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和黄渤舒淇谈笑风生到菜厂打工妹,985毕业的我经历了什么?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从和黄渤舒淇谈笑风生到菜厂打工妹,985毕业的我经历了什么?


看到这个标题,应该有不少人是想点进来揭穿又一个骗子丑恶的嘴脸,所以我先在这里自首了,这个标题确实是我用来哗众取宠的。

1/

我的确没有和黄渤舒淇这两位优秀的演艺工作者”谈笑风生”,只是作为电影的宣传项目统筹和他们有过一段短暂的合作关系。


但同为985学子的大学舍友说,”你别的题目我都没兴趣,改成这样我还可能会点进去看一看”。

所以我就这样发了,若有炒作之嫌,

嗯,是有一点。

2/

四月初的某一天,是某电影的首映日,我在朋友圈里发了自己在Puffing Billy蒸汽火车游乐的照片。



一个半年多没有联系的摄影师突然评论我”难怪今天没看到你”。

我笑了笑,告诉他我已经离开北京半年了现在在澳洲打工度假呢,他突然给我来了一句:

我现在特别想逃。


让我一时语塞。

正翻着照片我又发现,去年四月在北京电影节,我穿着跟去蒸汽火车那天一样的衬衫。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坐在北京的办公室里,每天焦头烂额地想文案、做策划、跑路演、跪舔着各路爸爸。

然后在凌晨回到楼下没有路灯、十几平的出租屋里,吃着昨天剩下的外卖。


而一年后,我在澳大利亚东南部海边小镇中一个200平还带着花园的大house里写着我来这半年来从都市丽人变成沙拉厂妹的经历。


也许在有些人看来这只是一次毫无意义的任性出逃,但我想,生活永远不止一种方式,厂妹也可以有厂妹的精彩。


3/

早在2017年,我就知道打工度假这个签证,只是那时才毕业一年多,并且手上还有很重要的项目在运作,因此一直在等待着时机,去完成这场未知的冒险。


(摄于Bairnsdale eagle point, 2019.05)

2018年8月底,我跟进了一年多的电影顺利上映并且得到了不错的反响,我也终于下定决心离开那个呆了两年多的公司。


(Photo by Mr.Huang)

在那里的生活就像是电视里、小说里写的一样,虽然没有和帅气的明星谈恋爱,但确实也可以说得上是五光十色、多姿多彩的。



可那样紧迫到没有时间呼吸的环境,还有不分昼夜无所不在的工作压力,让我无处可躲。

别说是北京早上4点长什么样子了,北京的任何一个时间我都知道长什么样子。


但即使这样我也并不后悔离开生活了二十年的广东,去感受北京这个奇妙的城市。


他就像一个渣男,你毫无办法抗拒他的魅力,他那么地聪明、有趣、大气,让你想要不断地认识他探寻他,他给你希望,却从未让你真正地接近。


离开之前你会觉得他脏乱、他无情,但走了之后还会让你觉得是自己不够好。

也可能真的是我不够好。

4/

于是3个多月后,我坐上了从深圳到布里斯班的飞机,决定给自己一点思考的时间和空间。

当然了,家里没有家产给我继承,所以钱也还是要赚的。


所以我给自己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端盘子。

餐厅服务员应该可以说是来澳洲所有whv(working holiday visa 一般指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抵澳之后都会考虑的工作。

但即使是一份简单的、没给到合法工资的餐厅服务员的工作,也有很多人都没办法通过试工。


生活就是这样,当你以为自己离开了地狱,其实只是去到了另外一个。

很多人就这样被打败了,以为来了澳洲可以过上放羊摘樱桃的美好日子,岁月静好。



结果不少人找了一个月没找到合适的工作,灰溜溜地收拾行囊回国了。

这么看来,我又是十分幸运的,因为我在非常难找到白工的大城市里找到了一份包吃的白工工作,并且还在国内就已经联系好了这份工作。

5/

运气算不错(也可能因为不挑)的我,来澳第四天就开始上班了。

本来只是试工半天,但估计是我表现还可以吧,经理直接就让我接着上班,并且排了我接下来的班表。


才开始上了两天班,我就绝望了,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辞去我在北京(看似)光鲜亮丽的工作来这里做这么辛苦的服务员啊?

