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马尼亚手记 | 山川向晚歌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塔斯马尼亚手记 | 山川向晚歌


塔斯岛手记

some days living in Tasmania

山川向晚歌

我想那么年轻,干净,那么寂寞的生活着。直到自己可以那么毫无防备的失踪在马路上的那一天。

——《荒野生存》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那片大陆四个月。

回到墨尔本之后,我搬进了能看见海港的房子,夕阳落下的时候,我望见驶向塔斯的渡轮缓缓启航,缓慢的滑进整片海洋,我才忆起

“我曾踏足过那片土地。”

如果我此生不曾到过南极,那么脚下的这片土地,就是我所能抵达最南的南方。

我站在南方以南,望回北方。



久于塔斯马尼亚游轮上

【壹】冬天的样子

“真的,没有什么能比公路旅行这件事更加浪漫。”

离开塔斯之后,我时常在夜半的时候回忆起在摇篮山夜半,雪落下来压断树枝的声音。

彼时我们住在摇篮山的山顶的木屋,炭火丝丝的烧暖整个木屋,我们就喝一杯冬天热茶然后钻进温暖的被子里,手机信号很弱,隔绝了大半世界。



photo by 阿布

这么多年,我长久以来一直以”老派”自居,我是那种喜欢看纸质书,即使回国也不点外卖,出去也不会到处找WIFI的人,我时常觉得现代科技的发展有时候是对人类社会的一种做作而又虚假的伤害,比起那些无处不在的方便科技,我更怀念那些遗世独立的寂静时刻。

塔斯的冬天是我这么多年的人生里过的第一个真正的冬天,冰冷而寂静,而我们瑟缩在世界的一隅,烤着冬天暖意融融的焰火度过一整个夜晚,而这是冬天本应有的样子。



photo by 阿布

鸽子湖安静而美,隐在摇篮山的群山之中。

摇篮山的徒步路线有三条,一条大概两三个小时就可以完成,但最长的一条需要最少七天才可以完成。

我们抵达的那天因为下雪,空气都仿佛结了冰晶一般,清冷而寒冷,我选择了那条最短的路线,与最长的那条徒步路线背道而驰,我看着那条通往群山深处的路线,想象一个勇敢而坚毅的旅人无惧风雪与群山相拥的样子。



photo by 阿布

鸽子湖隐在摇篮山的群山之巅,我们把车开进摇篮山的时候,时常能看到立在路边让车主小心开车注意动物的标牌。

这些标牌,时刻的提醒着我们这座山的主人并不是人类,而是那些圆滚滚的袋熊,那些蹦蹦跳跳的袋鼠,那些惊飞群山的群鸟,我们只不过是一个不过的闯入者。



photo by 阿布

后来在塔斯公路旅行时路过一个动物保护站,里面的管理员告诉我们:

“在这片土地上,很多动物都没有受过外界的侵扰,所以进化的都很缓慢防御的机能也很单纯,就像袋熊这种动物,认为自己的臀部很坚硬,所以一旦有什么危险时不会跑也不躲只会用臀部朝向危险那一方,很容易被汽车撞飞。”

当时的我听了这段话又难过又想笑,可这明明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




【贰】】天才的评判标准

这世上的天才,大多都是被世人仰慕,被世事宠溺的。

从这一点来说,大卫沃什也不例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霍巴特整座城对于我的意义,就是这座神之又神的博物馆。

这里没有世俗意义上的艺术瑰宝,没有让人费解的艺术派系,所有的陈列品的陈列标准只有是否让人觉得有趣这一条。

无论你是谁,都可以享受这里的一切,怪趣的,奇妙的,毛骨悚然的,但是唯独不是无聊的。

这就已经足够了。

mona博物馆的创始人大卫沃什和这世界上大多数的天才一样,一样任性,一样睥睨这个世界,一样天真有趣。


他是个数学天才,却不去做任何回报世界的事,他把创造的精妙算法用于赌博,用数学创造逢赌必赢的奇迹,用最短的时间创造最大的财富,然后袖手一挥,一掷千金购买这个世界上任何他觉得有趣的事物,不惜一切代价的满足自己,最终建成这个精妙无比的mona博物馆。

与生俱来的的超常天赋,让世人仰慕的无私豪迈,本就是天才才配做的梦,

三千繁华梦。




希望你们也和我一样,和我一样喜欢这里。

YOU ARE A LOVER FROM TODAY ,

JUST A ROMANTIC DAY.

