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你真的开始working holiday了!”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天呐,你真的开始working holiday了!”


2019年11月16号上午十点三十分,我从吉隆坡机场中转飞往墨尔本。起飞前,你猛肥和往常一样,在登机口跟我告别,把仅有的20美元留给我,然后她自己一个人坐等飞机飞回国内,我总是被送的那一个。


在飞机上的八小时,我睡到几乎昏死,似乎要把前十天缺的觉都补回来。不想跟任何人多说一句话,也不想刻意回忆任何一件事情。


睡梦中,一个声音告诉我,”天呐,你真的就要开始working holiday了!“是的,我就这样突然地切换了整个生活状态。



什么是WHV

可能很多人还不是太清楚working holiday的概念,大致介绍一下,就是大学生毕业后去不同国家体验不同背景的生活,给自己的目前状态和未来的工作生活之间加上一个喘息期,俗称”间隔年”(gap year),当然,同样适用于上班族,只要你没超过三十岁。


但是,去其他国家体验是需要经济支持的,游客是不被法律允许去赚钱的,因此,Working Holiday Visa (打工度假签证)由此而来,提供旅行者在工作和旅行中自由转换的机会。


当然,也有很多人利用这个机会拼命打工挣快钱。全世界有很多国家开放打工度假签证,但目前,只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个国家对于中国护照持有者开放了这个签证政策。


这个签证是在2015年对中国开放的,我是在2016年从你猛肥的口中得知的。那个时候,我们相约大学毕业就一起去打工度假,去澳洲的农场里当一个自由的采摘工。后来我们两个又意外地在同一座城市升了学。那时我们计划,研究生毕业就一起去打工度假。


就在离毕业还有半年的某一天,你猛肥告诉我她不能去了,我没有问原因,大概也能猜到,默默生气了一周后(巨蟹本蟹),决定一个人将两个人的心愿完成到底。

为什么想要来打工度假

我身边的朋友刚好在这一年里结婚、买房、生娃,或学业有成,或事业步入稳定,或是先立一个小目标,五险到位亲友陪伴,忙碌后小撮一顿,惬意且舒坦。


而我,可能是个例外,一个耐不住舒坦的作人,总想给自己加点酸辣。


什么阶段做什么样的事情,我就,选择不做什么事情。是的,我的确放弃了一些所谓的大好机会,来交换一个浪费(成功人士别骂)。
二十四岁的我,家里没有矿,还要决心走一条无法预测的弯路。

如何做家里人的工作

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天呐,你家人竟然同意你一个女生出来?那一定是相当开明了。”是的,父母在这方面没有给我多大的阻力,支持了我的决定。
一直以来喜欢乱跑,喜欢先斩后奏,加上个性固执和有点叛逆,基本上认为对的决定就会去做(如果父母反对好像也不太有用)。



家人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注意安全!”
因为最开始打算17年一毕业就实施计划,所以那年寒假在家的期间,就会在他们耳边时不时传达自己的想法,并且向他们展现一幅大好机遇和锻炼自我的美好前景图。

当然,我没跟我爸提要当农民,第一次说打工的时候他的眉头向上提了。但是,我知道他们到底是浪漫之人,希望我开心独立坚强。
就这样,在某一天,我妈瞥我一眼,”读个研,你再去。”


来澳之前做了哪些准备

其实我不是个爱准备的人,也不是个记忆好心细的姑娘。去提交签证申请材料出发的前一天,我足足清点了五遍,用笔打上勾。


也不是能够熬夜的人,之前能让我熬夜的只有赶论文和发公众号。为了准备齐全材料拿去公证,顶着红眼睛愣是把自己翻译的成绩单审阅了几十遍。

【提前纳入日程】
说到做准备,除了提早几个月把磨人的四颗智齿拔了免除后顾之忧,在毕业答辩之后匆匆忙忙考了一个奢侈的雅思考试,以及在离开学校之前把成绩单弄到手盖好章,基本上没有提前做太多。


