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澳洲WHV做清洁工,我会觉得幸福?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为什么在澳洲WHV做清洁工,我会觉得幸福?



如果我在国内的工作是酒店清洁工,说实在的,如果别人问我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我一定会觉得我的工作有点说不出口,倒不是歧视清洁工,事实上,清洁工这份职业在国内的社会地位确实不高。大学毕业了去做清洁工,只能说明你混的很失败,或者脑子有问题。

可是如果现在别人问我,你在澳洲干什么啊?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我在汽车旅馆做清洁工。语气中不带着一丝自卑。

为什么呢?即便是在澳洲,你也只是个清洁工而已啊,远渡重洋去国外做清洁工?你怎么想的啊?首先让我来描述一下我的这份工作,其次再解释一下我所经历的打工度假。

我在西部澳大利亚最大城市珀斯以北900公里的一个小镇做汽车旅馆清洁工,这家旅馆是镇上一家比较正规也比较知名的旅馆,一共45间客房,全部为一层,也就是45个联排小房子构成了这间旅馆。

旺季的时候,旅馆会招背包客,这对澳洲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背包客的工作类别为casual(临时工),虽然是临时工,但是各项保障是和全职几乎没有区别的。

这家旅馆很正规,所以8月末在Facebook上贴出招聘一名Housekeeper的信息后,一下就能收到几十份简历。我为了这份工作,连续去酒店前台送了4次简历,并询问职位信息,最终得到了这份工作。

周一到周五工资为24澳币/小时,周六29澳币/小时,周日34澳币/小时,国家法定节假日Double工资,也就是40+澳币/小时。澳洲的工资是按小时计算的,每周或者每双周发工资,一天工资不压,发工资当天你的邮箱就会收到工资单,再过一会去银行账户就能看到工资到账。

每周上班5~6天,每天5小时左右,也就是说,一周大概工作2.5~3整天,税前收入700+澳币(大约3500人民币),当然了,打工度假签证在澳洲从事白工工作和当地人一样,每挣一块钱都要交15%的税。

哪怕你只工作一天,公司也会给你交养老金,交税。养老金你离开澳洲的时候可以提现,如果你觉得自己多年以后还有可能回澳洲生活,那么也可以不提出来。

其它福利:员工到酒店餐馆就餐半价,我最喜欢的就是餐厅里的招牌烤羊排,原价30刀,员工价只需要15刀。。

当然,背包客很少有像我这么懒的,只打一份工,之前我还兼职做农场,只不过太累了,如果打两份工,一周收入1000+澳币。


说了这么多,不过还是个清洁工罢了,如果以前别人这样说,我一定会十分气愤的和他辩论一番,但现在我不会,有句话说的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过的快不快乐,只有自己知道。况且,国内的亲戚朋友难以理解也很正常,就像我没有来打工度假的时候,没有切身经历,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中国开放打工度假签证时间并不长,而且目前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对中国开放这个签证(新西兰、澳大利亚),门槛也比较高,所以和香港中国台湾日本及欧洲一些国家的打工度假者相比,中国的WHVer(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学历和素质普遍比较高,在国内大多从事Office脑力工作,尽管大家来自中国的五湖四海,但其实在国内的生活状态大同小异(当然了,这其中要排除一些和我们平凡人不一样的牛逼大神),每天朝九晚五,对着电脑,每个月总有那么30天不想上班,每天总有那么几个小时迷茫于自己的未来。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辞职了,去找一份咖啡店服务员的工作,或者去农村种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可是我终究是不敢迈出去那一步的,而在澳洲,让我有机会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体验了一次从脑力劳动转变为体力劳动,实话实话,其实感觉挺好的。

记得刚到澳洲的时候找不到工作,每天活在焦虑之中,毕竟15的汇率让兜里的那点人民币捉襟见肘,饥不择食的通过中介找到了农场摘草莓的工作,那是一份计件工作,对于从来没干过农活的新手来说,哪怕这天的草莓超级多,在漫无边际的大棚里推着车,像个傻B一样奔跑大半天,最多也就能采到100刀,那是我采的最多的一天。虽然那时候挣得很少,但每天有吃不完的草莓,基本上中午就结束了,回来Share House就和室友谈天说地,一起做饭,一起打牌,我在那里工作了一个月,没有攒下来钱。但说句矫情点的话,那是我一段特别的人生经历,第一次闻着了泥土的芬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的坏的,终究是不同的人生体验。

