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意外还是被下毒?在悉尼逃过一场生死劫!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是意外还是被下毒?在悉尼逃过一场生死劫!

2019年04月22日,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天。

因为那天晚上,我几乎死了,或者说死而复生,或者怎样,我也不知道。唯一确定的是,我活了下来,且依然感激生活。


(23日凌晨,圣乔治医院。)

平静下来之后,回想整个过程,总觉得那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圈套,可有些细节想不明白。

故事是这样的。

21日晚,网上找到这个租房信息,联系房东第二天早上10点半见面。第二天在市中心的青旅起了个大早,拿着我的两个包坐了40分钟的车到了Hurstville区,到了之后才知道是个华人区,不喜欢。但是,Anyway,我也只打算住2周的时间。

房东看起来是个30几岁的广东福建香港类女孩儿。口齿伶俐,思维敏捷,说话时不时的故意又无意地秀自己生活富裕+PR身份的优越感。

没什么反常。除了前一晚10点多的时候,还说有2个空房间,当天早上当我想住进A房间的时候,她却说A房间被预定了,所以我只能住进那个霉味很重,格局奇怪的B房间。


整个房子有4个房间,已有一男一女各住一个房间,一厨房一饭厅再加一个小后院,里面草乱七八糟长的,估计好久没修。

我的房间有两个密码门。一个门正对着大门,另外一个对着饭厅。霉味非常重,一定好久没有住过人,窗户感觉很难打开,也一定好久没开过,床上只有一个床垫。床的两侧有两个老衣柜和一个桌子。一个衣柜上,有面横着的镜子。


(从2015年到现在,没怎么睡过正经床。)

我对睡觉的地方从来不挑,价格便宜不漏雨就可以。当时就决定住进去,和房东在饭厅里说注意事项的时候,房间C里的男生走了出来。他出来的位置正好在我们面前,然后他就面无表情的走去厨房,那一瞬间,我觉得这个男生有点古怪,但也没多想,就以为是那种书呆子留学生呗,因为,房东之前说他是研究生。

当时我还和房东说:” 咦?这男生咋不打招呼?”

房东说:”他就那样。”

为了搞好关系嘛,我就主动去了厨房和里面的男生和女生打了招呼,认识了一下。之后,我就回房间里收拾东西。


(随身de两个包)

说来也是奇怪,前一天晚上在青旅,感觉像感冒了似的,身体突然不舒服,加上前几天的折腾,收拾收拾我就睡着了。

那时候差不多12点多,房间里的两个门是开着的,我还没睡熟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把我房间对着饭厅的门关上了。

醒来就是晚上6点。感觉身体稍微舒服些,特别饿。然后去了趟超市,房间的门习惯性的没关。买了不少东西,包括苹果,回家的路上在一新疆餐馆吃了一碗面,一向饭量很大的我竟然没吃完。

到家的时候估计8点多。把东西放到饭厅里的冰箱和桌子上后,我就拿着苹果和一小盒的咖啡牛奶回屋躺床上看电影。我房间对着大门的门没关,对着饭厅的门关了。


没过多久,那个男生回来,因为我房间的门和大门对着,所以他一进大门,他可以直接看到我的床,然后我向他点头微笑致意,他还是上午的那个面无表情的脸,没看我,就转过去进了走廊。

又没过多久,便听见有人敲我的门,但是就”铛铛铛”的三下,然后我貌似听见”滋”的一声,没多在意,继续看我的电影。

咖啡牛奶没喝完,吃了一个苹果,突然间,我开始抽搐。

身体不停的颤动,我双手抱着胸口,蜷缩在那儿抽搐颤动,期间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嘟囔着:”卧槽,我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抽搐了多久,我就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哪。出了巨多的汗,全身湿透,还以为自己尿了裤子,裤子卫衣都湿透了。头特别疼特别晕,肚子又疼又胀,而且还挺大,像怀孕了似的。想坐起来,根本没力气起来,整个身体动不了,我躺在床上,努力的想自己在哪?怎么会躺在那儿?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奇怪的是,当时脑子里出现的竟然是电影<转山>里的镜头,父母的镜头,电影<我是传奇>里的镜头,还有我唯一看过的一部恐怖片<古宅心慌慌>里的镜头。


(电影:我是传奇。)

总之,脑子很乱,特别乱。想知道几点,摸到了手机,看了一眼:22点39分。

看着手机变形了,还嘟囔一嘴:”手机怎么还摔坏了。”

其实手机没坏,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当时的手肿了,摸什么都畸形,加上眼睛也不好使,看什么都是变形的,而且慢动作。

在床上挣扎了几分钟吧,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坐了起来。

咦?怎么我房间的门对面的大门也是开的?

