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房车旅行啊!第一天决定,第二天出发那种!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去房车旅行啊!第一天决定,第二天出发那种!

01出发

这是一场非常突然,于我事先没有任何准备的公路旅行。只是前一晚决定,第二天早上就出发的事情。

六月中下旬看到Niklas在Fb上发布的车征人信息,于是我发送了一条消息过去问他们的旅程到哪了。当下Niklas并没有马上回复我,过了好几天我早已经把这事忘了。正当我还在broome没有搞明白方向该往南往北的时候,收到了他的回复,他们就在布鲁姆明天出发,要一起聊聊吗?

Nicklas22岁,专业是木工。Antonia20岁,明年要去读设计。这对年轻的德国情侣在珀斯买了一辆老旧的大面包车,两个人花了三周,每天十小时一起改造了它成了一辆名副其实的房车。他们一路从珀斯开了2000多公里上来,而我是他们搭的第一个旅伴。

于是,我们的在路上正式开始。


02露营

从澳洲西部一直往北开,一路没有人烟,路过的车也屈指可数,往往开四五个小时几百公里才到下一个镇。第一天白天的车程是趋于疲惫的,彼此之间还不熟一路上也不怎么交谈,终于停车换一口新鲜空气的时候,困意才逐渐散去。

一路向前,视线前方出现大块红色岩石,日落时分的温柔光辉照耀在岩石之上,这时候脑袋里蹦出一本诗集的名字:万物有灵且美。

天快黑的时候,我们抵达一个24小时停车营地。这和房车营地公园不同,房车营地公园散落在澳大利亚各处,已有较完善的设施设备,重要的是有地方供洗澡洗衣服,并有专人管理,进入需要按人数缴纳费用。

而24小时停车营地则不同,长途旅行的车辆准许在此过夜,这儿没有任何设施设备,没人管理,纯天然且免费,你选择宿车里也好,搭帐篷也好,所有的东西都需要自己准备。

我们进入营地的时候一些先来的车辆已经支起折叠椅坐下来喝东西聊天,看见有车进来车外的人朝我们招招手,我们亦招手问好。

不过Niklas觉得这里停留的车辆太多不清净,又继续往前开选择下一个100公里开外的24小时停车营地。车子继续行驶的路上天渐渐变黑,当我们到达营地的时候正好6点,因为澳洲此时是冬天昼短夜长,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我们落脚的这块地方显得格外寂静,旁边只停了一辆房车,大部分的车停在一两百米开外的地方。到达营地,最重要的是赶紧把今晚的”小房子”建好。这是在澳洲第一次野外露营,兴奋之余还夹杂着些许紧张。


03晚饭

边搭帐篷的时候,Niklas已经走过去和另一辆房车的夫妻交谈,是一对澳洲的中年夫妻,他们已经拾柴生起了火就地取暖。Antonia把车上拌好的面粉乘在容器里然后放在火堆旁烤,待会儿就可以吃上”德国木炭烤面包”。而我拿出了前一天woolworth买的烤鸡,则有了木炭烤鸡。我像模像样的拿出卷饼,淋上一些酱,添上绿色沙拉菜,最后是半成品鸡肉卷在一块,美其名曰”chicken wrap” 。看到食物的时候才想到这一天除了早上喝了点牛奶之外再也没有进食,浑然忘却了饥饿。Niklas一边吃着一边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吃法” 我笑着说这是懒人吃法,也拜上次一起出游的local父子所教。


待我们都各自收拾好,搬出椅子相继围在火堆边坐。这唯一的一点火光把夜里照亮,抬头的时候是澳大利亚式的满天繁星。我问Antonia”在德国,这样的星空能见着吗” ,答案是”当然不,一年也就一两次”。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每天都可以在星空下露宿真幸福。

围炉夜话比想象中的时间长,大部分时间都是Niklas在和澳洲大叔交谈,他们谈论澳洲和德国的一些差异性,就像我们会与外国人谈论中国和他们国家的差异性一般。不过他们的语速实在太快(雅思听力3倍速播放)我只好坐在一旁竖起耳朵听。澳洲夫妻来自昆士兰州靠近班德堡的一个地方,当提到昆州的时候大叔一脸嫌弃,哈哈哈我不禁笑了出来。

