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Whv入境19天拿下高薪白工,努力有回报!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澳洲Whv入境19天拿下高薪白工,努力有回报!

在布里斯班流浪了24天,在流浪的第19天收到工作邀请,今天是定居在乌鲁鲁的第5+n夜。


(布里斯班 XX EYE

流浪在布里斯班,不断地找工作,递简历,网上投简历,找住宿,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明明在国内,一两天就可以找到一份像样,还算体面地工作。即使想着跳槽,在网上更新简历,也会不断地接到人力资源部的电话,为什麽到了国外那麽久都没有找到工作。

我不是一个不努力的人,我其实从飞机一落地,就没有想过要玩,也没有很兴奋。哪一个城市不都是那样,设施和建设是你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完全浏览并认识的事情,而我喜欢的,呼吸的空气和行走的步伐,也在不断地走去投简历的路上,感受的差不多了。连我从来都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都在一个汉堡一份鸡块要100RMB,三站地铁要25RMB的地方,让我稍微有了戒备心。于是,让骄傲的我,怀疑着,只能度过无尽的空虚和等待。


100RMD的漢堡和雞塊)

要不就是薪酬太低,要不就是我不愿意去从事的工作,要不就是我不愿意去的农场。总而言之,我很挑剔。


(去布村北部找工作月台上拍下的足球公園)

我的朋友当然都劝解我说,那时的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唯有卑躬屈膝,不管多少,先挣到钱再说。我当然有过挣扎,和每一次我的原则连同我所受的家庭教育,与世俗的法则碰撞那样,都会强烈的怀疑我的原则和我所受的家庭教育,因为实在大相径庭。

我妈虽然偶尔会听来别人的话,也对我传输一些普世大众的价值观。但到最后,还是会跟我爸站在同一战线,不说一句,维持原判相信他们的儿子做出的决定,并且支持,再不然,最多加上一句,对我这个要强的人来说,永远都无甚有效的一句:要不然就回来。

而我这个,面子那麽重,嘴巴那麽重,心思这麽重,主见那麽大的人,谁会听你的呢?他们也都习惯我的性格,也都知道我的能力,也就说几句,自己去忙自己的了。用他们的话说,随你啦,反正苦又不是我们吃的。


(好啊,那吃沙子

终于在第19天的下午,那个我自己立下决定再过两天不来消息我租约也到期,准备转移阵地的下午,我心仪的,那一家我经历了信件审核、视频面试、电话面试三轮审查的雅高旗下的艾尔斯岩景区的Voyages公司给我发来了邀请,打电话来祝贺我

那一刻,我真的很开心,所有的自我怀疑通通消解。

开心了不久,公司发来了九张表格,关于13页合同、一本员工手册、医保和保险信息、养老金Super账户,税号,银行等文件,需要阅读、了解、预备、申请与填写,并预订并告知航班信息,以及确认欢迎晚餐时需要用的餐点。觉得一个6个月合同的员工都需要那麽多资料,那麽正式,还蛮受重视的,而且这些信息,不让你觉得是在做无用功。


到了之后,学习与成长部门经理来接机,并导览所在的社区;在房务部,登记,领取房间和相关物品,而后修整了一天,开始了为期三天的培训。

培训,一开始我以为,因为我没厨房工作的经验,所以应该就是去工作的地方了解工作流程和内容,结果这部分竟然仅仅是作为辅项,佔用了晚餐后的仅仅半小时而已。

第一天:企业梗概;认识自己和彼此;了解社区各部分的职能作用;消防、保安、生态保护官分别讲解:谈及人文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的原始性,并从中学习保护你自己。别开生面。


第二天:参观艾尔斯岩,听导游讲解岩石的历史与神话,少数部落人的生活,以及岩石、政府、少数部落三者的权利变化;慈善宣导;工作物品安全规范的课程视频与测试。


第三天:进行了人力操作安全的演示讲解与实际操作;心理咨询部门讲解了刻板印象、LGBTIQ、霸凌与澳洲法律,其中还有新职工问何为LGBTIQ;雅高员工专属必修课—Peopleology(那本教材精心编辑并且花了不少钱)。让我着实感受到雅高公司在人文资源以及安全上所花的心思,这一点,可能就是我在原来公司找不到的地方。当然,另一方面,我也在寻找,是否这间公司可以提供我在原来公司找不到的一种,能够学习,充实自己的机会。


