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打工换宿,在澳洲第一次哭…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珀斯打工换宿,在澳洲第一次哭…

转眼来澳洲半个月了,生活节奏也渐渐稳定下来。每天早上八点多吃个面包牛奶,出门150m9:09513Fremantle上班,每天10-14点之间工作2-4小时,然后去Haru Sushi吃个美味的Bento set,逛逛ColesChemistry和遍街的二手店,下午三点的样子回到Julie奶奶家里,一起开车去公园里溜狗,回家吃晚餐看电视,饭后在沙发上聊聊天。

一直想写写旅行攻略,但没有什么空闲时间可以自己呆着写写字。我觉得吃完饭躲到自己房间做自己的事情不太礼貌,我也很愿意和Julie聊天听故事,所以每天和她聊好一会儿才去洗澡睡觉。有时候我也会想,忙着生活都来不及,享受生活本身就好了,记录的事情不用太上心。

今天晚饭后Julie和儿子在客厅弄无犯罪证明(Police Clearance),因为下周会有两个日本学生(Pay guests)过来住一周,根据平台规定,房子里的人需提供无犯罪证明。她特意帮我电话咨询了一下,我作为短期visitor可以免开证明,也得以有空独自坐在暖炉前敲点字。

现在在Julie奶奶家打工换宿(Work for accommodation),她和儿子女朋友吵了一架,两个小人就搬到了旁边Julie原本使用的Studio,工作室里面的东西就全部搬到了大house里来,客厅房间都塞得满满当当,可以说是一片狼藉。

即便如此,Julie还是在我来之前把我的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还准备了三层被子和几本书。

Julie是严格的垃圾分类者,经常为儿子乱扔果皮生气,她对饮食很讲究,拒绝任何化学添加剂,牛奶要喝无添加的,鸡蛋要吃散养的(Cage free),有一天我买了Cage free的鸡蛋回来,她检查了一下产地,认为不是生长在农场里自己觅食的,都不算Cage free…

之前和Kathy一起住,我们想吃肉的时候就去Woolworth买半加工的鸡腿,8$大概有二十多只,回去烤箱一烤,简单香嫩美滋滋。现在我不敢买半加工食品回家,虽然她允许我吃。有一次买了一大包薯片在路上没吃完,回来偷摸藏在柜子里

平日我和Julie奶奶一起吃晚饭,她是个很棒的cook,在HK、日本、英国等很多地方长期居住过,会做各国美食,每天看到盘子里一点点盛满色香味俱全的营养食物,心里就有极大的幸福感。

按照helpx上的约定,我每天需要帮她干两个小时活,也就是帮忙收拾这些杂物,以换取免费住宿。实际上我好像没有帮上太多忙,这些天就帮她吸了一次地毯,早起一起整理旧物,测量包装她收藏毕生的缎带边角料,倒是在这个过程中,从她这里见到了很多有趣的宝贝,精致的丝绸刺绣、古老的化妆盒和木屐、还有物品里藏着的人生经历。

收藏宝贝是一件幸福的事情,Julie每拿起一件精致刺绣的布料,都要感叹一句“LookSo prettyI got it from balabala”,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我看着桌上箱子里堆满的这一切,感到收藏也实在是一件恼人的事情,这一件件精致的注入了万千构思的边角布料,很多年后成为了永远的unfinished projects,心里不免有些焦虑和遗憾,不如当舍时则舍,看不见自然就忘了。


打工换宿的人一般没有其他工作,如果和host一起吃饭,也要增加额外工作时间,所以我很意外第一天Julie奶奶做了两人份的晚餐,也很感动Julie支持我去工作,她认为在澳洲旅行开销很大,在这经济萧条的时候,能有收入是好事。

至于我的工作,可以来卖卖惨了,朋友圈都是好人和美景,大家觉得我不要太惬意,其实我也是要辛苦工作的!

