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到手指get!被拖欠工资get!人生啊…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切到手指get!被拖欠工资get!人生啊…

接着上回聊   我在新西兰
与黑心老板斗智斗勇的故事(上)

在新西兰打工
没签订劳动合同
拿现金,老板跑路怎样追讨?

没签订劳动合同
拿现金,老板一拖再拖,赖着不给,怎么办?

在上一篇文章中详述了第一种情况,今天就结合我亲身经历说说遇到这第二种情况怎么办。

话说自从我去年入学以来,兼职商业工地建筑工作,因为无法做全职,辗转了78个工地,掐指一算,在工地时间累计也一年有余,但是 2018.11.29——2019.2.22 这段时间的工地经历可以说,是我前半生所有打工经历中,最难忘的

首先是意外受伤
在第一次使用木材推平器的过程中,由于带我的中工错误示范和违规操作,我险些被机器打掉了左手无名指的指节


当时受伤照片
可以看出受创面很大
伤口特别深

记得那天快下班时,由于赶工做的很急,我和一名中级木工用手拿着推平器把木材打磨平(事后才知道用手拿违规操作,是不被允许的),说时迟那时快,高速旋转的铁片一下子削到了左手无名指指尖,当时不觉疼痛,把手套摘下来才发现,一小半指节已经血肉模糊,指甲都被打碎了,鲜血流的满身都是

带我做工的中工马上拿起电话要向管工通报(新西兰工地十分注重工人安全,发现轻微受伤事故和险些发生的事故都要上报)。我连忙制止,当时心中想的是来新西兰打工留学,早已向家里保证不拿父母一分钱,不给家庭增添一分负担。三个月这么漫长的暑假才刚刚开始,我学费生活费还没自己赚出来,不能因为受伤耽误工作

你看看!都这么严重了!都伤到骨头了!必须上报!你等一下!那中工急冲冲的对我说

就这样,管工和工地上层马上赶了过来,给我做伤口清洗和简易包扎,好在暂时止住了血。他们嘱咐我一定赶往医院,赶到医院后,发现至少要排四个小时的队,就自己去药店买了纱布和酒精自己处理

在处理过程中,心里焦虑到了极点。一方面害怕感染让自己失去手指,另一方面又怕这次受伤耽误工作导致赚不够学费影响学业

晚上躺在床上,几乎一夜未睡,满脑子都是严重感染后被迫截肢的可怕景象年纪轻轻,要就此落下残疾?辗转反侧,还在纠结是否去医院处理伤口,去?耽误干活赚钱,不去?又怕感染

早上6点,上班的闹铃响了,我查看下伤口,觉得并无大碍,决定承担感染的风险去上班

在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手缠纱布坚持上班,工时一刻钟都没耽误,每天7点开工,6点下班,一周五天,周六上午7点到下午1点,晚上还去酒铺兼职,每周工时累计达到了70小时!在工作过程中伤口总是无法避免的被碰到,俗话说十指连心,每碰到一次就钻心的疼,我只能咬牙坚持

每天结束繁重的体力劳动后还要准备晚餐和明日午餐(自己做比在外面买便宜)包扎的手指另我倍感不便,看来十根手指头,少了一根都不行,在此我郑重提醒各位朋友们,干活一定多加小心啊

我手指受伤后换了个中级木工带我,那木工平时话很少,甚至懒得给我下指令,干起活来拖泥带水,缓慢的进度导致管工时常催促,他不反思自己的技术水平和态度,反而把气撒到我身上,对我不仅没有丝毫的尊重,还时常辱骂,可我为了那工地比其他工地每天多出的一小时工时(新西兰按照工时算钱,工时越多钱越多,这个工地工时每周比其他工地多出5小时,也就是说我每周能多赚50刀)而忍气吞声,不过这跟带伤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坚持继续工作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记得201924号除夕当天,我还在工地加班工作,没有休息一天,回到家里独自准备明天餐食,忙完终于能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床上,朋友圈里的人们,金樽清酒,玉盘珍馐,流光溢彩的烟火随着震耳的爆竹繁华至极。万家团圆的亲朋在欢声笑语中迎接新年 

我的小屋 万籁俱寂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万幸的是,繁重的体力劳动没有让伤口感染  两个月后手指痊愈,留下了一个不易察觉的伤疤  提醒着我经历过的苦难

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徐志摩在参观列宁墓后
对于人类实现共产主义所付出必须代价的论述

我也相信不断奋斗的自己,一定能拥有光明美好的未来,但在现实状况与美好未来中间有无数艰难险阻筑成的荆棘林。要想抵达理想生活彼岸,我必须穿越这荆棘林,哪怕被刮得遍体血污,也别无选择

生活中有些困难荆棘必须独自穿越,通往天堂的道路往往是由地狱铺就的。这就是人生啊

话题扯远了,回到本次主题。2019.2.25日,我结束三个月的商业工地木工工作返回学校,满怀期待的等着老板 Kevin 把最后三周的工钱结算给我,不枉这三个月的辛勤劳作。不料,一通电话让事情起了变化

哎,我跟你讲啊,你那个钱啊,要等半个月了,因为上面的人呢,没给我发钱,我资金周转不开我也是没办法啊,你以为老板好当啊?!很难的!老板Kevin 对我诉苦

好的,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半月后准时发是吧?虽说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嘴上还是欣然答应了

哎呀,一定的,你们给我打工,我保证一毛钱都不会差,放心哈他诚恳的回复,有拍着胸脯保证的既视感

半个月过去,他只给我一部分钱,然后当面跟我保证,现在上面发不出钱,资金真的紧张,欠我的钱一分不会差,倘若真想贪掉我的钱也不会给这一部分了,再等一周,一定全部还清

我虽心生疑虑,但转念一想,他说的似乎有几分道理,况且我们也算认识了一段时间的朋友,因为这点钱骗我不至于,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其严重辜负了我的信任!