腰酸背疼脚底痛,偶尔还要被经理客人骂,菜品名字记不熟,点心车也重得推不动,每天起床第一件想的事情就是:

啊,不想上班。


从前那个精心打扮在电影节前后忙碌奔走的都市丽人,终于在此刻变成了一个灰头土脸推点心车的餐厅小妹。


没想到后来这里竟然成为我最怀念的地方。


我的老板是一对很有钱但很抠的香港夫妇,由于我们餐厅在本地人区,他们来监视的时间不算多。

但每次他们出现我就有种回到高中晚自习,班主任在门口盯着你的时候。明明没什么事干,但一定要翻出试卷来一遍一遍地看,营造出一种勤快的假象。


但是圣诞节那天,却破天荒地请我们吃了一顿大餐。


我们餐厅里的香港大厨,看着就有点猥琐还非常好色,而且嘴巴也确实不太干净。

但做菜极其好吃,他做的红豆沙我可以吃三碗,铁板蒙古牛也香到我每次上菜的时候都希望它能”不小心”掉出来一片。


我很喜欢我们的经理Gus,他是马来西亚华人,风趣、幽默、绅士、体贴,多才多艺,也许是在服务业久了,他也很会照顾我们员工的心情,不忙的时候还会调各种鸡尾酒和甜品给我们吃。


他说,能做甜品给可爱的女孩子吃是他最大的爱好,这句话真是让人甜到心里去了。


(这Mojito是我做的,Gus做的漂亮多了)

另外一个香港经理Bobo姐和她的女儿一样可爱,她有时候问我”你星期六做唔做工?”

让我一下子梦回1998。


(我第一次收到的月小费,倍感惊喜)

我们的服务员是一群女孩子,有在这个餐厅已经三年的山东大妞,有刚来没多久就和香港经理打得火热的台湾小妹。

还有从高中开始就在这里生活的佛山打工妹,也有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私奔”而来的拉拉cp,在她们身上我看到了爱情的模样。


介绍工作给我的Karen,大大咧咧的Yinan,看似很粗犷内心却很细腻的东北妹子Joan,还有之后跟我一起走南闯北的”桃园之光”Claire,她们是我这一路上所收获最大的财富。


