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刚到凯恩斯我就想放弃二签了!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讲真,刚到凯恩斯我就想放弃二签了!


不管承不承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working holiday在拓展视野、丰富阅历的积极意义下,隐藏着一个更为深层的作用——逃避,理直气壮的那种。

逃避的对象,可能是不安定,或过于安定的原生生活,焦虑、逼仄的原生城市,还有不合心水的原生气候。

对于一个在南方沿海城市长大的孩子,我所逃避的对象,是以上全部。

借用一部日剧抒发我对此的感受,叫做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为了让这段理直气壮的逃避经历犹如滔滔江水,再延绵一年,去年十二月,我们决定北上集二签。

我们瞻前顾后,思左想右,结合四人现状分析利弊,最终凯恩斯在和达尔文的较量中以31压倒性胜利成为我们的下一站目的地。

其中就有我,经过大数据分析投出的珍贵一票:达尔文湿度60%,凯恩斯湿度50%,凯恩斯赢了!


凯恩斯(Cairns)位于澳洲大陆东北角,北昆士兰首府,是澳大利亚重要的旅游城市,以响彻全球的潜水胜地大堡礁著名。

一切听起来都很完美。

然鹅,炎热潮湿的热带雨林气候差点掐断了我刚发芽的二签念头。作为一个常年生活在亚热带季风气候的虚弱姑娘,每年湿气缠绕的春季夏季都能成为决定我能不能存活到冬季的关键时期。

小康成了最开心的人。生活在北方(对于广东人来说,广东以外全是北)的他,热爱极了这种全年温暖的气候。

对于生活在海口的小四,和生活在深圳的我以及纪哥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前面说了,working holiday嘛,本身就是对原生生活的一种逃离。你原来的生活什么样,走出来,就想彻头彻尾地换种生活。

我们是真的心大到连稳定的居所的都没有联系好,就扛着所有家当来了。

落地是清晨六点。一下飞机迎接我的是与珀斯完全不同的景象:竟然有山!竟然有云!

如果说珀斯是大的,它的辽阔,是万里无云的天,和一望无际的地,那么凯恩斯的小,显然是被横空出世的高山和缭绕的云雾拦腰截断的。


早就听闻凯恩斯小,却从未想过是那种实实在在的小,不夸小其词,也不弄虚作假。

从凯恩斯机场到city只有6.3公里,开车10分钟。如果不是司机师傅告诉我们,这就是凯恩斯CBD了,我们以为还在country road


Seriously?我们真的要在这个鬼地方呆三个月么???

凯恩斯city有且只有一个shopping center,叫做Cairns Central,至于为什么后面用一个形容词也是困惑了我许久。

central后面是凯恩斯著名的share house集中营,在这里住着各国各样,百花齐放的背包客,我敢打赌80%背包客都曾落脚过这里。

那天我们顶着热带的灼灼烈日,从Sheridan st.Mad Monkey走到Grimshaw st.看房子,15分钟的路程,足以让人汗流浃背,焦躁不安。

对于曾经生活在凉爽的珀斯,并拥有过车的我们来说,简直是从天堂掉到地狱的体验。

与此同时,住宿条件也不忘狠补一刀。

凯恩斯的房子和珀斯的房子大相庭径。在地广人稀的珀斯,city周边区域以house为主,随随便便就能以人均$80,90每周的价格take一整个带前后院、室内铺装木地板或地毯的大house

而旅游城市凯恩斯,由于潮湿的外界因素,大多以双层建筑为主,一层为车库,二层住人。但绝大多数sharehouse的房东为了增加投资回报率,会把一层改为住宿空间,一栋建筑上下两层基本可以住满10-12人。

弹丸之地,人烟稠密,又常年作为背包客集二签的热门聚集地,北京地下室条件的一个床位就敢把价格飙升到$110


在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泰国室友把浴室垫脚的毛巾扔进洗衣机后,我萌生了放弃集二签的念头

