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第一个月,试过3份工,最终回归办公室做白领!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悉尼第一个月,试过3份工,最终回归办公室做白领!

今天早上发现手机停机了,

才想起来我到澳洲已经一个月了。

2019年4月21日,

作为每年1/5000个持working holiday visa的人,

我登陆了澳洲悉尼。


一只鸟与我

当初为什么要申请这个签证,记忆已经有点模糊,2018年夏天的时候我就开始为这个签证作准备,而这一切又好像起源于2017年冬天的欧洲旅行。我时常想念那个在没有游客的西班牙小镇散步的自己。在快节奏不自由的生活氛围里,我变得易怒和尖锐,开始思考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在这个时候,来澳洲这个决定就形成了。

来之前我看过无数篇澳洲分享,电影般的换宿经历,出门就能遇到可爱的野生动物,以及家常便饭的绝美风景。而真实的生活,到自己经历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体验呢?第一个星期,我陷入找工作的焦灼与来澳洲这个决定是否正确的迷茫中。一个月过后,生活慢慢平稳下来,时常被快乐围绕。

这一个月,我经历了一次搬家,三份全然不同的工作,以至于有点不知道如何去叙述,我会分成一个一个小块,去讲述我在澳洲的第一个月。


一到澳洲就想哭

在澳洲的第一个住处是跟别人一起拼的公寓。到的那一刻,我环顾四周,公寓大概一共只有十几平米大,昏暗的光线,陈旧的柜子,狭小的厨房,打开箱子就无处可站。我从行李箱拿出我熟悉的物品,想起了在上海明亮的家,想起了家人帮我准备来澳洲的物品。一种极大的落差与悲凉涌上心头,当时真的很想流泪, 出于过于坚强,还是没有掉下眼泪。💧

再后来,在这个公寓产生了更多不快乐的回忆,在那里我一共住了三周,离开那以后我的生活立刻从灰暗走向了彩色。

两条教训:

 在住房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实地考察再做决定。

如何定义不靠谱的人:答应的事情没有做到,发生两次以上的时候要第一时间远离。


悉尼遍地是黑工

所认为比较规范的地方下隐藏的是更深的不规范。

悉尼,可以说是黑工大本营,所有华人的店,几乎全部是工资时薪低于法定工资并不打税给现金。

我在一开始也陷入一种局限性,像很多文章建议的那样去扫街,看到招聘就进去询问。那些试工不给钱的店,试工名单上仍旧是长长的一串名字。在一次询问一家火锅店的时候,她让我留下来试工,那天我穿的是新的白色裤子,心想如果溅到了油,我真的想当场回国!👋

后来,我还是把火锅服还给了她,离开了那家免费试工的店。再后来我面试过一些公司的文案工作,好几家公司都是只招实习生,要么没有工资,要么30-50刀一天(工作7小时一天)。听到的时候我只想说一句:去你**的吧。

与此同时,我的简历还挂在国内求职平台,每天都会有很多HR联系,有几家比看起来前景不错的公司。很难不怀疑自己来澳洲的决定,幸好,最终扛过了这个容易放弃的艰难阶段。

那2天我一直在city找工作,澳洲街头艺人的音乐都是深深的孤寂感,再伴随着初秋的萧瑟,真是悲惨的背景音乐。有一次我说,这个音乐听起来好颠沛流离。身边的小伙伴说:just like us。


三份全然不同的工作经历

在经历了扫街后,我觉得这个方法不适合我,于是开始转向投简历,发短信等方式。从这里开始,各种面试就越来越多,我的生活里也开始只有working根本没有holiday。于是,有了以下迥然不同的三份工作,最终拿到了稳定工作的offer。

 🍽

极其讲究的馄饨店waitress

这家馄饨店叫Shanghai Dumpling,馄饨店在Ashfield,后来才知道,这里是悉尼小上海,再后来,我把家也搬到来这里。

这家给的时薪只有10刀,没有错,法定工资的一半。时薪制实在是有太强烈的卖时间的感受了,在第一天试工结束就我不想做这份工作了。没想到的是店里急缺人,我在被培训完后不得不上岗,要不然就得开天窗了。于是,我在这里工作了一周的时间。

说实话没想到的是,在这份工作中我学到了很多,服务员对毛手毛脚容易走神的我来说比在办公室难度系数高得多。老板娘Tina虽然是精明的人,但做事讲道理有涵养,让人很舒服。(朋友说:人家时薪12刀的,你骂他们黑心,这个给10刀的,形容词却换了精明。)在时薪制的世界,我听说很多餐厅老板都会疯狂催促你动作快,然而Tina对我说的最多的是,慢慢来,不要着急,要仔细。即便我5天迟到3次,发短息后她回我的也是:不要急,路上小心,谢谢告知。