【叁】无聊有什么不好

我大概是一个天生坚硬无比的人,我无比痛恨那些拔地而起的现代城市,却又享受着城市带来的便利,就像一个双重的间谍,不停的穿梭在自然与城市之间寻找着真正的故乡。

我无比的热爱没有目的的旅行,我将这种旅行称为”冒险”。每当开始一段冒险的时候,我发现我活在一个精妙无比的世界上。我去海遍捡石子,每一颗石子都亮晶晶的湿漉漉的,仿佛是世界的眼睛看向你。

这世界看似广袤,但却极其善于隐藏,如果你肯细心扒开一颗石头,恐怕其中隐藏着不亚于整片森林的世界。

这是在这片土地上才会学会的事,彼时遭到国人的嘲讽:

“大概是土澳太过于无聊了吧才会天天研究沙子和大海。”

可是无聊又有什么不好呢,总好过穷尽一生忙忙碌碌为了挣得购买大城市一个厕所的钱这一生却也没真正的见过大海。




photo by 阿布

让我们去亲一亲大海吧。

【肆】生蚝真的好吃吗?

人在简单的地方容易被唤起简单的欲望,比如吃。

但大多数时候说某个地方特产什么的时候往往总是骗局,就像是所有人都以为塔斯马尼亚每一片海里都有肥美的生蚝,但实际上这大概只是澳洲旅游局吸引游客的手段。

而我的朋友往往都不是那么聪明的人,寒冬腊月跑去海里挖生蚝却也变成了一件正常不过的事。

水极冷,热情却极其高涨,没有工具,就用餐厅的小叉子,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大概就是如此。


而我向来喜欢不那么聪明的人,而挖生蚝的人后来成了我的男朋友却也有先前的蛛丝马迹可循。

不过,最后没有挖到任何东西就是了。

花钱买的海鲜也很好吃。


【伍】真的,没什么比公路旅行更浪漫

“路过惠灵顿山的时候下了一场雪,恰好是一个黄昏。”

而我们在朗塞斯顿的时候,则花了很多时间在这座上下起伏的小城里选择一个最适合拍夕阳的角度。

而路过宫崎骏取景的面包店时却很不幸的没有碰到那家《魔女宅间便》面包店开门,但那天阳光好的很耀眼,我也觉得并没有太多遗憾。

我们去塔斯的时候是冬天,寒冷促使我们无比的渴望火锅,租下一整个房子就为了自己做火锅大概也是只有我们了。

而最后离开塔斯的那天,在一个很荒凉的小镇遇到一家很丰富的杂货店店里甚至摆着文革的旧物,在一个荒芜的地方贩售着来自整个世界的杂物这件事本身就充满故事,但老板却坚持说“我只是个热爱旅行的人。”

而诸如此类的种种,我将此称为”浪漫的具象化。”









photo by 阿布

如果和宇宙相比,人类本身的存在和太阳光里粉尘毫无区别,稍瞬即逝,但正是那些粉尘,构成史诗般的三千世界,我始终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也可能无法成为一个有建树的人,但却始终是一个爱着这个世界的人。

我看过朝阳,我把太阳握在手心里。

那些孤独,清凉,澄澈的日光,那些旺盛的生命力,山川与江海,同爆裂而又温柔的宇宙,成为我这一生之中,必须要去追寻的某些东西。

自由

后记

离开了塔斯之后,阿布成为了我的男朋友,同行的GIANA和KENT先后离开了澳洲回到了中国,开始了人生的下一段旅程。

感谢你们与我同行。



久山宴 | 作者

公众号:宴亭西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