我一度怀疑澳洲大婶和澳洲夫妻是靠怼怼对方过日子的。每当大叔开始吹牛的时候,大婶总要打断他”Excuse me?……” ,而当大叔不断往火堆里添柴火的时候,大婶又会说道”what are you doing?” 。虽然话语里充满了嫌弃,但转脸又对我们笑笑,好像老伴在她眼里就如孩子一般。大叔听到这些话也不辩解,手中的活也不停下来,仿佛是在说”我知道错了但我偏不改”。

不一会儿,大婶问我们几个要不要来点咖啡或茶。既然是星空下生火喝茶为什么不呢?大婶去房车里捣鼓了许久才端出热茶,摸着滚烫的杯子心里头不由得一阵热。起先我以为会是茶包的茶泡一下好了,没想到加了牛奶喝起来有点淡淡奶茶香,虽然在这喝不到中国的喜茶,CoCO,一点点,但因为这一点接近奶茶的香气还是把我心里美得。


04杂谈

在中国,我们生活在智能城中,享有着高速网络,出门微信支付/支付宝,次日达的物流,在生活起居上非常方便。而在澳大利亚,虽然这早已是发达国家,但它很多地方智能型却一点都比不上国内,我生活在小镇,买澳洲国内的东西也得运输半个月才拿到手里。偏远一点的地方网络非常差劲,只有3G网络,再远一点的只有T家的电话卡有信号。如果是一路穿梭在高速上更不会有信号,像今天我手机已经显示SOS状态一整天。

吃着烤鸡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是在中国城市里,我会觉得手上的烤鸡香吗?我想我不会,反而会觉得这肉质不够鲜嫩,炭火烤不够干净,上哪家网红名店我一定能够吃到更好的,就算要排队吃饭都可以找黄牛拿号。一切好像都太简单了,想要的总是更多也不会珍惜当下所有,忘记了事物本来的样子。

现在在野外的环境下,能够洗澡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食物更加来之不易,需要提前采购好水和方便做饭的食物,不然饿了几百公里一家商店都找不着。但好像因为这样,我更在意五感带来的感受,眼前的风景是其次,重要的是植物,空气和水。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会珍惜眼前剩的半只鸡,其实我想说的是我非常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在失去之前。


/蓝色露天蓬沐浴style/

05库鲁努拉

公路旅行的第二天,早上五六点我便从睡意中舒醒过来,事实上野外露营和房车旅行都是一件看起来romantic的事情,而当你处在其中经历的时候,你会发现除了吸引人的图片之外,总会生出各种状况。当我第五次睁眼的时候,天终于亮了,果然这一夜被冻得有点凉,而当坐在车里往前开的时候,老旧的车空调吹出的风十分微弱,每次出的汗都觉洗了个澡一般,热得不行。

这一天我们从早上开到中午到达库鲁努拉,在之前的计划里是打算来这个小镇生活一段时间,但是除了知道它几乎是离北领地最近的西澳小镇之外了解的并不多,想象中的它应该是无限荒凉,可当汽车驶过主街,两旁是郁郁葱葱的一片绿色,目光一下子被吸引。


Niklas的这辆车虽老旧,但不得不说存储空间大且功能非常齐全,洗手池下是两个橱柜,橱柜里藏着一个冰箱,大床下全部是存储空间,几个区域用木板隔开来 ,两个大箱子放食物,几个小的抽屉放衣服和其他行李。(多图展示一下)







我们在库鲁努拉停留了三天,事实上我们把这段行程的大部分地方都停在了这。白天起来收拾好帐篷后就把车子开去公园吃早餐,早餐不需要再进行烹饪,多是牛奶和面包。有时候Antonia会问要不要喝一杯煮咖啡。上午的时候我们去周末市集上闲逛,坐在草坪上晒太阳的时候Niklas本想逗身旁的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笑,不料小孩子哇的一声嚎啕大哭,顷刻间周围人的目光通通落在我们身上,好一阵尴尬。


