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工头欠薪跑路怎么办?告他就对了!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黑心工头欠薪跑路怎么办?告他就对了!

在新西兰打工 没签订劳动合同 拿现金,老板跑路怎样追讨?

没签订劳动合同 拿现金,老板一拖再拖,赖着不给,怎么办?

我算是不幸中的幸运者,不幸的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遇到这两种情况,万幸的是,通过工友和自己的努力,追回所有劳动所得,没有损失一分钱

更幸运的是通过这两件发生在我身上的讨薪事件全面了解了新西兰对劳动者的保障体系,更得到了在今后生活中如遇到类似事件该如何保障自己权益的宝贵经验

整个过程曲折反转,十分具有戏剧性,精彩程度不输宫斗大戏,下面请容我娓娓道来

话要从一年前说起,那天无聊翻看朋友圈,找到个加了很久却从未说过话的老板信羽(外号阿豹),他做商业工地(新西兰工地作业大体分两种,一种是民宅,给土地拥有者建造别墅房屋。二是商业,商业工地根据上级承包商的需求建造大型工地的相关建筑设施)我早先听说商业工地相对轻松,且相比其他初级工种工资高,远高于新西兰法定最低工资(当时16.5NZD/小时税前),遂询问其是否要人,令我欣喜地是不仅要人,且给我17NZD的税后收入,于是翌日就兴高采烈的跑到工地上班


我们工作锯木头的简易案台


施工中的建筑物外墙


未贴石膏板的走廊


阵雨过后 天边亮出一道鲜艳彩虹

刚开始十分顺利,带我的木工师傅耐心和蔼彬彬有礼,是个练书法的文化人,接下来的文章里就叫他文哥吧。这工地就跟传说中的商业工地一样,节奏轻松,休息间隔长,工资却远高于我之前工作的民宅

师傅这么好,相较轻松还赚更多,一想到这里我就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每天的工作都让我开心到飞起,不知不觉就过了两周。我接到老板阿豹的电话,说在商业工地工作,工资都是发现金,每两周结清一次,到指定地点找他(新西兰工资多数是周结制,每周发上周的工资)

我身上现金不够,先给你这些,欠你800下周给

没问题老板,不着急

拿到劳动果实的那一刻,别提我有多高兴了,根本没在意欠我多少,并确信到时他一定给我

下周同一时间,他果然准时给我。”嗯,真是个讲信用的好老板“当时的我天真的想着

再过两周又到该发工资的时候了,他没联系我,我也没好意思问,过了周末才讪讪的在微信上问道

老板,忘发工资了吧?

哎呀,真的吗,不好意思哈,这两天给你送去

又过两三天,不见动静,就微信打电话,他没接听,第二天才回我

兄弟,实在不好意思,这几天工作太累了,回家躺床就睡,周六时一定准时给你送去

没多想的我等到周六联系他

我在开车,明天一早8点,准时把钱给你送过去,明天见哈,先挂了“他显得很匆忙的挂掉了电话

到约定时间,电话再打却无人接听,心大的我此时还没有疑虑,想着他可能太忙,忘了这事,再说他欠过我工资,最后如数返还,这次也不会有问题

过了周末,至周一上午,正跟文哥干活,他问我

阿豹上周的工资发你了吗

没啊,打电话没接

哎呀,先停下吧

只见文哥旋即放下手中的工具,脸上多了一丝凝重”上周也没给我发钱。我刚听到有人在议论阿豹跑路了,欠了好多人钱,我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

我心头一紧,还不愿面对事实的我立马再给老板阿豹打电话,宁愿相信这只是个玩笑。可无数的电话打过去,微信发过去,对面都没丝毫应答…..

被拖欠三周工资的我慌了神,强作镇定的询问文哥是否遇到过类似情况,只见文哥不慌不忙的安慰我道”现在还不确定他就是欠钱跑路,之前也有过类似情况,他手机丢了,我们先不着急,拿东西回家先,我再联系下给他工作的其他工友,如果是真跑路了也没事,我也有经验,有办法”

文哥泰然处之的样子没让我平静下来,反而怀疑他是不是阿豹的同伙,在为阿豹的跑路争取时间,如果是这样,那文哥隐藏的太深了,他比阿豹更可恨….

