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半球教熊孩子是什么样的体验?

首页 / 资讯与分享 / 体验与分享 / 在南半球教熊孩子是什么样的体验?

还没正式开始上课前,同事带我去看了一次澳洲的小学课堂。亲眼见证了澳洲的小朋友有多活泼后,才开始意识到这不是个轻松的活儿。

当时有两个老师,上的是运动课。感觉老师运动得比孩子要更多。气氛倒是出奇的好,孩子们活跃但还算守规矩。

就这样入了狼坑


vol.1

当时班上有个特别漂亮的小菇凉,叫做Alice ,每周会去她家里上一对一的中文辅导,学校老师只见过她的妈妈来接她,怕我冒失还嘱咐我不要问小朋友爸爸的事情

第一次去她家我还在默念三遍时Susan就对她女儿说:

你想告诉Cookie老师为什么你没有爸爸吗?

然后Alice特别镇定自若地开始说,

因为我妈妈当时还没有碰到喜欢的人又怕年纪再大一点生不了小孩而且她觉得她自己有能力养孩子所以她去人工授精生出了我,现在妈妈有一个男朋友,他叫Alex,他是个可爱的男人。

这竟然是不到6岁孩子说出的话吗?


Alice在家 摄影:Cookie

这件事情对当时的我的认知都超出了一定范围。

女性地位的象征,大概就是可以自由选择生还是不生孩子,什么时候生孩子。

Susan 是个律师,很注重对Alice的教育。在我看来Alice活泼又聪明,和正常家庭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更有灵性。

当然我不是说支持单亲妈妈独自抚养孩子,也并不否认父亲在孩子成长教育中起到的作用。Susan的选择注定是要承受更多的,但是她有权利和机会自己选择。而大多数在中国的女性是没有的,或者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也是我觉得超级幸运认识这对母女的原因。


Alice在学校 摄影:Cookie


vol.2

因为Susan对我的辅导很满意,我又收到了另外一位妈妈的辅导请求。刚好都是一个班的孩子,时间也不冲突,我愉快地过去了。

但并不是个愉快的过程。

本来以为是去做中文辅导,结果发现是babysitter(照看孩子,类似于托管工作)。不过倒不是因为这个,他们家里附近那一片是很多吸毒者的聚集地,所以穿过那里心里总是很害怕。

这也是我每次带Alice坐电车回家要面临的问题,每次她都紧紧攥着我的手告诉我哪个人是吸毒的流浪汉,哪个人是醉汉,有时候会遇到突然摇摇晃晃对你说一句话的,突然大声喊叫,摔倒,摇晃。Alice虽然会往后退几步,但是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也目不转睛地盯着。

不论是多么发达的国家,

都有一群很可怜很可悲的人。

想通了这点,倒是没那么害怕了。

走进家里,我第一次看到那么拥挤的房间。

并不是因为小,而是真的东西多。

也不是平常的那种多。

去过澳洲的人都知道超市里买的金枪鱼罐头,便宜又好吃,他们家里的厨房摆满了两个柜子。她跟我解释说,因为有一次打五折,反正要吃的,保质期也长,索性买了一年的量。

我说it saves trouble(挺省事的)

家里有两个男孩,

大的沉迷游戏,小的沉迷躲在桌子下面。

妈妈挺漂亮,介绍了一下,给我倒了一杯红酒,

Thank you but I don’t drink alcohol while babysitting.” 

我礼貌地推辞,她转身给我倒了另外一种酒,

Im sorry I should ask you what drink would you like firstthis one is very nice and expensive. please have a try.

她十分坚持,我想她可能喝了一些了,便转移问题,问她需要我呆多久,

她说她要出去超市采购了,所以一个小时的样子,孩子有点不乖,别让他们玩电脑和危险的事情就好。

我把哥哥的电脑关掉,他撇嘴,就去画画。

又开始找弟弟,在沙发旁的玩具篮子里。

他对我咧嘴一笑,突然蹿出一只猫。

追了出去,他在前,我在后。

后来妈妈回来,哥哥马上问妈妈我可以玩一会游戏吗,弟弟马上又躲进了桌子底下。我有点尴尬,连忙告辞,她突然叫我,

Can you come at night someday I want to go to partymaybe 3 hours

(我有时候要去酒吧,你晚上可以来两三个小时吗?)

I will see.

 (看情况吧)


vol.3

TheoMartha是兄妹,因为在北京待过两年,中文都很不错,哥哥特别擅长数学,最喜欢做数独,看侦探小说,我去了就缠着我和他打乒乓球,下象棋;妹妹则是很女孩子的性格,喜欢玩芭比娃娃,喜欢唱歌,跳舞还有拿我的手机自拍。可惜我只有一个人,所以每次我和哥哥玩,妹妹就会不开心,哥哥就会哄她说,你让我和Cookie 多玩一会儿我就把我的游戏机借你玩。

(内心os:我是不是比游戏机好玩多了)


Theo&Martha在家 摄影:Cookie

作为颜值和情商双在线夫妇,爸爸是英国人,妈妈是澳洲人,两人在旅游的时候认识,从谈恋爱起到现在,每两年就换一个国家居住,两人都很喜欢体验不同文化,周来转去觉得特别喜欢墨尔本的氛围,

Maybe we will stay in Melbourne foreverwho knows” 

David说这话时的温柔和酷劲儿,我想我会记一辈子吧。

(墨尔本初中女孩的舞会 录影:Cookie


饼干女士 | 作者

公众号:这匹狼真浪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发表评论

  • 淘宝店铺
  • 澳打君微信大家庭
  • 澳打君团队客服
  • 微信公众号

  • 回到顶部