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著社区除了高薪,还有小偷、赖皮和辣鸡家长!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土著社区除了高薪,还有小偷、赖皮和辣鸡家长!


说实话,来到澳洲之后,我发现我遇人不淑的厄运不仅没打破,反而越走越旺了,遇到的傻 哔 、奇葩和绿茶加起来,放以前都能够养活我和贱人的狗血经历这个微博号了。

但是今天我并不打算揭露这些 因为怕当事人被认出来会找我麻烦 ,只想说说这些天我在土著社区的drama故事。

来到土著社区原本以为会是平和的半年,毕竟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没几个人,还能复杂到哪里去。谁知道呀越是小地方越是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个道理竟是世界通用的,就因为是个无聊的小地方,所以小地方的人特别八卦特别事逼,每天没事干就想作妖,导致我遇到的狗血事情并不在少数。

  跟小偷的激烈斗争 

由于工作人员少,又跟当地土著的”领导”没啥关系,我们店比起其他店当仁不让成为土著小孩子偷东西的首选对象。每天下午、晚上店里只有一个员工(还要挑是新人/女生值班)的时候,就会经常有成群结队的小孩子(大概8-15岁之间)浩浩荡荡地进来,假装买东西,实则寻找机会偷东西。

伎俩都有啥呢。

1、声东击西

首先两三个比较高的小孩挡在我面前问东问西问这个多少钱有没有那个miss where are you come from,然后另外1-3个则跑到我视觉死角区开始往口袋塞巧克力、雪糕或者其他小东西,然后负责掩护的那几个最后要么只买了几十cent的东西要么就直接走。

2、趁火打劫

第二个伎俩则是趁着店里客人多的时候溜进来,迅速抓了东西就跑,因为店里客人太多我也没法立刻冲出去追,只能咬牙切齿看着他们跑远。

3、转移目标

第三个伎俩是先假装要买,当着我的面拿了东西,之后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趁机把东西藏在我看不到的角落,然后告诉我东西放回去了(我要求查看口袋的时候抽出来给我看,没有东西),虽然我不能确定是不是放回去了额,但只能让他走了。过一阵子在门外蹲着蹲到我去干别的事情如补货的时候,跑进来把东西拿走,或者再走进来假装这里看看那里看看,顺势把东西藏口袋里,因为我没有看到他拿了东西,有时候不会要求翻口袋,东西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被拿走了。

4、装大尾巴狼

最牛逼的,跟没事人一样走进来,在店里晃一圈,直接把东西塞口袋装大摇大摆地走了。因为一般缩头缩脑的容易会被怀疑,太坦荡荡反而不会被怀疑。

这是我见过的比较有系统性的偷东西手法,还有更多或许我没发现。

以前跃哥在的时候,都是笑嘻嘻跟土著小孩摊牌,让他们把东西拿出来。后来他不在了店里都是女生,小偷觉得我们好欺负,来得更频繁了。

第一次战斗

第一次跟小偷正面交锋,是遇到了上面说的第一种手法,几个小孩子跟我说法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后面有两个直接顺走了就在我跟前的巧克力。但是不知道该说他们是猪队友还是正直,我一开始没发现,其中有一个小孩出门后绕回来跟经理说他们偷了三条巧克力,经理转头就告诉我。我立马就愤怒了,直接店也不管了,冲出去就追他们。

他们此时距离我已经有个七八百米的样子了,可从来体育不及格的我不知道打了什么鸡血,追着他们跑了一两公里最后还硬生生被我追到了。追到之后我拽着其中两个小孩逼问到底谁偷的,没想到元凶躲在草丛里硬是3秒钟把一条巧克力给啃了。我气得不管他们是小孩子,直接对他们爆粗,看到我如此凶狠,这几个平日很拽的小孩也不敢说话了。