那只不过是20184月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却恍若隔世。


所以相比较于之前的农场工作,我就更加喜欢这份清洁工工作了,我觉得,我的打工旅行生活,真正开始是在这个小镇上。租在当地人的房子里,自己买菜做饭,每天开车上下班,周末去周边旅游,没有压力,过上了看上去和当地人一样的生活。

在小镇的4个月,我攒了1万澳币,当然了,回国一趟加上公路旅行,自己奖励了自己一下,存款瞬间跌落谷底。

再说说我身边的同事吧。来到这家汽车旅馆做清洁工之前,我在小镇上做过咖啡店服务员,香蕉农场室内包装和户外农场采摘香料(葱、香菜、罗勒等)工作,其中香蕉农场室内包装工作我最喜欢,一是因为喜欢老板,二是这份工作对我来说确实很轻松。后来因为客观原因离开了香蕉包装工作。

在第二个农场认识了一个很好的中国女孩,她告诉我她获得了汽车旅馆的offer,那段时间正好有好几个背包客离职,他们还需要一个人,正好我在Facebook上看到了他们的招聘信息,但是我送了一次简历没有下文了,女孩告诉我,你一定要坚持多去几次,就这样,我亲自去旅馆送了四次简历并询问工作情况,最终获得了这份工作。

汽车旅馆的清洁工在国外叫Housekeeper,除了清洁工岗位还有很多其它岗位,在这里我只聊聊这个岗位,这里一共有6名清洁工,除了我和另外一个中国女孩,其他都是本地人。她们不喜欢每天工作,而且经常请假出去度假,所以酒店在旺季会招聘背包客。

Tash,第一天上班,是Tash教我,当时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名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她的全名叫Natasha,她长的很瘦很瘦,因为每天抽烟太多,嗓子有些沙哑,看上去40岁左右吧,五官很好看,感觉她年轻的时候属于那类酷酷的坏女孩。

但是工作起来却和本人一点不像,她特别特别仔细,她绝不满足于公司的要求,她有一套自己的打扫标准,比如床底下必须要趴到地毯上检查一下有没有杂物,水槽里面的下水孔一定要清理,浴室的地面和墙砖一定要蹭的发光……所以每次我如果和她一辆车,都会结束的很晚,因为她真的特别特别仔细,我说你的家里一定很干净吧,她说她其实不喜欢做家务。School Holiday的时候她请了两周假,回来时候我问她是不是去度假了,她说没有,是因为两个孩子放假,她要在家里陪着(澳洲政府要求)。

我一直很纳闷,她们为什么对赚钱的欲望那么低,背包客恨不得天天有排班,可是她们的排班已经很少了,有一次听说前台给她打电话,通知她第二天有她的临时排班,她还特别不情愿的说了一句FUCK,当然了,这并不是骂她的同事,只是表示出来她不喜欢被排很多班。

Janice,她的祖籍是英国,一个贤妻良母型的小女人,个子矮矮的,身材圆圆的,戴个眼镜,特别有礼貌。澳洲很多英国移民,这已经见怪不怪了,记得第一次和她一起工作的时候,她一定要求我多喝水,对我说如果你在家里,你的妈妈也会要求你多喝水的。在澳大利亚一定要记住多喝水,对身体好。她一再和我强调。

有一次她生病了,身体特别难受,告诉我下班了还要陪她妈妈去逛超市,还要回家给孩子们做饭,还要收拾房间,她说她受不了家里乱。过了好多天,她回来上班了,远远的问我:“How are you”,因为在澳洲,只要你一出门见到人,对方几乎都会问你这句话,很多时候我都是敷衍的说一句Good,这一次我还是如此,可是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老天指引我回问她一句一样,我回了她一句:And you?她远远的那个渴望的表情一下子被我察觉,开心的跑过来跟我讲述了她这几天生病的经历,包括在医院躺了40多个小时,他的丈夫一直在身边照顾她,她发烧到接近40℃,吃不下饭等等,虽然她看上去有40多岁了,但看起来就是个可爱的小女人。

有一次我智齿发炎了,疼的不行,准备下班去拔牙,她特别关心的过来询问我,并且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她是一个能够让人感觉到温暖的人。

记得那是我离开卡那封的前一天,去加油站加油忽然遇到了她,她神秘兮兮的和我说,有个东西要送给我,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不过不是礼物。我想也是,我俩也就是普通同事,没必要送我礼物。她说让我加油完了去出口旁边那里,她和丈夫在那里等我。我过去以后她给了我几个小画册,是用中文印刷的,讲基督教的,她说你可以看,也可以送给朋友,并嘱咐我一个人旅行注意安全。收起画册我忽然明白了,怪不得她这么暖,原来有着忠诚的信仰啊(此话没有贬义)。