【走个程序】
大致就是抢名额(名额太紧张,技术渣已无法抢到,花钱找中介)
️ 提交申请材料(学历及成绩单公证、雅思或PTE成绩单、存款证明等)️等下签️买机票(看很久才下手)️准备行李(我的双十一提前了一个月,还是买了很多带不走的东西)。

【心理准备】
看了前人的一些经验帖(详见公众号”澳打君”),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以防落差太大),因为vpn不好使翻不了墙,工作什么的索性都不管了(没有安全感的小盆友勿学,建议经费有限的小朋友提前看好工作信息过来,干耗一天等于多一笔开销)。

【经费】
大家最关心的钱,同样成为我最大的难题。刚好遇上家里经济紧张,用借来的钱开存款证明,靠之前医疗保险报销下来的钱和在校最后的兼职工资支撑了我签证申请的全部费用。用花呗解了我的路费和开销之急(导致现在还到流泪)。


对于我来说,钱不可以成为想要做的事情的阻力,提前消费好借好还也没有关系。


【计划外的小波澜】
按照往常,这个时候我就会去教育机构死命接课存钱(之后我可以专门说这个)再出发。不顺的是,烂脸(严重到无法见人、见光死),改变计划,躲在家里边吃药擦药休养、带小孩干家务做饭陪伴家人(其实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厚着脸皮接受家人的物质帮助,经济和身心受限备受煎熬。


【行李】
到了澳洲才发现带的东西少得可怜,可到底还是把一个二十寸的小箱子和一个双肩包撑的胀鼓鼓的。没有带几件衣服来,好像一天天的就那几件来回换,天冷了就扒几件朋友的衣服应付,购物欲降到了最低,不想给自己多加一个累赘。



初降土澳

好友走刀口在墨尔本,把第一站定在那,想给自己一个温柔的过渡。果然在家坑父母,在外坑朋友。
她在网红楼的58层与另一个小美妞合租了一个不大但是舒适的公寓。到达的那天很晚很冷,但是还没下车就看见窗外等待的小身影,觉得真好。


第二天一觉醒来发现已是中午十二点,才恍然跨越了近六个小时时差(在斯里兰卡每天六点五十准时醒)。
第一次发现周围的英文语速竟然是快进的,在博物馆看画展,被一小哥逮着问我正在看的一幅上面用几何拼凑的画,我很实诚地说看不懂,至于他给我讲解的什么,我还真没听懂,也不知道学了这么多年英语是不是都流到马桶里去了。


一下到了五倍汇率的地方,花钱使人小心翼翼。


从植物园里头连打了五个喷嚏以后就开始流鼻涕眼睛痒鼻子堵塞浑身不自在(以为是感冒没当回事,半个月后才知道是花粉症)。


城市里方方正正的高楼格局让人莫名眩晕,陌生感还是一直持续。


办银行卡,申请税号,买保险,打宫颈癌疫苗(价格便宜一针不超过六百人民币,即去即打),去几个著名景点,好像成为每个whver落地必做的事情,我也不例外。
直到第一周的尾巴,看见卡里的余额,我才想起来,该找个工作了。

落差和焦虑

是的,我的落差和焦虑来源于我的没有钱。因为有朋友借住的原因,第一周没有太大的紧迫感,第二周它来的太快。
我属于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保持同样一个状态太长时间的人,会疯掉。


因为出门要花钱,没有钱我就不敢出门,不出门在屋子里就开始抑郁。

那种感觉,就像从一个舒适圈逃离到另外一个舒适圈,不喜欢那样的自己,很懦弱。
所幸,会时刻审视自己的状态,一旦方向偏离,立刻逼迫自己调整。就这样逼迫自己迈出脚步去找工作。


找工作

来之前,前人的经验告诉我,不要找华人开的店工作,很坑(远低于法定最低工资,大部分属于黑工)。
于是我牢牢记住了,信誓旦旦跟我妈说自己没这么傻去打太廉价的工,很快发现是自己太天真了。