那个时候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哪。直到我慢慢得站起来,才忽然间想起来我在哪,怎么来的,也想起来我刚才吃完苹果抽搐来着。


站起来之后,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是模糊的,怎么也看不清我的脸。然后,发现自己跟喝醉了酒一样站不稳,走不直,头晕目眩的,大粒汗珠一个劲儿得往下淌,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无力,浑身一点劲儿都没有。

其实那个时候,我意识上已经是清醒的。但还是懵逼似地站在地上几秒钟, 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一瞬间,突然像开窍了似得觉得自己是被害了。

脑子里不停地闪现各种场景:和那个面无表情男生碰面,房间的门被敲,还有那奇怪”滋”的一声。。。。。吓得我赶紧去把大门还有房间里的门都关上。

待了几秒,那几秒里,我真的很害怕。那是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最害怕的几秒。

几秒钟后,我觉得好像整件事没那么简单,而且我意识到自己房间里的两个门都是密码锁,也就是说外面的人可以随时进来。我看着对着饭厅的门,越看越害怕,不知道门后面有多少人会随时闯进来。


我决定要跑出去。

我财迷似的把电脑放进小包,悄悄打开房间的门和大门。然后使出浑身的力气往前跑,边跑边喊救命。

回想那一刻,你才知道。人在生死的时候,本能的求生欲是有多么强大!那个时候,我连站都站不稳,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可是出了门之后,我本能得竭尽全力地往前跑!

街道有点暗,两边都是房子。我在路的中间边跑边喊,对面的车每次到我面前都停下来,我每次都以为他们要救我,可是每次我一靠近的时候,他们就开走了。

特别逗。我记得,有一个车停了后,我还往里看里面坐的是不是僵尸?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脑子里都是<我是传奇>里的镜头,好像周围的人都是僵尸或者魔鬼之类的。

没有车停下来救我。我还尝试自己去开停在路边的车,但是车门都是锁的,打不开。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往哪跑?

突然间有印象,路的尽头有一个白人的酒吧。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我的潜意识里,是中国人要害我。所以,我想如果能跑到那个白人的酒吧,我就有救了!

从我的住处到酒吧的距离要1公里多吧。我跑啊跑,跑啊跑。

跑到感觉一半的时候,突然间从我的左右两边跑出来7个人来追我。一边3个,一边4个,其中一个穿着红色的衣服。

因为我看人都是慢动作,总感觉他们的手一直是抬起来的,跟僵尸似的。当时,我觉得他们就是僵尸!!!

我更加拼命的往前跑!还冷静地对自己说:”不能让僵尸碰到我,碰到我就完了。”说完,我继续跑,特别逗,边跑边大喊:”卧槽,这是拍电影么?这是不是在拍电影啊?”声嘶力竭得那种喊。


(那晚,我觉得周围的人都是僵尸。)

酒吧的门前是一条马路,酒吧有一部分是室外的那种,用一个大的栅栏隔着外面。当然了,酒吧那里很亮。

跑到酒吧,我一下子就瘫在栅栏边, 其实是单膝跪地的那种,一只手扶着栅栏,大口的喘气,汗珠子一个劲儿的往下滴。

我当时,一点力气也没有。连眼睛都没力气睁开。也没力气说话。就那么闭着眼睛跪在地上喘气。

有个细节,挺有意思。

在我跑到酒吧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拼命的睁大眼睛往里看,虽然看不清,但好像能确认他们不是僵尸,然后往回看,那几个追我的人好像都站在树底下不追了,因为酒吧有灯。

感觉自己暂时安全,才赶紧喘口气。喘了几秒,我便开始用微弱的声音喊”救命”,可是喊了好久都没有人回应我,酒吧里面没有人愿意救我。我就摊在那继续用微弱的生意喊”救命”,我记得听到里面的人说:”No,No.”

那时候,我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不记得自己在地上哀求的多久,还是没人救我。

我想站起来,挣扎了好久站了起来,不知道怎么眼睛就闭上了,眼前一抹黑,然后就感觉自己的上半身在前后晃,”咣”的一声,我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我记得在倒地之前,脑子里潜意识好像对自己说:”卧槽,我要晕倒了。”真的很神奇,在我晕倒的一瞬间,我会自己意识到自己将要晕倒。就像有人说,人死的瞬间,其实是有意识的,能感觉的到自己要死了。

我是头向后仰的倒在地上,幸亏之前财迷把电脑背在小包里,是小包先着的地,要不然脑袋先落地,我真就玩儿完了。


感觉晕了没几秒钟吧,听见有人对我喊:”R u Ok? R u ok? “,睁开眼,是老板娘和两个男的在旁边站着,我坐起来说:”Im ok 。”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嘴说话也不太利索,好像不是我的嘴,舌头不好使,说话很慢,像醉酒一样。

他们接着问:”drunk?(喝醉了?)drugs?(磕药了?)”我晃头,说有人要杀我。他们给了我一瓶水,让我进酒吧里面坐着,帮我叫了救护车。

他们问我,能自己站起来吗?

