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悉尼,那些和工作生活的日与夜…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在悉尼,那些和工作生活的日与夜…

2018109日,从科夫港飞回悉尼,回到了这座澳大利亚最繁华的城市。


海港桥下眺望悉尼CBD的景色

入住青旅,作为新时代的大懒人,必定要先躺两天再说,每天躺到中午才起来。两天之后,就开始操心工作的事情了,毕竟科夫港没挣几个钱,每天在悉尼又花钱如流水。


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利弊:

缺点

首先英语只能达到基本交流的地步,这是一个天大的硬伤,虽然我高考英语考过138分(满分150分),但是国内的英语教育真的只是注重笔试,口语真的令人想哭;然后,因为签证有效期只有一年,所以很多工作人家都不想招打工度假签证的;另外,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不会开车,这一点在悉尼的影响还小点,毕竟大城市公共交通还是比较发达的,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回来悉尼的原因之一,没有车,在其他地方真的寸步难行。

优点(哎呀到了夸自己的时候了)

作为一个女生来讲,我算是不怕吃苦受累的了,并且很独立,头脑也还算聪明,并且天平座的性格基本上还是挺受大家欢迎的,画画也还可以,也会拍一些照片啊什么的。不过后来发现以我的技能在这找工作并不容易,遂在简历上突出我的性格方面及开淘宝店的经历。


简历做个差不多后,我就开始投简历了,那段日子刚好在和前男友闹分手,心情不是很好,所以佛性投简历吧,教小朋友画画的也投,餐馆咖啡厅也投,但是投的数量很少,总共也就十多份简历。因为语言问题,在当地求职软件gumtreeseek上面投的简历没有一个回的,僧多粥少,人家一看我简历上写的英语仅是基本交流没问题就直接pass了。

另外,就是在今日悉尼上投的了,今日悉尼就是在澳华人基本上都会用的软件,投的几份简历大多还是有回复的,但是薪水不高的占大多数,有一家礼品店问了她居然给10刀每小时,而且每天才工作两个小时,真是无语了,还有一家教小朋友画画的,他们要求每周六带一整天,但我想还是找一份全职工作靠谱一些,于是婉拒了。


夜色下的悉尼歌剧院

在悉尼的第四天,有几家叫我去面试的餐厅,我面试的第一家在bondi beach边上,一家卖饺子面条的小店,店主感觉冷冰冰的,也是兼职,并且薪水很低,我真纳闷了,他要是早把条件什么的写清了,我肯定不会去面试的,还浪费我好几块公交车费。就在我去面试这一家之前,后来是我老板的kelvin打电话叫我去面试,我说我面试完这一家就去。

下午三点,我准时来到了the sushi counter,见到了老板kelvin—-一个台湾人,他已经移民新西兰了,别提了,感觉自己和台湾人真有缘,到处碰见的都是台湾人,kelvin招聘的帖子上写的是招聘服务员和kitchen hand,我肯定应聘的是服务员啊,整个应聘过程也很愉快,我们在旁边的一家咖啡厅进行的面试,很快就敲定好了什么时候来上班,薪水也还可以,而且在餐厅工作的最大好处就是管饭,省了一大笔钱。最后,就这样愉快地定下了一切,准备走的时候,

kelvin说:你要是有适合做kitchen hand的朋友介绍给我哦。

我在这边倒是有朋友,但是没有人做过这个啊,都没有经验。

不用有经验,只要肯用心学就好了。

那你看我行不行

“……”

于是,我们又重新开始谈论我做厨房助手这件事,事情的最后,你们也知道了,我一个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切菜都切不利索的,从小到大基本上只做过黑暗料理的人,做了一名厨房助手。

总体来说,我还是挺幸运的,回到悉尼,佛性投简历,第四天就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每周全职工作6天,管饭,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已经是个不错的结果了。


Kelvin做的员工餐之一

Kelvin叫我周一去上班,所以我还有两天时间找房子,从青旅搬出来,最后,我选了一个坐落在美术馆旁边,紧邻港口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的但是住宿条件并不好的19世纪的老房子,房子主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住了几个月相安无事,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个老糊涂,于是后来又从这儿搬回了青旅,这又是后话了,以后再讲。

傍晚时分在轮渡上看悉尼的景色

周一,来到the sushi counter,这是一家专门做日料的餐厅,店里的全职主要就是老板kelvin—负责做寿司,刺身等冷食;宛胤在这工作了两年左右的资深服务生,但是厨房里的她也都会,厨房忙的时候她就会进去帮忙;Howard—在这工作了一年多的kitchen hand,因为他签证即将到期,一周后要回台湾了,所以我估计着老板是实在找不到人了,所以情急之下就叫我做了Howard的接班人。

另外,店里还有几个兼职服务生的日本人,两个日本阿姨,另外还有一个二号,一个三号,当然这都是他们给起的代号,但是日本人都不知道我们讲二号三号的时候在讲她俩;还有一个北京人楠哥,真是见了大陆人第一面就特别亲切啊,楠哥在这留学,晚上的时候就在这做兼职,这也是大多是留学生的常态吧,毕竟在这儿生活成本太高了。