终于等到去国家公园徒步的时候,我们在地图指示牌上看到一共有三条短径线路,出发之前Niklas决定我们把三条线都走完,我们欣然同意,其实线路不长全走完也就2小时。然而走完第一条中等长度的线路时,Antonia说要停下来煮一杯咖啡喝,Niklas说太热了太累了,还在兴头之上的我只好作罢。Niklas去了图书馆,我和Antonia又返回到公园里小憩。她拿出两条毯子,一人一条垫着或坐或躺在草地上,而不远处是一块小小的湖泊,我们不约而同的说道”太喜欢这个宁静的公园了”。


Niklas和Antonia都喜欢大自然和动物,后来我们到达达尔文的时候,我感叹已经又三个月没有见过城市,他们却一直对大地方不感冒。Niklas从网络搜索到有一个袋鼠导览的时候异常兴奋,但活动开始是次日,为此我们专门多花了一天的时间等待。对于我来说,亲近动物可能是一件比常人要难做到的事,因为从小就没有抱过小猫小狗,甚至会害怕,更别说养宠物了。所以当我能把小袋鼠抱在怀中,抚摸它的毛发和小手,蹲着去给大袋鼠喂奶,这些对于我内心的触动是极大的。事后我不断的强调这是我第一次抱小动物,Antonia则像一个导师一般循循善诱的提问”你觉得开心吗?你有什么感受?”

06琐碎小事

待在房车营地那两天,我们哪儿也没去,把所有时间都浪费在远处的这片湖泊旁。住房车公园对我来说最开心的事是”又可以洗澡了” ,还能在洗衣房把积攒的一堆衣服洗掉。因为房车公园相对偏僻,我们所在的地方又是一点儿信号也没有,但是等到4点—7点会有三个小时的免费网络,所有和外界的交流,订从达尔文飞爱丽丝泉的机票,看住宿均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完成。


/有无边泳池的房车营地/

有一晚给德国朋友做了中国的经典西红柿炒鸡蛋,我们把后车厢打开,三人齐坐在大床上,双腿就垂直着离地面还有一大段距离,不知为何我想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那部电影,颇有点浪漫的感觉,他俩把食物吃得个精光又把锅里剩了的都乘了去,Niklas还叫着没有吃饱。我倒是挺开心看到做的食物都被吃完,尤其是在露营的环境下做饭,虽然工具简陋但吃起来的幸福感一点不少。

他们让我做饭的时候给他们放一些中文歌,他们俩都爱摇滚乐,我打开歌单正好是刺猬的《火车》,我想这应该挺对他们胃口了,果不其然他们喜欢它。但是提到中国民谣的时候他们便完全不能理解了。于是我问到你们有什么喜欢的德国音乐吗?Niklas跃跃欲试要拿出手机来播放,A立马打断它”没有什么好的音乐”。当N把他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出来,我问他们这个是著名的吗,你们喜欢它?Antonia抢答道”他喜欢,但是我讨厌!” 于是好一阵笑声。

又有一回,Antonia在做summer roll ,Niklas拿出手机录制视频一边问话,Antonia一边回答一边笑。那个时候是我们在房车公园的中午,我坐在椅子上看书,他俩刚从泳池游泳回来。突然像是被触到某个点,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两个长途旅行的人会这么相爱了,不是因为旅行和美景值得稀罕,而是可以携手走很远的路,一起面对出现的突发状况,享受意外惊喜,包容对方的脾气,互相成全,把不平常的日子过成日常,把浪漫变成生活中的小事。


从布鲁姆到达尔文一共花了6天时间,近两千公里。记得我们在有问过对方接下来的计划,我说去爱丽丝泉待到季末就去悉尼墨尔本好好玩一阵子,他们说会要在八月初开到凯恩斯,至于中间去哪停多久完全没有计划。后来,我如期来到Alice过上了新的生活,又是一堆新的挑战,却在ins上看到他们发布的在巴厘岛的照片。果然,别问在路上的人下一个plan是什么。


觅橙同学 | 作者

公众号:流浪捡破烂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