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北部二签小镇Carnarvon小餐馆的故事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西澳北部二签小镇Carnarvon小餐馆的故事


–  2001-2018 River Gums Cafe  –

在中国,很多城镇临河而建,有水的地方就有庄稼,就有食物,就有人定居。在遥远的南半球,也有这样一个农业小镇,它叫Carnarvon,来自中国的背包客叫它”卡那封”,它坐落于西澳大利亚北部,距离被称作世界上最孤独城市的珀斯以北900公里。

*店员Natilie和她的房车,她的狗

这是一个由一条河说起的故事

小镇上有一条河,名叫Gascoyne River,维基百科介绍,它是西澳大利亚最长的一条河流。河水从东边流过来,将河流注满并流入西边的印度洋,在它水量很少的时候,当地人会有水泵打孔取水。

河的两旁,聚集了无数农场,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前,大批欧洲移民来到这里,开荒、种植、定居。
在大部分中国人的印象中,澳大利亚最著名的城市莫过于悉尼、墨尔本了,几乎没有人知道卡那封这个地方。因为卡那封是距离珀斯最近的二签指定工作地。大约从2016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中国背包客来到卡那封,小镇上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让本地人的厨房里,也时不时的飘出火锅的麻辣味儿。

*Gascoyne River,黄色的泥沙是它的主色调,现在的河大部分时间处于干涸状态

故事从60多年前开始

Judy出生在珀斯,5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带着她和她的兄弟姐妹从珀斯北上来到卡那封。

她的父亲在卡那封买下了一间销售食品的商店,这间商店就位于今天的IGA对面。卡车从珀斯运送货物到父亲的商店,一周一次,那时候没有柏油马路,路面都是沙土。

Judy指着油画上的房子告诉我,小时候,她和家人就生活在商店后面的房子里。在卡那封,她应该是算是同龄人中为数不多的出生在澳大利亚本地的居民了。在那里,她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关于那段时光,我并没过多的询问,因为与小餐馆有关的故事,要从2001年开始说起。

*Judy父亲的商店(油画)

不如就开一间小餐馆吧

结婚后的Judy,和丈夫生活在Gascoyne river南边附近的一处农场里。

这个农场对面就是Gascoyne river

为了阻挡洪水,卡那封政府修了一条路,名叫Boundry Road,这条路要比周边的地势高出很多,保护镇中心不受洪水威胁。 

盖房子的时候政府要求他们将地基高出地面一段距离,以防洪水。Judy的丈夫又在政府要求的标准上提升了地基的高度,这真是一个智慧的决定,后来卡那封发洪水的时候,河水每次都停止在距离门大约五米的地方。 

房子旁边有一处小屋,有一个种大豆的农民住在那里,当他离开后,Judy和丈夫决定,不如就在这里开一间小餐馆吧。 2001年,一家叫River Gums 的小餐馆就这样的开在了河谷旁。

在那个还没有社交网络的年代,这个小小的餐馆却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道。
没有开在商业街,隐藏在农场里,进入小餐馆还要走一段崎岖的土路,甚至没有咖啡机,为什么它会如此受欢迎呢?

*Judy和丈夫结婚后,在河谷旁盖的房子

*2009年Carnarvon洪水航拍图,洪水冲上岸,淹没了房屋和农田

走进River Gums Cafe

它很特别。

古老的树木(Gum Tree)生长在河堤,粗壮的树干横向生长,远远望去,时光似乎在这里停滞。再将视线收回,从停车场的小径寻路而入,一个爱丽丝梦游仙境般的小花园映入眼帘,让人情不自禁的喜欢上这里。

 Lonely Planet澳大利亚旅游指南,关于西澳卡那封的介绍中,向旅行者推荐了River Gums这家特别的小餐馆。 

这里离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还有900公里,距离镇中心还有6公里,距离公路500米,当人们沿着指示牌穿过一片香蕉和芒果农场时,心里或许会有些犹豫,这里会有餐馆? 

停下车,沿着指引走进花园,眼前的一切让人立刻打消了心里的疑虑。 Judy在设计这个小花园的时候,不知道选择什么色的花作为主色调,索性种植了各种颜色、不同品种的花草树木,但是院子里的植物看上去错落有致,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草地上,让人没有理由不想坐在椅子上喝一杯。

 诗人彼得·艾顿伯格(Peter Altenberg)曾说过一句话,我不在家的时候,就在咖啡馆,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往咖啡馆的路上,这就是澳洲人的真实写照,澳洲人酷爱咖啡,在我看来,与其说澳洲人喜欢喝咖啡,不如说他们更享受喝咖啡时的放松与惬意。 

River Gums开业至今已有17年了,一直没有咖啡机,只为客人提供Plunge CoffeeSelf Service Coffee。我问Judy有没有因为顾客的要求想过添加一台咖啡机的想法,她说一直没买是因为厨房里没有多余的空间摆放咖啡机,用中国话说,就是佛系开店啊! 

