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内程序媛到墨尔本送餐员,我经历了啥?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从国内程序媛到墨尔本送餐员,我经历了啥?

为了写这篇,我去微信翻了一下我和小蔡的聊天记录(一年多前的事情想起来已是恍如隔世),从我们的文字中能够感受到初到墨尔本时对生活的热爱和……狼狈。十一月到十二月的四周时间,我们的聊天记录出现最多的关键字,请感受一下当时的节奏:





初到墨尔本,我在青旅认识了一个做送餐的朋友,从她那里得知墨尔本送餐的各种细节进而产生好奇,心想既然我是来体验生活的,为什么不体验一下在国内不可能有机会体验的送餐工作呢?都说这里是不同工种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工地小哥甚至比办公室白领赚得还多的大环境。从小脸皮极薄,也没有体验过办公室之外工作的我,怀着开放(猎奇)的心态,抱着丰富体验(作死)的态度,就这样开始了墨尔本送餐员的体验。

当时的送餐平台叫墨尔本送餐,用户主要是中国留学生以及少许上班族(基本都是华人)。用户在平台上下单后,后台运营人员把单分配给送餐员,送餐员从商户取餐并垫付餐款,送餐上门时再收款。一天工作结束的时候再去公司结账,最后剩下每天的结余就是当天所得收入,这其中包含送餐费(7.5/单)以及用户给的小费,所以基本上是单子越多就赚得越多的原理。

但事实上,因为这种低效的不合理的运营方式,送餐员的收入是比较难统计的,因为用户给送餐员餐费的时候既可以用现金也可以银行转账,有些不同的银行需要两三天才能到账。而且公司搞活动例如满足一定条件运费打折,这些也都需要通过送餐员来操作,如果在这一系列复杂的金钱交易过程中产生了任何误差,后果都由送餐员本人负责。不过这个工作的一个好处是,时间相对自由,可以随时上下班,可以在家里等到有单的时候再出门,没单的时候也可以回家休息。

送餐员构成主要是两大群体,WHVer的和留学生。这其中,马来人居多,基本都是骑摩托车送餐。台湾人和大陆人较少,主要是骑电动车。电动车可以从送餐公司租赁,也可以自己购买或租用。说是这么说,公司还是希望我们租他们的车,因为真的是暴利。由于当时新加入了三名员工,而公司只有一辆 available 的电动车,我的室友小蔡同学凭借 family name 首字母排在最前面的优势拿到了那辆车,率先开始了她的送餐员的职业生涯。我按捺不住高涨的工作积极性,也从别的车行租了一辆车紧随其后,趴活姐妹花上路了。



我的座驾小橘,拿到的时候是全新的

送餐这个工作,辛苦的地方在于真的很看天气。天太热或者下暴雨的时候,才是大家的点单高峰,记得我工作过的短短四周时间里,也出现过几次爆单的情况。暴雨用餐高峰阶段,送餐员客户端同时进行中的单子多达三四单。这时候,对商家的熟悉程度和路线规划能力就特别重要了。哪家出餐慢,哪家在商场的犄角旮旯里,先送哪里的公寓比较顺路,都需要考虑,综合各种因素找一个最优的取送餐顺序。除此之外,送餐员还需要在暴雨中接打客户电话,用手机导航等,结果导致有一次我的 iPhone7 进水听筒没了声音,幸好晾了几天又恢复了。我身边也有送餐员朋友手机摔到炸屏,相机劈裂也都是常有的事……最怕的是爆单情况下遇上联系不上的客户,风里雨里给送到楼下,打电话没人接,按门铃没人应,爆单高峰生生耽误一个小时,对于送餐员来说大雨里白跑一趟还接不了其他单子,额外损失几百亿。我遇到过一次这种情况,将近一个小时联系不上客户,平台最后要求我把餐再送回给商家并且没有任何报酬。也就是这次,我决定体验到此为止,因为不公平的游戏不好玩。


爆单时候的送餐app界面


暴雨后洪水中的小橘……


暴雨时穿雨衣也没什么用……

曾经在街上碰到有热心人跟我聊天,忍不住问我 why are you doing food delievery? You are to good to do this. 我说 because I wanna experience this. 在我看来,没有一份工作是不努力就可以做好的,看起来简单的送餐也一样。如何达到最高效率又保证服务质量,其实也需要很多能力的,认路能力,时间管理能力,multi-tasking 能力等。而且,这是一份与人频繁直接打交道的工作,可以很直观地感受人情冷暖。


这一个月的体验让我对外卖这个行业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也改变了我待人接物的习惯,最直接的就是对外卖员的态度,毕竟曾经也是算得上是同行了,了解他们的不容易。澳洲普遍对待送餐员都还是比较友好的,虽然没有小费文化,也还是收到过好几次小费,也曾遇到过送餐到公寓楼下,大堂经理主动帮忙开门开电梯的情况,见了两次之后还加微信邀请我喝咖啡。当然国内的环境完全又不一样,最近半个月在国内,一方面深深觉得我们的外卖运费实在感人,另一方面又担忧运费这么便宜,再分成后外卖员还怎么赚钱

短短四周的送餐体验结束后,我算了一笔账,四周做了282单,除去租车费用及其他装备置办支出,最后总共赚了约 1600 刀。这份工作是我在澳州的五份工作中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唯一一份非白工工作。虽然赚得最少却也最自由,平时等单没事的时候,就去观光或者回家做做饭。做完这份工作,我俨然已经成为了墨尔本 CBD 的活地图,中餐馆分布也是了然于胸。


等单的时候去 FlagStaff 公园看蓝花楹


午餐时间回家吃饭

总体来说,评价一下送餐这个经历,赚钱指数一颗星,辛苦指数三颗星,有趣指数三颗星,自由指数四颗星。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LuckyJ | 作者

公众号:小蔡和LuckyJ的澳洲流浪之旅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v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