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内,卖冰淇淋、岛上换宿、樱桃包装,充实炸了!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1个月内,卖冰淇淋、岛上换宿、樱桃包装,充实炸了!

我大概不会忘记2019年的12月。

这个月的每个移动决定都带有一丝跟着心走的意味,没有太多提前做好的计划,只为了完成一个小小的心愿。

这个月,尝试了新的工作,留下了几处伤疤,也看了最美的烟花。


Scotland Island

离开Molong后我回到悉尼准备当回我的无业游民。对悉尼这座城市抱着很复杂的情感,好像每次重新出发之前的中转站都是在悉尼,它见证了我迷茫忐忑豁然欣喜等一系列情绪。正值12月,刚刚结束一份工作,我想不如就在这里等到跨年烟火吧,毕竟这也是我to do list中的一项。但是这期间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干等着,银行余额一天天在减少,不能开源至少要节流,于是我一边找悉尼city的工作一边看看附近换宿的家庭。

冰淇淋店

在抵达悉尼的第二天收到了一家冰淇淋店的答复。这份工作是远在其他小镇的啃桌在Gumtree上看到转给我的,当时我还在Molong找工作,看了以后顺手投了简历。这是一份周末兼职,老板希望有人可以一直做到圣诞过后,时薪15刀,黑工价,现金当天结。我想着反正现在暂时没事,而且冰淇淋店的工作感觉也挺有意思,就答应他隔天去店里试试。冰淇淋店位于一家商场的中庭,当天刚好碰到黑五,人特别多。

之前在邮件沟通过程中我猜测老板应该是华人,见面的时候也的确是亚洲面孔,结果当我问他来自哪里时,他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和我说他在中国学过中文,但是他是外蒙古人。还满新奇的,第一次接触到外蒙人~店里主要卖的是酸奶冰淇淋,有六种口味作为冰淇淋底,可以加各种各样的topping。也有一些小食,例如waffle和churro。


这份工作就工作内容而言,我是挺喜欢的。之前在酒吧工作时间虽短但也对收银比较熟悉了,大学时候在麦当劳兼职过所以打冰淇淋这个环节很快也上手了。每次有客人点单,我都默默记下没听过的词。有很多人不会按着菜单点,有些topping会有惯用叫法。

比如sprinkles和100s&1000s是同一种东西,就是那种小小的彩色的糖粒,经常用来装饰蛋糕的。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记下了各种糖果饼干饮料的叫法。整个过程虽然繁忙但是我还挺乐在其中的。

小岛换宿

几乎在收到冰淇淋店答复的同时,也收到了helpx一位host的询问。Host有四个小孩,需要人帮忙做一些家务和遛狗,时间大概10天左右。可以暂时省去一笔食宿费用,也可以一边找找平时工作日的工作,感觉挺合适就答应了。

唯一比较不便的就是交通了,那是一个住在岛上的家庭,小岛名叫Scotland Island,在北悉尼,从悉尼市区出发到码头要两小时左右,然后再坐十分钟的渡轮抵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选了个这么特别的地方,大概觉得新鲜吧。不过这也意味着我短时间没办法回市区了,就跟冰淇淋店老板说了下情况,让他那周先不要排我的班。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出发,拖着行李辗转火车巴士渡轮来到了小岛。岛上风光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我以为岛上会有经典的古建筑,不是太繁忙的街道以及街边小店。结果这个岛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岛,被植被覆盖着,依山坡而建的房子,上班上学采购都要坐渡轮去对岸的镇上。不过这里每家每户都有船。


上岛后房东开着电瓶车来接我。岛上也是每家一辆电瓶车,大家都是把汽车停在对岸码头,出行就是车换船船换车,真的很不便利啊。房东叫Sabrina,是一位在澳洲生活了15年的美国人。她是一位单亲妈妈,一个人带着四个小孩。她自己是一位建筑师,平时在家办公,最小的小孩才3岁,最大的12岁。

那天她带着3岁的小女儿来接我,小朋友叫Skye,眼睛和她的名字一样是天空蓝,长得特别漂亮。Sabrina很不好意思地和我说家里很乱,因为她白天要送大的孩子去上学,还要带小的,都没空收拾。我到了以后也真正体会了什么叫很乱,就是放眼望去会以为是主人刚搬家还没来得及打扫的那种乱,我一开始还问了句你们是刚搬来么?她笑着说不,搬来两年了。我住在楼下Skye的房间,平时Skye都和妈妈一起睡在楼上。房间很宽敞,目光所及全是粉色少女梦,不过也是堆满了杂物。