正乱想的我,思绪被电话打断,是文哥让我晚上去个咖啡馆和阿豹的上级承包商 大D 谈谈这事情

我们在咖啡馆坐定,随着谈话的深入,整个事件被逐渐拨开迷雾…..

阿豹此次跑路是蓄谋已久,欠了8个手下工程队员工的工资,共两万多刀有余(合人民币十万左右)。从一个月以前开始卖车就能推断,他早已开始有意识的处理其在新西兰的资产,出逃几天前还向身边的朋友谎称自己资金周转不开把钱借了个遍,以帮助工友做工具维护的名义骗走大量电动工程器具,并转卖二手店。出入境记录显示,他已于当天离开新西兰,经由成都转机,返回天津老家

我的心彻底凉了,三周时间,共201.5工时,合计3627刀工资,就这样因为老板的跑路而打了水漂,辛苦的劳动付诸东流,我是又气又恨而又无能为力,回想当时那么多征兆,怎么就没提早预感他的出逃,后悔没坚决坚定地找他把钱要回来,事到如今,木已成舟,说什么都晚了

这悲观的情绪压在我心头许久,钱已经无可补救的损失了,可学费生活费还要自食其力,就强迫自己振作起来。此时跑路老板阿豹的上层承包商 大D 提议去他那里的工地工作,我毫不犹豫的接受了邀请,毕竟,生活要继续,赚钱不能停

第二天我准时到达新工地工作,可一天下来,满脑子都停不下来想这件憋屈事,这么大笔钱说没就没了,心里真是不甘!就求助朋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许他们会给我提供好的建议

我先咨询了在city council(市政局)工作的朋友,他让我咨询citizen advice bureau(公民咨询局)

这里先简介下公民咨询局:公民咨询局是新西兰全国性的公权机构,在各个社区之中分布咨询点,它免费帮助人们了解在日常生活中的权利与义务,解答法律问题,为民事纠纷提供解决方案。生活中遇到法律问题,不明自己在事务中的权益,都可随时质询 (提供中文服务)

网站:https://www.cab.org.nz/  

电话:0800 367 222

在经过简单陈述后,工作人员告诉我:

根据新西兰的法律,分包商卷款跑路,导致劳动者权益受损,即使工程工资发放完毕,也要由上级承包商负责再次发给劳动者。这跟劳动者是否与分包商签订合同,是否拿现金,甚至劳动者本人的身份(即使是旅游签黑工)都没有关系,只要付出劳动,只要有任何证据证明你当时给老板工作了,就有权得到应得的薪酬,这是新西兰劳动法给予劳动者的最基本保障

这通电话又点燃了我的希望,心想只要找到合理合法途径与上一级承包商谈判,拿回自己工资也不是没有可能,为了确认劳动法规,获得更多相关讯息,我又通过朋友打通了新西兰华人界小有名气的劳动纠纷仲裁律师Mary,她自诩新西兰劳动法权威专家,拥有十几年劳动仲裁经验,却回复我说老板跑路与上级承包商无关,这已不是维权事件而是追讨事件,且在整个谈话过程中居高临下,极其傲慢,让人反感,聊了几分钟,实在无法继续话题,就挂了电话

我当时的心情像钟摆,从茫然——愤怒——失望——愁闷——安慰——放松——欣喜——悲酸

这到底是有没有维权的可能性了,谁又能给我个准确答案呢?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新工地工作了两天,工地离家太远,管理混乱,就又辗转到city工地,在做入职介绍的过程中,无意间听到管工讨论阿豹跑路的事情,得知有相关人员正在处理,一经核实会给被欠薪工人一定补偿

能给一定的补偿?这模棱两可的“一定”是多少?何时会把补偿返还到我手上?谁会给我们补偿?这传言值得相信吗?“心里一连串的疑虑让刚得到些许安慰的我再次五味杂陈

“叮…..”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你好,我是大D,阿豹上面老板,我们之前在咖啡厅见过面,你把你给阿豹工作的时间和拖欠金额发我,银行账号也给我,最近几天之内会把工资打到你卡上”

