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澳洲,我只带了孤勇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初来澳洲,我只带了孤勇

我想着伶俜一人独活

守着岁儿 浑浑噩噩 得过且过

我想着悄悄的藏一藏

不露锋芒 看众生消亡 不坦坦荡荡

——沈以诚《预言家》


赴澳飞机上拍的

6月19日,我在8个小时的飞行之后如期踏上了澳大利亚的大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走出了珀斯机场。这个曾经在脑海中无数次幻想又无数次自我推翻的想法,在一纸辞职信后,也终于开启了篇章。

拖了好久终于在今天下定决心要把第一篇记录写出来,不为能为多少人提供参考,也不想能有多少人希望看,只是想要记录一下自己在澳洲的生活点滴。

我希望我是个不在乎别人眼光活着的人

为自己而活的人

初来澳洲的时候,面对着一切都充满新奇的事物,我喜欢的不得了,只是在每次去采购的时候都被澳洲的物价和一比五的汇率吓的不敢出声。好在运气还算好,刚到澳洲三天就找到了一份听着还算不错的工作,想着自己的三大号(银行卡 税号 养老金)也都办好了,就马上答应了这份在距离珀斯6个小时车程的小镇工作。


同车前往Geraldton的玩乐器的大叔

早在出发前就在小红书上搜索了Geraldton这个小镇,没想到这竟然是个网红小镇,6个小时的车程一下子就感觉不算多大点儿事,一路上都在欣赏着沿路的海景还有美到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天空。


中途加油的Roadhouse旁

这份工作包吃包住,每天午餐和晚餐这是没得挑剔,能在澳洲吃到一口美味的不花钱的中餐真是一种天大的幸运,但是老板提供的住宿真的让我感受到了澳洲的残酷。五平米的单人间里一张床垫,门缝还塞着一条大毛巾,听马来西亚大哥说要塞紧了,不然晚上会有米老鼠进你的房间,更让人奔溃的是这里没有热水,洗澡都是冷水!!不过想想到手的工资和这里的美景,这点苦还是能吃的。

不过这份工作我只做了一周就离开了小镇,原因都不详说了,走的这天在车站正好遇上了一周一次的小镇集市,便抱着好奇的想法走进去逛了逛。这里的人们真好,毫不吝啬地分享着自己的美好,售卖自己的手工制品和厨艺,价格虽说不便宜,但我得尊重这是人家的物价水平。最终我在这个集市中杀价买到了一个零钱袋,老板娘在收钱的时候还说这会是我的lucky wallet!!


街头艺人


杀价买到的lucky wallet

离开小镇后的我回到了珀斯,第二天便开始了之后的玉米工厂工作。这里的工作非常的累,流水线的速度让身体十分的酸痛,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心里苦,我们多少年轻人在国内做着一份体面的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不主动加班会被同事诟病,被领导看轻。在澳洲,多劳多得,不存在什么免费加班,越勤奋的人赚得越多。

之后我还在中介的介绍下做了三天的拔草工作,一眼望去皆是绿的农地上只有我们几个临时工,早上7点开工被寒风冻的意识模糊,中午12点又被头顶的太阳晒的睁不开眼,但是想想到手的工资就还是能乐呵呵的。


清晨7点的草场


这么好看的草不知道为什么要拔掉

来澳洲之前,我也的确做过不少准备,但如今,我最感谢的是我带上了我曾经觉得最无用、最容易被人诟病的孤勇。我反感人们口中说的对错,哪来那么多对错,很多事情不过是不同的走向罢了,走向你认为的不好,走向他认为的好。 

这一次我既然来了,在这个无人知我的地方,我可以无所顾虑的大笑,漫无目的的走在这天空下,可以不再为了所谓的合群去做不喜欢的事情,我可以做我自己。

记六月及七月,这份孤勇使我坚定地走向我想要的生活,带我来到澳洲,是我丢不去的行囊。


我生来自我,对他人不管不顾。

我只管活好自己,活出自己。

虽过着别人眼里不太如意的生活,好在自己还算喜欢。


刘熙奂 | 作者公众号:我预见他的狼子心肠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