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不焦虑,我采访了3位在澳洲的90后whver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贩卖不焦虑,我采访了3位在澳洲的90后whver

 




澳洲日记第二篇 

The Second Diary Of Australia

认识新的朋友,去往不同的星球

前几天看了一篇10+的文章,《上海保姆鄙视链,还真不是物质》,这个鄙视链的顶端是带孩子苦练素质教育的保姆,会做北欧风味牛排,眼界高视野广,懂打扮。文章是挺好笑的,但看完无法不忽视里面浓厚的阶级焦虑。也是这时候突然意识到焦虑这种感觉已经离我很遥远了,曾经内心想要得到一种顺应主流价值观的好生活,在浮躁中难以感到平静。

如今换了个半球生活,发现生活真的可以被剥离掉很多东西,每次去海边的时候就觉得快乐好简单!偶尔会产生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一辈子这样,感觉也挺好的。看了那么多贩卖焦虑的文章我想贩卖一下不焦虑,人生有时候真的不用着急,看,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年轻人在安心地按照自己的时间轴去生活。我采访了身边三位同样是whver的朋友,来看一看他们对于人生的观念。

作为焦虑浪潮中的90后年轻人,他们在当下是如何去思考自己的人生,如何保持自己的节奏。

其实对每位采访者我只准备了5—6个问题,而采访的过程中,每个人都表达了超出我预期的内容。一直想做一个生活的旁观者,偷偷观察那些不经意间显露出内心的人。

这篇是男生版本,以后也会写女生版本的采访。

         姜勇,陕西,1994


国内工作经历:没有太多国内经历,在马尔代夫当了一年多的婚礼摄影师

澳洲工作经历:Housekeeping、喜来登Kitchen hand、肉厂、凯恩斯院子割草工作、Coffs Harbour的五星农场Costa摘蓝莓、悉尼某公众号摄影师

采访时的状态:回国休整一个月

姜勇是那种我觉得可以和他胡乱说话的朋友。人在面对不同的人时会展现不同的性格和说话方式,每一面都是你,但只有一种,让你觉得是真正的自己。上一篇文章提到过,我是看了他的公众号知道他的。当时看了一篇《一路向南,驶过1830公里》,写了他在驾驶技术并不很熟练的情况下,从北边一个人开车到悉尼的过程,以及路上拍摄的照片。我在其中看到了冷静,有条理和一丝孤僻。

等我到澳洲时,他已经完成了集二签,在澳洲呆了超过一年了。和他去了很多个海边,聊了一些话题。有一次我说我想写一篇采访身边的wher的文章,其中一个就想采访你。他说:我觉得你已经采访得差不多了。哈哈。

 01 

我:先问一个聊过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会问每一个受采访的人。你当初为什么选择来澳洲working holiday?

姜勇:自从14年去了美国以后,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在国外工作生活的方式,当时就决定还是要找机会出国。恰巧马尔代夫工作结束后澳洲working holiday的名额出来了,就申请来了澳洲。

 02 

我:所以来澳洲好像也比较随机,那你来澳洲这一年多里,觉得最舒服的生活状态是哪一段?

姜勇:是在道格拉斯港工作的时候,那边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小镇,有山有海有沙滩。工作时间少的时候,会一个人去海边,或在家修图看电影。后来去喜来登做kitchen hand开始上晚班,下班后会偶尔开车去海边看日出,下午醒来就看看书,研究股票什么的。当时过着很安静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一个人呆着,四个月都没有怎么和朋友一起玩过。

 03 

我:这听起来简直就是我幻想中的澳洲生活!你当时四个月都没有和朋友出去玩过?

姜勇:嗯,只有一次我舍友快走了,就想带他出去玩一下,开车和他去一个沙滩,那个沙滩一个人都没有,我俩就在沙滩上躺了一下午。

  0  3     

 04 

我:……为什么听起来基情满满的。那你还会想回道港生活吗?

