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楹花灿烂的季节,我们讨回了黑心雇主拖欠的2870刀血汗钱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蓝楹花灿烂的季节,我们讨回了黑心雇主拖欠的2870刀血汗钱

写这篇小文儿的时候,其实已经过了蓝楹花的季节,运气好的话,你还能在城市的某个角落偶遇一株后知后觉的蓝楹花树,稀稀拉拉地顽强盛放。

十一月底,我们从巴厘岛度假回到珀斯,蓝楹花布满整个城市的时候,我们奔走在珀斯这个城市为纪先生和小四哥讨薪,可谓”最浪漫的讨薪之路“。


下面的故事很长,如果你愿意听。

来澳之前,我收藏了很多讨薪攻略,怀着对欠薪拖薪0容忍的态度,打定主意遇到黑心雇主绝不忍气吞声,势必把法律途径走到底!

可能是天都敬畏我的勇气,觉得怎么能浪费我这份豪情壮志?所以在第三个月,我们就被欠薪了。

事情是这样的

由于世风日下揾食艰难,纪先生和小四义无反顾入了摘草莓这个坑,阿明哥曾经好心提醒我们:摘草莓,是最辛苦的农场活儿。可是我们too young too naive啊,觉得你老了我们还年轻着呢,结果在草莓地里日晒雨淋跪了十八天后,就差向天求饶。


摘草莓这个美丽的字眼背后,凝结着草莓工人的血与汗。

据说,草莓工人每滴下一滴汗,就在草莓上砸出一个坑,于是草莓有了坑坑洼洼的表皮;草莓工人每跪烂一块膝盖,就能染红一片草莓,于是草莓呈现鲜艳欲滴的色彩。


你以为摘草莓是这样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现实是这样的。


《小四的绝望》


《小康的农家乐》


《纪先生的农民工》

然鹅,工期结束后,那个狗日的马来西亚中介ah-jin先后以农场没发工钱、兑支票被骗为由拖欠工资,我们轻信她一句工人的钱我吃不下,一而再再而三给她时间,就这样拖了将近一个月,两千多刀血汗钱分文未得。

眼看出发去巴厘岛的日子临近了,我们先礼后兵,交涉数次未果。

那天准备去找农场主解决事情,也许是为了阻止我们的行动,ah-jin主动约我们出来谈判,我们以为她真的能拿出诚意和态度解决问题,便答应了。

出席本次谈判的有工作18天的纪纪、工作18天的小四、工作3天的小康和工作0天的我。

此前还有一个跟大家去体验生活女孩子,叫果果,只工作了一天,但由于已移动至西澳北部,未能出席参与谈判。

脸盲的中介ah-jin把我这个生面孔认成只工作了一天的果果,于是我这个本来没有话语权的局外人,顺势把果果这个身份演了下去,参与了讨薪全程。

此次谈判堪称ah-jin苦逼人生演讲会,全程讲述自己的不易,从被朋友欺骗到身无分文,穷到吃饭都成问题,甚至遣散工人,亲自下地干活还债,信誓旦旦、慷慨激昂,却丝毫未提及如何解决问题。

她弹弹烟灰,淡淡地说,你们也只能选择相信我,如果我换掉号码人间蒸发,或者我现在就立即起身就走,你们又有什么办法?

我们把牙齿咬得吱嘎作响,却只能松开蠢蠢欲动的拳头,冷静礼貌地要求对方写一张欠条,并承诺14天内还清。

此前了解到,写欠条需要找律师双方当面写,但ah-jin并不同意去律师事务所,也不准我们看护照,处于弱势的我们没有任何办法,甚至连对方的真实姓名都无从确认,她说的一点都没错,此刻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相信她还有做人的一点点良知。


事后我们咨询过律师,这张IOU形同虚设,没有任何卵用,但在调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姓名和护照是真实的。