顾客并没有因为没有咖啡机而不爱这里,坐在花园里,晒着太阳,喝杯咖啡,吃点心,足够了。


穿过一条小路,眼前一下子开阔起来



靠近点餐窗口的就餐区


靠近河谷的就餐区


左右滑动查看Judy打理的小花园

一个人的咖啡店

Judy聊天的时候,她拿出来一本相册给我看,这本相册记录了2012年她丈夫的葬礼。

这本相册是我丈夫的侄女做的,为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回忆。

照片中,男主人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躺在自家的花园里,亲人们在这里为他送别,对岸的Gascoyne River,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人世间的花开花落。

 丈夫去世后,Judy开始一个人经营小餐馆。店里所有的食物全是她亲自制作。她说:我每天早晨4点起床,伴着鸟的叫声,收拾院子,制作食物。我曾经问过她经营小餐馆之前的职业,她说:我就是孩子的妈妈,我从我妈妈那里学习的烹饪,做给家人吃,后来做给客人吃。” 

不得不承认,有的妈妈就是天生的厨师,Judy做的蛋糕、酱料、三明治和汉堡的食材,不仅看着好看,吃上去也很美味。

澳洲人对Home Made有着特别的喜爱,所以Judy咖啡店里的食物也一直坚持自己制作,包括店里的招牌饮品芒果、香蕉冰沙(MangoBanana Smoothies)都是自家农场里的水果,夏天收获芒果后,她会把它们冷冻起来留到冬天营业的时候使用。


店里的食物全是Judy亲手做的


我最喜欢的Zuchini Slice


花园里曾经举办过很多场婚礼,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角落


点餐区

很受欢迎的Banana Smoothies

River Gums与背包客的故事

在小餐馆生意忙的时候,Judy也会请员工,我是她店里第二个来自中国的服务员。

几年前店里曾经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女生,她把Judy儿子捕到的龙虾带回家烹饪后又带回来,Judy至今难忘她的厨艺。听到这里我不禁感慨,那是必须的,这个世界上最会做龙虾的就是中国人,尤其小龙虾!

还有一次她的朋友帮她在Facebook上贴了一条招聘信息,等她忙完了拿起电话时竟然有17个未接来电,来电的是一个德国女孩,Judy直接告诉女孩明天过来上班,后来这个女孩还问过Judy,你都没有让我试一试,直接就上班?

其实这也是我心里的疑问,我第一次见到Judy后,她什么也没有问,直接说了句,明天过来上班。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这样一个随性的人。Judy很开心的找出德国女孩离开后给她写的卡片,写着她会想念这里。

还有一个意大利女孩,她的男友在Judy儿子的香蕉农场工作,经常在Judy的厨房里做各种意大利美食。她的个子矮矮的,我厨房的桌子比较高,我走进厨房看见她站在凳子上做菜,那样子很可爱。

背包客给这里带来了很多新鲜事物,越来越多的背包客来到卡那封,她觉得这是好的。我应该是这里里最后一位背包客了,有一天在店里我听她说今年10月份的营业季结束后,明年以后就不再开了,我很惊讶,也很惋惜,她却很淡定:它已经17年了,我也老了,想退休啦。

那天回到家后,我就一直有个想法,想写下这个小餐馆的故事,短暂的相处并不能让我真正的了解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故事,也不能让我了解卡那封这个小镇的历史和故事,但我只希望通过这些文字,记录下这个令我难忘的地方,记录下这段记忆。


小狗在花园里长大

Judy每天看上去都很快乐,在她的生活里好像没有什么烦恼的事情

江河犹在,故事总有结局

澳洲人喜欢旅行,在西澳,每到冬天,南部的人都会向北自驾躲避寒冷的天气,他们先抵达珀斯,再沿着珀斯一路北上,很多游客会在卡那封停留。

有一位顾客连续来了十年,他住在西澳南边的Busselton,每一年旅行都会来坐一坐,对他而言,River Gums就像他在卡那封的一个老朋友。Judy告诉他明年就不开业了,他很失望的说:就算你不营业,我还会来。“Judy就和他开玩笑,那我把大门关上你就进不来啦!