姜勇:想吧,但也只是想想,现在可能更看中事业发展,如果想要实现以后可以自由地到处玩,现在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04 

 05  

我:你没有在国内工作过,那你的工作中有感受到焦虑过吗?我是说来自社会,同龄人的那种焦虑?比如之前国内新媒体盛传的《你的同龄人正在超越你》之类的文章。

姜勇:毕业后正式的工作是在马尔代夫做摄影工作,当时没有感受到太多焦虑。在澳洲后确实有看过新媒体的那些文章,但我觉得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不同,而且我不是嫉妒心很强的人,如果别人比我强,也没什么,我比较容易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所以不会很焦虑。

 06  

我:这段时间回国见老朋友,你觉得自己和他们的状态一样吗?因为其实你已经脱离国内的社会挺久的了。

姜勇:确实不一样,其实很早就意识到了,大家各奔东西,走的路也会越来越不同。在大学时我就已经选了不同的路,决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能同路的人太少。但朋友其实是生命里很重要但一部分,Ta们教会我很多事情。

 07  

我:嗯,我同意。

我和你印象很深的两次对话是,有一次你说在上大学后很想扔掉原生家庭教你的某些东西,你有没有觉得,人在跳出一个原本生活的圈时,才能回头看清原本的自己?

姜勇:对,我觉得变化最大的是我从马尔代夫工作回来后,再回到原来的环境,会发现有很多东西大家想的完全不一样了。以及这次澳洲回国,也能看到更多和家人想法的不同之处,并且能更宏观地看待为什么他们形成现在的想法和生活。

 08  

我:但我觉得你是能够理解这种不同,找到与家人平和的相处模式,是吧?

姜勇: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不被理解的太多,我就想去理解别人,小时候做很多事情都会被家人反对,现在就想更多地站在别人角度去思考他为什么这么想。

 09  

我:听起来真的是以德报怨了……

我们之前看了一篇文章,是乐纯酸奶创始人写的,里面有一个关于如何找到人生目标的方法:用一小时远离一切,想一个问题:”你这辈子活着是为了什么?”在纸上不断写出自己的答案,据说最终会找到让你哭出来的答案。前几天姜勇跟我说他在家试了这个办法,我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哭了没?” 他跟我说 “没有。”

当时我没有问答案,今天想问一问,介意分享几个你写下的答案吗?

姜勇:答案跟我之前想的差不多,现在越来越坚定想要做摄影和视频这方面的工作。因为我一般不太会和别人聊天,要么是觉得别人太无聊要么觉得自己不太会说。而摄影其实可以表达内心,我想通过摄影表达自己。另外一个答案要30岁之前实现财富自由。

 10  

我:30岁之前这个目标好高啊!(声音提高八度)

姜勇:其实就是实现比较自由地赚钱方式吧,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工作。

我:给我一张你在澳洲拍下的最喜欢的照片吧。


照片是在下午三四点时道港一个小镇的海滩

姜勇新媒体账号

公众号:VLENS澳洲旅拍

微博:J-Lens

(澳洲约片请找他,为你留下美丽影像)

       曾凌智,广东,1994


国内工作经历:广告公司Creative,甲方公司做Branding项目PM

澳洲工作经历:餐厅Waiter、摄影Studio工作、物流公司仓库

采访时的状态:因摄影工作室的工作而正在新西兰出差拍摄广告片

在我上篇文章发布后有一些whver加我微信,其中对他的印象很深,因为看了他拍的Zlog系列视频,画面+独白的形式太诗意了。第六感就觉得他应该也与广告行业或多或少有些关系,聊了以后确认了我的猜想。于是,想要采访一下在广告行业工作过的同龄人,当下正进行着怎么样的思考和人生。这段采访真是原文直出了,文案技能满分,丝毫不需要我整理,有一种笔给你笔给你,你来写的感觉。

 01 

我:这个问题之前问过你,为什么选择来澳洲working holiday,要麻烦你再文字叙述一下了。

曾凌智:来澳洲working holiday是诸多因素的结合吧。去年结束了很重视的一段感情,工作在快速的变化后进入瓶颈。突然被拿掉两件一直作为我生活重心的事情,我有点无法接受这样停滞的状态。房子也将在四月份到期,所以待在北京的想法受到了很大的动摇。早先有完成或正在体验working holiday的朋友,我就自然而然开始准备相关的事情了。

 02 

我:那working holiday对你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好奇下你来澳洲之前有放下那段重视的感情吗?还是寄托希望于来澳洲后?