14天后,我们从巴厘岛回到珀斯,果不其然,账户里分文未增。

ah-jin电话直接转进了voicemail,心里咯噔一声,我们知道大事不妙了。

原自驾墨尔本的计划只好延后,我们用3天时间迅速在珀斯重新找到落脚点,正式宣布开始走上讨薪之路。

澳洲专治拖薪欠薪的政府部门fair work在江湖上广为人知,但我们听过靠fairwork拿回工钱的故事和被欠薪无计可施的故事一样多,而且澳洲政府的办事效率


听说走fairwork流程要花2-3个月时间,劳民,伤财,所以我们决定狐假虎威,采取以威胁为主,法律为辅的手段。

D1

向农场求助

中介有问题,农场主脱不了干系。

我们跟农场主说明了情况,并请求她提供一些帮助,告诉我们一些ah-jin的个人信息,例如护照号码或者ABN

*ABNAustralia Business Number,类似于中国的企业工商登记号。

ah-jin亲口承认,她的过桥签身份无法申请ABN,所以她借了朋友公司的ABN

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一开始农场主说她什么都没有,我们厚着脸皮坚持尬聊了一会,有意无意透露出来如果没办法找到ah-jin,只能向fair work求助咯。

估计是农场主刚听到fair work也有点瑟瑟发抖,当我第二次问是否有ah-jinABN的时候,怕受牵连的农场主改口说,我去问一问我妈妈。

无论农场有无责任,一旦fair work介入调查,农场都会被迫停工,工期延期让草莓烂在地里还是乖乖交出中介,这点儿逼数,她心里还是有的。

几分钟后她拿回一张纸:


D2

寻找ABN

我们顺着这张纸上的地址找过去,发现并不是North Port Pty Ltd这个公司,而是非常戏剧性地出现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然而这就是故事的转折点。

这个律师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她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盗用她的地址,我们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这个老太太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烈性子,说她最讨厌华人骗华人了!

于是帮我们在一个叫做ASIC CONNECT的网站查到了这家North Port公司,花了9刀解锁了这家公司的基本信息,包括注册地、公司地址及法人。


老太太把这家公司的资料打印出来,并拿笔标记出现地址,并告诉我们可以去这个地方找到他的法人陈先生。

我们付了老太太10刀,还有1刀算是打印费。

离开时老太太好心叮嘱:以后不要再被别人骗啦!

10刀侦探费花得非常值!我们顺着律师给的地址找到了一片住宅区,开门的是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和我们一样too young too naive,他说哦你们找North Port的老总陈先生啊,他不在这里,我可以给你们他的电话。

于是我们要到了ABN公司法人陈先生的电话,冤有头债有主,此时此刻我们已经找到了这笔欠款的主。

要是知道后续会给自己公司带来这么大威胁,估计uncle陈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反手给侄子一巴掌。

我打电话给这个陈,又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一开始他有点激动,说他什么都不知道,让我去找中介解决问题。我说这个中介的ABN是你们公司的,如果我们找不到她,也只能求助Fair Work,到时候Fair Work也会找到陈先生你的。

陈先生一听,有点怂了,说我让下面的人去查一下,稍后给你电话。

很快,陈打过来了,这次他换成了中文,语气缓和了许多,他说他会想办法跟ah-jin谈,但强调此事与他无关,是中介欠你们钱,不是我哦!

越是想证明什么,就越是缺少什么,看到他极力撇清关系,我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如果我们告到Fair Work,陈出借ABN的事情也会败露,所以他一定会尽力协助我们拿到工钱,以防止这种事情发生。

我们不知道陈对ah-jin做了什么,是苦口婆心的规劝还是把她摁在案板上剁指头。当晚,销声匿迹的ah-jin开始疯狂打电话给我们。

ah-jin不改一贯哭穷套路,没有任何想要拿钱解决问题的诚意,我们直接放话:

三天时间!

从今天开始,每天1k打进账户!

直到周五结清所有工资!

不然,Fair Work见!

