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过去了,带着13万麻溜的滚出土著社区!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半年过去了,带着13万麻溜的滚出土著社区!


学一下其他博主吸眼球的标题,但这绝对不是一篇炫耀文。

这是土著社区的最后一篇文章。因为我已经离开了这个神奇的地方。


在土著社区的最后一个月,仿佛是因为确定了离开的日期,心情变得又轻松又焦急,轻松是因为不再在乎很多无谓的东西,比如工时比如新经理是否会发神经比如是否还会有小孩来偷东西,焦急是因为数着日子希望快点到回家的时间。

在土著社区呆了足足六个月,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我已经厌倦了,迫不及待地想逃离这个地方。但离逃离的日子越近,我就感觉到越茫然。我还能不能融入社区以外的圈子。半年来习惯了红土相伴的生活,那些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甚至是马路上的红绿灯都已经淡出记忆很久了,更别提车水马龙和人山人海了。


最后一个月突然有很多小确幸。

比如一直答应了给我螃蟹和鱼的大猪蹄子们终于有一个实现了承诺,出海后给我带了两只三斤多的大螃蟹,足足吃了两天才吃完,太过鲜美了以至于吃完一周后嘴里头还腻着,但心里头甜着呢,这螃蟹外边估计要花一百刀才吃得上。


比如跟小姐妹们来了一次承诺已久但又因为没有材料(懒)而没有实现的火锅派对和包饺子派对。


比如来半年念叨半年都没有见到的鳄鱼,居然神奇地在最后一个星期出现,被肖恩(肖恩是谁?具体看这里→无人岛奇遇记 | 跟着海员抓海龟吃龟蛋)抓住,有良心的肖恩记得我念了很久没见过野生咸水鳄,于是把我带去了射杀现场。


一条鳄鱼baby,只有2.86米,被绑住和扣住眼睛后就任人宰割了,射杀前他们让我摸一下它,鳄鱼皮不是很硬,戳一戳会陷下去,还带着体温,跟鳄鱼皮包的手感差很远。鳄鱼的肚皮下有个洞,伸进去摸一下能摸得出雌雄,这是一条雄性(嗯交配的时候难道是面对面贴在一起??画面感居然有点搞笑)。


摸完后他们对着头就是一枪,最后把尾巴砍下来各自带一段回家了。整个过程很快,大概不够20分钟,最后挖了个坑把剩下的部位埋了就结束了,一条海中霸王的生命就此终结。

目睹全过程有点惊叹,其他人倒是司空见惯。北领地每年都会抓住很多咸水鳄,一部分大的和母的会送到达尔文的鳄鱼农场进行养殖,剩下的虽说州政府规定不能杀掉,但基本上大家都会私下杀死,因为能在人类活动区域抓住鳄鱼而不杀死,就可能危害附近居民的安全。据说去年就有一条大鳄鱼跑进小镇,在路上乱窜,假如有小孩子在外面玩该有多危险。鳄鱼农场养殖一段时间会将它杀掉取鳄鱼肉和鳄鱼皮,母的多数养起来繁殖。奇怪的是,抓住咸水鳄后如果私自兜售鳄鱼肉或者皮等是犯法的,所以抓住后会无偿送往鳄鱼农场,但鳄鱼农场养殖也是为了盈利,最后盈利所得全部归农场,这样的政策实在让人想不通。


比如在我走的最后一天,居然有一位住在偏僻的bush里面的土著老人专门过来说见我最后一面,还主动跟我拍了个照。

good luck

从没想过要在土著社区交到朋友,因为自己只是这里无数来来往往的背包客之一,但却意外地得到了一些朋友。从一开始谁也不认识,战战兢兢生怕听不懂客人要什么东西,到最后谁都认识,每个人一走进来就知道他要什么烟,镇上有什么消息都会有人跑过来通知我,站在路边总能拦到熟悉的人的顺风车。


离开前,每每遇到熟悉的客人,我都会告诉他我即将离开,他们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我不会再回来了。

Thank you for your work,it’s really helping

是真的,很多人认真地感谢了我,仿佛我在这里不是赚钱,而是在帮助他们。在其他任何地方工作,离职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得到过感谢。最后上车的时候,工作岗位上认识并交好的朋友送我上车,我们大大地拥抱了一下,承诺以后会再约见,即便我们内心都清楚有可能一别就是永远。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离职都该是冷冷清清,原来正确的离职都是这样有温度的。

仔细想想,刨除那些不开心的遇到小偷的时刻,和那些为了工时分秒必争去计较的不平衡心态,在社区的日子是过得很开心很充实的。

Outback的景致和生活是来到澳洲必须要体验的,而我有幸在最浓烈的outback环境中生活的六个月,每天睁眼就是红土和荒凉,跟原住民日夜相处,和他们聊天谈笑钓鱼看他们跳舞唱歌,还成为了社区打击未成年罪犯的一把好手,这种体验在人生中都是不可多得的。况且在这样不晒不累不挨饿的环境下集到了二签,还能攒下了后面足够让我挥霍的资金,已经是想想就能让人偷笑的事情了。


