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Jacky Around,环澳届教科书!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Take Jacky Around,环澳届教科书!

Take Jacky Around
—— 属于我的,打工旅行(PART 2)
环澳公路旅行,是我来澳大利亚打工旅行最大的一个目标。我曾有过好几次长途公路骑行的经历,那种在路上的感觉无比美好。后来慢慢了解打工旅行,”发现”了公路旅行的另外一种方式——自驾。在遥远的澳洲大陆,开车画出一个大大的圈,想想还真是有点小激动呢。每年来澳洲打工旅行的国人有5000人,其中大部分都想环澳,真正去实践的只是小部分。实践的人里又分为两拨:长期呆在一个地方工作攒钱,然后用一到两个月一次性完成;另外一拨,比如我,工作三四个月走一段儿,旅行两三周到新的地方找工作,直到画圈完毕。我的环澳公路旅行具体计划大致是这样的:第一阶段,东海岸线(Melbourne to Cairns);第二阶段,中线(Cairns to Tasmania);第三阶段,南海岸线(Melbourne to Perth);第四阶段,西海岸线(Perth to Darwin)。准备工作:
驾照:中国驾照+英文翻译件。汽车:澳洲二手车相较国内非常便宜,且可靠。如果有环澳打算,建议尽量买稍大的车型,在澳洲日产车很受欢迎,这意味着即便在偏远小镇日产车的维修保养成本都比较低。交规:车辆在澳洲是右舵左开,在国内有固有驾驶习惯的朋友需要好好花时间适应。至于详细交规,可以网上下载一份中文版的澳洲交规仔细研读。保险:个人人身意外险、第三方车险或全险、道路援助险等。手机APP:Carsales、Google Map、Fuel Map、CamperMate、Splitwise露营装备:帐篷、防潮垫or气垫床、睡袋、便携瓦斯炉、锅碗瓢盆。景区信息搜集:每个小镇都有自己的游客中心(Visitor Center),中心里能拿到当地详细的景点介绍手册,当然我自己也有一本Lonely Planet。
个人在澳洲驾车500天+,行程40000KM+,出过两次小事故,最终完成了环澳一圈。在澳洲开车一年半,只被叫停过两次,均是查酒驾,从没有被查驾照,违章记录为0。需要指出,违章虽然为0,但严格按照交规来讲,违章是不可计数的,大概是运气好一次也没有记录在案。我的小车TJ是2005年的丰田卡罗拉,手动挡,通过Carsales在墨尔本以2800澳币买入。小车的名字来自车牌:TJA128,TJA的缩写大概是Take Jacky Around,也就是这篇破文的标题,似乎它的使命早已注定。

维州车辆过户需要提供RWC(Roadworthy Certificate相当于一个基础的车检),在车主提供RWC的情况下,我还是坚持在过户之前自费再做了检查,检出一些小毛病,车主无奈掏腰包维修。虽然大家在国内都是学习手挡车拿的驾照,但大部分人却只敢开自动挡,真是后知后觉。澳大利亚每个州对于车辆和驾照的管理规则略有不同:比如北领地要求在领地境内超过三个月必须要换领当地驾照,而在昆州对于背包客则没有时间限制。另外,公路旅行车大一些为佳:大的轿车、后备箱超大的旅行车、四驱越野车都是更好的选择,最好有定速巡航。出发在路上,要对自己汽车油量心里有数,利用好Fuel Map大致规划好加油地点,最好自备一个Jerry Can。之所以要露营装备,是因为澳洲地广人稀,公路旅行文化盛行,露营基础设施完善成熟。打开CamperMate App,就能找到远近各种付费免费的营地信息。最后,尽量不要一个人上路。有同行小伙伴时,推荐使用Splitwise分摊账目信息。当然,找不到合拍的旅伴,其实还不如一个人。 第一阶段,东海岸线(Melbourne to Cairns)。(上)2018年4月8号,登陆土澳整一个月后,我买了自己人生第一辆汽车。车价2800,加上过户费路权费543,以及保险费548,合计:3891澳元。(照片拍在把TJ领回家的第一天)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开车,就在异国他乡的车水马龙里,无数次在红路灯路口熄火被后车滴滴,刚开始的一周总担心开出门去就开不回家。练习到月底,感觉车技大有长进,已经有底气开始第一阶段的公路旅行。

