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鸭蛋?摆柴火?给大蒜编辫子?土澳乡间的日常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找鸭蛋?摆柴火?给大蒜编辫子?土澳乡间的日常

2017年底,在墨尔本当了一个月风里来雨里去的送餐小妹后,我和Lucky J都觉得暂时被资本主义剥削够了,想换个地方浪浪,最后决定去塔斯马尼亚体验一下在打工度假相关文章中频繁出现的一个东东——换宿

●  WHV小词典

换宿:换宿者(helper)以少量劳动换取寄宿家庭(host)食与宿的一种生活方式,虽然不能带来收入,但因为能够沉浸式体验当地人的生活而广受体验派流浪汉的欢迎。

澳大利亚最受欢迎的换宿网站是helpx.net,交一笔不算贵的年费之后,helper和host都可以在这个网站上发布自己的信息,进行双向选择。我们作为helper,除了看host的自我介绍,更重要的是看之前的helper针对这个host所发布的评价,好评多的host自然更受欢迎,供不应求。

12月正值南半球夏天,澳大利亚全国境内此时最凉快最宜居的塔斯马尼亚也迎来了旅游旺季,不难想象这里的优质host有多抢手。我们成为会员之后花了好几天时间编辑个人简介页面,筛选看起来不错的host,然后疯狂给他们发站内信。经过一番等待与波折,在飞塔州的前两天收到了一个曾经拒绝了我们的host树莓小姐的消息,这是当时筛选出来的host中我们最喜欢的一个,她说之前约好的两名背包客临时说不去了,问我们还感不感兴趣。更巧的是,我们在墨尔本的另一个朋友Pino也申请上了同一家换宿。


右下角爱心形状的岛就是塔斯马尼亚,在澳大利亚最南端,人称世界的尽头

于是乎,踩着2017年的尾巴,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树莓小姐和扇子先生的家,进行了两个星期的换宿,或者用我们自己的话说,当了两个星期的家养小精灵。

树莓小姐和扇子先生

树莓小姐,塔州地头蛇,留一头浓密的银色长发,不苟言笑,擅长园艺,主业旅店管理,副业家养小精灵训练师。

扇子先生,牛津绅士,蓄一把凌乱的灰色大胡子,风趣幽默,爱烹饪,更爱八卦,最爱喊他的甜心树莓小姐一起泡澡。

他们是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夫妻,家住塔斯马尼亚北部一个僻静的山谷里,蓝色房子周围环绕着古老的桉树雨林。站在房子的后院,隔着一大片草地和若隐若现的绵羊,可以远远望见他们唯一的邻居家。

树莓小姐和扇子先生的家

树莓小姐和扇子先生在这里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自己从山上引水,既用于饮用也用于发电,三个菜园子里种了日常所需的所有蔬菜水果,几只家鸭下的蛋解决了部分蛋白质供给,偶尔还有牧场的朋友送来各种上等的肉,除了每周到镇上购买一次牛奶和面粉,树莓和扇子几乎可以说是自给自足。

他们的蓝色房子里没有一丝手机信号,与外界交流只能通过电话座机和非常有限的wifi流量,貌似与世隔绝,但这里其实不仅仅是树莓和扇子的家,也是他们经营了好多年的一个只有三间客房的小旅店:森林漫步小屋


森林漫步小屋:一个美丽而信号不足的地方

森林漫步小屋是个有点意思的旅店,所处之地人烟罕至,且不对客人提供网络、电视,常常静得只能听见屋后潺潺的溪水和穿过树林的风声,适合都市中产过来找清静;被大自然和野生动物包围,吸引了很多户外爱好者过来徒步观鸟;扇子先生是个超一流厨师,给客人准备的所有食物都来自自家菜园子和周边的牧场,为这有机美食而来的客人也不少。

一切都很美好,只是,经营一个有机原生态的旅店所需要的人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两位六十岁的老人的能力范围,而在偏远地区雇佣长期员工的成本对于这种小微企业而言又过于高昂。这时,来自全球各地的背包客正好完美契合了他们的需求,他们得以用几乎零成本的食宿换取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每天三四小时的劳动;对于我们这几个体验派流浪汉而言,森林漫步小屋也完美满足甚至超出了我们对在澳大利亚乡间换宿的想象,获得了许多新奇的体验。

我们住在哪里


左边这个尖顶小屋是我们家养小精灵的宿舍,是一幢躺在床上能透过窗户瞥见银河的真·林中小屋。

右边的小房间是我们的厕所,在这里我们第一次体验了澳大利亚的堆肥式厕所(composting toilet),这是一种将人类排泄物循环再做成肥料使用的厕所。无需冲水,但如厕之后一定要记得把马桶盖盖上,否则…这个气味一定会让下一个上厕所的人永生难忘。


小屋门口的草坪永远不缺的就是拥有肥硕屁屁的wallaby,有时候清晨起来上厕所,迷迷糊糊中能看到草地上蹲了十几只正在啃草的wallaby,一听见动静就四散蹦开,跳进了旁边的树林里。

