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无树之地-澳洲纳拉伯寂寞公路详细攻略(阿德莱德/南澳⇌珀斯/西澳)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穿越无树之地-澳洲纳拉伯寂寞公路详细攻略(阿德莱德/南澳⇌珀斯/西澳)

大澳洲湾之上,大维多利亚沙漠以南,纳拉伯平原(Nullarbor Plain)跨度长达一千一百公里,面积20万平方公里,是世界上地表最巨大的单体石灰石基岩。它的名字有个浪漫又直接的语义,no tree,无树之地;穿越Nullarbor就像澳洲公路文化里的”川藏线”一样,而第一位横穿的欧洲人Edward John Eyre,形容这里是”异常可怕, 大自然的污点, 在噩梦里会遇见的地方”。这么一块土地,就躺在西澳和南澳之间,是你环澳之路无法避免的一站(坨)。

▲图自nature.com

如果行前做好充足的准备(看这篇攻略并转发),它也将会是你环澳之路最精彩的一站。在这里,铁路直行478公里不偏转(世界之最),公路直行146.6公里不偏转(澳洲之最);在这里,你能在悬崖下看见育儿的鲸鱼;在这里,有着全世界最长的高尔夫球场Nullarbor Links;在这里,高速公路会被借用来做飞机跑道。

▲90 Mile Straight

当时新手司机小颜在阿德莱德无所事事急需转移,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写得极好极详细的公路攻略,好到直接令小颜放弃了阿德莱德→爱丽丝泉的计划,转而选择了前往西澳,却没有找到另一篇与之相当的攻略文可以参考,于是只能加倍做功课,现在写下来留给有需要的人。行前四处打听有过此路段驾驶经验的小伙伴,刚好有人前脚出发了,两天后就听说他们出了车祸,小颜↓

横穿纳拉伯平原的Eyre Highway艾尔公路,属于连接所有州府环澳一圈的一号公路的一部分。全长1660公里,东侧起点为Port Augusta奥古斯塔港,往南连接到阿德莱德,西侧终点为Norseman诺斯曼,可走94号公路开七百公里直达珀斯,也可往南走South Coast Highway玩一路西澳最棒的海岸线(以后会更新)。

▲图自维基百科

行前准备

沙漠气候的纳拉伯平原夏季随随便便四五十度,冬季夜晚可到零下,一定要看好天气预报做准备;小颜此行就遇到暴雨天气,雨刮变得很重要,新轮胎的每一分钱都开得出来,就是湿滑的路面相当耗油,心痛不已。长途自驾前还是要做个车辆保养,不要再给无树之地增加一两吨废铁垃圾了。

▲刮了跟没刮一样的雨刮

无人区里驾驶,特别是咱们小轿车,哪一站歇哪一站加油一定要做好计划,备多点油甚至多搞个油箱,总比一边盯着油表一边心虚地跟副驾讲够用够用要舒服一点。实在不想麻烦就每到一个加油站都加满绝对没有问题。不过Nullarbor的油价能到两块钱(91),作为澳洲底层还是老老实实下载FuelmapAustralia(我用过最温暖人心的app),跟着下文的详细攻略能省就省点,为你满目疮痍的心贴个创可贴。对了,自从去了Nullarbor,小颜都会在app里自觉更新油价了,你呢?

▲FuelmapAustralia

平安地穿越Nullarbor怎么也要两三天,住宿问题也是要解决的。如果你拥有房车,下载个像WikiCamps就可以宿山宿海宿银河宿在一切有美梦的地方了。没有房车的人,除了可以一脚油门超过房车发泄柠檬精能量,你最好提前联系落脚的motel/roadhouse,保证有床可睡不需要赶夜路到下一站;实在路上出了突发情况没有信号求救,工作人员也会知道有客人没有抵达而提前联系搜救。价格各官网上都有,电话直接看谷歌地图。

▲像这样超房车

多带点吃的。

▲在Ceduna的晚餐

驾驶建议

提前下好离线地图,即使一路上也没啥岔路很难迷路,主要是清楚距离有利于控制行程;也要学会看路边的距离桩。

▲下一个城镇的首字母缩写及距离(这里指距离Nundroo三十公里)

土澳城市外的highway当然是双向单车道,限速一百一,一马平川心旷神怡一脚油门一百三四也是可以理解,就是会耗油很多喔。路上会有不少公路列车road train(最早使用road train的竟然就是奥古斯塔港地区),长度极长体量巨大有些甚至oversize,会车时一定要小心。Eyre Highway上没有什么超车道,road train又是限速一百,所以你需要学会安全地跨到对向车道超车。

