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魔鬼蘑菇厂工作的2个月,受尽折磨!

首页 / 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 AUWHV体验与分享 / 在澳洲魔鬼蘑菇厂工作的2个月,受尽折磨!

台湾的打工旅行签证的开放时间较早,所以相对刚刚起跑的大陆背包客来说,台湾包包算是早早跑在赛道上了。今天要说的这个蘑菇厂的工作信息也是来自于修车厂遇到的台湾包包。

也许是迫于竞争,WHV这个出发前觉得应该很温暖的群体,实际上却不如我想象的美好,没有太多人愿意分享出自己手中的信息。不光是不同国家人之间互相设坑,就连同胞也不都是相互帮助的。

回国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还是要抽出时间把自己掌握的一些信息分享出来,希望这个团体能够逐步向好。

是的,那时候我刚买了辆问题车,需要大修,修车费用高达$1635!天塌地陷!

当时车厂老板劝我说有了工作就好了,很快就能赚回来。

也正是那时,我和肉丁遇到了同在车厂修车的JuneTiffany。通过她们的介绍,了解到了位于墨尔本北部小镇Avenel的蘑菇厂工作信息。June说,蘑菇厂老板叫Michelle,你们自己联系她咨询工作,记住,她不接电话,只接受短信联系,重要的是,绝对不要提是我们的名字。

我们当时还在Aaron & Shay家换宿,(详细内容可以查看文章《打工旅行 | 为了免费食宿,被澳洲熊孩子折腾了两周》),马上就要到两周结束的时间了,急忙编辑短信介绍我们的大概情况并渴望得到蘑菇厂Picker的工作机会。

足足等了两三天,Michelle回信,我这里需要人手,希望你们至少工作三个月,工资水平$22.86/hr,总工时超过250小时后涨到$24左右,blablabla。车子没修好,Michelle说可以作V line火车过去,她会派人去车站接我们。


一切看似完美,我们收拾行囊坐上了开往Avenel的列车。两个没有干过农活的家伙竟然要去采蘑菇了,想想就令人兴奋。

列车晚点了半个小时,到达Avenel火车站的时候,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早就在车站等了。她叫Ann,是蘑菇厂的Supervisor,初次见面很热情,一路上跟我们说她去过上海、西安,很喜欢中国。我们当时觉得她人不错。

我们先到了蘑菇厂,跟Michelle见面,她很健谈,说她有三个女儿,多么厉害,在政府工作之类。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也是非常的好。后来事实证明,第一印象不都是那么准确的。

我们被安排和JuneTiffany住一个房子里,我们在破旧的房间和更加破旧的房间中选了一件稍好的。Ann说明天会给我们搬来双人床垫,但是这件事只到我们走了都没有做。我们把原本的两张单人床合并在一起,凑合睡在上面。


这就是我们住的房子,外面看还好,里面破得不成样子

就这样,第二天就开始进入上岗了。Ann作为我们的培训导师,从一次采一颗蘑菇开始,到一次采三颗。蘑菇品种就是我们吃的口菇,学名双孢菇,在国内很常见,在澳洲却卖的奇贵,超市售价$11/公斤。

Tiffany没多久就不干了。她说干这行要眼神好,我当时没理解什么意思。后来我对她的总结不能认同更多了。

采蘑菇要按照尺寸进行分箱,每次采菇前,Supervisor会给你一个样品菇,例如Size35mm的,这就是这一采的最小标准。按照每5mm的差异进行分箱,即35mm一箱、40mm一箱、45mm一箱、50mm一箱,以此类推。听起来很简单,对吧。接下来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当你采到37mm的蘑菇的时候,你会犹豫放到哪里,如果恰巧让Michelle看到,那恭喜你,等着挨骂吧!

一般会是这样的:你在犹豫什么?放到箱子里啊!唔,让我来看看你的箱子,你怎么这么慢呢?你竟然这么不尊敬我!

本来以为采蘑菇就是采蘑菇,最多也就是身体上受点罪。没想到这炼狱里最折磨人的是精神。

可以犯的错误很多很多,我随便说几个。

假如你采蘑菇的时候用力多大,蘑菇表面会变色,那么你死定了!