我们做了什么

作为家养小精灵训练师的树莓小姐每天早上都会在厨房黑板上罗列今天的任务,一边给我们投喂早餐,一边介绍我们今天要做什么。我就给大家说几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吧。

  找鸭蛋

树莓和扇子一共养了五只鸭子,一只气宇轩昂的绿头公鸭领着四只漂亮的白色母鸭,每天也没啥事情干,就在草地上池塘里嬉戏打闹。有时候公鸭还会家暴母鸭,树莓小姐若是看见了就会跑出去拿毛巾作势抽打公鸭,扇子先生在窗边笑嘻嘻地围观:”She’s looking after the girls!”


四只母鸭几乎每天都会下蛋,但她们是真正的走地鸭,拥有最自由的灵魂和最广阔的下蛋空间,于是我们每天早晨都要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我是母鸭我会把蛋下在哪里?”

事实证明可以是任何地方,我们在池塘边的草丛里找到过鸭蛋,在菜园子里树莓树下找到过,在没有遮掩的草地中央也找到过,总之仿佛每天早晨都在玩寻宝游戏。


  给大蒜编辫子

某天早上我们看到厨房黑板上其中一行字写着garlic plaiting,首先,嗯,没有人知道plaiting啥意思,查完词典之后三个人都懵了:”啥?给大蒜编辫子?” 树莓小姐点点头。

编辫子之前要先把大蒜拔出来,第一次原来蒜叶这么老长。


然后呢,要把大蒜们铺开来晒一晒。


晒好之后就可以坐下来给大蒜编辫子啦!


欣赏一下成品,漂亮的都是Lucky J编的,七扭八歪的都来自俺和pino


扇子先生跟我们解释说编好的蒜子方便储存,一大串一大串地挂在门后,需要的时候就直接拔一颗就能用。我:嗯,顺便也防僵尸。


  拾柴火摞柴火

某天扇子先生让我们跟他上山拾柴火,我听错了以为要上山砍柴,激动死了,结果到山上发现柴已经都砍好晒干,我们只要把它们丢到拖车上就行。

扇子先生说,去年他们这儿来了个加拿大的背包客,聊天时听说他在加拿大是砍柴工,扇子赶紧就让他上山帮忙砍了一个星期的柴。我:扇子先生你真是太会利用资源了

往拖车里丢柴火这个工作听起来简单,其实真的挺简单的,只要别一失手丢到对面的搭档身上就行。



把柴火运到山下的储存室之后,我们要把柴火一块一块摞好,这个就比较考验功夫了,有点玩俄罗斯方块的意思。


最后成品,感觉摞得…还可以吧。空间得到了足够有效的利用,缝隙不算特多。


  摘樱桃

扇子和树莓有个朋友家里后山有几百棵樱桃树,听起来特让人羡慕,但实际上他家这种樱桃又小又酸,连鸟都不吃,只有扇子先生愿意接手,因为他喜欢自制樱桃果酱。这个朋友每年到了樱桃季就会邀请扇子先生(的家养小精灵)过去摘免费樱桃。

第一步:采摘


第二步:去核。树莓小姐给我们提供了所谓的去核神器pitter,实践证明,还不如筷子好用。




第三步:装罐加糖,完工!


  保护树莓大作战!

树莓小姐最大的菜园子里种了一整面墙的树莓,而树莓这种甜蜜诱人的水果是最招鸟儿觊觎的,所以必须要做好万全的保护措施,所以在我们抵达的第二天,树莓小姐就给我们布置了给树莓架设保护网的任务。

其实这整个菜园子都有铁网保护,因为除了鸟之外,还有野兔子、小袋鼠、大负鼠等馋鬼在对园子里的蔬菜水果虎视眈眈,我们要做的是用一张尼龙网把树莓围起来,用针线把尼龙网跟树莓上方和左右的铁网缝起来。

个子最高的Lucky J担任起了网络工程师的重任,我和pino打杂。


受到完美保护的树莓


呵呵,还不是要被我们吃掉。


我们吃了什么

树莓小姐是旅店的大总管,从宣传到运营到接待到客房保洁,她全权负责,而扇子先生的角色基本上就是一个快乐的厨子。在厨房里一边听着70年代英国摇滚乐,一边进行美食创作。我说创作主要是因为我们在森林漫步小屋的两个星期就没吃过一次重复的菜。不过好多我已经忘记了是啥哈哈,就放几张图好了。







最后几张的饺子是我们仨圣诞节的时候包的。

后记

雅思口语考试有一道经典题目:请描述你理想中的房子。如果我当时考试的时候被问到这道题,我一定会不假思索地回答”树莓小姐和扇子先生的家。”

这里有森林有繁星,有高山有河流,有小动物,有好吃的,有我想象中的一切美好事物,有爱。



小蔡 | 作者

公众号:袋鼠国流浪汉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