工作的时候最大的期盼,就是能等到妈妈带着那些可爱的baby来店里,我能跟baby玩一下。这里的baby又可爱又亲切,不同于白人不怎么愿意让别人抱自己的小孩,土著倒是无所谓,随便抱随便摸随便拍。有一个我最爱的baby,第一次见的时候还只有3个月大,呆呆的可爱死了很有镜头感,到我走之前已经七个月大,会叫会笑了,一看到我就伸手过来要抱抱。另一个白人baby每次坐在婴儿车里等着奶奶结账的时候,我都会越过柜台伸手,她也伸出手来跟我碰碰手指,每次都这样,导致后来她一看见我就先伸出手指。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遗憾,那只能是承诺了带我去打猎的所有人都没有兑现诺言!土著说”I promise“就跟说”hello“一样频繁,结果过后都忘了。如果能见证一场残酷的打猎游戏,那我的社区之行就完美了,但世事总不会过分完美,这是常理不是么。

你问我为什么还是要离开社区?

因为working够了,需要holiday了。

也许有别的比较靠近城市的社区情况会好一点,但我所在的社区十分偏僻,基本上不可能出去。加上公司有overtime工资,于是每周排班都不会超过42小时,基本上一天最多8小时,最少2小时。这半年我重复着上班回家吃饭睡觉玩手机上班的无限循环生活,虽说周末都会想尽办法找活动,然而没有车没有船也不敢只身跟土著出去玩,大部分的周末也都是在房间里躺尸度过的。看我文章更新得如此定时就知道我有多有空了。


说实话,现在才隔了半个月,想起这半年,我竟然记忆已经很模糊了。重复单一的工作内容,日益冷清的生意,导致我每天都很无聊。有时候忙并不累,闲着更累,因为太无聊需要思考找点什么事做,担心经理看到我闲着会不爽,但事情不多的时候总找不到能做的,最后只能发呆。到九月中后彻底淡到让人绝望,有时候整个下午都不到十个客人,后面我都放弃挣扎直接坐着发呆,很艰难才能熬到晚上。下班更无聊。开始会看剧跟朋友聊天打发时间,后面也没心思看剧了,聊天也都聊烦了,于是就进入了漫长的自我思考状态。

想什么呢,没什么可以想,无非就是想想近两年的规划、未来的出路,反省一下自己过往20余年中做人犯过的错。更多时候都是在回忆,从记事开始到大学到毕业这些年,经历了好多,我怎么故事这么多呢,怎么迷迷糊糊的就走到这里了呢,人生真的好神奇。


中间有些许动摇过,要不要一直留在社区攒够钱再走呢,毕竟也再难找到这样收入可观却又轻松的工作了。但几乎是同时的,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比起钱,我更想要多体验一点别的东西,这样子靠无聊和寂寞攒下钱的工作做下去,无非就是在浪费自己的青春。我想去大堡礁潜水,想去塔斯摘樱桃,想租个房车再走一次大洋路,想去西澳抓螃蟹看微笑老鼠和喂海豚,还想去雪山学滑雪。这么多想做的事情,导致我觉得自己时间都不太够了。

于是我麻利地提出辞职。并麻利订了回国的机票。

从前做决定畏畏缩缩瞻前顾后,那婆妈到我自己都嫌弃的性格,现在如同我的头发一样利索了不少。果然有钱就是最大的底气

好在经理人性化地让我工作到上飞机前两天,坐一天车回到达尔文,再留出一天shopping,我就无缝衔接进入度假模式了。不得不说土久了,来到当初很嫌弃的达尔文居然感觉街道那个一尘不染,人看起来那个时尚,city那个高大上。现在再去到哪个规模小到不能再小的小镇,估计我都不会嫌弃了。


我很佩服那些能够一直留在偏远地区存钱的人,需要多大的毅力和恒心才能抵抗住城市的诱惑。于我而言,忍受这样子的寂寞去换钱是不现实的。脱离城市太久,独处太久,没有娱乐活动太久,感觉自己都已经边缘化了,既不属于社区也不属于city,超级想去玩想去relax,偶尔居然会想家吃的,跟我刚到土著社区的状态是两极化的。

也许因为人都是矛盾犯贱的,在城市的时候享受着城市的便利和繁华却想要存钱,在偏远地区存到钱了却又想念城市的吃喝玩乐。未来玩累了我可能又会想念社区的简单生活:六点起床的日出,晚上回家的星空,追过来打招呼的土著,傻乎乎的狗子们,甚至是那些种类繁多到能媲美整个达尔文动物园收藏量的动物们。


byebye土著社区,谢谢所有人半年来的照顾。

接下来的安排,还没有,随缘,随便,随处看看。

希望一切安好

发财很重要开心更重要


LauHuiYee|作者
公众号:安莉喂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显示 2 评论
  • Cheney🆑

    土著人说英语吗

  • Leslie

    楼主,可以有什么办法联系到你嘛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