骂了他们五分钟之后,威胁他们把身上所有钱掏出来填数,有几个没偷东西的也委屈地把兜里的钱都给了我,此时真有大姐大勒索小弟的感觉。最后结果当然是他们的钱远远不够,我说:明天之前到店里付钱,不然我认识你们妈妈,我就报警让你们妈妈过来付钱。当然我坑他们的,我才不知道他们是谁家的孩子。然后我就走了,留下这帮小孩风中凌乱。

让我惊讶的是,当天下午,告发同伴的那个小孩就回来给钱了,这让我还是有点小感动的。倒是元凶一直没出现,后来好不容易出现了,我一盯他他就心虚地给了我两块钱,笑了。

第二次战斗

第二次正面交锋,是一个我一开始认为长得挺好看,举止也挺正常的十六七岁的女生,以前每次来基本上都对她很放心,没有怎么盯她,因为觉得一个都快要成年的女生至少不像小孩子一样吧。结果真是打脸。这女的应该是老手,进来就直奔冰箱柜(当时冰箱柜放在柜台死角的位置,我看不见),随后若无其事走出来等她朋友结账。要不是我听见冰箱柜打开拿雪糕的塑料袋微小的声响,没错我耳朵就是这么灵,我都还不知道她就这么大摇大摆偷了雪糕。我当时还比较有耐心,说给我看看你的裤袋,她一直解释是她的手机和烟,我还是不依不饶要掏出来让我看看是什么,最后她无奈地把雪糕放回去。这件事之后我以为她收敛了,没想到过了才两天,她又故技重施。这回被我的同事抓个正着,我直接冲出去让她不准买东西滚出去,以后再也不准让我见到她。当时经理正好走出来,后面还有几个游客,大家都被我吓到呆住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她过来,估计是转移战场了。

第三次战斗

第三次正面交锋,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孩,估计是第一次偷,还不熟练。偷了雪糕之后就往外走,还好我当时觉得她一个没有父母带着的小女孩这么晚还一个人来店里有点奇怪,往外看了她一眼,刚好看到她刚走出门就迫不及待掏出赃物。我走出去叫她,她非但不跑,走了很远了还乖乖的走回来。可我那段时间因为各种小偷已经很心烦了,她这么乖并没有得到我的同情,于是我让她站在柜台前面罚站。。。站到她妈妈过来找她为止。她一开始很倔强地说她妈妈不会来找她,于是我说无所谓,那你就在这呆一晚。于是我去做自己的事情,她也没跑,乖乖站在柜台。经过的土著们兴许认识她,都来问我怎么回事,我直接说她偷雪糕,在这里等她妈过来付钱,于是这些人都开始嘲笑她。她这时候才感觉到羞耻,一直低着头,过了没半小时,我有点不忍心了,教训了她一通就让她走了。我的同事跟我说,我大概开辟了土著社区的历史,从来没有人尝试去教育一个偷东西的小孩。

这都只是小偷小摸,比较大的偷盗发生过不少,比如半夜砸烂玻璃翻进来,比如直接顺走柜台上的现金,后来经理直接凭录像报警了,可是警察似乎对对方没有进行过多处理。更夸张的发生在最近,两个小女孩直接趁着大家都下班了后门没关的空挡进来,三分钟偷走了6000+刀的烟,然后连夜偷跑出城了,到现在都还没抓到人。

说白了,土著社区的警察从来都不管用,只进行调解不进行惩罚,所以偷盗、打架的行为才会如此肆无忌惮越来越猖狂。听说之前更加厉害,众目睽睽下直接搬走一台电视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发生过,隔壁大超市半夜被砸碎玻璃,所有手机被偷走。反正在土著社区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偷不到的。

其实这里很小,小到即便是你猜都能猜到谁偷了东西,可是他们还是如此乐此不彼地偷,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因此付出过代价。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家长们的默认。

曾经试过有一次,一位土著女士带着两个小孩进来,小孩子一进来就直奔玩具区,我有点担心就一直往那边看,这位妈妈对我说了一句”they are just playing….or maybe steal something


那语气仿佛偷点东西很正常??