曾凌智:虽然它是一个诱因,但我其实一直没有寄希望于通过来澳洲working holiday”事情本身来改变它。因为他们本身不是一个层面的事情,不能简单的重叠覆盖。但来之前我是相信,本身生活圈层的变化以及后续带来的成长,能够帮助我想清楚更多的事情。如果是我改变了,对于从前的事情的看法改不改变,其实就不那么重要了

 03 

我:嗯……好深奥的感觉。那作为男生,你会有那种年龄的焦虑吗?因为我们身边在国内的朋友都是趋于越来越稳定,慢慢建立起自己”房子车子家庭”的生活。你选择在普遍价值认为的”拼搏的最好年纪”来澳洲,是否会有担心?

曾凌智:焦虑是永远有的,因为大部分的人在每一个阶段都拥有此阶段无法满足的欲望,以及在现阶段心智上也不太能应付所遇见的问题。所以我后来对于按部就班地生活这件事情也产生了一些怀疑。按部就班按的是谁的部的?感觉只是普世价值在按部就班地按部就班。按照自己的步调落后几步,对我来说我觉得也可以接受。(何况我并没有觉得有落后于人)

房子车子是物质条件创造的能力,家庭算是情感的归属。现阶段我就是做不到啊,我觉得没必要勉强自己非要实现它。

 04 

我:哈哈哈这句就是做不到啊听起来可以让很多事情都豁然开朗。

你现在的工作状态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一半的时间在摄影studio里从事脑力工作(而且你们工作室的作品挺不错的),另一半时间是体力劳动,这两种模式的切换,对你来说是怎么样的感受?

曾凌智:

我本身在国内从事的是创意相关的工作,因此这份studio的工作可以让我在澳洲相关的行业里精进一下,一年之后回国继续就业也相对没有那么被动。其实体力劳动体验对我来说意义并不是很大。如果不是因为钱的原因,我没必要让它成为我全部工作的状态。

现在想想,我还是愿意做全是脑力劳动的工作,因为在那种状态下我觉得我还是我自己,我还能控制我自己。干体力活,我会进入变成某个人的状态。

 05 

我:这个说得太对了,之前在餐厅工作的时候我也觉得那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回到Office工作后才觉得生活又可控了。

曾凌智:嗯,就是一个在运转的人而已。

 06 

我:我们之前聊天的时候你有说过”安心按照这边的节奏好好生活工作先,不想到这还要饱受国内那种焦虑的煎熬。”其实我一直很迷惑一点,在澳洲和国内同样是朝九晚六,在你看来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在这里会忘记掉焦虑这个情绪?

曾凌智:来到澳洲之后,我可以暂时不考虑工作的晋升和处理人际关系,在感情上的心力也被释放了下来。而且目前这边的工作和生活是我能力可控范围之内,总而言之就是没那么费劲,自然就没有那么焦虑了。

当然对于自身成长爬升的焦虑,永远是存在的,这一部分没有改变。

简单来说就是,国内的焦虑主要就是很多事情在能力之外,这里就还好。

 07 

我:那其实就是说刨去了很多环境外在的焦虑,自身成长的焦虑其实是一种对自我的要求。

最后一个问题,很多whver都处于对人生比较迷茫的阶段,关于未来目前你有清晰的规划吗?这里是指有没有找到一个想要一辈子奋斗的目标或者事业?

曾凌智:没有清晰的规划,最终目标就是能成为一个自己对自己各个层面都认可的人。反正现阶段就是做自己能做到,或者自己能承受代价的事情。核心都是让自己的生活可控吧。

我:嗯,发一张你在澳洲最喜欢的照片吧。

(收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注意到在它在一闪上收获了900+个赞)


这张照片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啥,就是觉得挺好,这就是我想说的。

当时吸引我的那支zlog

曾凌智新媒体账号:

新浪微博:真领子

B站:真领子

      Damon台湾,1992


国内工作经历:Receptionist

澳洲工作经历:寿司店服务生、仓库管理助手、采过蓝莓、红莓、草莓、海鲜工厂包装

采访时的状态:即将前往雪山开始新的工作

我和Damon是在Language exchange活动上认识的,上次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申请到了雪山的工作,成为了在那边工作的三位亚洲人之一,所以激动的同时也会有点紧张。台湾人在澳洲似乎是出了名的努力能吃苦,有些雇主甚至指明台湾人优先。所以很想知道台湾年轻人对现阶段人生的一些想法。

 01 

我:你当初为什么选择来澳洲working holiday?