这是一家五星店铺,有很多中国和local的忠实食客。我个人对馄饨饺子一类口味很挑剔,外面的餐厅怎么吃都有一股速冻味,这家店,绝对是我人生中吃过的馄饨排在第一名的。原因是这里讲究到了极致,所有的一切可以用数字衡量的话,就是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四位。餐巾纸从哪边开始拆,酱料标签的朝向,桌子边要保持水平线,卖速冻馄饨要换盒子擦掉面粉。这家只有11张桌子的店里,所有的一切全都被标准规范化。十几年的店铺,桌椅仍然崭新锃亮。虽然这些标准把我累成了死狗一只,但我真的很理解她的做法,如果换成我,大概也想要做到这样变态的细致。

我之前从来都不知道服务生需要如此专注。要顾上前面又要知道后厨馅料存货的情况,vip卡部分菜不打折,速冻和生冷馄饨价格不同,要分开买单的顾客,高峰期还有电话预约点单…感觉大脑和手脚都是一直在飞速运转。记得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玩一款经营类游戏——开家茶餐厅。我在馄饨店的经历,可以说是真人版游戏了。有一天一个白人老头坐着一个差不多和我们门一样大的自动轮椅,手拎一瓶威士忌,霸气地等在我们店门口。给他开门移桌入坐后,缓缓地跟我要这要那,而且不是一口气说完。他在我眼中已经不是一个真人了,而是背后闪着金光的游戏终极大boss,仿佛只要通过他,我就能通关游戏了!

我的三个女生同事都是高中就来悉尼读书,现在正在读大学。听说他们在店铺打工已经5-6年后,这个职业忠诚度真的让我有点吃惊,在工作中,她们全都体现出了高度的认真和不怕辛苦。澳洲人们的独立性时常让我感觉自己还很弱很弱。

在我走的那天,老板娘说如果她是一家公司,肯定会想要我这样的员工,我听到还是很开心的,感觉得到服务界认可一枚。我离开那边已经2周多了,今天又收到了Tina的短信,问我新居如何,有空可以去吃馄饨。

 📷

服装店模特摄影

服装店的工作我本来是去面试Salas的,其实也是硬着头皮去的,我这个不善言辞的性格当然是不适合做销售的。结果和老板娘聊到了线上运营,最后变成帮她们完成一个外拍工作。以前都是拍自己的淘宝店照片,这是我第一次拍别的模特,挺开心的工作经历。一个下午,150刀,结束了我第二份工作经历。


 💻

有安全感的办公室工作

在不同的角色变幻中知道,我根本不是体力型和漂泊型选手。在上海的时候我想,再也不想坐办公室了,结果,转眼我就把上海生活照搬到了悉尼。

在馄饨店工作期间我又经历多个办公室工作面试,最后选定了一家觉得比较适合自己的工作,我的工作是负责电商运营和新媒体这一块的,算是老本行。于是,我在来澳洲一周时,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和朋友聊天时忘告诉她我的工作,在她得知后大吃一惊:什么?我以为你要去农场摘果子了!

我来澳洲之前我也以为,我会摘摘果子,看看银河,路遇袋鼠,晚上看看书。

而现实是,我很怂地选择了稳定的生活,每天按时坐train上班下班,没有野生动物也没有银河。

每年5000个whv名额,每个人都走出了自己的路,有时候我看着那些电影般的分享,觉得我们仿佛待的不是一个国家。但是,任何事情都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现在的工作环境,让我觉得熟悉又安心。我的同事都很好,氛围轻松自由,每天都会哈哈大笑。再回头看看找工作的经历,短短一周经历了跌宕的心情变幻。

(然而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工作又出现了一个转折,详情请见文末后记)


关键词:落差

落差,是澳洲最大的关键词。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现在是大学刚毕业,一无所有,一定会全然地享受现在的生活。而经历过三年的工作经验,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方面都会经历一段”落差感”的时刻。

在公司遇到一个同事姐姐,人非常好,很愿意给我提供帮助和建议。每次她都会跟我说,她也走过我现在的路,完全理解我的很多感受,告诉我不要急,慢慢想要的都会有的。她在国内就拿到了pr,在国内这样的能力当然是过着优渥的生活。但来到澳洲,一切要从头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这样的生活很需要意志力。在起初的一年,他们都很想回国,也是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前辈的经验,多少会给我一些安慰。

另外在公司认识一个马来西亚女生,有一天我们一起回家,聊天发现我们都有相似的经历。她也是只身一人来澳洲,吉隆坡永远都是夏天,天黑的很晚,又很热闹。而她来澳洲的时候是冬天,早早落山的太阳,寂静的夜,很容易使人感到凄凉。她说她在这里哭过好多次,问我一个人不怕吗?说实话害怕这个情绪对我来说好像挺陌生。