5月1号,我和两个小伙伴Yoris、Grace在墨尔本集结出发,一路向北。途经Albury → Canberra → Sydney → Coffs Harbour → Gold Coast → Brisbane全程2000公里:大家的澳洲公路旅行初体验,因为惧怕”巨额罚单”,车速从不敢超过限速。我和Grace交替开车,最多开到限速的90%。澳洲的高速长时间只有单车道,所以过不了多久后面总会跟上一连串车,经常被后车滴滴,搞得Grace或我异常紧张。终于挨到超车路段,乖乖走在慢车道里,看着一辆辆后车呼呼地超过自己,如释重负。Google地图也需要花时间好好适应,国内导航已经很完备,相比之下Google导航就很粗糙:比如限速不提醒,转弯导航不明确不及时,开错之后并不能及时重新规划新路线,到城里也不会为你推荐停车场等等。这一路,我们稍稍有些赶,尤其在悉尼。我们短暂停留两天去地标打了卡绕圈后就匆匆离开,最大的原因是在城区里找不到停车位。我们刚来澳洲都很”穷”,也没有攒到充足的旅费,所以只能寄希望于下次再来。只可惜,我的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五月中旬,我们到达Brisbane。我的病毒感染再次发作,越发严重,求医困难,于是选择了回国治疗,我们的旅行被迫散团。ORZ…(三人组在”国会大厦”前的合影)
(Lake Burley Griffin 傍晚)
(MM Beach)
(在 Figure 8 Pool跳坑)
(悉尼Ferry)
(传说中的科夫港蓝莓小镇Woolgoolga海边)
(远远的Gold Coast)

(下)一周后的25号,我回到了澳洲,继续北上的公路旅行。两位小伙伴已经各奔东西,于是需要重新征集伙伴。情侣Jack和Yadeng和我的目标一致,我们一拍即合,第二天启程。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在于寻找二签工作,所以我们每天都会做功课,寻找下一个目标城镇的招聘信息;欣赏沿途风景成为了我们的次要目的。途经Rockhampton → Emerald → Mackay → Airlie Beach → Bowen → Townsville → Cairns全程2000公里:如果说东海岸Roadtrip上半段是在”玩儿”;那下半段就是专注”找活路儿”。我们只用了一天,就跨过了南回归线,来到了澳洲著名的牛城Rocky。因为那时候,”集二签”的工作只存在南回归线以北的地方。和Jack、Yadeng虽小有摩擦,但总体来说还算愉快,我们也算佛系找工,从Rockhampton开始,去了沿途各个著名的农场小镇、旅游小镇,一直扫荡到了Cairns。中途当然有收到过offer,但都不是我们理想中的样子,于是选择继续上路,带着焦虑去碰运气。和两个新手司机上路是颇让人紧张的事情,作为车上唯一的”老司机”,不开车的时候比开车的时候还要紧张。在Emerald去Mackay的路上,Jack开车出现了一个小插曲:由于缺乏驾车经验+看错导航,在时速达到80KM时他急刹车尝试向左转。幸好转弯路口没有其他车辆,我们越过对面车道后在路边停了下来,Jack心有余悸,不敢再尝试开车。找工不太顺利,但我们几乎没有亏待自己的旅途,虽然我们总会因为沿途经过的旅店价格而被迫改变行程。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找到公路旅行真正正确的打开方式,那就是露营。
6月3号夜里,我们开着TJ来到了Cairns(凯恩斯),我将这座城市看做东海岸公路旅行的终点。凯恩斯是澳洲著名的旅游城市,大堡礁和热带雨林的交汇处,北昆州WHVer(打工旅行者/背包客)的聚集地。在这里除了农业,大家还能在旅游业和酒店业找到大量的工作机会。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一路经过那么多城镇,我一个适合的工作也没碰上。却在到达凯恩斯的第三天如愿找到了二签工作,在热带雨林和大堡礁的怀抱里愉快地工作生活了一段时间。(新的三人组集结出发)(后座的”老司机”视角)(站在Mt. Archer的屋顶)(连夜从高原上的Emerald去海边的Mackay)(Airlie Beach远远望一眼圣灵群岛)
(Bowen的傍晚特别美)(在绵延不绝的甘蔗林里穿行)

