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游记: How many roads must a girl walk down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南半球游记: How many roads must a girl walk down

How many roads must a girl walk down

Before she finds herself

在很喜欢的5月,

我并没有过得很好。

眼前的屏幕仿佛暗了下来,

接着出现了“9个月后这样的字幕。

在珀斯已经将近3个月,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

下一站会是哪里。


花了很多时间晒太阳,

也同样忙着毫无用处地焦虑。

生了几年来最严重的一场病,

发烧到无力起床,

也吐到不想再吃柑橘。

不不不,

并不是一个人生病觉得可怜和委屈的话题。

反倒是很高兴,

因为退烧后终于有力气走动,

看世界的眼光变得不一样了。

比如发现蓝天好像加了一层绿色的滤镜,

树冠像是撒上了一层柔软的金粉发着光,

土著的艺术有着别样的美感,

下午的天鹅河会透着油画的质感。


我熟悉的五月,

有安静的绵绵的细雨,

蓝紫色的紫阳花簇拥在树荫下,

花瓣托着湿漉漉的空气。

天气好的时候,

阳光和风很温暖,

午后的咖啡和冰淇淋也正香甜。

我大概会出游一次,

去山里或小岛,

清水小龙虾可能吃了5次,

牛蛙也许吃了3次,

春日便当大概也热情高涨得做了1次。

也许认识了新的朋友,也许没有。

也许找了一份工作,

也许又辞职了,

也许去了离家乡很远的地方,

也许还宅着无所事事。


珀斯的秋天很漫长,

但门口火红到燃烧的一棵树,

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只剩下了枝干。

气温在逐渐降低,

从早晨越来越渴望热咖啡感受出来。

我突然变得非常想念泰国,

除了满大街的芒果糯米饭,

也想一头扎进燥热活泼的空气里,

开始摇摆。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因为一直以来,

去另一个地方,

或者说旅行,

一直是逃避现实的一剂镇痛剂。

我和珀斯一样,

变得有点isolated

这不是一件好事,

我害怕得不得了。


整理在澳洲各处拍过的视频,

发现原来那么迷恋路上的风景。

我路过大海、沙漠和森林,

看日出日落,飞鸟和走兽,

想是不是所有的逃离都不会有好结局,

还有,

How many roads must I walk down,

before I find myself?


亲爱的Y | 作者

公众号:一米八少女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