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保洁阿姨,晚上龙宫女招待”,达尔文搬砖ing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白天保洁阿姨,晚上龙宫女招待”,达尔文搬砖ing

原来,时间的流逝是无声无息的,只有日历提醒我在这里已经一个月了。屋外的天气也在缓慢的变化着,某一天清晨泳池里冰凉的池水提醒我南半球的初秋将尽深秋正在来临。

季节如此,一个过客会发生什么呢。

换宿的十天是最幸福的日子,每天都有充足的睡眠,美味的食物,有趣的活动,还有绚丽的日落,而换宿之后的事情几乎全部和工作有关,这是一个有关幸运的故事。

换宿期间已经在网上投简历、打电话咨询,但是情况并不容乐观,除了寥寥无几的拒绝信,均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和群里的小伙伴们交流也是一片唱衰,达尔文的dry season还没到,各个门店均回复“I’m sorry ,so quiet now”,更是听说至少要做好三个星期到一个月找不到工作的准备。带着前途未卜的忧虑离开了换宿家庭,搬进了租住的房子。


屋外偶遇的彩虹

这是一个小型的apartment,每一栋大概五层总共有五栋,我住的这一间在一楼,带一个敞开式的小院子,总共是一室一厅,房东将靠近洗手间的地方隔出一间,相当于两室一厅了。我住在原本的房间里,和另外一个女孩子share一间房,每周房租150块,带一个20*5的泳池。当认识的朋友听说我住在这里之后纷纷表示这个地方很不错,附近有一个会展中心,据说主席来过。不过这个房子不是我自己找的,是杭仔看过之后让给我的,而为什么可以认识杭仔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房子找到了也算是换宿之后新阶段的一个落脚点了,也有了房租和生活的压力,毕竟一周150块房租再加上乘以5的生活消费,换算成人民币消费压力还是不小的。


免费打印简历的图书馆,发呆

找工作大家最推荐的方法是扫街,一方面混个脸熟加深印象,另一方面即使此时不缺人后续缺人也算是有一个机会。而我,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达尔文的中心大街上到处晃悠,那些天我走了很多路,打了很多电话,简历却没有递出去几份,脸皮薄固有思维还在牵掣着自己。晃荡的那些日子里递出去的简历不足十份,不过也不算是一无所获。最有趣的经历大概就是关于按摩店了。

来之前看到的攻略都说澳洲的按摩店是正规的(参照物就不用说了),学一门技术,而且周薪轻松破千,何乐而不为呢。网投的简历并没有消息,然而有一次去踩点一家韩国烤肉店,转了好几圈之后发现附近大大小小的按摩店将近有十家,如此集中,应该会有需求,在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后,鼓起勇气开始我一贯的套路:先打电话,如果缺人再进去递简历。

电话接通了:

“this is …

I’m looking for a job now ,could you please tell me is there any position for me?”

一口气说完

对方大姐:你是中国人吧

我:嘿嘿,是啊

对方大姐:你找什么工作啊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那儿有什么工作啊

对方大姐:我们这里招前台,还有all rounder

我:all rounder啊,这个我听过,就是既做前台又做按摩师对不

对方大姐:对对对,你现在方便面试吗

我:方便啊

对方大姐:我现在不在店里,你能等我十五分钟可以吗

我:当让可以啊。心中窃喜,这么急肯定缺人,哈哈

对方大姐:对了,你今年多少岁啊

——这和年纪有关系?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报了年纪。等待大姐的时间继续转,看到另一家按摩店,重新走了一遍套路,很巧,这家店有人在,推门进去第一眼就确认了是中国人的店,接我电话的是前台,一个清瘦的中国妹子。

妹子:你找什么工作

我:前台或者all rounder

妹子:我们这边的按摩师是提供全套服务的

我:全套服务的意思是

妹子:就是你想的意思

我:不是说这边的都是合法的吗

妹子:这个也是合法的。这条街基本都是中国人开的店,都是做全套服务的,你能做吗

我:不不不,我做不了,我之前看攻略还以为……

妹子:如果真想做就找泰式的

和妹子聊了大概十五分钟,恍然大悟为啥之前的大姐要问我年龄。正在这时,大姐给我打电话说她到店了,邀我一见,我就去了。后来小伙伴问我,你不害怕吗?当时确实是好奇,忘记害怕了。

大姐坐在前台的位置,看上去40来岁,满面春风的对我说:我们这边已经有一个前台了,在招按摩师,你知道我们这边都是做全套服务的?