Damon:因为受电影的影响,很喜欢美式幽默,也因而喜欢上英文这种语言。另外一个原因是想要离开家乡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去生活,并且练习英文。

 02 

我:怪不得是在语言活动上认识你的哈哈,我今天特意查了下,维基百科上2017年国家及地区的各国人均国民总收入排行榜台湾排在第30名,其实台湾的收入并没有很低,在你看来为什么有那么台湾年轻人选择来澳洲打工度假?

Damon:我认为这也许是数据上的表现,其实实际生活并不如数据上面所显示的那么完美。相对于台湾的薪水及物价,澳洲还是更人性一些。

 03 

我:那所以对你来说来澳洲的很大一个原因也是为了赚钱是吗?因为台湾人是出了名的很努力哈哈,听说很多雇主指明台湾人优先。

Damon:并不是,其实听到这句话我并不会觉得开心。多数人就是想要赚钱,忘记了生活该有的样子。对我来说澳洲打工度假的目的并不在于赚钱,而是学习和生活。

 04 

我:我也同意,体验更多对我来说比较重要。那在澳洲期间你觉得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Damon:当然是遇到的人啦!在这里会遇到各个国家的人,我很喜欢他们一见面打招呼的那种热情。并且有幸在这里遇到几位稍有名气的YouTuber,在闲暇时我也会拍摄自己的视频,所以当我遇到他们后,他们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让我继续想往这个方向发展。

 05 

我:哈哈,想起了上次活动遇到的那位巴基斯坦时尚哥们,也是粉丝和赞很多。下一个问题,你会担心回台湾后不适应那边的生活,有点脱节吗?

Damon:会!!肯定会的!!在今年三月初左右回台湾呆了两个礼拜,一出海关就感到不适应,周边的人,习惯,观点。因为台湾很小,大家也都基本在关心自己圈子里的东西。

 06 

我:上次听你说在澳洲打工度假结束后,你还会选择去其他国家生活工作,现在你还是这个想法吗?

Damon:是的,那时候确实是这么想。不过我回到台湾后有个朋友问了我一个问题,让我想了很久,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你打算过打工度假生活过多久?也许要等我雪山下来之后才会有答案。

 07 

我:期待听到你的答案。我这篇文章的主题其实是关于焦虑,想知道台湾年轻人的情况,你在台湾会感受到焦虑吗?

DamonAlways吧我觉得,常常会想自己未来要做什么,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对未来有什么帮助,甚至有些时候会问自己什么时候结婚(因为那一阵子身边大约有8个朋友都结婚了)。

 08 

我:那你来澳洲之后这种焦虑感有改变吗?

Damon:有,改变最大的大概是正在往自己的目标前进,终于能看到那么一点将来的样子,目标变得明确了。

 09 

我:最后一个问题,你理想中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就是可以让你停下来不想再改变了,想就这样生活几十年的。

Damon:很好,我喜欢这个问题!我可以跟你说,没有!我喜欢拍影片记录自己的生活,这就意味着必须要不断创新,所以并不想要停下来。目前我很享受这个生活,虽然改变会很辛苦,但努力学习适应吧。

 10 

我:认识你很棒,看到了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哈哈。

Damon:哈哈哈谢谢你,不过我真的还有很多地方要去努力!我也是因为不断改变才认识到你,认识到各式各样的人。

我:发我一张你在澳洲拍的最喜欢的照片吧,告诉我照片当下的情景。


照片是加入了fb上看到的群组活动,和一个英国女生,德国女生,一个local一起去到这个地方。

有一阵我感到压力很大的时候,会去看一个对我来说是宝藏的博主,她常年住在巴厘岛,会分享很多自己的生活片段,热带海岛的生活是我最迷恋的。我并不是一个洒脱的人,很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渴望得到世俗的认可。所以看一看这些生活状态可以在我焦虑的时候告诉自己世界上还有另一种生活。其实每次在旅途中都会遇到和平时接触到不太一样的人,不是说他们不追求物质和成功,而是以一种平和的方式走向它们,在他们身上能感受到平静。听起来似乎觉得这有什么呀,但我遇到的人里,真正具备这种气质的人真的是很小一个比例。靠近他们的时候,会觉得生活里的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平静,真的是一种很舒服的性格,和善良一样,值得被珍惜。

有时候觉得幸亏地球很大,不必按照初始设定去生活,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栖息地。


阿诗Frances | 作者

公众号:渴时得饮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