▲Roadtrain

讲一个路上领悟的tips,后来也和大货司机确认过了:一般来说打右转是为了提醒前车自己要超车了,不过在这种公路你前方的大货车打右转,是在告诉你,”小个子,你被我挡到完全看不到前方来车了吧,哥哥帮你看了,前方安全,你可以超车了。”你也打个右转放放心心超车就行了,而其他情况下一定要挪出一个身位确认对向没有车再超车。

▲与Roadtrain会车

不要开夜车!不要开夜车!作为开过夜车的人,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一晚上看到的袋鼠会比这辈子都多。实在无法避免得开夜车,尽量跟在road train大哥屁股后面,深夜里,大哥就是你们的破鼠船。没车跟时要开远光灯,直到看到对向来了一团光晕,你关远光,他关远光,会车后再打开,就像深夜里两位highfive的路人。

▲看看路边多少袋鼠尸体

详细路线

从西澳往南澳开的反过来看就行了,油价讲的都是91 Unleaded(破车),手机信号讲的都是Telstra的3g(别的运营商也没网就是了),且用的是Iphone 远古se,具体信号情况只能做大致参考。

Port Augusta – Ceduna  470公里

从阿德莱德到奥古斯塔港310公里路况很好,手机信号也ok,可以快速地赶过,不过还是尽量别超速,小心南澳的交警。奥古斯塔港往北可以去FlindersRanges,而自己是个无聊的港口/公路/火车城市,不用过多停留,吃最后一顿麦当劳,加满油(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见到13开头的油价),开启你的寂寞公路之旅。

▲Lake Bumbunga

我的规划思路是在一天的时间里,趁着路况好且没什么好停下来的点赶更多的路,为后面多留点时间。

Eyre Highway切过艾尔半岛后来到Ceduna;Ceduna是个小渔镇,Eyre Highway自东向西最后一个比较大的聚落。且Ceduna有我在booking能找到的最后一家价格还算过得去的motel,A1 Cabins & Caravan Park,一晚70刀,有独卫有微波炉。

▲像脱鞋一样脱车在房间门外

Ceduna – Nundroo  152公里

手机信号:前40km(指离Ceduna四十公里内),后40km(指离Nundroo四十公里内),休息站加油站附近有网。

虽然大多数旅客把珀斯和阿德莱德之前这一大片都当做Nullarbor,地理意义上从Ceduna才开始进入纳拉伯平原,你会发现原来无树之地原来也有不少植被的,失望!

▲Ceduna

行驶大约75公里到小镇Penong,镇上有个caltex,一些住宿,还有不少用来泵水的老旧风车。

在Penong Primary School的路口左转进入Point Sinclair Rd,这条土路的终点是隐秘冲浪胜地Cactus Beach,也通向网红点Point Sinclair Pink Lake(沿路开13公里),可惜去的时候是个阴天。

▲路口长这样

▲这段土路的路况还是不错的

▲按理说是这样

其实人家叫Lake MacDonnell,是个曾经出产盐的盐湖,现为澳洲最大的石膏矿,有着南半球最大的石膏储量。

▲没有无人机的小颜

到了Nundroo Roadhouse(Liberty fuel)不管有没有油都要加满,因为接下来的油站就都是两块钱了。Motel的价格比其他roadhouse低一些(99刀),订房直接打电话,还有修车服务。

▲Nundroo Roadhouse

Nundroo – Nullarbor  144公里

手机信号:距离Yalata 30km有网,到距离Nullarbor 60km处没信号,到离Nullarbor 40km处有网,Head of the Bight visitor center有网。

Yalata是个两百多人口的土著社区,他们运营的roadhouse已经停运了,所以没有加油站。

从Yalata行驶78公里到达Head of the Bight,一个观鲸点,是大澳洲湾伸入陆地最北的顶点。

每年五月份南露脊鲸从南极附近的海域往北前来交配产仔(生下来就五米多了),并在这个安全的浅海海域养育幼崽,直到十月份离开。Southern right whale南露脊鲸属于须鲸,它的近亲北太平洋露脊鲸已经少到无法避免灭绝的地步,而南露脊鲸缓慢恢复到一万只左右。它们在水面相当活跃,对人类船只也很好奇,还懂把尾巴当船帆用的高级玩耍操作。

▲tail sailing

南露脊鲸很念旧,会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带崽,所以每年都会有大约100百只来到Head of the Bight,官网的讲法是六到九月份保证你能看见鲸鱼。

▲图自官网

我去的那天是四月份最后一天,还是off season票价便宜,理智上明白基本是不可能看见的。可一路上老觉得万一呢,万一有只鲸鱼决定赶在五月份前,前来与我会面;想着想着竟十分兴奋,理所应当撑在栈桥边直勾勾盯着薄荷绿海面。

