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呆久了,连裸辞这件小事都想大吹特吹了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自媒体呆久了,连裸辞这件小事都想大吹特吹了


【这是一篇关于98号线地铁司机的生活记录】

我今年24岁,没房没车还裸辞了

其实生日刚过我妈就开始用各种红内裤红袜子的快递来提醒我——本命年到了

作为一个90后独立新青年怎么能相信这种封建说法呢?所以在我把寄来的红内裤所有样式全部都穿过一遍之后,我决心今年绝对不穿红了!


毕竟我洗衣服倒水的时候都产生了一种我身在凶杀现场的错觉….

其实我一直觉得本命年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人生阶段的分割线而已,本命年会倒霉这样的说法就和薛定谔的猫理论一样,不管是因为啥,那倒霉事都怪本命年

所以我买不起房买不起车这事真和本命年没关系,而是和我穷有很大关系

虽然穷不是原罪,但是穷是真的会给人以孤勇

比如说咱们国家唯一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最开始写作的动力来自于——写文章可以赚钱买饺子吃???

我都震惊且感动了,多么直接而真情的想法


其实现在靠笔头吃饭的自媒体们也是一样,我就不一样了,我要是靠笔头吃饭我可能会铅中毒吧

光有想法美滋滋,但是要我真的在自媒体这条路上走下去我还真没啥信心

其实一开始不是这样的,20174月份我从北京回到杭州,经历了从校园进入社会的第一次打击后,我就打定主意一定要进创业公司,认定只有创业公司的氛围才更适合我,也因为大学开始就对新媒体有兴趣,求职方向也基本于此

于是我来了手机摄影领域差不多第一大自媒体


都说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影响了未来至少十年的职业发展规划,其实对刚找到工作的我来说并没有思考这么多,我没有想过我是不是真的要一辈子做新媒体运营,更没想过会长时间呆在同一家公司

日子将就着过,然后就在人民攻摄里一呆就呆了两年

见识到了坐拥100多万粉的摄影博主的颜值




和公司一起成长



第一次跟着BOSS们参加了个2017文创新势力会balabala
🤣

认识了一群可爱的小伙伴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聪明的人,高智商和小心机都与我无缘,唯一有的就是对新领域的好奇心与尽自己可能做到最好的不服输心气

大学毕业初入职场的两年里,要真问我学到了什么职场道理,我还真答不太上来,毕竟每个人的工作经历和工作状态都是不一样的,但我坚信脚踏实地总是没错的

手头上有事情就认真去完成,尽力做到最好,自己有几分实力就做几分成绩,再外加几分的预期值,在底线的基础上努力垫脚摸到到预期值线

但是人总有倦怠和想偷懒的时候,我自认不是一个自律的人,每次朋友圈打卡立flag我肯定是最先倒的那一批人


所以我工作累了,不仅因为两年下来没攒下啥钱,就顾着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了,微信好友从三位数迅速扩增到四位数,比每个月9号我的银行账户余额还多,还因为我感觉我已经触到了公司内部的发展天花板

2019413号,我从人民攻摄裸辞了,顺带还拒绝了好几家抛来橄榄枝的广告公司,最高的公司出的价格差点儿让我我想敲榔头把自己给拍卖了

但是想想手中屈服于中介淫威,又因为谈恋爱拖了一年都快过期的working and holiday visa,算辽算辽,老子要活好几十年呐,给自己一点时间喘个气休息一下,再回来接着当社畜吧~


离场的时候那叫一个雄赳赳气昂昂,一点都没给自己留后路,满心期待着在南半球的新生活

谁知道在第一站墨尔本因为时间点正好卡在复活节假期,不管是银行办卡还是税号申请都无法立刻搞定,自然就陷入了无工作无收入每天都在烧钱的尴尬状况

头半个月每天都在Box Hill瞎逛,说好听叫扫街,说不好听叫无所事事,偶尔进趟城拍照逛街,或者呆sharehouse里和韩国、新西兰小姐姐聊天


特别喜欢的新西兰小姐姐

每天都会被小姐姐们问:How’s your job hunting?总感觉她们比我都焦虑

最后直到我把手头的为数不多的澳币现金花光,开始刷国内卡的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再不认真找工作我可能就要饿死在异国他乡了

刚开始我依然有点儿心气,把劲都往Officework上使,后来我才意识到墨尔本根本就没啥华人自媒体的样子即使有,大部分也偏向于有PR的人,可见whver在找工作方面简直是各个群体中最被歧视的了