每个来澳洲的人都经历过一段生活的落差感经历,除了大环境外,很多都是渗透到生活的小事。切南瓜切破手,等了很久的公交车没看我招手直接开走了,以及澳洲的新媒体怎么可以这么土。有时候很难跟别人叙述在国外的”难”,也听到身边的whv小伙伴叙述很多非常辛苦的事情。每年的5000个名额,到底是怎么样的生活,并不是看别人的公众号就能感受到的,因为很多细小的苦并不会被写出来的。作为我个人经历来说,很是幸运,一个月的时间点,心态和生活改变很多。第一个礼拜的时候我过得很焦虑,很想念国内的生活。而现在,我越来越喜欢这里的生活。


生活的转变:搬家

搬家这件事对我的悉尼生活来说就是一条分界线。搬家前:灰暗。搬家后:彩色。我找房子也很拼,每天把一个区的房子联系好后列了长长的list,一天看十几套房。朋友之前跟我讲过一个道理,一眼就喜欢的东西就马上买,后面再怎么看别的款,都无法再喜欢上。我一开始就看中了一个house,楼下住着温婉的房东和她女儿,楼上一整层出租,独立卫生间,衣帽间,独立的院子里的厨房。这个房子的价格超出了很多我的预算,在跑断腿看了很多”什么鬼”的房子后我还是选择租下了它。于是,每天和回家和自己独处的时间,都变得无比舒适。


房屋很干净,每天楼梯都是香香的


简单的homemade


清晨的阳光和下午的阳光,阳光永远可以点燃我的心情


闪闪发光的周末

说搬家是条分水岭,真的一点也没错。搬家后的第一个周末,幸福感扑面而来!必须要写一写流水账了,周六和Annie,以及新认识的echo一起去了英语角,吃了味道很赞的泰国菜,又散步去了海港看烟花。对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地区的人来说,夜晚海边看烟花,太浪漫了吧!!以及,和性格好爱笑的朋友在一起整个世界都柔软了。


周日似乎快乐等级又上升了一个度,和Lens一起去了离悉尼70公里的central coast。我还在上海工作的时候,读到Lens的公众号,他那时候已经独自一个人在澳洲进行road tirp了。被他镜头下的澳洲吸引,也从照片中嗅到了一丝同类的气息,事实证明我的第六感是正确的。冬天的central coast安静,平和,这里的海边都没有什么人。离开城市后会感受到很多来自于大自然和空气中的能量,觉得人间的烦恼都变得轻描淡写,来到这个地球,实在是太美好了。


看到了月光下闪闪发光的海

从cental coast回悉尼的路上开过几段没有路灯的道路,车里放着音乐,进行一些随意的谈话,感受到了很难得的深层次的开心。在悉尼,周末很轻易地可以短暂逃离生活,变成一个旅行者,这似乎成为了澳洲比较辛苦的生活中的闪光奖励。


强行加入鹈鹕群


“我不冷”

现在很多时候别人问我,为什么要一个人来澳洲,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总结一下大概是我想寻找生活的另一种可能,给自己的人生多一个选择。“舒适圈”一词像是一个无尽符号∞,跳出了一个圈还有一个圈,但每次的跳离,都会经历到在曾经的圈子里不曾看到的世界。有时候悲观的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会灭绝,可爱的动物,磅礴的历史文明。而有幸作为人类来到这个地球,只想把握当下,更多地去感知这个世界。尽管不知道这些经历会给我的人生带来什么,但回想起那些遇见的好事,真的觉得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一趟呀。

后记:

在我安于目前稳定轻松的生活时,偶然又得到了一个在悉尼CBD做新媒体工作的机会。在面试时我的虚荣心瞬间喜欢上这里的环境。人真是矛盾,在上海的时候我认为再也不想再任何写字楼里工作,而这个环境又让我想要每天人模狗样地上班。


和leader聊天时得知他和我一样是广告学专业,有漂亮的工作履历和出色的能力。一个是轻松快乐的工作,一个是能让我学到更多东西,但有可能重新陷入充满压力的生活中的工作。跳还是不跳,在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内心还没有做决定。等到我下一篇文章的时候就知道结果了。


阿诗Frances | 作者

公众号:渴时得饮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显示 3 评论
  • 匿名

    很喜欢这片分享,谢谢楼主!

  • yanyan

    天啊啊啊 跟我太像了 也是三年工作才来 也是想要体验不同的工作 最后也是选择了安稳的办公室。。。 最巧的是切南瓜也切到了手。。。

  • yanyan

    天啊啊啊 跟我太像了 也是三年工作才来 也是想要体验不同的工作 最后也是选择了安稳的办公室。。。 最巧的是切南瓜也切到了手。。。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