还有一位服务员Natalie,她不是背包客,来自西澳南边一个叫Denmark的小镇,她很喜欢在这里工作,每年5~10月,她都会开着房车从南边来到卡那封,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个营业季了,她说房车就是家。今年或许是她在卡那封的最后一年,工作结束后,她可能会回到南边的家乡。

Judy说,退休后她大部分时间应该还会在这个院子里,有时候会和朋友出去旅行、出海,她并不想去悉尼墨尔本那样的大城市长期生活,她说她会想家。哈哈,原来不止我一个人会想家。

Judy说,经营小餐馆的这17年,给她带来最多的快乐是客人的快乐,当她看到客人们坐在花园感到享受和开心时,她就会感到快乐。当我问她有没有不快乐的时候,她想了半天,好像真的没有。

对岸的Gascoyne River依旧在那里,仿佛时间静止一般,而岸上的故事一个又一个,关于River Gums的故事,也许是结局,也许是新的开始。

来澳洲之前,买了一本澳大利亚史,想着在澳洲打工旅行时读这本书,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感受,书中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澳大利亚从来不是故乡,她更多的意味着旅途和抵达。的确,澳洲有着太多的移民和旅行者,而Judy的故事,应该算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关于故乡的故事。


在这里工作三个季度的店员Natalie和她的10岁的拉布拉多

客人们写下的留言簿


*午后的阳光(点击查看高清大图)

作者手记

这是我的第一次英文采访,在国外,面对一个外国人。

对于一个雅思口语只有4.5分的人来说,采访之前,我的内心是忐忑的。

在和Judy聊天之后,我的顾虑打消了,
是的,从我在咖啡店工作的第一天起,她就从来没有抱怨过我糟糕的英语能力。

其实不用约定,只要我去她家里,就能看见她,不是在院子里,就是在咖啡店,这种感觉让人很心安,之所以想写下这个故事,就是惋惜她不再继续经营咖啡店了,多么希望多年后的一天,我再一次回到卡那封,再一次来到这里,还能在院子里看见她亲切的身影。

她是一个优雅的老奶奶,虽然我在这里工作的时间不长,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着急、生气或者快速做一件事,她总是从容而淡定,也许这份美好是岁月所赐,也许是天性使然。

生意不忙的时候,她常常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读书,抽烟,喝杯红酒,多酷啊,如果我老了,也能像她一样生活,该有多好。
刚来这工作的时候,有一次店里很忙,我一不小心把贴在冰箱上的订单全部弄掉地上,顺序全部打乱了,我当时紧张的要命,生怕她会生气,然而她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是的,我从没见过她生气。

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在墨尔本从事地铁相关工作,有三个女儿;二儿子和小儿子在卡那封,她和我说生第三个孩子的时候非常想要一个女儿,结果还是个男孩,她就放弃了生第四个孩子,因为害怕还是个男孩。

她的小儿子今年38岁,经营小餐馆旁的香蕉农场,他是个典型的单身男人,喜欢抽烟喝酒,生活的自由自在,我问Judy会不会催他结婚,我说在中国年轻人要是超过25岁不谈恋爱不结婚,父母就会一直催,她哈哈的笑,说不可能,从来没有催过他结婚,没有理由啊。

是的,澳洲的父母和子女之间相互独立,我很喜欢这种相处模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相互关心,事实上,Judy几乎每天都会和墨尔本的大儿子发短信,墨尔本现在是冬天,她就向儿子炫耀卡那封的天气很温暖;她还会记得小儿子的生日,就在我去找她聊天的前一天,中国的七夕,她笑着说小儿子在泰国旅行一个月了,连生日都在那里过,怕是在那里有女朋友了吧!我说你不怕儿子在国外结婚不回来了呀,她说那更好,我可以去他那里度假啦!

她还给我看了二儿子女儿给她做的小礼物,尽管小朋友的设计看不出来是什么,但我能够感觉出来,她很爱她的家人。
她很幽默,喜欢和我开玩笑,我竟然能够挺懂,总之和她相处起来很轻松,她没有Facebook账号,没有各种聊天软件,只有一个10
几年前中国流行的那种诺基亚黑白屏手机,她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白天上班,晚上回来码字,在澳洲打工旅行的日子其实过的很充实。多少字都写不完在这里遇见的人和事,哭过笑过,抱怨过打工旅行其实很难很难,但这些都将是难忘的回忆,我也在这里渐渐地学会了面对真正的孤独。

我总是在想遇见Judy是上天安排给我的,那是我在卡那封最难的日子,就这样的认识了她,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温暖的色彩,当我离开卡那封的那一天,也会给她写一张卡片,告诉她,我会想她。


作者(我本人
^_^)与Judy

把文章编辑到微信平台上的时候已经接近9月末了,买了10月末的机票回国,几个星期之前还每天盼着回国,现在时间快到了,反而又有些不舍。一天一天总觉得日子很慢,可是回头去看,时光飞逝。

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和Judy的交往是对还是错,因为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我是一个受不了离别的人,如果没有开始,也许就没有伤心,尽管还没有离开,可是我已经开始想念——

上周Judy告诉我,她确定了停业的日期:1014日。我把这个消息发到了Facebook卡那封群组,有上百条留言,小镇的居民纷纷表达惋惜,以及约朋友在停业前再去几次。她计划去墨尔本的大儿子家过圣诞节,或者去新加坡和巴厘岛度假,或者和朋友出海钓鱼,祝福她。

所有人都祝你快乐

我只愿你

遍历山河

觉得人间值得

公众号:晚安旅馆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