挂断。嘟嘟嘟


连准备好的演讲词都不给机会讲完,见我这边刀枪不入,ah-jin只好从纪先生下手。




这些话的意思是,你们惹上黑帮陈,好自为之吧!我要跑路了。

这番话并没有对我们起到任何恐吓作用。

过了不久,陈打电话过来,友好并且耐心地劝我好好和ah-jin谈,不要把事情搞大,他的态度让我们觉得事情有了转机。

挂了电话后,我给陈发了条短信,趁热打铁。


D3

传说中的正义使者Fair Work

依照计划我们去了FairWork,终于要和这个传说中的正义化身见面了。

想象中应该是一个温暖的地方,被邀请进小房间人手供奉一杯热茶,备好纸巾,耐心地听我们倾诉,并仔细记录案发经过。

结果很让人失望,整个办公室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态度冷漠散漫,连听我们讲完故事的耐心都没有,还频频翻白眼。

扔了几张表格让我们垫着沙发上的靠枕自己填,我们心灰意冷,对fairwork的信任度大打折扣。

我们假装忘记农场地址,要求把表格带回家填,明天来交。

回家之后我们就把拿到手的资料拍照发给陈先生,并温馨提示:万事俱备,明日上交!


我们等了很久,陈那边没有任何回应,与想象中的情况千差万别。我们困惑不已,昨天还胜券在握的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原点,没有任何头绪,那天的晚饭吃的格外沉默。

该不会是没有抓住陈的痛点吧?

我们绞尽脑汁想不出一个陈不害怕的理由。

莫非是因为出借ABN的事情根本不归FairWork管,所以他才淡定自如?

ABN到底是归哪个部门管呢?

是税务局?纪先生猜测。

我们在群里请教了小伙伴,有人回答:ATOAustralia Tax Office!不正是税务局嘛!

水落石出!我们又抓住了陈新的把柄!决定明天跑一趟ATO

正当我们为自己的智慧拍案叫绝的时候,电话响了。

一个陌生号码呼叫,我们没有接电话,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它响完。

不出所料,很快收到一条来自陈的短信:



感觉自己很酷。

与此同时,声称自己不得不离开ah-jin满血复活归来,说自己已经借到了钱,要求每个人出示护照信息,个人工资进个人账户。


一直喊穷的ah-jin终于提出要还工资,事情有了进一步进展,看来陈的力量不容小觑。

我们没有被即将迎来的胜利冲昏头脑,直接关机睡觉,不理会她提出的一切要求!此刻只有钱入账才能中断我们明天去ATO举报的计划。

此时此刻的ah-jin一定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跪求还我们钱吧?

D4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二天一早,ah-jin就开始电话轰炸,她的着急上火给了我们一颗定心丸。

这一次她要求当面还钱,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我们并没有答应。

像当初她对我们所做的一样,扔下一句trust me or not up to you,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想想就大快人心!


估计承受不住我们和陈双方施压,ah-jin很快就把纪纪、小四和我(果果)的2454刀工钱打了过来。


小康发了授权短信后,我们也很快收到小康的416刀工钱。

2870刀,折合人民币14350元的血汗钱全部收齐!

我们欢呼相拥,喜极而泣!


此前身边所有人都说,你们这个钱,算是要不回来了!收拾行囊,move on吧!

但没人能咽得下这口气,包括我这个局外人。

那几天忙得不可开交,每天信息量巨大,每一个决定甚至每一句话都是被四个脑子轮流深思熟虑过的。

当时想着,如果在蓝楹花凋落之前讨薪成功,一定要抽时间好好欣赏此时此景。结果我们不仅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仅仅用了四天时间,打了场漂亮的胜仗,给黑中介一个狠狠的教训!那一刻我只想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故事收尾的时候,蓝楹花还开的灿烂。

可是啊,还没来得及好好歇息,又立刻忙着操办她俩的学生证,一不留神,蓝楹花的季节还是在眼皮子底下呲溜一声溜走喽!

钱和人都在,比什么都重要,至于蓝楹花,就让它留在记忆里吧!

我做过很多很酷的事

但这件事
最酷


-END-

🙃


小象 | 作者公众号:纪小象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