第二阶段,中线(Cairns to Tasmania)。Horse  With  No  NameAmerica – The  Best  of  America

(上)2018年11月,在Cairns(凯恩斯)工作生活五个月后,终于决定离开,继续我的环澳旅程。从中线穿越一路向南途经澳洲大陆中心城镇Alice Springs回到南方,是我最初的计划。但我偶然间得到了一个来自原住民社区Yuendumu工作的机会,把我的中线旅行一分为二。途经Townsville → Richmond → Mount Isa → Tennant Creek → Alice Springs → Yuendumu全程2800公里:  在澳洲安全驾车已过半年,我对自己的驾驶技术多出来一些莫名的自信,没有约上同行的伙伴,我还是毅然决定独自启程。结果行程的第二天,我就把TJ撞毁容了,整个左侧擦着路边的路牌桩子掠过,路牌飞了,后视镜飞了,左侧两个门玻璃碎了且严重挤压变形。好在,它还能上路,并且一路把我安全送达原住民社区Yuendumu。真正的澳洲Outback公路旅行,从这条A6高速开始,从Townsville一直到内陆的Tennant Creek被称为Overlander’s Way。我在Overlander路上的第一天上午就出了车祸,好在运气还不错,并没有给车造成致命损伤。出车祸最主要的原因是疲劳,疲劳驾驶是独自公路旅行最忌讳的,自此以后,每当我独自上路,我都会早早睡觉一直到自然醒。
Outback非常荒芜,小镇不多,人口很少,朋友送我的五人帐篷全程给力表现,我终于找到了澳洲公路旅行的正确打开方式。仿佛一瞬间,每一个小镇都冒出来至少一个Caravan Park,除了露营地,付费营地还会提供厨房洗衣房厕所和浴室,简直不能更方便了。(Castle Hill和大海作别)(TJ变成小破车)(Richond,土澳第一次露营,就在Crash的这一天夜里,丢了一双新鞋。)
(进入狂野北领地,荒无人烟)(TJ代表我俩和”大土豆”Devils’ Marble合影)(顺利抵达传说中的爱丽丝”喷泉”)(原住民社区Yuendumu的门脸)

(Yuendumu, in the middle of Australia)(下)
在红土沙漠原住民社区呆了三个半月后,时间来到了2019年2月末,我启程离开沙漠社区,向南继续我的公路旅行。途经Alice Springs → King’s Canyon → Uluru → Cooper Peddy → Adelaide全程2800公里:

第二阶段中线OUTBACK旅行几乎没有我自己出镜的照片,因为全程都不巧,没有征集到同行伙伴。从凯恩斯到爱丽丝泉,爱丽丝泉再到阿德莱德,穿越中线全程5000K+,一个人的旅程,孤独又有趣。独自公路旅行,自由自在,去想去的地方,每天由着性子往前开,累了就靠边休息。而且,独自旅行的时候并不怕孤独,大多数时候都很享受地和自己呆在一块儿;想找人说话的时候,随手就能找个陌生又友善的旅人瞎聊,听听别人热情地分享自己故事。TJ在中线旅行刚开始的时候就遭遇了车祸,却倔强地带着我完成了这一路,我也没有吝啬,掏了780澳币换了左侧的两扇门,让它恢复了往日八成的风采。(去乌鲁鲁—卡塔楚塔)(穿越”红土中心”)
(King’s Canyon ①)
(King’s Canyon ②)(日落、风之谷和艾尔斯岩)
(在乌鲁鲁认识的两拨日本年轻人)
(徒步”风之谷”)
(”攀爬”艾尔斯岩)
(艾尔斯岩之上dd)(小破车会发光)

