刚开始的几个月,也不敢开口说英文,怕语法错误太多,但后来发现语言只是交流的工具,敢于说出口,它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两年里,还遇到了很多好朋友。因为我是掐着年龄的尾巴去的,所以基本上遇到的人都比我小,他们都习惯叫我”杀哥”,让我特别感恩。我们在异乡一起扶持,一起旅行,一起成长,酸甜苦辣都有,但这些都成了最好的回忆,哪怕有些人认识的时间很短,或许只打了一个招呼。

我记得在达尔文,腿受伤的那晚,ALICE带着两个妹纸来我家里给我包扎,除了ALICE,她们两个我完全不认识,只是刚好在她家,就被叫来给我治伤,当时说有机会给她们包饺子吃,最后也没能兑现,对不起了。特别感谢她们的帮助,不然我的腿搞不好就要废了呢。


还有最后相处了几个月的室友,LYNN和WILLIE,还有可爱的家养猫HALI。虽然我住过很多房子,但可以称为家的,真的就只有那栋了。我们一起分享过很多彼此的小秘密,也在家里招待过几次朋友,因为我就在家附近上班,待在家里的时间比较久,那只猫后来就变得很黏我(现在好想她)。

他们的接纳,让我觉得自己在墨尔本有了一个家,以后再回去,还是可以有依靠的人,我们是家人。

他们说在我走之前要给我办离别PARTY,但他们其实还蛮忙的,我们敲了好几次时间才最后定下来。LYNN她特别不喜欢做饭,还特意做了两道菜,WILLIE也是前一天忙了一个晚上。

那晚一点都不像是一场告别,它只是寻常夜晚中的一个。我们吃着喝着,开着肆无忌惮的玩笑,在音乐下胡乱的舞蹈。惊喜的是,他们居然给我买了蛋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大家就是想吃蛋糕吧)。





走的那天早上,WILLIE不在家,我和LYNN一起吃了早饭,她先出的门。我们都说,没觉得我要走,就只是平常的一天,好像我永远都不会走一样。可是我真的要走了的。

叫了UBER之后,我最后想和那只黏人的猫说再见,可是在房子里找了两遍也没找到她,把我吓出来一身冷汗。还好最后发现她躲在我床底下,我觉得她会知道我要走了。

其实不止一个人和我说,他们觉得墨尔本特别适合我。我也时常觉得那里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家。我喜欢那里的自由,喜欢人与人之间的友好,喜欢那里的简单。它可能没有国内这么发达,生活也没这么便利,但是够用了。

其实在工作的时候,我也经常觉得很累,时间很难熬。但真正临近结束,却又万般不舍,感慨时间飞快。究其原因,还是那些在这个过程里遇到的人,他们让你怀念。


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很多人问我,马上要回国,是什么样的心情。我说没什么感觉。这是真的。

记得去年在二签没什么希望的时候,曾经好奇自己会如何结束这趟旅程。朋友说别像他一样,最后一天还在工作。没想到,我居然重走了他的老路。因为不上班,好像也没什么事可以做。

临近离别,反倒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了。觉得每天都只是平凡日子中的一天。我们走相同的路,见相同的人,做相同的事。就像我永远没有要离开一样。明天醒来,还是今天的翻版和重复。

这两年来,不断的在学习如何去”告别”。一开始很难过,再后来觉得自己懂得了。然而现在,好像又不懂了。

在澳洲的最后一刻,特别的想上班,恨不得每天都去上班。咖啡师的工作,确确实实改变了我在澳洲的生活,开始喝咖啡,成为咖啡师,继而爱上这份职业,也是这两年生活里给我的最大惊喜。

我之前在考虑要不要保留澳洲的号码一阵子,因为很多账号是用它注册的,怕万一要用,刚好也有一年10刀的业务。我朋友说,你是不是已经准备要回来了。我说没有。但问我舍不舍得澳洲呢,我挺不舍的。如果没有得到国内的这份工作,我会不会留在那里呢?我后来想想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我也没有觉得自己回国了就后悔了。如果一个地方属于你,你终究都会回到那里去。如果你没有回去,可能会有个更好的地方在等着你。一步一步来,你总会走到那个地方去的。所以不着急。


要说这趟长时间旅程的遗憾吗,好像有,也好像没有。毕竟第二年对我来说已经是一场意外的获得。记得当时要来的时候,心里怕得要死。还在网上找人一起入境,不敢走人工通道,怕英文听不懂。但到了现在,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要说获得,大概就是变得更勇敢更无畏了吧。我当初所想要的,如今都如愿了。所以无憾了。

在皇家秀工作的时候,身处秀场,也让我更加觉得生活只是游戏一场。尤其是夜场那五彩斑斓的灯光,更让你觉得深陷梦境般不真实。也让你觉得,所有的都会最终消散,唯有快乐才是本真。

记得在家里的离别趴上,有那么一刻,我躺在草地上,她们躺在我身上。我抬头望着天,又觉得它是特别的,因为从那个角度看到的天,特别的好看,那一刻的空气,特别的安详。

不知道该对这些”意料之外”说些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这两年,真的过得很幸运。如果非要说什么,唯有感谢,感谢这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

过去的这两年,虽然有一阵因为租房很苦恼,也觉得在达尔文没什么生活,去Perth的时机也不对,只是匆匆的短暂停留了两个月,公路旅行也有些地方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去到,路上还差点溺水生亡。不过好的事情也还是很多,包括最后一份工作,帮我解了最后一个困局,离开之前,还赶上了SAM SMITH的演唱会。所以,幸运的时刻还是占据了大多数。

总之,聚散有时,花开花落也有时。其他的,就待日后,自我明了了吧。 


杜杀 | 图文

公众号:杜杀手记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