培训的这三天,当然也有遇到一个令我不爽的地方。

在谈及各自来自何方的时候,一名香港同学的发言,让我不舒服。

讲师在上面,让大家彼此讨论别人对自己国家,或是大家对澳洲有什麽刻板印象的时候,在由5个印尼人,6个韩国人,3个印度人,2个澳洲人,1个英国人,1个日本人,1个香港人和我这一个中国人组成的群体中,几乎每个人都避而不谈对自己国家的刻板印象,而转而去谈对澳洲的刻板印象,或是印度人谈咖喱,英国人谈茶的时候,那个香港同学大谈特谈身份认同的问题。但是在一开始,我发言的时候,已经说了中国现在是个敏感词,我选择不说。

他说他每次被问到是不是中国人的时候,他都会说,他来自香港。然后那个问的人就会说,喔,那就是中国人,而他需要再次声明,他来自香港。

然后在另一堂课,有一个讲师说,她喜欢香港;另一个英国讲师说,当然,因为它属于/来自(我忘记具体用词)英国。而那位香港同学,陪笑。

香港的问题,我根本不想讨论,因为不管香港人、世界上认不认,97年的回归仪式,已经非常清楚,五星红旗就在香港飘扬。你一个香港人,在被说“Hong Kong belongs to/ is from U.K.”都可以一笑置之,我还能说什麽,说你港独吗?独在哪?牟兜的吗?


(地圖的求生慾)

而我想说的是民主Democracy”。你其实可以看到,最近有很多事迹和言论,随着中国的復兴大业不断完成的时候,会证实和表达,在几百年的盛行之后,单纯的民主政治,已经暴露出弊端。其实我们可以从“Democracy”这个词的前缀 “De-“看出来,它始终是个下行词。
“De-“为前缀的词,始终是个不那麽向上的词。

民主鼓励人们表达观点和意见,允许每个人说话。达到的结果是:很多人即使表达了意见,但是不被重视,于是他不表达了;有些人即使表达了,也是被遗忘或是不被认同,因为有可能这些人的观点很普通或是幼稚;或是有些人,把我们原本不说出来,真实而隐秘的奇妙感觉和不语,挖出来到明面上,变成一门一门,鼓励人们表达出来,但是从此变味的学科,去研究和解剖,变得索然无味。民主政治允许有不同声音存在,我承认,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它终究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政治都是这样,无论你是否打着民主的幌子,归根结底,跟我国的人民民主专政,并无本质上的差别,反而,效率更低。

我还是相信中国人,在改革开放后,慢慢探索的过程中,具有它独特的智慧和方式,毕竟我们东方的思想,在历经变化、摒弃、部分毁灭后,依旧保有它历久弥新的吸引力。也诚然,文化戒严,思想钳制,规定文化方向,无视不尊重多样性,也是令人无法喘息的事实。

阿鮮作者

公众号:鮮氏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打工度假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听说过什么魔幻事件呢?遇到过什么奇葩人物呢?

例如:

whver小伙伴在澳洲post(澳洲的邮政局)工作,日常工作内容就是开车送快递,结果倒车把客户家的墙给撞塌了撞最终赔钱了事;另一whver小伙伴在农场上班,因为上厕所回来没有洗手被开除了(哭笑不得.jpg),刚上班3天就喜提被炒;还有一whver小伙伴,早期是个活跃于各大微信群的网红,曾经还众筹打算出书,现在靠换汇骗钱成了whv圈中的知名骗子。

就问你魔幻不魔幻!?奇葩不奇葩?

所以,各位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情和奇葩人物呢?它可以是有趣的、讨厌的、有启发意义的、值得纪念的

打开下方链接参与我们的话题互动:

http://iwhver.com/question/45

看看谁遇到人更奇葩!事情更魔幻!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