我们挣扎过。

在澳洲58同城——gumtree上找房子,联系了几家中介后,发现通过中介找的房源需要一堆paperwork证明你不是支付不起房租的三无人员,工作证明、收入证明、租房历史、前房东推荐信、一个月的押金等等,光是意愿申请表就足足三页纸,通过中介的层层筛选,房东再从后宫三千候选人中挑出一个最中意的上位为租客

作为三无人员的我们突然觉得这个sharehouse其实还不错,泰国室友YU每天早上say morning之后都会关心一下我们找工作的进展,还给我们介绍工作;我在客厅的沙发睡着,泰国室友Ploy怕吵醒我随手把洗手间的门关上以隔绝洗衣机的噪音;住在楼下的英国室友Wendy很话痨也很热心,常常给我们送她自己种的小辣椒。

友爱且接地气。

我们接受了这里的住宿条件。整租有整租的好处,但也意味着环境封锁,容易平静成一潭死水,sharehousesharehouse的乐趣,新鲜元素的不间断注入,也是获取信息的有效来源。

有一天,房子经纪人Robert不知从哪里帮我们淘了四部二手单车,我们突然就荣升为有车人士。


作为一个从来不骑自行车的人,自行车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首先它有效缩短了出门被烈日炙烤的时间,其次凯恩斯是个小地方,骑车半小时足够去到city的边界,还不用油钱,0成本。

我的骑车技术也在生活刚需中稳步提升。为了骑车途中能挖挖鼻孔撩撩头发,当然更重要的是看导航,我学会了单手骑车。

我们四个一字排开穿梭在城市里,就是一个车队。

凯恩斯开始变得有点可爱了。


凯恩斯正在慢慢入冬,虽然白天还是能把人烤焦灼,可是傍晚就有了那么点秋风渐起的意思,我们有了新的消遣方式,在阁楼上乘个凉,或是出门散个步。

能散步,是我发现凯恩斯的第一个「美」。

在珀斯的时候,我们没有散步的条件。

珀斯虽大,但city占据的比例相当小,大部分房子都坐落在郊区,只要一入夜,四处一片漆黑,房子和房子之间间隔远,望不到头的车道把两侧房屋有礼貌地隔开,白天恰到好处的距离感入了夜就失去了安全感,加上昼夜温差大,夜晚的户外也是夏衣不足以抵挡的寒冷温度,所以太阳一下山我们就躲进屋里,有种原始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感觉。

而在凯恩斯,我们是稳稳当当的市区中心。sharehouse自然是100%黄金地段,离市中心最大超市coles步行5分钟距离,茶余饭后,太阳下山,微风渐起,路灯点亮,我们踢踏着人字拖出门就能买个菜。

走的路多了,你就会发现其实凯恩斯的天空很美,和珀斯的一览无遗不同,有了云朵的点缀,每天的天空都是未知的新奇。

天空美,是我们发现凯恩斯的第二个「美」。


凯恩斯sharehouse聚集的这几条街虽然拥挤,也将凯恩斯的背包客默契地汇聚在一起,在文化迥异的国度,相依相扶持。

我们在这里两个多月,遇到能打交道的中国朋友屈指可数。无论是租房还是工作,遇见的人种花样成倍增加,我们的前室友有泰国人、英国人,RobertOZ,我曾经试工过的餐厅老板有意大利人、泰国人、越南人,现室友是英国人和法国人。

总而言之,比起在珀斯时在华人圈子的温室里如鱼得水,在现如今这种多元的环境下,我们必须打起精神来,硬着头皮用英文去交流,英文表达水准以及接纳各地口音的能力被迫有了大幅度提升。

文化多元,是我们发现凯恩斯的第三个「美」。

集齐凯恩斯的三大「美」之后,我觉得凯恩斯没那么讨人厌了。

如果能把走出来的意义当做是逃避,那自然是相当有福气的,但当逃避无力的时候,它的意义大概就是——体验未尝体验的,尝试不想尝试的,接受不能接受的。

人在江湖,总有被生活强奸的时候,有双发现美的眼睛,就当是嫖了它!

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

不忘初衷
方得终始嘛



纪小象 | 图文

公众号:纪小象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显示 2 评论
  • 袁毅

    厉害👍

  • 袁毅

    厉害👍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