▲鲸鱼季成人价是15刀

在一个观景台很容易能区分出两种人,一种纯属欣赏景观,眼神发散而柔和;另一种则还带着期盼,胸前挂个望远镜,机关枪似扫视整个海面。挂在栈桥上的我盼着盼着,盼来了一场南大洋的暴雨。远远地我还说,这云咋回事这么黑,而它带着一团水扑面而来,我就是纳拉伯平原沿海的第一棵灌木,被从上到下疯狂洗礼。

▲远处的那团云

▲一分钟后

差不多把自己拧干后,继续沿着一号公路开,竟然有了满车的沮丧。

Nullarbor – Border village  184公里

手机信号:Nullarbor 方圆40km内有网,到距离Border village 20km处有网。

Nullarbor Roadhouse的油价就是两块钱了,因为下一个加油站比较远,住宿也比较贵。Eyre Highway就是由这样的一个个补给站,曾经的牧羊station连接起来的。

▲基本上都可以洗澡

接下来这一段路您将与一部分世界上最长不间断的海崖并驾齐驱,从东端Head of the Bight绵延一百公里到西澳边境,可惜在路上是看不到海的哈。不过还是有五个拐出去的lookout,一定不要错过。这些海崖拥有一个土著名字Bunda cliffs,在这里,纳拉伯平原被大澳洲湾硬生生切断。

▲图自amusingplanet.com

▲这里属于大澳洲湾海洋公园

Great Australian Bight洋风猛烈,且崖体疏松,一定要保持距离注意安全,不小心上了新闻就不好了。崖高六十到一百二十米,最下面白垩质的一层叫作Wilson Bluff Limestone,是六千五百万年前澳大利亚开始从南极洲分离时海床的一部分,当然大部分都藏在海面以下。

▲保持安全距离

▲地图上:Great Australian Bight Marine Park

在一块极其平坦的大陆上一路飞驰,一头就撞进大洋里是无比魔幻的,不过土地质朴的色调缓和了这种魔幻感。站在崖上,耳边千金狂风,很难不脑补出,大洋一路高歌席卷八方,大陆稳扎稳打慢慢推进,相聚于与此绝境长城,一时间不知要支持哪一方。

▲75k Peg Scenic Lookout

▲13k Peg Scenic Lookout

▲有Lookout标志的都可以拐进去瞧瞧

转头平原上风云变幻,土地上到处都是阴晴交界线,甚至能看到远处Head of theBight朝我们追过来的那坨雨。太阳西斜,到西澳的最后一段路,竟然看到了面带微笑口吐金光的巨型鲸鱼,就漂浮在路的前方。晴天当然是幸运的,除了风云万千,也找不出别的词了,”可惜了这辈子是在地上”。

Border village – Eucla  12公里

Border village是南澳最后一个roadhouse,离西澳只有一步之遥,特殊的位置当然也有特殊的价格,想加油的同学忍一忍,12公里后的Eucla就便宜很多。也是寂寞公路上唯三24小时营业的roadhouse。

▲Border village

从维州开到南澳时,在check point给搜出很多水果来了,所以这次过州境提前把蔬果都啃光了,结果检查的人都没有,稀里糊涂就到了西澳。

▲在南澳遇到的check point

进入西澳后,很快就抵达西澳最东的居民点,也是寂寞公路上最大的落脚点,Eucla。Eucla地势较高,能直接望到大澳洲湾,曾经作为重要的电报站,各种设施都很齐全,有警局有诊所。当晚住的不带私卫的budget room,一百刀,公共澡堂洗澡要投币,夜里静得能听见银河闪烁的声音。

Eucla – Mundrabilla  65公里

手机信号:一直到距离Mundrabilla 20km处没网,当时在Mundrabilla Roadhouse没有信号。

越过Eucla pass后,一号公路降低海拔进入Roe Plains。

曾有总重22吨的铁陨石在Mundrabilla被发现,其中最大的一块重达12.4,现放在西澳博物馆里。Mundrabilla Roadhouse比较小,不建议在此过夜。不过和下一个Roadhouse Madura一样油价比较(和左右几个两块钱的比)ok。

Mundrabilla – Madura  116公里

手机信号:距离Madura 100km处有信号,60km没有,40km有,20km 没有。(越记越觉得是手机的问题,随便看看吧.)