先是今天拖明天


然后明天拖后天


然后后天拖下周
开始打电话不回  微信也不回


有了信羽(阿豹)携款跑路事件的前车之鉴,我立即警觉起来,冷静思考了一下,先排除了他太忙无法回复的可能性(在18.00——23.00 5个小时过程中多次打电话,发微信联系,均无回复,况且从前天和昨天就约定这个时间会给我发工资)结合前几次通话和联系规律,我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在当天结束酒铺兼职后马不停蹄赶往他的住处

他不在家,我找到他室友为我开门,房东也闻讯赶来,我简单叙述整件事来龙去脉,在他们的口中得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 此处不是他房产,他刚在这里租住半年
  • 他没有Permanent Visa(永久居留权,俗称新西兰绿卡)只有工签
  • 他最近没在奥克兰,而是在Tuaranga 陶朗加工地做工
    但是每周都会回这个住处

  • 他作息不规律,一有休假往往晚上不在,白天才回家睡一天

综合以上信息,结合他的言行与表现,印证了我的疑虑——他是携款跑路的高危对象!由此推断,他想以拖字诀试探我的态度,并最终独吞我的工资!

既然明白了对方意图,我在脑海中简要制定了应对此事的方针计划,我明白,如果不立即行动,我的辛苦劳作就有付诸东流的危险!

我先是加了他房东和室友的微信,与他们友善沟通,让他们明白我的处境。希望如果一有他回家的消息就能及时通知我。当时我就料道,他既然是在躲我,就不可能在近几个小时回家,况且当时已经到了休息时间(晚上11点)我蹲守在这里必然会打扰房客和房东,同时有可能会让与此事无关的他们产生厌恶而适得其反,就返回了家中,不长时间就有了线报


探马来报!Kevin(我老板)已于当天凌晨2点返回住所  并且为了躲避我当面讨要工资而在当天下午6.30左右离开住所


得到消息的我试探性的发了个微信

不出所料,他没有回复,此刻我在想,是否直接去他的住处索要,权衡利弊后我决定明日再议。原因有三

  • 凌晨时分,他若闭门不出我也没有破门而入的正当性
  • 必然波及到与此事无关的房东和房客,我不想伤及无辜
  • 他既然已经返回住所,且我已全面掌握他的作息规律,准备一下,明日再战不迟

    就这样,第二天9.32分(我跟他房东约定的不影响房东作息的时间)我把车开到Kevin的住处,开始给他打电话,打微信语音,打了十几个都不接,我知道他就在自己屋里床上躺着胆战心惊的听着外面的动静,但我决定先礼后兵,先尽可能电话联系上Kevin,看来他是铁了心不接电话,我就在佂得房东同意后敲他房门,知道无处躲藏的他终于在微信上回复了我


    刚开始的十多个语音电话
    均无接听


    听到敲门声的Kevin不得已回复  还在撒谎  他此时还不知道我早已通过房东房客全面掌握了他的作息规律  何时在家

    念他曾经是我朋友,也没好意思当面拆穿,默默的看着他表演


    又违背承诺推到下周  欠着工资不给一拖再拖  还倒打一耙说我在他住处闹?


    明明当天6.30为了躲我出门  还说从昨天晚上7点睡到今天10点?睡了15个小时?撒谎能不能专业点啊
    老大


    此时我意识到其中有诈!说我去他家闹只是为了给篡改工时打出的烟雾弹!明明欠我2300工资为何变成2280?我马上打电话质问


    冒着严重感染的风险从事重体力劳动!我辛勤的劳动血汗钱  少一分都不行!

    三番五次失信于人的无赖Kevin,会按照信誓旦旦的约定在下周六把工资还我吗?我推测这只是他的缓兵之计,但是我得到了关键性的证据——跟他核对的工资对话记录,他若敢抵赖,我就去新西兰劳动局提起公诉,到时他可不仅仅是归还我拖欠工资的问题了

    我还是想给他留个机会的,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也许他真的资金紧张,倘若他把钱按照约定的时间给我,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先前约定的下周六到了,我给他打个电话打探虚实,同时以防生变,为了收集更确凿的证据,我对此次通话进行了录音

    本次录音也成为整个事件得以圆满解决的关键

    45 1902 拖欠工资证据. 来自澳打君打工度假锦囊
    00:00 08:09

    4.5日与欠钱老板Kevin对话实录

    在这段对话中,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告诉他,我财务紧张,已经交不上房租被房东驱赶,且下周要交学费,不发工资,我会陷于困境,他向我再次保证,下周五一定以及肯定会还,但我推测,届时他还会继续拖延

    因为从对话一开始他就为自己拖欠工资开脱,借口上层承包商没有下发工程款,导致他没有流动资金,实际我早在工地打听好了,没有任何人欠他钱,大家都是准时发放,且他整日出入夜店,酒吧,赌场等高档娱乐场所,出手阔绰,潇洒的很。可既然有了录音,我也就不怕他抵赖

    那么我怎样利用这段录音成为索要回所有劳动报酬的关键?由于公众号设定,一篇文章只能发送一个音频记录,而我手中还保留着另一份更精彩的交锋实录(包括音频和视频),不得已只能在下期继续推送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下回预告:

    答应我返还所有工资的承诺原来只是个陷阱,在月黑风高的夜,无赖老板Kevin从大衣里掏出了闪着寒光的匕首…..


    | 作者

    公众号:嘉里新西兰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