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澳半年,用一份职业评估决定去留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入澳半年,用一份职业评估决定去留






澳洲日记第六篇 
leave or stay?决定去留的职业评估


当一个东西有期限的时候,时间会被加速。一年份的working holiday visa时时刻刻在提醒我,留在澳洲的时间是有进度条的。随着进度条的变化,关于未来的选择也越来越紧迫。回顾这半年,一层层的感受交杂在不同的经历里。

📝目的与规划
当初来澳洲我是带着目的性的,在入澳前我就已经决定要留在澳洲了。我不是个擅长规划的人,毕业后断断续续工作旅行,花了三年才大概知道自己想要过的人生,由于没有规划,在我想要走这条路的时候,它已经变得很难走了。而我看到那些擅于规划的人,专业,职业,每一步都踏地精准,确实会在某些时候少花很多力气。关于移民政策,明显感觉到这几年在越来越收紧,而我的预感是,即使在收紧的情况下,申请人数也会不断增加。那么,做长远的规划在这里就显得更加重要了,每一步都要算好时间和金钱成本。经过收集资料后,对于我来说第一步就是要拿到职业评估,于是这就是为什么我拿到了签证后,大约半年后才出发,为了职业评估,我迟迟没有辞职在攒社保,是的,毕业三年,由于我的随性,连一年份的社保我都没有攒满。
 攒齐所有资料后,在来澳洲之前,我就把这个申请给提交了。然而人生总会给你使绊子,咨询了很多中介后我竟然挑了一个并不擅长做VET职业评估的中介,他给我选择的提名是不太适合我的Blog Editor,并且信心十足的跟我说可以通过。结果,在我入澳2个月的时候,我的评估被拒了👋!准备了那么久,那么齐全的资料,结果却是这样。当时我想到是这是考验,还是注定无法实现的命运?在几经波折后,我又找回了当初咨询的纽星达公司Simon重新帮我选择了Copywriter这份职业,再次翻案提交。于是,又开始了新的漫长等待。

💬为什么要留在澳洲

许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每次我都是敷衍地回答,想换个环境生活,或者是我比较喜欢大自然,喜欢海和好天气。这些也确实是原因,而真正的源动力,其实我也已经有点模糊了,想要更自由一点,又或者是,要生活有希望感
前几年的上班生活,很难看到有我未来想要过的生活的影子。几乎没有人会回家和家人一起吃晚餐,从我的生长习惯来看这是我无法接受的家庭设定。以及听到的孩子的补习班,课后作业辅导,等种种信息,都令人生殖冷淡。觉得,也太难了吧。我真的不想过这样的人生啊。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认清自己是个普通人。国内的职业发展之路确实远胜于国外,而这点是对于有雄心有能力的人来说的。创业与职业提升,澳洲根本不能比。而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我知道,那么好的市场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那不如舍弃一些竞争意识,做一个拥有自己时间更多的,简单快乐的普通人好啦。

💭对于决定的怀疑

在我的时间轴跨过6个月的时候,焦虑随之而来。一方面是对于工作心情的转变,无意义,无价值的感觉再次袭来,但是我知道在澳洲,目前这份工作已经是我现在能力的极限。澳洲的工作局限就在这里,想要做一份有兴趣有价值的工作,需要花费比国内多很多倍的努力。另一方面,被生活琐事缠。国内可以花钱买服务,而在澳洲,什么都得自己来。在忙碌于柴米油盐半年后,感觉突然能量条耗尽。我最想念国内的竟然是饿了么,盒马生鲜,美团打车与自如保洁……在我陷进怀疑情绪的时候,国内的朋友正好找我聊到营销。这一刻我才感到力量又回来了,才知道工作对于我是无法舍弃的一部分,是自我价值的来源。在国内的时候,似乎朋友一碰头30%的时间会聊工作。可能那些才是保持我生活激情的一部分吧,这一部分的光在澳洲渐渐暗淡。我身上的功利主义还是没有让我可以全心地享受这原本该闲适的生活。从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的热爱就是品牌营销,那么澳洲能满足我对于工作价值实现的要求吗?当初的坚定还是会出现怀疑的时刻。

两个选择

在我焦虑未来的时候,我的职业评估还没有出来。放在我面前的是两个选择。1、如果职业认证失败,去塔斯马尼亚大学读一个IT或者会计的master,两年学费7万刀,加上生活费七七八八,估计50-60万人民币左右。结束后拿190签证,或许还是只能拿到491签证。关于这个选择我想了很久,对于自己的判断是,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没有办法花这些钱读一个半点兴趣都没有的专业。于是,我想到了放弃。鉴于发现自己对于品牌营销的热爱,所以这个选择就变成了,如果认证失败,回国找一份品牌营销的工作,好好学习,安定下来。当初来澳洲是一种逃避,如今想回国又是一种逃避,只不过逃避的东西不太一样。