Madura在罗平原(RoePlains)与纳拉伯平原交界处的陡坡之下,水汽汇集树木不少像个绿洲一般,曾经是英属印度陆军的产马地。

Roadhouse老板热情地炫耀他们独特的时区,Central Western Standard Time,可惜我提前了解过了没法表演震惊。

澳洲基本上分为三个时区,西部标准时间(西澳),中部标准时间(南澳北领地),和东部标准时间(新洲维州塔斯昆士兰首都特区),除了西澳北领地和昆士兰都使用夏令时。Central Western Standard Time(UTC+08:45)就是一个介于西部和中部之间非官方的神奇时区,从Border village到后面的Cocklebiddy,被总共两百人使用。比西澳快45分钟,比南澳慢45分钟(夏令时一小时45分钟)。这种隐秘的小时区突显了这里的荒芜,能理解他们为啥这么自豪了。

记得加油哦,后面就是两块钱了。

西侧两公里就是往上拐回纳拉伯平原的Madura Pass,有个观景lookout我觉得很一般。

Madura – Cocklebiddy  91公里

手机信号:一直到离Cocklebiddy 30km才有网。

沿路行驶七十公里左右有个通往海边的路口,一个鸟类观测中心Eyre Bird Observatory,非四驱车就别去了。

Cocklebiddy就是个朴素的Roadhouse。最大的景点就是门口的那块牌子了:欢迎来到科克尔比迪,人口8,虎皮鹦鹉25(笼子里养着呢),鹌鹑7,狗1,袋鼠1234567。

实际上,土澳袋鼠的数量已经接近五千万,是土澳人口的两倍。纳拉伯平原上还有很多sheep station牧羊站,也就是牧场,其中包括又一个世界之最,Rawlinna Station,占地两百五十万英亩;在土澳,绵羊数量是人口的三倍。

Cocklebiddy – Caiguna  66公里

手机信号:一直有信号。

Caiguna也是一个24/7营业的Roadhouse,下一个加油站就是一百八十多公里了,贵点也该加就要加。Motel房间不多最好提前订,特别是往西开。

Caiguna – Balladonia  181公里

手机信号:Caiguna 30km内有信号,一直到离Balladonia 50km处才重新有信号。

从Caiguna拐出来就到了传说中的,”90Mile Straight”,也就是一段连续直行146.6公里的路,是澳洲大陆上最长的一段,时速110需要直直把着方向盘一小时二十分钟。

听过一个OZ讲他年轻时三次穿越nullarbor的场景,90 Mile Straight上基本没有来车,偶尔遇到一辆大家兴奋得互相鸣笛。而现在的我,除了前十公里的兴奋,真的就剩枯燥了,还有对公路自然圆滑的曲线的思念。所以最好半路歇一歇(比如Baxter Rest Area)。本来想上一段行车记录仪的,不过网速太差流量太少只能作罢。

▲东侧

▲西侧

Nullarbor上有四处RFDS紧急跑道,即某段路两侧清得比较宽,供小型飞机起落。RFDS即Royal Flying Doctor Service of Australia,一个为无法及时受到医治的偏远地区居民提供医疗救援的非营利组织。后来的host说遇上飞机起落的频率还不低,车流会被停下来半个多小时,然后就可以看到远处有架小飞机降落,带着某个孕妇飞走了。

▲图自维基

▲很多穿越NULLARBOR的骑士

经过一天漫长的驾驶,总算到了最后一个落脚点,Balladonia Roadhouse,而云端出现了一道彩虹。彩虹大蛇是土著传说中的创世神,它从一个水坑钻出,在空中划过半弧形钻入另一个水坑,为大地带来水源,创造山川与生命;所以即使是最干燥的年份,水源也不会断绝

Balladonia –  Norseman 190公里

1979年,美国首个空间站skylab落回大气层,意外地坠落在”孤单的大石头”Balladonia(土著意思)。NASA本来瞄准的是南非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伴随着全世界的恐慌和4%的计算误差,残骸们坠落在了一个更加人烟稀少的地方,当地政府因此以乱丢垃圾给NASA开了四百刀的罚单,而NASA一直没有回应;直到2009年skylab坠落三十周年,加州一个公路电台的节目筹集了四百刀替NASA交了罚金。

有一些些残骸还留在Balladonia Roadhouse的小博物馆里,据说当时美国总统卡特还给Roadhouse打了电话道歉,我不太信。

▲我个人更喜欢的藏品

▲Balladonia夕阳

Balladonia的背包客房间是45刀一人,餐厅价格还可以接受,油贵够开到Norseman就行。

▲需要密码的洗手间

一号公路在Balladonia就离开了纳拉伯平原,一路向上爬升来到西端Norseman,Eyre Highway的旅程也就到了终点,回到油价正常的世界。Norseman生于金矿,作为Eyre Highway的起止点,当然能提供一个千人小镇可能的所有服务。

▲Norseman的巨型尾矿

▲Beacon Hill Lookout

▲Nothing

无论你是向南去往Esperance,还是向西直接到Perth,你都会发现树越来越多路越来越好走,然后开始回想起寂寞公路的寂寞。祝您旅途愉快一路平安。

LAVA颜|作者
公众号:地图小王子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