3月来到阿德后,我终于等到了一起旅行的小伙伴——Aimee和毛线。我们一起从阿德去了大洋路,回到墨尔本,坐轮渡过海南下塔州,用接下来的8天时间粗略完成了Tasmania的环岛旅行。途经Adelaide → Mount Gambier → Great Ocean Rd → Melbourne → Devonport → Hobart全程1000公里:3月8号,是我登陆澳大利亚整一年的纪念日,我们此时刚巧在大洋路的起(终)点Warrnambool。用了整整一年,我的环澳原计划一半儿才将将快要完成,想想时间就很急迫呀。在大洋路上的第二天晚上,我们陆续被数家露营地拒之门外,原来这一天是土澳夏令时最后一个公共假期,大洋路上几乎所有的付费营地都早早被预订光了。我们在夜色里摸黑沿着海岸公路从Apollo Bay往前走出50公里到了小镇Lorne,却依然没能找到任何一个付费营地空缺。最终,我们在Lorne的山里找到了一处没有任何设施的免费营地,其实就是一片野树林,第一次,被迫尝试了免费营地。(Umpherston Sinkhole)
(漫步”蓝湖”)
(回到维州)(在传说中的维州”粉红湖”)(飞驰在葡萄园里)(树林里歇息)
(Logans Beach Whale Watching Platform)
(On Gibson Steps)(”三人组”在”十二门徒”)
塔斯马尼亚州是独立于澳洲大陆的存在,环塔是环澳的必要组成部分。我原本打算要去到塔州找上一份工作,呆上三两个月,好好体验美丽的南岛。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的南岛体验时间被无限缩短到只有区区一个星期。塔州果然美得一塌糊涂,除了有点冷,简直找不到缺点。

(赶早船过海)
(Ansons Bay)(传说中的”火焰湾”)(圣海伦露营的早晨)(惠灵顿山俯瞰Hobart)
(网红村”Richmond”)
(萨拉曼卡集市打卡)
(摇篮山穿越Overlander Track)(上摇篮山)
(登顶!)
(坐在山尖上)3月19号,环塔旅行结束后,我们的旅行团解散,我独自带着TJ坐船回墨尔本。由于全程几乎都是我一人开车,舟车劳顿后在旅舍大睡了三天。环澳进程过半,我本打算在TJ回到”家乡”后就卖掉它,然后换一辆更适合公路旅行的车上路。可是TJ小型事故带来的畸形车身让大家望而却步,加上是手挡车,卖车信息挂出去后几乎是无人问津的。我有尝试去车厂问询维修的可能性,得到的反馈让人望而却步,修车的费用已经快够上整车的价钱,于是打消念头。碰巧当天回程的途中,在红绿灯路口被一个澳洲小妹妹驾驶的福特车轻微追尾,这就是TJ遭遇的第二次小事故。这次事故让我坚定了不卖车的决定,TJ它要带我去西澳,说不定还能完成环澳。 第三阶段,南海岸线(Melbourne to Perth)。3月24号,TJ整装待发,这一次也是三位乘客:我、老朋友Yoris以及另外一位”老朋友”Sibyl。TJ再一次离开墨尔本,它大概已经做好了再也不回去的准备。我们的南海岸线行程如下:Melbourne → Grampians → Adelaide  → Port Augusta → Penong → Border Village → Esperance → Albany → Margaret River → Perth穿越三个州,连接三个州府,全程3800公里:出了墨尔本以后,我们并没有抄近路去阿德,而是先去了趟大洋路,再择路去Grampians国家公园。在阿波罗湾的晚上,大家露营的第一天,我们遭遇了露营者的噩梦——暴风雨,整个晚上帐篷被吹得东倒西歪,甚至渗入了不少雨水。第二天,我们一个个竟然还是精神抖擞,趁着刚上路的劲头儿,大家还兴致勃勃去Grampians公园里徒步。到了阿德,我还饶有兴致地陪着姑娘们再去了一次Wildlife Gorge动物园以及Handolf德国村。终于,我圆了去Barossa Valley酒庄的梦,我们几个晃晃悠悠在河谷里串,品酒的时候还不小心打碎了店家的酒杯。阿德是我最喜欢的土澳”大城市”,可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没那么大,给人亲切平静的感觉。(”十二门徒”冰雹狂风中的自拍小哥)
(暴风雨快要来临,我们傻傻露营)(暴风雨中露营的后果——晾帐篷和床垫)(徒步Grampians)(回到南澳)(Barossa Valley某个酒庄后院)(每次路过阿德,必去Henley Beach)
这一段儿公路旅行主题是一路向西。我们三个在澳洲一年,都未曾踏足过占澳洲大陆三分之一的西澳,但我们都有被那里传说中的美景所深深吸引。沿着大陆最南端的公路一路西行,我们旅途的节奏很欢快,露营依然是我们最主要的住宿选择。
离开南澳州的Port Augusta之后,一直到西澳Esperance,这之间将近两千公里天地辽阔,袋鼠的数量远远多过人口数量。这里有可能是全世界最笔直的一条公路,甚至有一段儿长达近150公里的直线公路。从头到尾,没村没店儿,甚至连会车也没超过三辆。西澳的美从Esperance陡然展开了,Lucky Bay的海可能是西澳最美的。从那里开始沿着海岸线经过Albany去珀斯,一路间或海岸线和原始森林,和印象中的荒芜截然不同。这一段公路旅行让我想起了北昆州,这又是原始森林和大海的绝美组合。(三个人的一路向西)(澳洲大陆的南部边缘——Bunda Cliffs)(土澳最长直线公路跟前)(最美Lucky Bay)(Lucky Bay的果冻)(Lucky Bay的美女和”野兽”)(Wave Rock)(Albany的风车)(在西澳的雨林里穿行)(Ayr Sailean露营地的早晨)(穿越树洞去Green Pool)(玛格丽特河的夜)(天然Spa Injidup)(巴瑟顿海上列车)(到达Perth)