Jancita,最后我要讲这个同事,她是给我印象最最深的一个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她真的很特别,却又非常非常简单,一眼就能够让人看透的简单。

她个子也不高,皮肤有点黑,干活的时候要戴个眼镜,不知道是近视镜还是老花镜,年龄差不多有50岁了,但看起来却非常健康。她来自葡萄牙,结过两次婚,两位丈夫都癌症去世了,现在单身。她自己有一套带院子的房子,就离镇中心不远,房子被她打理的很漂亮,院子周围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家里也摆着很多精致的摆件,这么一个精致Girl”,和她本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还有一辆很大的稍微有点旧的SUV

按说有车有房,这小日子过的也很不错了,可是她是我见过的对金钱欲望最最大的本地人,她不仅白天做汽车旅馆清洁工,下午还去农场兼职(在小镇上,几乎没有本地人会愿意去农场工作),半夜还要去镇上最大的超市做理货员,听说我们汽车旅馆的餐厅又缺夜班厨房帮手了,她又自告奋勇的说她想做。而且在汽车旅馆,她从来不会请假,而且非常非常喜欢做周末的排班,因为周末工资很高。

在这里工作的两个月,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出去度假,有时候我就在想,她是欠外债了?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看上去都不像,可能只是单纯的喜欢钱吧,其实我感觉她真的满足我心中一切幸福女人的标准:单身,有车,有房,有工作,有钱挣,最重要的是,别看她其貌不扬,还有人追呢,只不过她看不上,说那男的喝酒喝的太多。我想也是,单身多好啊,何必要再找个累赘呢!

她很自私,但是这种自私却并不让人讨厌,她的自私表现在,不是我的责任我坚决不管,是你的责任也千万别想推到我的身上。其实我挺喜欢她的,和她打交道一点都不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汽车旅馆其他本地的员工都不喜欢她,就比如洗衣房一位50多岁的女同事,她其实心眼很好,就是脾气特别差,她从来不会骂我们背包客,却当着我们的面骂Jancita愚蠢,一点面子不给。

Jancita呢,可真厉害了,你骂你的,你气你的,我就是不理你,我该放毛巾还是放。最后一天和她用一辆清洁车的时候,我说我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小镇了,她热心的和我说了很多,让我一定要注意安全:记住,千万不要给任何人顺风车,不要给任何人,因为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要帮助在路边的人。这句话她叮嘱了我很多遍。

除了这几个同事,还有洗衣房梳着辫子的温柔女人linda,脾气火爆但是心眼很好的lou,和她一样脾气很冲的女儿clear等等,这里的每一个人性格都大相径庭,但是给人的整体感觉就是他们活的很轻松,没有一个人脸上有生活压力写出的阴霾。

做着清洁工工作,每天只工作半天,一个礼拜工作两三天,偶尔出去度假一两个礼拜,每个人都有车,有时候我就在想,在澳洲的清洁工,是不是比国内的中产阶级幸福指数要高呢,说这话并没有崇洋媚外的意思,即使幸福指数高,但两者之间所创造的社会价值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新闻,国内的某中产阶级辞职移民澳洲做清洁工,不要惊讶,每个人的选择不同罢了。

我曾经就看过这样的新闻,只不过很多人对国外做清洁工作有些误解,在澳洲,有的清洁工是被公司雇佣,还有一些是自己注册公司,当然了,这个注册非常方便,只要网上注册一个号码即可。你只需有一辆车,有几个固定的客户,每天只要把客户的房子打扫干净即可,自己给自己当老板,精神身体压力几乎为零。



最后一天在这里工作,拍一张照片纪念一下

再来聊聊我的工作内容吧。每天早晨8点上班,小镇很小,我基本上745出门,开车到酒店差不多755。到酒店前台拿一张表格,上面有你今天需要打扫的房间数量和号码,然后拿着钥匙去仓库推车。

刚来的时候,推车对我来说是最难的,因为这个车很沉,上面放了许多清洁客房需要用的东西,我每次都推不动,尤其到了转弯的时候,总觉得车会翻,特别害怕。后来渐渐地,推这个车比自行车对我来说还简单。

曾经的文艺青年,到了澳洲总算落地了。

推了车,来到洗衣房拿今天需要的床单枕巾、香皂洗发精、卫生纸垃圾袋、饼干咖啡等等房间内需要的东西。最后换上拖把头和赶紧抹布,推着车到你的房间,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推着清洁车开始打扫房间