家里还养了两条萨摩耶,雪白雪白的,一只叫Snowy一只叫Icey。安顿好后Sabrina问我要不要一起去遛狗,我欣然答应。她把小一点的Icey交给我,叮嘱说狗的力气很大,要当心。一开始我和Sabrina一人牵一条狗,Skye在旁边跟着还一片岁月静好。走了没多久,Skye说走不动了,哭着要妈妈抱,不肯再挪半步,Sabrina哄了半天也没用。我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就提议说不如你抱Skye,我牵两条狗。现在看来这个提议天真又有些不自量力。Sabrina一边担心我hold不住两条大狗,一边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把狗绳交给我。一开始都还好好的,我还心想这不难嘛。直到一辆维修公路的卡车从我们身边经过,车子速度有点快,狗子估计是受到了惊吓,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似的冲出去追,我便被带着跑,当我意识到场面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时候,我松手了,人也连带着飞出去了。

当下也不觉得哪里疼,就觉得右眼有点模糊,心想完了该不会摔瞎了吧…之后就听到Sabrina大喊Oh my god you are bleeding!我说你帮我看看我眼睛怎么样了,她说眼睛没事不过你的额头在流血,确定眼睛和脑子没事以后我反而冷静下来了,我说我挺清醒的,但是你让我躺会儿,要不你先去找狗。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好笑,当时不知道在想什么。Sabrina说狗先不管了,但是你能走吗,岛上没有医院,我必须先带你去镇上。

我尝试着爬起来,还好骨头啥的都没事,就拿着Skye的小外套捂着头一边走。Sabrina明显也吓到了,一边也很担心跑丢的狗,她说之前岛上很少出现大车,狗估计是吓到了。走了一段经过她的邻居家,一位叫Lucy的女士,看到我赶紧让我进屋坐一会。Sabrina说Lucy以前是护士,让她帮我简单处理下伤口。我还想着能不去医院就不去了,但是额头的血还是一点点的往外渗,看来不去不行了。

后来另一位邻居帮Sabrina找回了狗,她也顺利载我去了医院。医生帮我打了一针破伤风,问我伤口要缝针还是用医用胶水黏合,我吓了一跳,我看伤口不大啊还要缝针?!医生说建议用胶水就可以了,不过之后几天要很小心以防伤口裂开.黏合过程和贴创可贴一样迅速。Sabrina担心我破相,一直问医生这会不会留疤,医生让我去药店买一种叫Bio-oil的油,等伤口痊愈再涂。至于手上的伤,医生看了一眼说是皮外伤就没有处理,但其实手比头还疼(哭)。



至此,惊心动魄遛狗记结束。花了我155刀,好在有买保险,bupa效率很高,我后来回市区去门店出示了医院开具的证明,当天就报销给我了,报了118刀。朋友得知后问说为什么不是房东付这笔费用,我有点答不上来。当下其实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这笔费用应该由谁来支付我至今也没有想通。

对我而言,可能房东主动支付我会感激,但是自己付我也不觉得吃亏。大概我这种后知后觉的性格让我面对很多问题都不至于陷入负面情绪太久。但是我常常很羡慕那些懂得为自己争取权益的人。当然,不是那种不分场合的斤斤计较,而是合理范围内不让自己吃亏的聪明人。这也真是一道人生难题。


罪魁祸首

因为受了伤,Sabrina让我好好休息就没让我干什么活,我就简单帮她收拾收拾东西。平时白天她送孩子们去上学,到晚上才会回来。正值圣诞月,这个家每天晚上都在忙活圣诞布置,我也有幸参与其中。Sabrina让孩子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圣诞老人的,每年她都会准备许多圣诞礼物。有天她和Skye说她等等要给圣诞老人打电话,Skye激动地搓搓手。后来她拨通了,电话那头真的传来了圣诞老人的声音,喊了Skye的名字,让她耐心等待,圣诞节那天她会收到很多礼物。Skye为此开心了好几天。



大女儿Kendall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女孩,才八岁说话总是小大人模样。我们一起去采购的时候,她看我手受伤,主动接过东西,又和妈妈说你再给我一些,我还能提。从她那里我能看到美国青春剧里面活力女孩的影子,喜欢跳舞,没事会和我说学校里的小八卦,然后说this is girls’ thing. 有天她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会,在镜子前照了好久,我说我觉得你头发放下来好看,像公主。她不屑地说I don’t want to be princess!过了一会她换了条裙子,把头发放了下来。

我心想,啧,口是心非。


大儿子Garrett12岁,是个冷酷boy,我刚来的时候他几乎不和我说话,我主动打招呼他也就是点个头,一回家就关进房间打游戏。二儿子Hunter相比之下就可爱多了哈哈。有天中午只有两兄弟和我在家,我要煮意面吃,就顺便煮了他俩的份。Hunter吃完后告诉我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意面!我整个自信心爆棚,这是什么天使小暖男啊。