在路上折腾了13天12个夜晚,大家在旅行的新鲜感所剩无几,对舟车劳顿的抗拒日益加剧,好在我们这就要到珀斯。4月5号傍晚,TJ带着疲惫的我们来到了Perth,这座”全世界最孤独的城市”。

来到珀斯后,我们三个就地解散,三天后,就各自散在千里之外。第四阶段,西海岸线(Perth to Darwin)。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再见杰克  (Live) 痛仰 – 改变你的生活

再见杰克  (Live)痛仰 – 改变你的生活

(上)
我在珀斯待了一个月零6天,无业,尝试了一次一周的换宿。期间,有计划地考取了”托搬砖资格证”白卡,苦寻工地无果,于是作罢。在等到美签后便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去北边的小镇找工作攒钱。约上了有相同目标的两个小伙伴Q和L,我们在5月12号启程北上。我们的行程经过:Lancelin → Geraldton → Hutt Lagoon → Kalbarri → Shark Bay全程900公里,但我开出了1500公里。旅程到Monkey Mia戛然而止,因为我得到了BillabongRoadhouse的工作offer,于是送姑娘们去下一个小镇Carnarvon。(再见Quakka!)(再见蓝房子!)(再见珀斯的夜!)(再见Ozi Inn的小伙伴们!)(Lancelin 的沙堆)(传说中的”月球表面”The Pinnacles Desert)(终于,到了货真价实的”粉红湖”Hutt Lagoon)
(”自然之窗”的侧面儿)(我们到了Shark Bay)(Shell铺满地的Shell Beach)(Monkey Mia的日落)(”猴子村”里没有猴子之一)(”猴子村”里没有猴子之二)(昼夜兼程,赶去Billabong上工。)