“好的,谢谢,没有问题”激动地我强按住心中的欣喜故作稳重的回答道

当天下班时city工地负责人告诉我,他是最上层总承包商。大D,阿豹都是次级承包商,他会把阿豹跑路的钱都再次下发给我们工人(尽管我们的钱已经发给阿豹了)包括我在内一共8位被欠薪工人,其中七位联系商谈的很顺利,唯独我师傅文哥不接电话,微信也不回,拜托我回头联系下

回家后我马上拨通了文哥的电话,他却说现在不想跟他们沟通,让我们其余工人先拿钱,问其所以然也没说出个一二。我心想,这天大的好事,不幸中的万幸,被欠薪跑路却又能失而复得,何乐不为?

两天后,city工地负责人在约定的餐厅里召集了所有被欠薪的工人,语重心长的对所有人说道:”发生这样的事情很遗憾,大家工作很努力,赚的都是辛苦钱,出这么档子事也很闹心,我作为阿豹的上层承包商,觉得这个损失不该由大家承担,今天这个钱就由我发给大家吧,但是我想再次强调一次,你们的钱我已经发给阿豹了,本应由他发给你们,但是他拿了大家的钱跑路,可不是我欠他的哦。

应该通知中国大使馆,联系相关国内部门跨国追缴“一位老哥愤愤不平的说

这个事情不用大家操心了,我现在拿出一个协议,大家签一下名字,不出意外今晚就能收到钱



协议书的全部内容 一张是协议条款 一张是英文的工时和应收欠款

负责人信守诺言,当晚每名工人账户都收到了全部钱

太好了!我欣喜若狂,从5.20日阿豹出逃到5.28工资到账,仅8天时间,原本损失的钱一分不少,失而复得,这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可兴奋之余,心中却对当时文哥的表现很不解,同时也想知道在今后的生活中遇到类似情况该怎么办,就约出了文哥

文哥坐在位子上,悠闲地品着咖啡,慢条斯理中不失得意,对我说”这种事我在先前的工地上见到过,根本不用慌得,工地老板跑路,他上面的分包商也会把钱补给工人,钱一分不会少,就像那天负责人给我打电话,说钱要扣税后才给我们,这个税不应该扣得,要连工资和税一起打给我们,然后我们再自己申报,我一听他们这种态度就去找劳动局起诉了,估计他们也是害怕,就把钱很快全部给我们了。这事情的解决我是起了很大作用的,这几天跑了很多地方。以后有这样事情你也不用担心,就去找劳动局,这边工会和劳动局很强力的“。

听完他的一番话,我心中暗自佩服文哥”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 可拜上将军”记得当时确知阿豹跑路后,他气定神闲,丝毫不漏声色,转来安慰我事情一定可以解决,一边公开表示钱损失了也没有关系,一边联系其他工友,组织联合,运用新西兰法律法规,有条不紊的展开维权,姜还是老的辣,厉害!佩服!

欠薪跑路风波渐渐平息,在接下来的一年工地打工中,我辗转奥克兰各个工地,成为一名商业工地建筑工人


见过凌晨四点的奥克兰风帆港湾


“东方既白”还没露头的朝阳把黑幕染上一抹朱红


见过傍晚6点的伊甸山 西沉的夕阳给黄昏涂上胭脂


锯过铁


爬过高


贴过板


挖过沟


刷过油漆

兢兢业业,摸爬滚打,风里来雨里去,赚的都是血汗钱。好在绝大多数老板都体谅工人的辛苦,按时发工资没有拖欠,可在阿豹跑路一年后,又有类似侵权事件发生在我身上,这次是老板三番五次无故拖欠两周工资长达两个月,还对我辱骂并人身威胁妄图阻止我维权,上次被卷入欠薪跑路风波的我,有7名同被工地拖款”战友”的支持,这一回,我单枪匹马,势单力薄,该如何是好?


嘉 | 作者

公众号:嘉里新西兰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