放假时,有时会一起出来吃东西

第一天上班,主要就是熟悉流程,我在旁边看着,Howard边做边给我讲解,每天做的工作确实不少,需要准备每天工作所需要的食材,准备各种酱料,等饭点一到,各种锅碗瓢盆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忙的时候你的手一刻都不会歇着,并且需要你牢记各种食物是如何制作的。

Howard教了我一周,然后愉快地回台湾了,然而一周过去我的大脑还是处于懵逼状态,现在师傅走了,更慌了,心里觉得自己好像干不成这份工作,因为需要记忆的东西,尤其是琐碎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后来,宛胤开始教我,慢慢地,我也可以独挡一面了,从生手到熟练的过程大概用了一两个月。再后来,因为前面服务生极度缺人,厨房里基本上就我一个人也没问题了,两个炒锅,两个汤锅,两个炸锅,再加上各种摆盘,有时候会感觉自己特别帅,脑补自己成为了中华小当家。哈哈,这份工作并不是谁都能做的,我算是挑战成功了,到现在我都觉得特别骄傲。

刚开始两个月,那时候还没完全接受这边的高物价,所以很少出去购物,而且也没时间,基本每天就是6:30起床,洗漱一下,然后步行去健身房上7:00的课,一个小时左右,然后洗澡,闲的时候就化妆,然后吃早饭,坐公交车穿过海港大桥去上班,每天10:30上班,中午3:00左右休息,然后下午5:00上班,工作到晚上10:00左右下班,到家差不多快11:00了,然后12:00左右睡觉。每周日健身房没有课程,也不用去上班,所以每周日基本上都睡到很晚。


课后合照

这样自律的生活一直贯穿我整个在悉尼的日子,可以说之前我从来没有这样自律过,在这五个月里,从上班第二天我就开始去健身房,一直到离职的前一周,我都在那家健身房里,名字叫做98Gym,可以说是悉尼最好的健身房之一了,每周$55,比悉尼健身房的平均水平贵上两倍不止,但是教练的水平,整个健身房的氛围可以说是我去过的所有健身房中最好的了,来悉尼的朋友可以来体验一下。


上班大概两个月以后,我开始休息日开始逛街了,从住的地方步行去悉尼最繁华的商业街只有十几分钟,花钱真爽啊,期间也想过做代购,但发现代购挣的钱实在是太少了,还不如上班呢。


锻炼出来的小蛮腰,人生的巅峰时刻

大壮和陈珊去了布里斯班,后来也回了悉尼,她们还叫我去野餐,去郊游,她俩在这交了好多朋友,也是我在澳洲认识的最好的朋友之二。


在悉尼时,因为很自律,那时应该也是我人生当中的辉煌时刻,穿个露腰装出门,秀出我微弱的马甲线,哈哈,再化个妆,最频繁时跨年夜那天出门被人搭讪了三次。


大壮给我拍的照片,啧啧啧,看那时候屁股练地多翘

然而,再看看现在在土澳大农村的我,冬天,只要保暖就好了,哪还管什么美丑,头发乱糟糟的,皮肤本来就差,再加上2个多月没去健身房,腰间的肥肉我都不忍直视了,哎。

圣诞节时,店里关门两周,想去短期旅行,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在家躺了两周,不然就是逛街,在澳大利亚,1224日是boxing day,到处打折,人山人海。


boxing day

跨年夜时去看了跨年烟火表演,也就那样吧,凑个热闹。

离开悉尼一个月以前,我认识了Veiko,一个同样也是打工度假签证的爱沙尼亚人,长得太帅了,然后我俩每周玩一两天,虽然来到悉尼好几个月,但是第一次去歌剧院,第一次去酒吧,第一次去Manly海滩,都是和Veiko一起,而且他很喜欢纠正我英语的错误发音,也算是提高了我的口语吧,和帅哥一起玩耍以至于让我很快从与前男友的纠葛中恢复过来,这就是天平座的超级疗伤秘籍,哈哈,反正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女流氓,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



二月初,我和kelvin说我三月末要离职了,因为我想去集二签(打工度假签证如果想获得第二年的签证需要在偏远地区从事特定行业3个月),其实我的签证到三月末还有不到半年,但是我拥有一颗放浪的心啊,我给自己留出了一个月的旅游时间,那么剩下的将近5个月足够我集到二签了。

在悉尼,除了上班,我基本上是独处状态,但是也没有太多独处的时间。所以,孤独时常会伴随着你,就像很多留学生在外求学一样,很容易就会得抑郁症,不过我这个人向来乐观,这对于我来说不是个问题。所以,如果打算申请这个签证的小伙伴们,要想好是否自己来还是带上一两个朋友来,各有利弊吧,一个人确实很自由,两个人就可以互相照应但是互相肯定也会产生各种矛盾

提出离职后,我火速购买了机票,开启了我的印度之旅。


李佳俊 | 作者

公众号:李佳俊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