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南部Road Trip——那值得被刻在记忆里的美好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西澳南部Road Trip——那值得被刻在记忆里的美好


一段旅途尚未开启之时,对之充满了期待;一段旅途开始之时,对之充满了好奇;一段旅途行进之时,或许会有些许劳累;一段旅途尾声之时,大概只剩下不舍。

曾经我们以为珀斯会是那个终点,后来发现,珀斯,却也不是。

是,我们停留在这里;不是,它只是一个过客。

在第一次抵达珀斯的第三天,我们就再次离开这里,开始新的征程。

  波浪岩  

离开珀斯向东行进,满路都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场景,满心的喜欢,第一站就是波浪岩。


说实话,波浪岩并没有觉得惊艳。阴天下的石头显得有些破旧,颜色也失去了光影,但是依旧无法阻挡它的魅力,是自然的沉淀吧。


惊喜的是路上偶然出现的花朵,还有远处的我们。



  海的那一边是南极啊  


一直说,南极是我的终极梦想,所以当看地图上显示着海的那一端是南极大陆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无比狂热的。

记得很多年前去听关于南极的分享会,听着破冰船和冰洞的故事,那时候的想法居然是南极可以治愈我的鼻炎。

从Hyden的营地公园出发,嗯,就是我们吃羊肉泡馍的那个公园,那是我们Road Trip三十几天出发最早的一天,迎着阳光,迎着雾气。

去Cape Le Grand National Park,看着大海和南极的方向,总有一种挥斥方遒的假象。站在岩石边上的一刻,似乎真的置身于世界的尽头。


Lucky Bay的海浪很大,有一直迎着浪跑来跑去,笑个不停的孩子;有从光影和风浪中归来的少年。这里的沙很软很白很细,走过都难以留下一点痕迹。



来澳洲快一年,竟是第一次看到怀里带着小袋鼠的袋鼠妈妈,蹦蹦跳跳。

  那是对自由的向往  

离开Esperance,路边的咖啡和早饭,还有赖床到不得已才起床的三个人。

赖床的三个人挤到一张床上,那一刻竟然超级感动。三个人的样子哪里像认识了几个月的人,明明就是很多很多年的老友。

超级悠闲的一天。去海边,Blue Haven Beach,Twilight Beach,海水都美的超级惊艳。


Kevin哥专心钓鱼,三个人染发折腾。


沿着海边的小路走,看到一个长凳,长凳上有个纪念牌,In loving memory ofTerry and Alison noble,they had no idea that freedom wouldcost so much。


不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心里还是很难过很难过,终究是逝去了吧。


  沙发客  

Kevin哥是一个韧性很强的人,心心念念的沙发客,终于在Albany完成。


这是我在澳洲的第一次沙发客,更是媛姐和花儿姐姐人生中的第一次沙发客。

我们的host叫Rachel,和儿子Liam一起住,去年买的大house,有四个房间,有院子,有鸡,有两只兔子,在office工作,project officer,这是她做host的第五年,接待过200个沙发客。



我们煮了饭,土豆丝,玉米胡萝卜,还有丸子汤。

这世界上,总是有很多人做着不一样的事情,都是一种坚持一种生活。

 

 冻住的海浪和四个人的大house 

告别Host,朝着Margaret River前行。每天不管在路上,还是在海边,总是要说上好多次,太美了。

Greens Pool,Elephant Rock,还有记不住名字的海边,真的都是超级超级美,一层层的海浪像是冻住了一样,蓝色的绿色的海水。




去了Tree Walk,澳洲有工作人员的景点实在太少。Tree Walk是一个,走在栈道上,在树中间穿行。


夜宿Pemberton的小镇,住在YHA,在一座大的sharehouse中,我们住其中一间,整个house只有我们四个,烧土豆牛肉,最后变成了像是火锅一样的牛肉煲,当然,还有酒。


开始的时候,我们买一瓶酒;后来买两瓶,喝一瓶;再后来,喝完一瓶,大家都相视一笑,再来一瓶吧;再再后来,大概就是,还有两瓶啤酒,要喝吗?

 酒、酒、酒 

过去的这么多天,不管是住营地还是住旅店,YHA,我们似乎都很难按照标准在十点钟check out,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一次几乎是被人家赶了出来,几个人疯狂收拾,落荒而逃。

靠近Margaret River,似乎也就没有了其他选择,只剩下酒。

去Margaret最早的酒庄,喝酒;去最大的酒庄,品酒;听说还有一个啤酒厂,去尝尝可好。 




来澳洲之前,对于葡萄酒的概念只知道红的,白的,在墨尔本时候,因为Bruce带了Moscato,开始喜欢这种甜甜的酒。直到在达尔文认识媛姐,开始了解各种葡萄品酒,比如什么晚收甜白葡萄。


是一个成长和进化的过程吧,只是酒量依旧很弱。

 最长栈道和监狱改成的YHA 

Busselton Jetty,1.8公里。

蓝天,白云,大海,红色的火车,还有白色的路牌,都是美的。



Fremantal是离Perth很近的一个小镇,也是整个Perth南线最爱的地方,有热闹的市场,有好吃的Pizza和啤酒,还有神奇的监狱改建的YHA。





靠近城市,渐渐地开始有繁华的气息。欧式建筑,还有有些萧瑟的树木,让我想起了秋天,哪怕这明明是初春。


 于娇娇说 

说心里话,玩到Perth南线的时候,大家就已经累了;写到Perth南线的时候,也已经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总是这样,时间久了,就淡忘了。

看自己的日记里,这一周竟也是无关风景,大多是自己的心情。

看着照片,看着自己写下的文字,还是会想起那些风景,那些时光,会心一笑。

固执的写完,算是给自己,给媛姐还有花儿姐姐的一个纪念。


娇娇 | 作者

公众号:于娇娇的碎碎念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