有一天我和Kendall在做饼干装饰,Hunter突然跑来和我说,Garrett不喜欢陌生人住进家里,不是针对你。我很好奇他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个,他继续说,之前有个helpx来家里,乱动Garrett的东西,所以他对来家里的陌生人很抗拒。接着Kendall补了一句,He’s a freak (他是个怪胎),俩人开始讲起他们哥哥的坏话,我笑到不行。


虽然和Garrett接触不多,但我能感受到他其实挺懂事的,走在路上会帮忙抱着妹妹。会开电瓶车还会开船!第一次坐他开的船我是紧张的,不过看到他经验老道的样子,应该是老司机了。直到我快离开的时候,他来问我伤势怎么样了,我心想冰山终于融化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提前两天结束了岛上的换宿生活。摔了长这么大以来最重的一跤,我把它当成一次很特别的经历。孩子们乖的时候像是天使,但也见过兄弟吵架,兄妹吵架,兄弟姐妹混合双吵,那时候就会看到Sabrina一张绝望的脸。她总是想着办法给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我见过她修栅栏修灯泡,半小时内装好一个阳台秋千。在孩子们眼里,她就是超人吧。临走前她依旧对我的伤感到抱歉,也感谢我对孩子的陪伴。我给了她一个拥抱,愿他们一家安好。


樱桃包装

在岛上换宿的时候,联系到一家Orange小镇的樱桃包装工作,时薪24.36刀。Orange是悉尼附近的一个小镇,那会儿樱桃正式进入旺季,啃桌也在镇上的另一家包装厂。

我寻思着短时间要在悉尼找工作,要么薪资不高,要么要求做起码三个月,还要解决租房问题。都说包装樱桃很轻松,薪资也高,就是季节比较短,只有4-6周。我的计划是跨完年就离开悉尼,这份工作和我的计划相吻合,那就去试试吧。至于冰淇淋店,只能和老板说我计划有变没办法去了。

我联系的是一家类似中介的公司,他们有几个合作的厂。今年因为缺水的原因,樱桃季节开始的晚,很多前期来应征包装的人都被先安排去采果了,也因此有不少人有怨言。毕竟大家都是冲着包装来的,被安排去采果有些人就觉得被骗了。像啃桌所在的场就是纯包装,但是前期没果的时候,人人都面临着等工。所以到底哪个比较好就见仁见智了。

我来的比较晚,算幸运,只采了一天果子后就被安排做包装了。说说采樱桃吧,采过蓝莓的我表示采蓝莓轻松好多啊!采樱桃需要借助梯子才能采到上面的果子,那个梯子巨重,采完一个方向就要挪梯子,特别费时间。不过现采的樱桃超级好吃,大的个头可以有脚拇指那么大。

终于理解那句话:一级果是不可能留到消费者口中的。

因为都被我们吃掉惹!



至于樱桃包装就轻松很多了。叉车载着一大筐新鲜樱桃将它们倒入清水中,接着机器会根据樱桃的size将它们分到不同的流水线中。我们就负责在各条流水线上挑出烂果。有时候果子多的话,一条线会分配上七八个人,大果线人相对少一些。做包装要克服的就是无聊,一天七八个小时下来,如果有人在边上聊聊天还好,不然的话果子挑着挑着就困了。我有过站着睡着三秒的经历…

我更喜欢在流水线终端收果的工作,输送带到达一定重量就会停下来,如果不满规定重量就踩一下脚边的按钮,直到达到规定再把箱子搬到旁边的架子,由后面的人搬去打包。这个工作相对来说不那么让人犯困。


在这里认识了同是whv的一群伙伴,也有工厂里的oz同事。有位阿姨总是热心地分享给我们周边好玩的地方。托她的福,我们圣诞节去参加当地社区的一个聚餐,那里供应免费的午餐,特别热闹。她还给了我们这里好几个农场主的联系方式,说如果明年还想来可以联系看看。还有颜值赛高的法国小哥以及他的墨西哥女友。两人有一辆小型房车,里面五脏俱全,他们计划工作结束后去度假,实力羡慕。今年樱桃工作结束的比往年早。圣诞节前最后一家工厂也早早下班了。我也终于在这里完成了周薪破千的梦(税前)。不得不感叹,轻松又高薪的工作为什么不能持续久一点呢?


Bye,2019

我在30号这天离开了Orange小镇,和啃桌会和回到了悉尼。森林大火没有使政府取消烟花表演,不知道这样的结果算好还是不好。对于我们来说,是如愿看到了久负盛名的烟花表演,别具仪式感的跨了一个年。

虽然被当晚的阵阵妖风吹到怀疑人生,当全场倒计时的时候竟有几分激动。2019年就这样过去了,谢谢自己的勇敢和身边一起闯荡的啃桌的陪伴。2020年,希望有更多尝试,解锁更多可能。




 肯尼儿|作者
公众号:银河几颗星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