房间分为DepatureService两种,前者就是退房,需要换所有的床单被套,后者只是为客人添加或更换一些日用品即可。铺床是最难的,澳洲的酒店大多有三层床单,第一层是床单,后面两层中间裹着被,所有的床单最后都塞到床垫下面,看上去非常干净整洁。

我所在的酒店,只要退房,每天都更换床单被罩,非常干净。拖床是最累的,你需要把床头与墙分离出来一段距离才能够开始铺床,而大床房的床又非常非常沉,所以后来很长时间我睡觉起来手都会疼,就是因为拖床拖的。

铺床结束后,其它的工作就很简单了,收拾一下冰箱上面的桌子,添置一下咖啡饼干,打扫一下卫生间,添加洗发精香皂等等,最后吸尘和拖地,关门之前再检查一下所有的项目是否都完成,一个房间便搞定了。

旺季的时候最多一天一个人大概15个房间,少的时候一个人5~6间,虽然我很想挣钱,但有时候也很懒,巴不得今天拿到排班表只有5个房间,把快乐留给当下,把痛苦留给发工资时候就好了。

每天大概下午1~2点结束工作,下班回家后你和公司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收拾客房的时候我喜欢观察老外都用什么。原来他们也爱保健品,很多人都会随身携带澳洲最流行的Swisse;他们非常喜欢喝酒,很多房间退房的时候都非常干净,但唯独垃圾桶里一定有酒瓶;老外的安全套很大,有一天我在桌子上看到一个安全套的包装,以为是零食包装,因为它要比中国的大至少两圈,我赶紧叫来隔壁的中国小姑娘过来一起八卦,我俩一直感慨,老外的尺寸看来是真大!

不过这只是唯一的一次在桌子上发现安全套包装,大多数时候他们会把这样涉及隐私的垃圾扔到垃圾袋最隐蔽的地方,或者直接带走。

澳大利亚没有小费文化,我在这里工作的两个月,只有两次拿到小费,一次是5刀,一次是4刀,客人会把钱放在写有你名字的卡片下面。

有的时候退房的客人会遗留一些牛奶或者饮料在冰箱里,我们会拿回家,唯一一次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房间的客人在桌子上摆了一大盒新的费列罗。


说了这么多,如果让你留在澳洲做一辈子清洁工,你愿意吗?我想我不愿意。

这对我来说只是一段体验罢了,赵本山说过,人生在世屈指算,不过三万六千天,在有限的人生旅途中,多体验不同的活法,又什么不好呢!

这一年,我实实在在的体验了用体力换钱的感觉,说实话,其实感觉挺好的,感觉每一分钱都赚的很踏实,很接地气。

你说澳洲人不喜欢钱吗?不,他们也爱钱。只是他们没有像中国人这么大的压力。毕竟我们的人口数量在这摆着,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生活在人口数量如此庞大的国家,能够有今天的一切,已经很幸福了。

你说澳洲人幸福吗?他们真的幸福,家家住别墅,买辆二手车就像在淘宝买个手机壳一样简单。没有生不生二胎的纠结与烦恼,年轻人更不会被父母逼着相亲和结婚。

你说澳洲人幸福吗?那也不见得,他们永远读不懂荡气回肠的《白鹿原》,他们也永远读不懂怪腔怪调的《檀香刑》,他们理解不了中国人让人厌烦却又让人上瘾的人情世故,他们没有5000年浩瀚的华夏文明,他们也没有长城、天坛、故宫、苏州园林这样神奇的古建筑,他们更没有买天买地买宇宙的淘宝网。他们没有麻辣小龙虾,没有夹杂着烧烤味儿、啤酒味儿、火锅味儿、串味儿的夜市,没有螺蛳粉麻辣烫麻辣香锅麻辣串也没有烤冷面臭豆腐。

无论如何,这只是一段经历罢了。昨天在微博上看到主持人李咏去世的消息,今天又看到金庸去世的消息,我这个平凡人又一次感慨生命的可贵。杨过跟两个结拜义妹分别时说: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此。

30岁之前,我活的太条条框框了,30岁以后,我想学着为自己而活。

漫步街头,南半球的风总是飘着桉树的香味儿,我永远忘不了2018年在澳大利亚做清洁工的日子。

Frida | 图文

公众号:晚安旅馆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显示 2 评论
  • 匿名

    哇,写的真好。

  • 匿名

    回国了么?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