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当地人一起生活:没花一分钱,在珀斯生活了两周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上)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和当地人一起生活:没花一分钱,在珀斯生活了两周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上)


看到这个标题,也许有不少内心不单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家,去澳洲被人包养了?(不瞒你们说,我在今日头条等平台上发的时候就有人这样评论,键盘侠大概都是柠檬精)。

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两周的生活,我的目的不是不花钱,而是尝试着和当地人生活在一起,和他们一起brunch,一起social,一起分享生活中的小开心。

摘橘子、除草、喂鸡、遛狗、砍柴……做一个幸福的农民

刚来澳洲的时候,朋友都好奇我在做什么工作,于是我就零零散散分享了一些图片在朋友圈。其实,我每天要做的事情确实也很琐碎。


我的工作时间是上午3-4小时,没什么特别的事,一般都会在1点之前结束,然后Gary就会开始准备午餐。不得不说,澳洲人对于工时这个事情是真的非常在意的,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天因为事情比较多,我大概比平时工作了多半个小时,Gary就一直跟我道歉说不好意思,今天的工作太多了。


我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遛狗。我身边的朋友都知道,我对宠物一直都是没什么兴趣,可是这条叫Thrix的狗却异常听话。都说狗是通人性的,呆的时间久了,它就知道每天早上就在我的房门口等着,让我牵着它去遛弯。Gary十分爱惜Thrix,来来往往的helper这么多,只有它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我来的时候是冬天,到了晚上就比较冷,Gary就会生火炉,而Thrix就静静躺在火炉旁边。有时候,Gary也会像小孩子一样逗它玩,有时候甚至躺在地毯上一起睡。


除了遛狗,我每天的固定任务还是有喂鹦鹉和鸡。Gary家有三只鹦鹉,红色的最好看,喂他们其实也特别简单,只要去院子里剪几串带花的树枝就可以了。喂鸡就稍微麻烦一点。


平常去shopping的时候,Gary会拿一些超市过期或者有些破损的食物(比如一盒鸡蛋里有一个蛋碎了就会被超市工作人员扔掉)带回家喂鸡,所以蔬菜和肉都有,鸡的食物可以说是非常丰盛了。鸡一共有六七只,被分在两个鸡圈里,没事干的时候也会去观察鸡圈里的斗争,感觉也挺有意思的。喂鸡的乐趣就是每天去鸡窝看看有没有新下的蛋,这也是”农妇”的成就感。


有一天,我们发现有一只鸡突然不见了,找了半天原来是跑到附近的林子里去了。可是,鸡怎么会突然跑出来呢。Gary说,他已经观察了好几天,发现同一个鸡圈里有一只特别凶,所以另外一只就被”排挤”出去了。他还对我说,这只鸡怕是活腻了,我们改天宰了它来吃。


除草,也是我做的比较频繁的工作。Gary家的院子真的是非常非常大,所以有数不清的杂草,当我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做的时候,就会被派去除草。这算是我做过的比较脏的活了,因为Gary比较节约,所以即便是带上手套,也是那种破旧了差不多的,除草的时候偶尔还会看到小虫子(额,好像有点可怕,但其实也还好啦)。当然,在这片土地上,我还学会了弄简单的藩篱,人工松土,种植小植物等等。


闲暇之余,Gary会跟我讲述这座房子的历史给我看从前的照片,从一片空地到现在堆得满地都是杂物,他那已经过世的partner Frank非常善于整理,但是他很乱。他唯一整理得干净的地方就是厨房。因此,每天吃完饭和Gary洗碗也是我每天必做的工作。照理说,我们一共也就两个人,每天两顿饭,但是洗碗的时候总会发现有很多餐具要清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时间长的时候可能会洗上一个小时。


如果有强迫症喜欢整理的朋友,那我劝你不要来Gary家,因为他的房间虽然乱,但他知道自己需要的东西在哪里,所以收拾的时候如果不跟helpers一起,他可能找不到东西。他告诉我,有一次helper帮他收拾房间,他后来想找一样东西,找了六个月才找到。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想随便让别人帮他收拾屋子了。


我来的时候,差不多正是珀斯最冷的时候,所以一到傍晚,房间里的暖炉就”开火”了,而生火用的柴也是我们从山上运下来的。Gary负责把树木砍倒并锯成小段,我再把它们弄上车,搬运回家。别看Gary身子瘦瘦的,但是力气也不小,他也会问我会不会觉得太重,累的话就给我换轻松一点的事情。遇上晴天的时候,我们就多做一些,一般一次可以屯积用至少一周的量。