墨尔本的华人很多,华人开的店很多,餐饮业是这里的大块头,大街小巷贴着招工的广告牌,可我不愿意去,我一心奔着去做白工(法定税前最低时薪24刀,离澳可退养老金)。


一开始我把目标锁定在城中心的商场,不论销售是打杂还是帮厨,只要有空缺的标志都上前凑个热闹。只是,简历收了,经理对我笑了,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男装店的店长问我有没有时尚设计经验,女装店的店长问我了不了解她家的品牌,鞋店的店长问我有没有销售的经验,眼镜店的店长告诉我要了解的不只是卖东西。不会吹牛逼的我成功的避开了他们所有的标准。


不管怎样,在很难的一小段时间里,很多人默默在给我帮助。


走刀口总以”反正我也没有事”的说辞安慰我,鼓励我走进店门、开口询问、递交简历,偷偷看我与店员交谈。超抠的有钱朋友阿强主动给我转账,虽然最后我没接受怕他要我以身相许;新婚的大学室友,坚决打回我的份子钱……


三天的walk in最后宣告失败,我就换一条路走。

开始广撒网,在各大招聘网上注册,在Facebook和微信上加了N个招工群,一整天都捧着手机刷,时刻关注着发布的工作信息。


不断地修改简历努力向招聘的要求靠拢,拼命地发邮件发短信,那两天大概把积攒了二十四年的脸皮都拿出来用了。

没过多久,郊区的樱桃场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意愿帮助来采摘的顾客,告诉我时薪36刀,只是不提供住宿,叫我等通知,我满心欢喜地去想解决住宿的方法。


然后,再也没有等来她的通知,过了几日我按捺不住发了邮件询问,对方回复我人员已满,玻璃心碎了一地。


必须得承认自己不是个能经得起打击的人,但也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我开始把标准放低,打算找个附近的工作先解决生存问题,华人开的店也没关系,工资只要不低到离谱就行,我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打自己的脸。

毕竟,我的经济状况不支持我耗,长久在盆友家赖下去也不是我的作风。
果然华人的餐馆还是很好进的,就在我准备去火锅店里应应急,几天前发的一堆短信里有人给我回应,马上我们通话。

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去试工,第二天晚上我就搬离了朋友家,进展速度快到不可思议,于是我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以一个很恍惚的状态邂逅了。
有关于我的第一份工作,把我拉进了狗血电视剧里,那么下一期见。


革命的本钱

💊先前在海边腰部晒伤的部位开始蜕皮发痒,每天假想自己是春天里五彩斑斓的一条蛇。
💊墨尔本春夏粉尘狂野,是花粉症发病的高峰期,刚到我就没逃过,还一直以为是感冒一直不去理会。强忍着难受直到半个月后有人告诉我给我药才得以缓解,拿着药才发现上面的每一条症状我全都中了。


💊因为看病贵,哪怕买了保险,连走路切菜都不敢大意,因为我知道,穷让人没有资格生病。
💊吃饱了饭才有希望,自己做饭一顿顶两,不打折的东西看都不看,戒了大半年的甜又偶尔拿来发泄。

不盲从

身为一个热爱自由的年轻人,我从不想拼命吹捧鼓舞年轻人都放弃自己的所有去追寻所谓的自由。
反而,我一直觉得,没有绝对的自由,不管在哪,为人就要受到约束,有约束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在自己最大的范围内去做喜欢的事情才应该是追寻理想的正确途径,然而这条道路并不容易。
成长需要历练,历练必然会有艰辛和委屈,吃的了苦的人才能享有附带的一点甜,吃不了苦的人大可不必来遭这一趟罪,出发前我就想好了最坏的结果。


打工度假,一半苦钱提升,一半放松思考。

对于我来说,学会放低姿态,品味经历,克服困难,从无到有,化有为无,就是我对自己的期待。
这不是游戏,是征程。
我是地转,我是众多whver的渺小一员,理想不太长不太大,刚刚能够被生活的脚印塞下就足够。




地转|作者
公众号:菊花天使报社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