一些小孩子在家长的注视下把巧克力往兜里塞,他们也不会阻止,只有当我直接问这个巧克力需要付钱吗的时候,他才会让小孩子把它放回去,也没有买单的意思。

好在三次正面交锋后,大部分小孩都已经知道这家店即便是女生值班也不好欺负了。现在只要是超过三个以上的小孩子或者青少年走进来,我会问谁带钱,带钱的进来没带钱的都出去等。但是不打不相识,这些偷过东西的小孩子后来再进来,大部分都会特别主动跟我说他没偷东西,还会主动掏裤袋给我看以证清白。然而小偷小摸的情况真的还是不少,比如到水果区偷偷啃几个苹果,比如偷偷开掉一罐牛奶喝几口,比如趁我们不注意把玩具塞到内衣里…..防不胜防到现在我已经佛了,只要别偷到我眼前来,我真的不fucking care。

  问我要烟我就不给你 

好好的走在路上,总会听到一句话:miss,do you have smoke?

低于18岁是禁止抽烟的,可是不久前的学校体检中,全体学生血液检查出大麻成分???社区gossip queen说的

有一次一个女孩问我要烟,我说没有,她就说你不给我我就推你下河,我以为她开玩笑,说我很重的你推不动,结果她真的伸手来抓我,但是无奈真的力气不如我???幸好我素质高,忍住了一脚把她踹河里的欲望

不给烟,他们就偷,偷不到,他们就开始搜罗别人抽剩下的烟头。有一天晚上回去发现两小孩蹲在我们房子外面点火,我吆喝他们,他们就跑进草丛里朝我扔石头???我再次忍住了一把火烧掉那个草丛的欲望,莫生气莫生气。第二天看到一地烟头才知道,他们偷我们门外的烟灰缸里面的烟头在抽。

  到处gossip各种无聊事情 

如果有一个人发生了什么事,用不了半天,全社区的人都会知道并且越传越烈。半年前有一群亚洲人发生的车祸,到今天还在说有一个车祸,是不是我??

有同胞给我送了点东西,第二天全世界都在问是不是我男朋友???


经理也很八卦,有客人跟我聊多两句,就问我是不是喜欢他。天天跟不同人套话其他人发生了什么八卦,然后转身就跟gossip queen交流情报。我?????


求你们了,太无聊就去吃喝嫖赌好不好。

在这里并不是说所有人都这样 各位社区大佬别激动 ,小偷虽多,仍然有十分多的比较善良正直的小朋友会乖乖付钱,因为每次他们拿了东西,家长都会吩咐他们全部放到柜台上让我过账。所以家教真的对孩子的成长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人之初性本恶”说的是家庭教育不好,家长自身都立身不正才会有这样性格的孩子。正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了这些乱七八糟喜欢占人便宜、平时没事做就喝酒抽烟打牌、从来都是混吃等死等补贴的家长,小孩子就成了到处小偷小摸,没事就缠着白人给钱他们花的废物。

然而这些所谓的”不好”的小朋友就一定很坏吗,也不是的,他们也可爱。节日来临,他们会在脸上涂上图腾高高兴兴去festival跳舞。回家的路上看到我们会在黑夜里大声打招呼”miss good night”。在娃娃机上夹到一个橄榄球会超级高兴的上蹦下跳一直跟我炫耀他只用了两个硬币就夹出来了。没事情做的时候会一直跑过来跟我聊天,问我中国长什么样到时候能不能去找我玩。我举起相机说要拍他们的时候,没有人会扭扭捏捏,大家都很大方涌入我的镜头。

真的,人都是多面的。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但是在我工作的店里偷了东西害我被警告了,所以我讨厌这些小偷,合情合理吧。


这个镇上,家教好素质高的家庭已经不愿意继续留着了,因为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学坏,大部分都举家搬迁到凯瑟琳或者达尔文。打架和暴力在这里也是挺常见的事情,经常有家庭成员间打架把对方牙都打掉的事情发生。

所以说孟母三迁真的很有道理,不能让小孩子活在一个不好的环境下,耳濡目染之下被教会不上道的东西。


LauHuiYee|作者
公众号:安莉喂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