那时候的我依然非常淡定,心想着过来澳洲就是奔着不一样的生活经历来的,有啥工作就是啥吧,也非常感谢那时候遇到的台湾房东Jason不仅拯救了我每周纠结于昂贵的airbnb房费,还帮我找了一份在日式自助餐厅当服务生的工作(18.93/h,但是工时不长,每周只有20小时左右)

纠结再三又在Box Hill Central里的大排档找了一份售餐员的工作(12/h,黑工现金,每周工时20-30左右),两份工作交错上班才能基本维持生活这样子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个月,也认识了不少在澳洲的新朋友,有可能也是在澳洲最重要最让我感谢的一群朋友


我向来是一个热爱交朋友也愿意主动信任对方的人,也很庆幸到目前为止遇到的非过客的朋友都很值得交,也会有让自己不开心或者无法理解的人存在

但是我从来不觉得互相无法理解是一件坏事,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以及立场,从自己角度出发得出的结论是有他存在的意义的,我明白这个道理是从台湾和香港朋友身上学到的


都说在外靠朋友,所以讲真如果没有在墨尔本认识的这群人我可能在头两个月就被打击到卷铺盖回国了 

(虽然中途的确因为被墨尔本的冬天冻到重感冒被逼着回了趟国 😂但是重回墨尔本出了机场大厅的那一瞬间,我突然不慌不紧张了,人总是对自己已经走过的路做过的事会产生熟悉的安全感,不用太多,一丁点就够了
后来因为墨尔本越来越冷的冬天以及集二签的目的,我和Zoey选择结伴北上去了传说中的背包客梦想工作之地——凯恩斯




虽然天气终于和北半球同步了,每天都温暖如夏,海风拂面,但是工作机会却少得可怜,毕竟很难与白人背包客竞争,想实现体验澳洲农场的小梦想又没有到季节,简直是进退两难
终日和Zoey只是在凯恩斯的街头佛系扫街,”Do you need any waitress?””Sorry…””That’s OK,see you”这样的对话我们已经习惯辽尝试着找了两天工作无果后果断放弃了(果然是没有毅力的人,在凯恩斯动不动就是蹲守一两个月的人,像我们这样两天就放弃的人简直是奇葩)于是干脆就在凯恩斯每日无所事事地瞎逛、玩乐,还顺带打卡了潜水成就


虽然我只是个不会🏊的旱鸭子

幸好一周后从天而降一份固定工作,就直接飞去了昆士兰有名的矿场城市Mount Isa一直干到现在

这座城市没什么特别的,四周都是沙漠荒原,最近的城镇也要200公里,每天早8点晚8点固定矿场爆破,整座城市都会”地震”让我这个四川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

现在生活还算是短期稳定了下来,不再是背着行囊一直没有落地的漂泊状态,让我也终于有了精力去思考裸辞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人其实是种很贱的生物,在职的时候天天想着辞职,辞职后却又一直想着我会不会被快节奏发展的互联网行业给抛弃,于是天天刷招聘网站,然后用数不清的HR信息来自我安慰:还好还好,我还有在国内职场混下去的资本


其实很多博主或自媒体将”裸辞”这件事说烂玩烂了,个个都显得无比光鲜浮夸,引得庸庸碌碌的众生流量哗哗而来
在辞职时也曾想过要不要拍一些Vlog或抖音,好歹我也是个能拍能剪能运营的全才(呸!),之后一夜爆红、坐拥百万粉丝、金主爸爸求广告位、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岂不美哉?
但是最后因为种种客观因素难以实现
好吧,其实真实情况是



后来也想明白了,如果做一件事一定要有个功利性目的,那生活也太有压迫感了。裸辞辞的不仅是工作,更是辞别过去固定节奏的高压工作状态,让自己的生活里留下烟火气多一些
现在我每天都在做体力工作,但是心不累了,被稿子逼的偏头痛也没再犯过了,终日空闲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坐在house庭院的门廊里,静静地看着邻居家繁盛的三角梅发呆



邻居老爷爷总在除草

人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也焦虑过同龄人会不会在一年后甩我很远,但是人生是自己过的,不必为外物外事影响自己太多就好

这就是我目前的一些小想法
这篇文不是和大家分享这几个月来在澳洲的细节生活的,我把这里的生活都认真体验过了,不想写或拍出来给大家看太细节的东西,很多美丽的或值得纪念的瞬间回忆我自己记得就好

其实每个人都有一颗想裸辞的心,却没有裸奔的勇气,人生在世,难得的是想做就能去做的自由

希望大家都有,或者将来会有,只要你能承受这份自由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以及弥补代价的能力


小八 | 作者

公众号:98号地铁线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