我说,能。

站起来后,他们问我,能自己走进去吗?

我说,能。

自己挣扎得走进去,把人家的凳子撞的东倒西歪,终于是坐下了。我也基本上恢复清醒。

这时候,突然间,发现刚才追我的几个人从酒吧的门口路过,我立马站起来,把旁边的凳子都碰倒了,下意识地拿着我手里包挡在胸前,浑身发抖。

其实,也就是在他们路过门口的时候,我才大致模糊的看他们的脸,亚洲人面孔。我怎么认出他们,一是因为红毛衣,二是感觉。

后来那几个人来回的在酒吧的门口路过,路过的时候顺便的用眼睛打量我,估计是想看我的情况吧。

他们每一次路过,我都会下意识的站起来,举起手边的东西,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发抖。那真的是害怕,本能上的恐惧吧。


没过多久,不知道是老板还是谁,总之一个秃头大汉拿了把大枪坐在门口的里面,枪口对着外面,就是那种CS游戏里的暴力枪,感觉超酷。

这里有个细节。在酒吧里坐着的时候,有一次,有两个人从门前路过,我以为是追我的人,又一次本能地站起来做防守状,老板娘却说:”No worries,they are good people,they are。。。”意思是:”没关系,他们是好人,他们是谁和谁(两个名字没记住)。”老板娘的这句话,我印象非常深。

所以,从那个光头大叔拿枪出来,到老板娘能认出好人坏人。我觉得他们应该知道些什么。但是,她却建议我不要报警。

救护车好慢,感觉等了快一个小时。很感谢里面的几个大汉,明明已经喝完了酒,为了保护我,硬是等到救护车来。


到了医院,可能因为我身体复杂的体征状况,有7.8个医生轮流过来检查我,其中还包括一个心理医生。

当时,我发烧,头晕头疼,胃痛胃胀肚子大,不停出汗,浑身发抖,眼睛看不清,看东西慢动作,站不稳走不稳。嘴里还时不时地说:”有人给我下毒,有人要杀我。”哈哈哈。真的是挺逗的。

我整个身子包括手一直在抖,真的是控制不了的抖。医生给我输液,给我吃了个不知道什么药,我就睡着了,差不多半小时我醒了后,就感觉慢慢地好多了。

各种血检尿检各种测试,就觉得我的病床一直在被推来推去,折腾了一宿。除了发烧,各项指标也趋于稳定。

早上8点多,我虚弱地走出医院。阳光照在脸上,深吸一口气。真好。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世界。


后来,拿着医院初步的诊断书去Medical Centre等待各种化验结果 确诊的时候,我打听医生的小秘说,700刀,我说谢谢再见。

所以,手里初步的诊断是:Unintentional Drugs Ingestion(误服毒品),来作为这个事件的结束吧。


一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那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知道在哪里服了毒?怎么服的毒?为什么要毒我?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门是敞开的?等等等等。

一开始的时候,每件问题都想搞清楚,后来好像觉得都不重要了。

那天晚上,在医院里清醒后,我两个反应,一个就是马上回家,另一个就是报警把坏人抓起来。攥紧拳头,信誓旦旦的样子。

可第二天早上,当我走出医院,阳光洒在脸上,空气那么的新鲜,周围忙碌的人们那么美好。我就改变了主意。不回家,没什么可怕的。不报警,没证据,也没用。不想浪费时间在不美好的事情上面。


说点感受吧。

我觉得自己很棒。在那个时候,可以保持清醒,可以意志坚定。我也不知道自己不跑会怎么样?或许什么事都没有,或许我早已不在人世,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原来人在面对死亡时,本能的求生欲会那么的强烈。

最珍贵的是,从我意识到自己被害,到疯狂得跑出去求救,到医院里昏睡时,我时不时地默念:”你TMD不能死,你TMD要回去见父母。”真的就像电影一样,原来现实中,我也会说那么肉麻的话。

原来人真的可以虚弱到站不起来。原来晕倒是那样的感觉。原来害怕是那样的。。。挺多的第一次。挺有意思。


现在,身体上早已经没问题,心理上也大概没有问题。

最近在体验送外卖,每次拿到订单的时候,会下意识的看是不是Hurstville区的。晚上在那种黑暗的两排房子两排树的街道骑车还是会有点害怕。

我知道,越是害怕,越应该去面对,不能躲避,强硬地面对,慢慢地就不怕了。我了解自己,用不了多久,我会从这么个小阴影中走出来。

感激生活的一切。

2019年5月13/15/16/20日 

澳大利亚 悉尼


DuDu | 作者

公众号:Du上上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显示 4 评论
  • 匿名

    哇 你真勇敢啊

  • 匿名

    吓我德都哭了

  • 匿名

    我都吓哭了

  • 户籍不在

    ??? 我觉得应该报警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