再次等出行的机会是在三周以后的端午节,因为Roadhouse要求员工工作三周休息一周。赶巧小伙伴Estella从珀斯赶来了Shark Bay,我们正好搭伴儿出游。
这一周里我们马不停蹄地去了:Monkey Mia → Coral Bay → Exmouth → Karijini一周高密度地自驾游玩儿比上班还要疲惫,但依然感觉亢奋意犹未尽,毕竟它们可是西澳的经典景区,载入了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是真真儿地美不胜收。
在Karijini发生了一段小插曲:Karijini是土澳第二大的国家公园,园区里却没有油站。我们准备不够充分就贸然进去了,果不其然到最后没有足够的油把车开出来。于是我们一大清早,硬着头皮在营地里挨家挨户讨油,被来自己维州的一对老夫妇成功搭救。他们的油只送不卖,末了只说下次记得把爱心传递出去。(小镇Denham的夕阳)(水天相间,想起少年Pi)(雨天的Shark Bay)
(日出时分,TJ出发去Coral Bay)(”小李子”在Coral Bay)(Turquoise Bay 浮潜一级棒!)(又一个清晨,TJ在去Karijini的路上)(站在峡谷顶端)(落水的人儿络绎不绝)(传说中的Spider Walk)(峡谷深处的高端玩家们)(余晖里的峡谷)(Karijini露营,十分冻人,但心是暖的。)
(下)没能等到Roadhouse的再次休假,学校假期让我们的假期无限期推迟,直到最后我的三个月合同期满。8月10号,旅费攒得很充足,环澳旅程仅剩最后一段儿,整个人都跃跃欲试。一开始我盘算着找个旅伴一起去达尔文,后来应者寥寥,也就不了了之。在这一切开始以前,我申请了Monkey Mia的海豚志愿者,于是第三次去了Shark Bay。海豚志愿者没有报酬,福利就是房费八折、给海豚备餐以及和它们近距离接触。(Fish Room里的风景)(开饭咯!)(鹈鹕和海豚的日常)(傍晚的Monkey Mia)(领证!)
接下来的旅程经过:Carnarvon → Karratha → Port Hedland → Broome → Kununarra → Katherine → Darwin全程:3500公里从Monkey Mia去Darwin,似乎只剩下Broome和Kakadu让人向往。于是,TJ载着我马不停蹄地一路向北,想早点看到蓝绿色的海水和夕阳沙滩骆驼。8月17号,我们顺利到达Broome。(露营在荒野路边的临时”停车场”)(太阳还没露面,我们已经准备出发。)(蓝绿色海水的Town Beach)(Gantheaume Point 海钓)(Gantheaume Point 跳海)(Cable Beach 骆驼队走在夕阳里的沙滩上)(Brooome 夜市) 在小镇Broome呆了五天,有超五星导游Bella的盛情款待。打篮球、海钓、跳海、看月梯、逛夜市、围观湿身辣舞爬梯,Broome在我心目中一跃成为了仅次于Cairns的存在。甚至一度想留下来工作,但完成环澳这个目标似乎更有吸引力,于是继续上路,去往终点站Darwin。(睡在露营地是家常便饭)(在Mary’s Pool露营,第一次尝试拍星空)(TJ一路上和许多”胖树”合影,这一个是最胖的。)(泡了Lake Argyle的无边泳池,意味着即将离开西澳。) (小破车离开WA(西澳),再次进入NT(北领地))西澳唯有一个遗憾是没能去成Purnululu国家公园,也称Bungle Bungle,是土澳的又一处世界自然遗产。4WD路段开出50公里,小破车望而却步,不想在就要完成环澳的当口出幺蛾子,于是放弃。北领地比西澳还要荒芜,一口气开到Katherine,才见着像样的城镇。从那里再一路向北300公里,就是环澳的终点站Darwin,这路上会路过Kakadu和Litchfield,北领地最知名的两个国家公园。我并没有转道进去任何一个,而是径直去了Darwin,因为那里有小伙伴在等我一道去访Kakadu的朋友。8月底的Kakadu,可算是我的环澳公路旅行最终篇。Kakadu本是我最开始还在墨尔本就心心念念想要去集二签的地方,却阴差阳错挨到最后才去上。8月并不是去Kakadu的好季节,河水干涸瀑布无水空气干燥气温较高,有点小失望,幸好同行的小伙伴们都很好玩儿。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一路走马观花审美疲劳。传说中的河水漫过路桥,鳄鱼爬上路面的场面只会出现在雨季里。也因此,没有前去据说有美丽夕阳河景的Yellow Water乘船。想把它留给一个更好的季节,如果还能赶上下一次。如果没有,那就留个遗憾吧。(借小伙伴方鱼的工作之便,喜提4WD)

(Kakadu)

(Nadab Lookout)

(给力的小伙伴们)

(Gunlom瀑布顶端的各个”饺子池”)
(没有水流的瀑布顶)(瀑布底)(太阳就快落下去,我们走在Barramundi Gorge里)

2019年8月30号,我的环澳公路旅行结束。感谢阶段同行的小伙伴们!感谢TJA从没把我撂在路上!你不虚此名!

oncepassion|作者
公众号:星哥的沉默与飞驰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