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肉厂搬箱子!工资贼高,但却臭到一天干呕10遍!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鸡肉厂搬箱子!工资贼高,但却臭到一天干呕10遍!


howefarm的工作,从新鲜到无趣,从无聊到痛苦,只需要一个月不到。

这天,正在外场给香蕉树打柴油,接受着太阳的炙烤,以及满身热痱的折磨,手机连续震动了好几次。

中午休息时一看,啊哈,APG(中介)发来短信说,Baiada有职位空缺啦,要不要来试试?

试试?

我直接找主管辞职走人。

一起的小伙伴劝我,你是不是傻,不如先请一周假,过去体验一下,如果不好,还有退路嘛?

我笑笑,开弓没有回头箭,好马不吃回头草!howe farm,后会无期啦。

我笑得有点太早了。

APG给我提供的是一份照单拣货,搬箱出货的工作,工作时间是下午4点到凌晨12点,时薪24.45刀。

出货,听上去,不是非常简单嘛?订单上,客户需要什么货,一一在仓库找到,搬到货板上,用塑料带一卷,工作搞定!

最开始折磨我的,倒不是工作内容,而是工作环境。

我刚去的那天傍晚,工厂刚好进货,一车一车的活鸡运到厂里。

夜色渐浓,烟雾弥漫,空气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鸡粪的味道。

我在进入仓库前,仿佛能看到工厂的上空飘散着一圈一圈的鸡屎雾霾,是一种比《寂静岭》还要恐怖的阴森气息。

那天,我戴了三层口罩,抹了半瓶风油精,还是忍不住地干呕了十多次。

我对自己说,大雁啊大雁,howe farm虽累,可工作在新鲜的大自然里啊!你是疯了吧,竟然会想在这鸡屎味里工作,我要回去!

然而,回不去了,没有回头草吃了,得咬牙坚持。

一周不到,我就意外发现,工作第一天这种可怕的气氛,真是难逢的巧合:可能因为那天的特殊天气,那天的运货车来得早了些,那天自己紧张的心情,甚至是被劝阻我的农场伙伴提前渲染的偏见:你会讨厌那鸡味的。

除了第一天,我再也没闻到过那可怕的味道,口罩也没有再戴过,连一只鸡都没瞧见过。

不是鸡肉厂工工作吗,连一只鸡都没见过?

是的。确切来说,我们的工作面对的,只是包装好的一个又一个编号不同的箱子而已。

我自诩记忆力不错,可前两周的工作无情地给了我足够的挫败感,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提前得了阿尔茨海默病!

我永远搞不清,394133943139314的货品位置,更不用说112221121212212……

面对着这一串串看上去差不多的货品编号,我有点抓狂。

我像只勤劳的小蜜蜂。

在哪呢,墙角那边的货架?快步走过去。

不对,应该是右边的货架?再跑过去看。

又错,第三排那边的货架?又折返跑回来。

啊哈,对啦!85313在这!拎起来马上跑到自己的货板,放上去,拿起货枪一扫描。

滴滴滴,报错声不断!

什么鬼!拿错了,这个是85133

原来,不是勤劳的小蜜蜂,是无头的苍蝇,一头乱撞。

工作之余,我临急抱佛脚,找记忆速成法看,从空间记忆到联想记忆再到定桩记忆翻了个遍,然而这苍蝇,还是无头。

前两周,我的效率低的吓人。

一个晚上八小时,可能只捡了三四货板的货品。

还频频出现错误,编号拿错也就算了,还有的要两件拿了三件,要三件拿了两件,不得不气馁地放回去,或者垂头丧气去补多一个或几个。

毫不客气地说,前半个月真的愧拿工资啊!

还耽误了同事们的时间,他们不得不停下来,一起帮我纠错。

说到同事伙伴,这真是一群超级无敌好的伙伴。

我觉得,工作的内容固然很重要,一起工作的人更重要。

这是一个我工作得最开心的团队。

我们没有流水线的约束,面对的是一张张客户的订单,以及一仓库的待捡货品。

所有的节奏都是自主控制的,每个人随意拿一张货单就开始拣货,没有监督,也没有催促。

但我没看到有人会偷懒懈怠,感觉每个人都是全力以赴地尽责工作。

看上去是独立完成的工作,主动提供的合作更是难得可贵。

有时候,一件同样的货品,有些客户要三四十件,如果一个人搬,真的是超级累。

当有伙伴留意到你搬同一件货品超过三次,就会主动过来问,你还要更多吗,我们一起来吧!

有时用小推车移动十几件货品,一不小心碰到边角,散落在地,附近的伙伴一下子就会围过来,三下五除二帮忙复原。

而主管,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大胡子,工作到现在,主动跟我讲过话的次数,可能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基本都是我跑过去找他聊)。

这其中,有一次主动讲话,在我用塑料带卷货品的时候,一不小心没站稳,一个屁股蹲摔在地,我自己坐在那里哈哈大笑

他急匆匆跑过来,关切地问了三次:Are you alrightOKeverything good

我感觉到大胡子背后对员工的关心,真的觉得心里暖暖的。

常常有人问,大雁,你在鸡肉厂上夜班,不辛苦吗?

有句话说得好,此之甘饴,彼之砒霜。对于我个人来说,还是非常喜欢这个班次的。白天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四点才去上班,上晚班回来就是睡觉时间,不墨迹。

关键工作薪资还不低哦,看工资单真是一周里最快乐的事情。

当初,APG给我们签合同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只是24.45时薪。当真的发下工资单来,才发现原来下午班是有额外补助的,每个小时会多三四块,加起来,每个小时都要接近30刀了!周末加班更有双倍工资啊。

howe farm的痛苦的税后750刀,到这份小快乐的工作,逐渐突破了900刀,1000刀,1100……上周加班多,突破了1400刀,1500刀还会远吗?

听房东说,这个班次的工作之前只开放给本地人,最近才允许背包客申请。

感谢幸运女神眷顾。

本来是想集完二签就直接南下,没想到一下子就做了半年时间了。

WHV政策改变后,本来只允许为同一雇主工作工作不超过六个月,现在可以直接变为一年了。

大胡子补充说,我们几个工作非常棒,如果愿意,二签希望可以继续留下来做够两年。

这真是甜蜜的苦恼啊!

走,还是留?

如果是你,会作何选择呢?





大雁 | 图文

公众号:雁飞土澳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