2、如果职业评估成功,去塔州读一个Tafe,专业没有限定,学费便宜了十倍,只需读书一年。没意外的话拿491签证。

于是,我决定,把去留的选择权交给职业评估的结果。

🕚还是放不下

悲观情绪让我觉得翻案估计也没戏吧,潜意识就觉得自己在澳洲的时间线只有几个月了。开始思考,回上海后,如果选择一份能够学习进步的工作,必然要接受加班,而格外珍视属于自己时间的我真的能承受加班生活吗?在澳洲更加习惯了到点就走,一到周五,整个悉尼城写着:老子放假了!city里享受夜生活和酒精的年轻人,隔壁开始在院子里烧烤唱歌的邻居,朋友问你周末怎么安排。好像每一个周末都是一次小小的节日。要走了也意味着我看不到海了🌊,我真的是海的女儿本人,最爱的周末活动就是coastal walk。沿着海滩,走10公里,看看慢跑的,遛狗的,陪伴孩子的人群。在海边吃一个晚餐看渐渐变成粉色的天空,只要接近自然,我就会变得宽阔很多。我真的太舍不得澳洲的海了。
在澳洲有一段时间会不停的认识新的朋友,每一个都好好哦,善良有勇气。以及那些不同文化背景的朋友,每次都是一个拥抱,然后开始一场散步与聊天。这些经历都会让我看到更广阔的可能性,去思考自己
20多年来生长环境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而且能看得到,未来自己更融入这里后,会遇到更多有意思的朋友。想到要离开,这些放不下到东西变得明显起来。夕阳下慢跑时经过的一个个小花园,跑累了在没人的小公园里荡荡秋千,周末去家边上的公园看书吹风,看看草坪上躺着的人。真的回去了,我也许会后悔当初的不坚持,放弃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感受最强烈的是,我拍摄帽子那天,我到的比较早去看一下拍摄环境。那天是工作日,皇家植物园的草坪上稀稀拉拉分散着一些人,办公的女孩,晒太阳的人,陪孩子玩的爸爸。这场景好像真的是我梦想的生活唉。


📄评估结果

就在拍摄日的第二天,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又是好看的粉红色的夕阳。但心情依旧是无法轻松,对于未来的不确定始终压着我。滑开手机,中介群聊里@我的消息,首先看到祝贺两个字,迅速点开。

评估过了,我要继续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了。从2018年的冬天到现在,因为第一次中介选择错误而快耗费一年的时间,才拿到了这个Copywriter的评估。在这里要感谢一下Simon和文案Tracy,在所有中介都说无法翻案的时候只有他们接下了我的案子。这里我的忠告是,重要的选择还是要多甄选,尽量选择大品牌公司。

未来的路

拿到评估后,我申请了塔州的学校准备学NAATI,因为有了评估,不需要考出这个通过率极低的证书,只需顺利毕业即可。再过几个我就要离开悉尼,去到靠近南极的塔州岛。关于移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对我来说,在国内确实适合活在当下,但关于未来,很难生出欲望和希望感。在这里的生活,虽然对于家庭比独身的人友好很多,当下的路比国内难走太多了,但很多个片刻,我都能看到关于未来的希望感。为了这点希望感,我选择了这条难走的路。说到底,每个环境都有有利的部分和需要经历的困难,移民终究是一种选择,看你更容易接受哪一种困难。离开已经熟悉了的悉尼,也不是那么容易,和准备去加拿大的朋友每每聊天谈论到这些。我说,为什么人生有那么多的舒适圈要跳啊,我跳出了舒适圈,来到澳洲。又要跳出舒适圈去认识不同文化的朋友。现在又要去一个我不了解的,传说中美丽又孤寂的城市。
朋友说,这不是跳出舒适圈,是扩大舒适圈。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身上的冒险劲已经渐渐熄灭, 想要安定,不想要再迁移。刚好又看到一篇文章,人为什么迷茫,是因为不确定性。我对于去塔州的不安,也是由于这种不确定性。时间会给予你的付出足够的回馈。” 我太相信这句话了,回头看看,我人生的每一次转折点,都是出现在我逼自己走出原本的人生轨道的时候,然后看到了完全不同的风景。

我最爱的摩登家庭进入了最后一季,前几天看的那集正好也写中了我当下的境地。
改变很难,人生早晚会安定,趁着还能折腾一下,就看看会发生什么咯。
塔州的生活听起来很神秘,我很少看到文章分享岛上的日子,那就等我过去后,继续分享我接下来的路程
8


阿诗Frances|作者
公众号:渴时得饮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评论
  • 匿名

    好喜欢Gloria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