我:刚刚知道

大姐:你能做吗

我:不好意思,我之前不知道这些,这个确实做不了

说话的间隙有两个姑娘穿着有限的衣服从我面前穿过去,不到五分钟,一个比较胖的年轻男人推门进来,问了下价格,感觉有点贵,想走,经不住大姐说,我们这里有很多姑娘,每个都很棒,胖胖的男人便坐了下来。大姐走进隔壁房间说了一声姑娘们,出来接客啦,接着环肥燕瘦走出来六个姑娘,大姐在旁边接受,这个是最年轻的,这个是最成熟的……最终胖男人选了最年轻的姑娘。不到五分钟交钱,开房,手续完毕。

我:他们到这里来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的呢

大姐:纯粹的生理需要,他们不会去骗感情或者怎样,就是纯粹花钱买服务

我:那这些姑娘都是中国人吗

大姐:也有东南亚其他国家的。以前我们这里很忙的,每天很多客人,现在经济不景气,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之前东海航空开通的时候还以为很多中国人过来,哪里想到并没有

这是关于东海航空这个航线的另一个维度了。

我:他们有什么不同吗

大姐:之前有一两个中国人来过,他们是短期出差来的,中国人和这边人不一样,他们只挑好看的。这边的人也不会花大价钱养小三,都是买服务,如果结婚了,一般都是很忠诚的

说话间进来一个高个子身材很好的男人,大姐又喊了一声姑娘们,出来接客啦,姑娘们按照之前的顺序走了一遍,高个子男人也不知道选哪个,大姐向他推荐了经验最丰富的一位泰国胖姑娘。

后来陆陆续续聊天,半个小时过去了,胖男人一脸满足的走了出来,大姐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连连点头“good good”,离开的时候与刚进来的时候完全不同。

后来我想:理性的服务交易与感性的情绪交易到底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哪一个才是最不能令人接受的?或者说只是被某一种文化禁锢,两者的存在都是合理的?可是我又在想,声称合理的人当自己成为当事人的时候是否持同样的观点?

这样的思考并不是我所擅长的,我能想到的是那一声姑娘们出来接客啦把我带回到古代的怡红院,可能那个时候的姑娘们还身不由己,为奴为婢为娼,这里的姑娘是有自己的选择了。

在大街上晃荡接近一周后,我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开生蚝,是瑛梓介绍的,在一个10°左右的冷库里工作。那一天工作了将近6个小时,开了30打生蚝,挣了36块,我觉得很厉害。又过了三天,在不知名新加坡小姐姐的帮助下我自己也找到一份waitress工作,算是非技术工种的很高时薪了,只是工时相对较少。又过了将近三天,瑛梓又介绍了第二份工作——housekeeping,我说我这是白天保洁阿姨,晚上龙宫女招待,朋友的说这是白天扫地僧,晚上小龙女,哈哈,果然需要包装,立马显得高精尖许多。


企业文化宣讲会


都是甜食啊


工作的地方的海滩,上班其实看不到

换宿结束后立马找到合适的住处;十天内得到两份工作;看的第一辆车也很满意,原车主人也很好,愿意教我开车。所有人都说我很幸运,我也觉得如此,希望自己一直幸运,更希望自己拥有拥抱幸运的能力,就像那位给我机会的经理说的:“embrace the opportunity”.


Vivene Jin | 作者

公众号:人生边界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