在离开枫林阁的两个月之后,我开始时不时和Claire回忆在餐厅里的趣事。

上菜不小心把客人二道菜的龙虾头给了洗盘子的阿姨,

上酒的时候把酒打翻撒到客人的背上,

每次上芝麻西多士都很害怕它当着客人的面滑出盘子,


需要粤语普通话英语三语随时随地无缝隙切换,总是要跟本地客人解释饺子里面都是些什么,

还会时常欣赏他们听到凤爪和牛筋时候”受惊”的表情。


我是圣诞节前来到澳洲,因此也在餐厅里面经历了圣诞节、春节、情人节这段最为忙碌的时期。

累是真的累,钱也不算多,但同时也更真切地感受到了这里的酸甜苦辣咸。


今年的春节也是我第二次在国外过年,与上一次和同学们一起过不一样,这次是在餐厅忙碌的工作中度过的。


少了家人在身边,但是也有了别样的滋味:帮着一起装饰,看着由本地人组成的舞狮团队在机灵地和客人”逗利是”。


还有相熟的客人亲切地叫着:”Gigi,新年快乐!”然后给上一封小小的红包,心里也是暖暖的。


在餐厅的工作也真实地让我感受到职业无分贵贱。

看似简单地工作后面往往都是包含着复杂的程序,个人的努力和集体的合作,效率和准确性也极其重要,而且这些都会即刻反应在客人的满意度上。

没有什么工作的容易的。

6/

在餐厅的日子过的很快,两个多月后,我也终于攒到了在澳洲的”第一桶金”,买了我的第一辆坐骑”利是” ,一辆红色的Holden,也开启了我在维多利亚州的厂妹生活。


我的第二份工作是在沙拉厂做”拉货”的,准确的称呼是”Warehouse Despatcher”,仓库调度员。

虽然说是沙拉厂,但在我看来就是个菜厂,作为澳洲这边第三大的蔬菜生产集团,One harvest是澳洲这边四大超市(Coles、Woolworth、Aldi、Iga)的代工厂。


(我个人的最爱,ASIAN KIT)

你们在澳洲超市能看到的各种菠菜、蔬菜集合包、袋装和盒装沙拉还有真空包装的甜菜根、土豆都是这个集团生产的,而我又是在集团总部的Vegco公司工作,因此,待遇其实还不错。


画一下重点,这是一份

高薪(AU$25.28/hr);

正规(夜班、周末、法定节假日都有额外工资);

不晒太阳

工作环境极其干净(因为对食品品质有很高要求)的工作。

并且每天只需要工作7.5小时,正常情况来说,在这干一个月等于我以前在北京两个月的工资 :),就算是厂妹,也是一个高薪厂妹了。



而我的工作也不复杂,主要就是从包装的最后一步dry pack那里拉到仓库规定的货道上,还包括一些扫描、分类整理货物、登记装车等工作,多的时候工作一天能走两万多步,非常有利于健康。


(这条走廊的尽头就是我们仓库的入口)

曾经有一个新来的台湾妹子看着我前后一推一拉两个跟我差不多高的货物时,惊呼”你好厉害哦!”


沙拉厂里以Aussie员工为主,背包客为辅,而背包客以台湾人为主,其他马来西亚爱尔兰英国等人为辅,据在这里工作了将近两年的台湾同胞的说法,我是本厂第一个大陆人。

得到这份工作也是因为前车主的热情帮助,加上我找上一份工作的经验,证实了一句话:出外靠朋友。


公司所在的Bairnsdale是一个离墨尔本车程三个多小时的小城市,这里游客不多、华人也不多,当然了功能还是比较齐全的,电影院、Kmart、target、四大超市一个不缺。


而这开车15分钟路程的paynesville,也就是我居住的小镇,是一个当地颇有名气的旅游小镇,每年游艇节的时候各地的游艇和小船都会聚集到这里狂欢。


而附近一个小岛Raymond island是澳洲为数不多人为规划的野生考拉圣地,游客可以免费在这里观察考拉的一举一动,有时候还能看到野生袋鼠在房子前搓搓手,也真是可爱。


在这里我也认识到了很多可爱的同事,刚来不久学习很慢但和他一起工作非常开心的Desmond,还有我们超级负责认真的主管Allison,超级会做饭的高雄Chief达达,”我抽烟但我是个好女孩”的June。


每天和他们一起生活和工作,让我在澳洲打工度假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当我和Desmond道别时,他那快哭出来的表情,让我觉得我是真实的在这里存在过。


每天下班眺望远处的山河湖海,路过无数羊群和牛马,处处注意着可能会突然冲进马路中间的野兔袋熊。


看着日出日落,喂着鸟,晚上在无比澄澈的星空下喝点小酒,有时候也会想,我是不是已经过着别人向往的生活呢?



从一个都市丽人,变成澳洲的蔬菜厂妹,我非常幸运有机会开启这段神奇的冒险。


(摄于塔斯马尼亚摇篮山, 2019.06)

当然了,最后我们可能还是要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但爱丽丝梦游仙境,不也是妙事一桩?

我们的人生其实很短很短,不多去尝试不一样的生活,又怎么对得起来人世这一遭?


2019.06

如无特殊标识,本文配图皆由吉吉如律令拍摄,版权为”飞车环游记”此公众号所有。


吉吉 | 作者

公众号:飞车环游记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