找工作试过三明治制作(被嫌弃手速)和寿司店跑堂(被华人忽悠?),最后是在一个美术公寓(Gallery Suits)打扫卫生。

客人check out时会带走垃圾,整个公寓都很干净,我们要做的就是铺床擦玻璃吸地板,其实是挺简单的家务事,但我毕竟在家没干过什么活,partner又是熟手,总是小跑带喘的赶着想早点结束,我适应不了这个节奏,干了一天就想走人。但是老板又很耐心地教我,说一些you happy I happy的话,总是把我话到嘴巴又咽回去了。

现在工作第四天了,可能是自己学会干家务,觉得没有那么难了,转念一想,不用起早贪黑,不用风吹日晒,不用扛重物,不用油腻脏兮兮,也不用工作太长时间,时薪也不错,fine,,干几天攒点钱也好。

当然,关于一个武大毕业生去澳洲做清洁工这种事情,在澳洲再怎么普通不过,在国内也是没有什么接受度的。工作第二天回来和奶奶视频时,我说我找到工作了,在公寓做卫生,我感觉奶奶眼泪都要出来了,叫我太累了就回国

晚饭后和Julie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她说肩颈痛,夜里四肢会发麻,很糟糕的感觉,我就主动帮她按摩肩颈。她开始说起之前遛狗时提到的被attacked的事情,她说着当时绝望的情景,眼里泛起泪花,我一边心疼她,一边帮她按着留下后遗症的肩颈。

然后我想起我的奶奶,以前我也会给她捶捶背,现在自己却远在天边。在Julie给她意大利的农场主朋友打电话问要不要picker的时候,我已经止不住泪流满面了,这是我来澳洲第一次哭……

有一天在丛林里遛狗,成群的乌鸦哇哇叫,这边很多这种鸟,一天到晚在枝头啼叫。Julie说很多人不喜欢它,但她觉得这鸟很有趣,于是她开始模仿起它们的叫声来,我们俩就在四下无人的林子里哇哇叫起来。

她热爱丛林,喜欢林子里每一棵不同寻常或是很寻常的花草,或只是树上鲜绿的苔藓,或是一片柔软的羽毛,她喜欢关注这些可爱的小事物,眼里一切是鲜活的,这一点上我想我们很相像。

我跟她描述,可能是我来这边看到的最摄人心魄的画面。

有一天清晨,我走在Fremantle的教堂旁边,那里有一颗树叶繁茂的大树,树下有鲜嫩欲滴的青草,清晨的阳光洒在草地上闪闪发光,一个头发蓬乱的流浪汉躺在草地上,像是刚刚睡醒,他一只手撑着头,静静看着散落周围的白色的鸟儿在他身边踱步,很享受的样子。

有一天晚上我们互道了晚安,我随口问了一句Ziggy去哪儿了,她说它在房间里还有一个床,有很多泰迪陪它,你要不要看。我说我要看,我小时候都没有一只泰迪呢,Julie瞪大眼睛表示难以置信。

我去她房间里看ZiggyZiggy睡在一个小床上,盖着可爱的毯子,露出一个酣睡的狗头,狗头旁边是一圈泰迪娃娃,它睡的很香,像极了一个幸福的孩子。

我说Ziggy真是个幸福的狗子,我嫉妒了。Julie又给我看她小时候的娃娃,安德鲁小时候的娃娃,嗯,她70岁了,她去过很多地方久居,她搬了家,她还留着她小时候的娃娃。


我回房间的时候,她突然抱了我一下。

第二天的下午,她突然提到,你的家人是不是不会互相拥抱,她感觉抱我的时候我有点惊到,有点不自在。我说是的,我的家人都不太会用这种方式表达感情,我们不会说Good nightI Love YouThank you or Sorry,很多中国人都这样。我们表达感情的方式很含蓄,靠心去感受~

她说明天会有一个叫Elizabeth的三岁小孩来玩,是一个什么都知道还会指使别人的有趣小孩。还有明天晚上我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去Fremantle的艺术展。我很吃惊Fremantle晚上六点以后还能有什么活动,再次确定了一下没听错,毕竟这是一个商场5点就关门的城市。

今天下雨了,这也是一个下雨就会有彩虹的城市。

好像渐渐的来到了Gap year打工度假的初衷,不是赚钱,也不是旅游,而是去体验。去认识不同的人,去听见不同的态度,去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


LuckyTeresa | 作者

公众号:陪你走走这世界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