运回来的木块还要劈成小的长条,这个是技术活。当Gary在干活的时候,我就一旁看,结果他问我要不要试试?还说帮我拍一个视频,假装身后的柴都是我劈的,真的太逗了。


六月是橘子爆果的季节,所以一进Gary的院子就会看到很多橘子树,他说我想吃随便摘,有时候还会让我们摘一些送给他的亲戚朋友。在澳洲,摘橘子这个工作也是whver们非常熟悉的,叫picking。真正在农场做picking的whver是很辛苦的,而打工换宿的我认为这是一项幸福的工作,一边摘一边吃,每次不超过半小时就够了。


到最后几天,我甚至都怀疑Gary是不是在硬给我找事做,因为某一天的上午外面下着雨,室内又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他就从一堆杂乱的东西里翻出了不少线圈,并跟我说,我的工作就是整理这些线圈,然后把装线圈的塑料盒子洗洗干净。这大概就是为了不让我觉得自己是白吃白住而给我找出来的活吧!


Ps:如果是对植物感兴趣的朋友,真的应该来Gary家。他就像是一个植物学家,院子里种的花花草草不计其数,对于如何培养植物这一块知识非常渊博。

印度餐、泰餐、西餐…Gary是被花花草草耽误了的厨子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已经说过Gary在自己的简介中写道自己喜欢研究各种各样的美食,所以当我住到他家后,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每天的午餐和晚餐。


Gary家虽然乱,但书柜还算是整齐,而在一排看不懂的英文书中,最多的就是关于美食的,我还在其中翻到了中餐的菜谱。他说,现在已经很少看书上的菜谱了,因为他都通过YouTube来学。我经常能看到的画面就是,在做饭前,他会再去温习一遍视频,然后指着屏幕说,今晚我们吃这个。


在Gary家吃晚饭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晚餐时间会熄灭屋里所有的灯,只在餐桌上留着烛光。他跟我说,这算是他们家的传统。小时候,他的妈妈为了享受吃饭时间,不想看到他们兄弟姐妹几个杂乱的样子,所以会在享用晚餐的时候关掉所有的灯,只点蜡烛。


在来之前,Gary特意在邮件中问过我,有没有什么忌口,知道我不吃香菜后,会特意把我的餐食另做一份。他说自己曾经都是”一锅端”,但是后来发现很多helper有自己的饮食习惯,比如素食主义者,所以他会尽自己的所能满足大家的要求。真正热爱烹饪的人都会有一种感受,那就是准备多人份比两人份要方便许多,Gary也是。他说在他们家很少这么冷清,所以他给我准备晚餐的时候经常一做就多了,好在家里还有thrix和院子里的母鸡们,我们的剩菜剩饭都是他们的”大餐”啦。


在Gary家吃过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美食,自制披萨就是其中之一。从前,在国内虽然也没少吃披萨,但都是点好菜坐等披萨上桌。对于东方人来说,西餐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看着Gary一步步做的披萨,好像也没那么复杂。


以前,我对披萨饼上的配料是很挑剔的,但吃了Gary自制的披萨后才意识到,我不爱吃可能就是因为做的不符合我的口味,同样的原材料,Gary做的披萨我就能吃到撑。


铁板烧烤是澳洲人比较喜欢的一种吃法,Gary说一般有好朋友拜访的时候他才会做这个吃。我们的烧烤大餐氛围两部分,一部分是烤全鸡,一部分就是铁板蔬菜。当然,这个时候少不了的还有烧烤酱(这也是自制的)。


我记得,在出发前我曾跟朋友说,澳洲大概跟欧洲差不多,都是那些甜不啦叽的东西,我应该吃不惯——打脸!在这里,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不小心会把自己吃胖,所以即便遇到超好吃超喜欢的美食,我也会尽量克制自己的食欲,吃到七八分饱就停止。


我曾在日常聊天中提及过我比较喜欢吃泰餐,没想到突然有一天泰式风味的盖浇饭就出现在了我眼前,看似简单的炒肉配饭,吃出的确是满满的泰国香。


在Gary家住的两周里,除了有时候中午没吃完的晚上接着吃,几乎每一餐都不重样。我也终于亲身体会到了评论里有的小伙伴说,选择这个host只是因为想吃Gary做的美食的心情。


当然,为了答谢他的”款待”,在离开之前我也做了一顿中餐。

如果不是被那些花花草草所耽误,我想Gary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厨子。


文章篇幅有限,请继续关注(下)

将分享Gary当私人导游

以及和他家人聚餐的故事


阿久|作者
公众号:阿久的旅记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