假如你采蘑菇的时候没有一只手采三个被看到了,那么你死定了!

假如你摆箱子的时候不是按照蘑菇从大到小的顺序摆好的话,那么你死定了!

假如你坐在板凳上采蘑菇,但是摆蘑菇的时候要站起来的话,那么你死定了!

假如你不小心打翻了你的蘑菇箱子,哈哈哈哈哈,恭喜你,直接回家!


别看笑得开心,这照片真的是冒死拍的

Michelle作为这个蘑菇厂的女魔头,是当之无愧的工作狂,我十分理解她作为女老板的压力,但是她脾气的暴躁和对员工的不尊是我见过的下等水平。她对刚刚上岗犯错误的我和肉丁大叫,说我们have no respect,说我们既不尊敬她也不尊敬其他采蘑菇的同事。

实话说,Ann从来没有教过不能如何做。后来,我习以为常,左耳朵入右耳朵出,反正她也不能打我,最多就是给我们很少的工时,给我们放假。这个我倒是也无所谓,早上7点上班,11点就下班了,然后回去做午餐,下午开车去周边的荒野瞎转悠。最远的一次当属驱车大洋路了,《打工旅行 | 只为瞥一眼大洋路,不到两天驾驶近九百公》。

简单来说Michelle是一个神经病,下面有两个监工Supervisor,一个是Ann你们知道了,另外一个叫Ashley。这两个监工更是神经病。Ann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如果Michelle喜欢的采菇PickerAnn就会贴脸,要是你做的不够好被Michelle盯上了,那恭喜你,Ann会给你冷屁股,会有事儿没事儿找你茬,给你背后告状。我们在的那两个月,Ann也一直不得宠,被Michelle骂的狗血喷头,被贬到跟我们一起采蘑菇的地步。Ashley比较能干,当年是单手采五个蘑菇的高级Picker,但是这个人同样是没事儿找茬,背后打小报告的货色。


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早早下班回家喝小酒

除去领导层,同事之间更是结成小帮派,比如缅甸派,采的好深得Supervisor的喜爱,她们会偶尔将自己的成果分给新来的缅甸派新人,帮助他们完成更好的采菇成绩。其实他们内部也有阶级,不会玩关系牌的Norah处处受自己同胞的排挤。有次我开车带台湾同胞去隔壁镇子采购,顺路带Norah去火车站。同屋住着的同胞没有一个愿意载她到车站,不太会说英语的Norah挤在一车中国人里掉下悲伤的眼泪,她才18岁。

但是后来慢慢发现Michelle还算是比较好的,至少她不会玩阴的。这个农场里面真的是人心险恶,在国内也算是混过职场的人,来了澳洲农场,还真是玩不明白。

反倒是肉丁心眼软,受不了勾心斗角和言语伤害,每天都想逃离蘑菇厂。现在肉丁回忆起来那段辛酸往事,是这么评论的,没想到蘑菇厂的人那么少,人际关系还是这么复杂。

我们离开蘑菇厂前有幸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圣诞节party,那个party上仿佛大家没有了任何隔阂和猜忌,差点相信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大家庭。


拆礼物的缅甸小伙伴,虽然牙齿掉了,还是很开心收到巧克力

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也没有坏到无可救药的事情。很庆幸的是,我和肉丁在魔鬼蘑菇厂遇到了相处很好的台湾朋友AprilJialing,我们上班时候一起挨骂,下班以后去路边采果子;一起玩儿童版棒球,被蚊子咬的浑身是包;一起拼拼图逛商场,在毫无人情味的魔鬼蘑菇厂互相抱团取暖。

你们说好的要来北京玩,什么时候来啊?我和肉丁在等你们呢。



说了这么多,差点忘了工作信息。工作的联系信息本来已经找不到了,后来在网络上搜索到了联系方式。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 “蘑菇厂,希望这个信息可以帮助到你,也希望同是WHVer的你可以帮助到更多的小伙伴。一起加油!


大头作者

公众号:麋途不知返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